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车裂?
    这一下,不仅是城头上的石斛子,就连刚刚挣扎爬起来浑身是血的两位商团护法都看傻了。

    “刚才那个绿光好像是入门学徒就可以施展的新苗术诀?我没有看错吧?”

    “好像还真是!”

    新苗术诀这个简单的术诀,对于六空青叶门或者附近的门派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每个初入门的弟子都要求练习新苗术诀,有些潜力优秀的弟子还会被师门长辈授予灵草的种子,让他们亲自培植,既可以通过练习提升术诀,又可以在增加门下弟子自信心的同时收获灵草,一举三得!

    此刻,站在青叶城头上结阵守御的弟子中。

    没有哪位不会施展新苗术诀。

    可是他们从来没想过,简简单单的一道新苗术诀,竟然能够用在机关傀儡的修复之上,而且效果那么好。

    在沉默了一阵后,城头上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尤其是此前跟林东交易过但拒绝了的那个弟子,激动得满泪盈眶,跟自己的朋友大声嘶吼:“我的虎纹木!你们看见了吗?那是我的虎纹木炼出来的机关傀儡!它打倒了千年凶兽独角妖獒!老天,我原来也可以有一个这样的机关傀儡,可是你们知道吗?昨天木鸢子大师跟我提出交换时,我竟然傻兮兮地拒绝了他!我真是天生的蠢材!不过,我的虎纹木能够炼成机关傀儡,能够打倒凶兽,我已经无撼了,我已经无撼了!”

    青叶城下。

    被揪住头颈和腰胯的独角妖獒,被巨型机关傀儡一顿好砸。

    紧接着,又被死死按在地上,一只巨拳高高扬起。噼哩啪啦就是一顿胖揍。

    独角妖獒痛得吼叫连连。

    不过也仅此而已,区区砸摔擂击的疼痛,难以真正撼动独角妖獒超级强悍的身体,这样一系列的打击,只会更加激怒它的暴烈脾气。当然,在被巨型机关傀儡一顿胖揍后,独角妖獒开始意识到跟这个大块头正面硬刚。那是很傻冒的举动。

    它奋力挣扎。

    意图挣脱巨型机关傀儡的大手。

    奈何机关傀儡不是人类,永远不会存在力竭的状态,独角妖獒连挣不脱,急得回首用牙去咬,锋利无匹的犬齿深深扎入机关傀儡的手臂,妖气以及酸毒刹那间就污染了牙齿周围的木质。

    “轰轰轰轰轰!”

    机关傀儡回应独角妖獒的是更加凶狠的击打。

    它不是生物。没有疼痛的感觉也不会因为受袭而将手退缩半分。

    独角妖獒着急了,它自咽喉,喷出了一大团妖气,直接轰碎了头颈上方按着的机关巨手。

    天空中,绿光再次汇聚。

    破碎的机关手臂迅速恢复如初……

    可是还是慢了,独角妖獒这头千年凶兽早已经拧腰腾身,挣脱自由。一旦脱困。它就远远地逃离,再也不肯跟机关傀儡正面对战。等机关傀儡恢复如初,继续迈步,迫向独角妖獒的时候。这个狡猾的家伙,竟然利用它敏捷的步伐,左挪左闪,绕着圈子,不肯再让机关傀儡接近它半步。

    除此之外,独角妖獒还暗中汇聚妖气,一颗接一颗地自咽喉中喷射出来。

    轰击在机关傀儡的身上。

    一颗妖气球击中。

    巨型机关傀儡就会停滞一会儿。通过新苗术诀恢复,才会继续行动,继续战斗……它的核心设定。就是这样的战斗方式。狡猾的独角妖獒察觉到了这一点,而且马上就利用上了。它用不断喷射的妖气团。阻止对方靠近,同时加快喷射速度,意图在对方恢复之前,将这座让它非常恼火的机关傀儡强行拆散!

    轰轰轰!

    机关傀儡身上的各种零件被妖气击中,破碎四飞。

    新苗术诀在不断地恢复着,绿光没有停止过,可是它的恢复速度,远远不及独角妖獒喷射妖气的破坏速度。

    “不好,这样下来,机关傀儡要输!”石斛子急得直跺脚,他有心出去助战,可是又怕敌人的暗子在自己离城的时候立即发动袭击,自内部破坏守城大阵。

    “理事师叔,要不让我们出去牵引一下吧!”几个精英弟子也急得没办法,他们看出来了,现在机关傀儡缺的就是恢复时间。只要恢复时间足够,独角妖獒再凶也不能打败一具不知疼痛也不知恐惧为何物的机关傀儡,更何况这具机关傀儡还会利用新苗术诀不断恢复自身。

    “你们出去就正中敌人的奸计!你们非但不能出去,还要分心留意周围的动静,大家看得揪心,精神都专注城外,城中潜伏的敌人正好趁机发难!”石斛子却不让他们出去。一则出去也帮不了大忙,以他们的实力,出去只是送死,于事无补。二来,本来城中力量就不多,精英弟子全部出动,那么守城大阵恐怕立即就会被敌人攻陷,到时独角妖獒撇开机关傀儡这个行动缓慢的对手,掉头过来攻城,那么后果更加严重。

    “可是我们就这样看着吗?”青叶门下弟子看得心急如焚。

    “会有办法的,木鸢子道友还在城外,他一定知想办法修复机关傀儡的!”石斛子不知道林东没有办法,他只能这样安慰门下弟子。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独角妖獒看见机关傀儡恢复速度赶不上自己的破坏,越发激动。

    一连串的妖气球,自它的咽喉喷射出来,轰得巨型机关傀儡身上爆炸不断,各种零件激飞。

    现在,瞎子都可以看出来,机关傀儡快撑不住了。它就算会用新苗术诀恢复自身,奈何敌人的妖气轰击速度太快,数量太多,已经千疮百孔的它,恐怕不用多久,就会粉碎防护最牢固的核心区域,最后轰然倒地。

    就在城头众多修士掩面不忍再看时。

    两位商团护法出手了。

    “吃道爷一剑!”

