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绝望逆转
    石斛子剑动,光芒如练。

    劈开一条通道。

    两位护法飞射而出,御剑直冲天穹,左右法器环绕,深恐独角妖獒攻击自己。

    林东大步穿过那层守护大阵的金色圆罩,跟两位护法远离暂避不同,那头已经狂怒烧身的独角妖獒一看林东动作迟缓,早就将目标锁定在他的身上。只等林东步出,马上爆发了一个震天的咆哮,音波狂轰。

    音波攻击对于林东来说完全无效,机关化形的他置若罔闻。

    那狂角妖獒见一击不中,立即拧身疾扑上来。

    轰!

    机关化形。

    变成漫天落叶飞散。

    “吼p啊啊啊啊啊啊啊!”独角妖獒非常的愤怒,可是它力量蛮横,却不懂得如此识破隐形的敌人。

    天穹之上的两位护法稳住心神,驾御飞剑,远远地绕凶兽盘旋,寻找可以出手的机会。他们出了守护大阵的金色护罩,更觉妖气冲天,扑面而来,呼吸几近窒息,跟躲在城头上的感应完全是两回事。现在他们还留在天空盘旋,已经很有勇气了,要不是还有林东跟着出来,又在地面诱引,那么他们恐怕早就吓得驾剑穿云,匆匆逃离这个恐怖死地了。

    独角妖獒抬头,仰首向天,发出一团巨大的妖气。

    墨黑的妖气一现,吓得两位护法争相躲避。

    林东现身于百米之外。

    无数落叶归拢。

    聚于一身,再化为机关化形。

    虎纹木自林东的手中抛出,直接自半空中炼化,只见金光阵阵,辉煌如旭日东升。

    “……”石斛子心中又悔又喜,悔的是,如果让这位路过但热心相援的机关修士在城头炼化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被独角妖獒突袭的危险。现在迫得对方在凶兽面前强行炼化机关,如此对待援手的朋友,实在颜面无光。喜的是这位机关修士并非原来猜测的敌人。而是一位真正路过受到不公却完全不计前嫌的坦荡修士!

    “飞芒!”

    “五雷轰!”

    天空的两位修士也知道,自己绕得再多圈也引不走凶兽,接下来还得靠这位叫做木鸢子的机关修士。

    他们不敢下降地面,高据天穹之上。用法器施放了两位威力强劲的咒诀。

    一道银练如芒,直袭独角妖獒的双目。

    另一道,却隐隐在天穹聚汇,风云变幻,最终凝成五道落雷。接二连三的劈而凶兽的头颅。

    城头的商团弟子,看见自家两位护法如此神威,禁不锥声雷动。他们原来还怀疑两位护法是不是想抛下大家独自逃命,没想到面对凶兽,却如此勇猛,直接以术诀狂轰,此等战斗姿态让门下弟子心折,崇拜不已。六空青叶门的弟子看见了,也拍手欢呼。

    虽然两位护法没有像木鸢子师兄那样,站在地面正面对刚独角妖獒这种千年凶兽。

    但能够主动施放术诀。轰击凶兽,已经很难得了。

    自然心中激赏,掌声不绝。

    “吼!”

    凶兽狂傲,面对飞袭而来的银芒不避不躲,直接一口咬上去。

    银芒瞬间爆碎一地,反噬之力引得天穹上的主人差点没有自飞机上栽倒,幸好那位护**力深厚,虽然反噬挫伤意念,识海嗡鸣,可是仍能强行支撑。表面不现颓势。

    至于五雷轰。

    凶兽挺直腰杆强抗雷击。

    连轰五下,独角妖獒不仅没有倒地,反而头颅更加高抬,颈正腰直。狂暴的眼眸里面充满了不屑和嘲弄。

    “啊呀,好个畜生!”轰敌不成,反让凶兽妖力反震得五脏阵阵翻腾的那位护法,气得七窍生烟。如果躲过了还好说,竟然在众目睽睽直接强抗,甚至还摆好姿势。一动不动,这种挑衅简直嚣张到了极点:“你个畜生,你要硬抗是吗?那就再来!看你的头角够硬,还是我的雷电够多!”

