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来者不善
    桃花坳。

    在新落成的桃花广场,鲁国强和陈长风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里收徒授艺。

    机甲游戏是很火,但锻炼身体也很重要。

    而且不是每个人都热衷游戏。

    中老年一般不爱玩游戏,他们更倾向在生活上的各种潮流。比如东山非常热门的国术训练班,他们就非常的有兴趣。他们有些人是自己过来学,退休下来,有个很大的生活圈子,一起强身健体,有说有笑的日子过得才有滋味,特别儿女长大了不在身边的,最是寂寞。也有人还没退休,还比较年轻,可是多年工作,经历很多世事,思想开始成熟稳重,金钱方面不缺,只缺一个健康活力的身体,一看练国术对身体有好处,立即过来凑热闹。

    还有一种是拍马屁的,看见单位领导或者领导的亲人在这里学,佯装很有兴趣的样子。他们积极帮忙,在训练班上特别卖力气,免费充当组织人员,有学员缺席还打电话热情询问情况。

    更多的是家长带小朋友过来参加兴趣班。

    兔子的家长。

    喜欢攀比。

    说什么不让孝输在起跑线上。

    看见别人家的孝来学,不管孩子喜不喜欢,都要过来。

    学习国术不比学习芭蕾舞,也不比学别的运动,这个天天练起来没劲,光吃苦头还看不见效果。许多小朋友根本不爱学,有的甚至认为学这个还不如学跆拳道,最少那个是外国来的。一些看电视剧产生的宇宙国粉丝,更是如此。

    家长们的看法不同,国术训练班是鲁国强和陈长风他们在教,可是最初是林东同学的倡议。

    据说林东同学有空还会亲自过来巡视指导。

    非常的重视。

    万一他看中了自己孝的潜质呢?

    普通上学哪有鱼跃龙门一飞冲天的机会?报个奥数或者什么比赛还有成千上万人竞争呢!这个国术训练班其实是一个门槛最低的机会!孝学得好不好。先不管,只要跟鲁国强和陈长风他们打好交道,以后有机会接近林东同学。就有机会!退一万步,这个国术训练班也不是骗人骗钱的东西。而是货真价实的‘国术’!都是真功夫!林东同学是为了下一代的成长才让鲁国强他们出来收徒授艺的,换成以前,别说不要钱,就是有钱也学不到!

    这样送上门的好事不要,那等于把孩子的未来一手扼杀!

    “今天的训练到这里就结束了!小朋友注意,刚停下来不要猛喝饮料,先让身体适应一下,要离开的。找准爸爸妈妈的车,不要轻易上别人的车子。家长带好自己的孩子,前段时间有坏人在我们这里打转,差点抱走了一个孝,虽然有警力保护,但我们自己也要时刻保持警惕!”鲁国强再三叮嘱。

    “有兴趣参加巡城跑的,到我这里报名!小朋友也可以报名,不用报名费,对,赢了还要奖品发!”陈长风跟他配合默契。

    “老年组。老年组的注意了,巡城跑我们就不跑了,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吧!我们举办了一个钓鱼活动。有兴趣的可以来!不是老年组的也可以来,我们报名自由,有兴趣的都可以来。在哪钓鱼?当然是桃花潭水库,我们有一个点,几百人进场一点问题没有!再多的人我们也不怕,分批进场,或者再申请一个点,我们有的是办法!用餐这个餐费我们不包,你们可以自己aa制。周围都是吃饭的地方,我们不作任何限定。自己带吃的也行。至于钓到的鱼,全归你们。你们要有本事钓到基因鱼,那也归你们所有!哈哈,这个可是班长说的,那当然,她说的肯定有保证啦,能不能钓到,就看你们的运气了!”鲁国强接过弟子的毛巾,擦了一把汗,准备关掉麦克风。

    在广场的那边。

    却大摇大摆地走来几个高矮不一的男子。

    一看他们的走路姿态和神情,陈长风就皱起了眉头。

    至于值了一夜还没有下班的祈峰队长,正懒洋洋地坐在桃花树下猛啃大馒头的他,忽然动作停滞,眼神一下子厉如刀锋。他脸上涌现一种表情,就像看见很恶心的蛇蝎爬上自己脚背那样,变得莫名的厌恶。

    “尼玛,终于等到你们这帮孙子了!”祈峰将手中的大馒头放下,拿起夹在领口的通讯仪:“各小队注意,毒蛇已经出洞,马上进场,注意控制局面,不要让意外发生。重复,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切按照计划行事,禁止任何人在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慌乱,一定要控制好局面,不要引起骚乱!”