    “五雷轰!”

    两位护法已经重创。可是他们知道自己就是逃,也逃不远。

    独角妖獒这头千年凶兽不追,那些唤醒它并且诱来这里的敌人也不会放过自己,就跟此前的八门金锁法阵一样,也不知前面还有多少陷阱已经挖好,正等自己跳下。如果说接下来还有一丝活命的可能,那就是引开独角妖獒这头凶兽。让机关傀儡恢复。

    就算引不开,只要让机关傀儡恢复过来,就能拖延更多的时间。

    六空青叶门的援军能不能赶到,这个谁都没有把握。

    但现在不做点什么。

    那么,一切都要完蛋了。

    两位护法,强撑重创的身体。拼起余力施放出一把飞剑,另一个则继续用五雷轰术诀,寄望独角妖獒还像此前那样硬扛,好给机关傀儡的恢复,增加一点时间。

    城头的众人,看见这一幕,感动得不行。

    一些女弟子失声痛哭。

    好多男子。也不知何时,泪流满面。

    两位商团护法的想法很美好,可是狡猾的独角妖獒根本不理会他们的攻击,一边游刃有余地躲避。一边加紧向机关傀儡喷射妖气。在喷吐妖气的过程中,它还有空暇,往两位护法这边,喷吐一个。护体法器全部受损,身受重创的两位护法,现在就连一颗妖气球也硬扛不起,直接炸飞半空中。他们牵引不成。反而差点命丧在千年凶兽独角妖獒的妖气球下。

    “我们下去援助两位护法!”商团有些性急的修士,纷纷祭出飞剑,准备冲下去跟护法师叔同生共死。

    “不要去。你们下去,反而中了敌人的奸计!敌人的陷阱就在下面等着。大家不要冲动!”石斛子的喊话刚刚冲出嘴唇,就发现有些商团修士竟然趁着混乱,驾驭飞剑向自己以及身边的精英弟子袭来。

    商团那边的修士更是血花激溅,不知谁是伪装起来的敌人不知谁是真正的同门。

    他们人人自危,乱作一团。

    而有些实力强大的暗子,直接亮相,或单独或合力,攻向站在城头镇守大局的石斛子。

    石斛子在接战的瞬间,还发现有几个影子,正向守城大阵的阵眼扑去,心中大急,示意护阵的弟子迎敌:“敌袭,摆六空剑阵,有接近者格杀勿论……”

    城外,机关傀儡已经破碎近半,一条手臂断裂,掉在地上。

    城内更是血光处处。

    混乱中,所有人敌我不分地战成一团。

    幸好石斛子此前安排得严密,守阵的弟子一看有人接近,不管是否敌人,立即全力接战,四座六闪剑阵的弟子倾力守阵。

    一时间倒也可以勉强保住守护大阵的核心阵眼不失。

    “完了、完了!”两位护法狼狈地爬起来,他们看不到城头派人接应,反而看见城头上一片混战。

    远处,树林中有影子若隐若现,他们似乎早早收到了城中卧底暗子发动的信息,正等着守城大阵被破,金色圆罩完全消失的那一刻,好冲进城中开展一场早早算计好的大|屠|杀。

    就在青叶城所有困守人员陷入绝望之际。

    一只完好无损的机械手臂。

    自烟尘中伸出来。

    再一次揪住独角妖獒的头颈位置,直接将它提拎起来,另一只手同时接上,拿住腰胯位置,高高举起,再一次重重的往地面上一砸……这样的打击方式,跟此前机关傀儡的打击,同出一辙。可是,机关傀儡明明让独角妖獒轰得支离破碎了,现在这一具,又是什么?

    轰轰轰!

    在浓浓的烟尘中,有一具跟支离破碎的机关傀儡一模一样的机关傀儡,正扬起巨拳,狠狠地揍着下面惨叫连连的独角妖獒!

    独角妖獒想故伎重演,想用妖气喷吐,轰碎机关傀儡的手臂挣脱。

    想不料,天空中还有一双机关巨手。

    接替着按下来。

    就连它的尾巴后面,也有一双巨手探下来,揪住它的后腿,直接将它高举起来……两位护法这才看清,不是一具机关傀儡,那位机关修士木鸢子,竟然不声不响地制造了四具一模一样的机关傀儡。除了最初的一具被打成了破碎状态,另外三具赶了过来,而且前后左右揪住独角妖獒,大有强行将这头千年凶兽撕裂当场的迹象。现在三具机关傀儡完好,就等那具破碎的机关傀儡完全恢复过来,抓住一支前腿,形成东南四北的车裂姿态了。

    破碎的机关傀儡缓缓地站起来,它身上绿光浓郁如练,零件纷纷回归恢复。

    当它迈出第一步,断裂的手臂已经重新接上。

    独角妖獒拼命挣扎,却纹丝不动。

    原来暴虐嗜血的眼睛,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惧之色。它,终于害怕了!(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