    “呼叫祈队,是否立即上报?”另一边的副队长发现今天的桃花广场特别多人,要是控制不好,发生踩踏事件,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不仅要上报,还要让徐老大打电话向那位要求支援!”祈峰现在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吁?那么严重?”副队长一听,头皮都麻了。

    “最猛的那个还没有出现,不过就算是面前这几个,也很难啃!”祈峰看看向鲁国强走过去的那几个男子,又看看远处人群中若隐若现的两个,浓眉深深地皱成一个‘川’字。这几位敌人,比起之前那几批敌人,数量上要小得多,可是棘手程度,却远远胜出。

    鲁国强自然也注意到了面前这几个神态各异眼神极不友好的男子。

    身体经过强化,又炼出了气感。

    他现在对于敌人很敏感。

    不过。

    跟悄悄打电话的陈长风不同,他定了定心神,展出热情洋溢的笑容,向几个男子迎上去,人未到,先行拱手施礼:“几位同行前来,鲁国强有失远迎!不知几位朋友来自何方?师从哪位大能,如果几位朋友不嫌弃,鲁国强愿做个小东,请几位移步到人面桃花酒家一聚!”

    来人一共有四位。

    高矮不一。

    当然鲁国强还知道有两个更牛的站在远处静观好戏,只是对方没有一起跟过来,他也佯装不知。

    四人中,站在最左边是个体型特别蛮壮的矮个子,他的皮肤黝黑如铁,整个是横着长的体型,身上肌肉一块块贲起,血管就像蚯蚓在皮下扭曲延伸。矮壮的男子眼睛不大,但非常的明亮,这双眼睛在盯人的时候就像野兽盯着人的咽喉,让人一对视即不寒而怵,身上鸡皮疙瘩阵阵。站在矮壮男子旁边的是个高瘦男子,鼻长眼深,脸颊无肉,颧骨高高的隆起。这个高瘦男子的手臂超长,手指尖尖,尤其是指甲,更是带有一种诡异的墨绿。

    高瘦男子垂着眼皮,一声不吭。

    仿佛睡着了似的。

    他身边,是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

    相貌平凡无奇,整个人浑身上下找不到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

    如果非要找个不同点,那就是这个中年男子的手掌,皮肤非常粗糙,老茧遍布,看起来像一个搬砖多年的农民工。

    最右边,也即是站在中年男子身边的那个男子最有特色。

    只见他穿着嘻哈歌手那样的衣服,新潮得没办法。头发也染得五颜六色,还用定型水梳了一个鹦鹉头。如果给他一个麦克风,那么没人怀疑他是一个说唱歌手。鼻梁上架上太阳镜,看不见眼睛,鼻子下,留着烟灰圈那样的胡子,嘴唇则涂成紫色,个性十足。穿着打扮像个新潮的嬉皮士,他的动作也随时随地的扭动着,浑身上下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不停地的抖,不停的扭,那怕广场没有音乐,他也像身处劲爆的迪厅之内,旁若无人地自嗨着。

    鲁国强拱手施礼。

    以及满脸笑容的邀请,没有人理会他。

    直到鲁国强的笑脸保持不住,渐渐僵硬下来,那个矮壮得蛮牛似的男子才嗤地冷笑一声:“装什么装,你算什么东西?学点三脚猫的功夫,你就学人公开收徒了?国术这个名字是你扛得起来的吗?”

    “我学的,的确是三脚猫功夫,我也承认自己背不起国术这个名字!”鲁国强又拱拱手:“我教人的只是强身健体的东西,我现在做的,是带领大家认识国术,更深层次的东西,由李老沈老他们传授,我鲁国强只是引导小朋友学个兴趣班罢了,你们扣我帽子也没用!如果你们想正名的话,我想你们应该找真正的国术大师,而不是我!当然,你们如果是冲着我和长风来的,不是来交朋友,而是特意上门找碴的话,那就请划下道道,无论你们有什么样的要求,我们都接下来就是了!”

    “哎呀,还挺牛的,呆会你还敢说这话,那我就承认你真有种!”矮壮男子满脸嘲弄。

    “我们站得直,走得正,什么时候都敢说这话!朋友,我们在东山无意跟人结怨,但我们也不怕麻烦!在你们之前,有过很多同行过来,我们都接待了。该交的朋友,我们一个不错过,该礼送回家的,我们也做足了我们的礼数!你们如果有想法,那么直说就是,我陈长风这辈子只认一个字,那就是理!你们有理,我给你们赔罪,可是如果我们有理,那么不好意思,我们就说该说的话,这不存在什么敢不敢的问题!我们有理我们就敢说!”陈长风立即回敬对方。

    “有没有理,得看看最后!我觉得谁能够在最后站着说话,那么最有道理!那些马上躺在地上的人,我不认为他们有什么资格说理这个字!”高瘦男子睁开眼睛,目光瞬间凌厉起来,就像匕首那样扎向陈长风的眼眸。

    此时。

    在可字大屋里。

    林东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后愕然:“冲着我来的?我好像没招惹谁吧?”(未完待续。)

    (谷粒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