    “小心……云中有人!”石斛子忽然目光一寒,他发现在天穹的乌云里面,竟然有几个暗影潜伏其中。

    两位护法一惊。

    抬头。

    猛发现天空中有个乌光阵阵的法阵缓缓降下,顿时色变。

    他们非是普通修士,一看就能认出,这个乌光阵阵的诡异法阵,是大名鼎鼎的‘八门金锁’法阵。

    八门金锁阵,一入此阵,若不破除阵眼,任凭入阵者能力通天也不得出。他们瞬间明白敌人的险恶心思,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两人携手合作,破解八门金锁阵并非难事。八门金锁阵中,若不乱闯,也没有性命危险。可是入阵破阵,需要足够的时间,两人现在缺乏的敲就是时间!

    地面上,独角妖獒虎视眈眈。

    如果能够顺利破阵?

    两位护法只能祭起法阵,强行护住身体要害,以免被八门金锁的阵法定住身形。

    但八门金锁法阵下降之势,却非他们两人所能阻挡。

    还没有落到百米之下。

    地上的独角妖獒已经高高的腾空而起。

    巨爪利齿,恶狠狠的撕噬向半空中的两位护法。

    凶兽并非不能飞行,其实体型再大的凶兽也能腾空飞行,只是速度追不上,独角妖獒此前才没有行动。两位护法被锁阵中,它立即就发动了全力一击。

    “完了!”石斛子理事不忍直视。

    轰隆隆隆隆……

    一阵霹雳炸响的声音,席卷了整个天空。

    冲击波让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整个天地飞沙走石,妖气翻涌,遮天蔽日。

    等到尘埃落定,石斛子以及城头上的众弟子发现两位护法已经瘫倒在城头之下,浑身衣物破碎,护体法器统统爆碎,飞剑折断数截,两人内腑重创,七窍流血,奄奄一息。而始作俑者的独角妖獒,却得意洋洋地在以头顶着八门金锁法阵,撞击守城大阵的金色圆罩。

    两个法阵相接触处,滋滋作响,能量相互抵消。

    虽然八门金锁法阵较小,能量远远不及守城大阵的金色圆罩,但它引发的崩溃效应却是石斛子他们不愿看见的,有了这个八门金锁阵的崩溃连带,恐怕不用多久,守城大阵的金色圆罩也会随之消失。

    正在危急关头。

    一个巨大的身影自独角妖獒的背后站起来。

    仅仅身高,就足有五十米高,人立而起,堪比一座自动行走的小山。

    虎纹木炼化的机关傀儡,成功了!

    一个金刚怒相的机关傀儡,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凶兽走去。它的每一步,都沉重无比,咚咚咚咚的声响,不仅震撼了城头上众人的心灵,还让独角妖獒这等凶兽为之犹豫,眸中的狂暴之色大减。跟金刚怒相的机关傀儡相比起来,十几米高三十多米长的独角妖獒一下子‘变小’了。

    “吼,吼啊啊啊!”

    独角妖獒暂退了几步。

    狡猾的它不愿意轻易尝试对抗实力未明的敌人。

    它自腹中聚起一团漆黑如墨的妖气,自咽喉中狂喷出来,直直地向虎纹木炼化的巨型机关傀儡轰去。

    “轰轰!”

    让黑色妖气正面击中的机关傀儡,停止了它的脚步。

    只见木屑激飞,被妖气命中的胸膛处机关零件炸碎得一地都是,无数的机关齿轮、杠杆等等机关器械也自人前呈现出来。城头上的石斛子以及众多弟子看呆了,只是一击,就将这么巨大的机关傀儡给打碎了?这头千年凶兽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啊?一击干掉了两位护法,又一击,打停了巨型机关傀儡,若是让它继续暴虐下去,青叶上上下下,看来在劫难逃!

    “吼,吼吼!”独角妖獒非常得意地仰首咆哮,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姿态。

    它还以为这个大块头有多厉害。

    原来连一口妖气都扛不住。

    绝望了。

    城头上的修士们,士气下降到了极点,所有人在独角妖獒的强大力量和恐怖威压下完全绝望了……死害青叶城头,没有援军,没有强力的长老坐镇,有的反而是敌人的阴谋和设局。逃不得,守不住,诱引的两位护法生死不明,伸以援手的机关修士炼化出来的机关傀儡被一击爆碎,这样的局面还有什么希望?

    石斛子现在连安慰的说话都喊不出来了,他的咽喉仿佛被一块大石给堵住。

    嘴巴张了张。

    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独角妖獒发出震天的咆哮,一步一步地向城头迫来。

    它估计只要再来几下大力撞击,金色圆罩就会破碎消失,城中的众多修士,将统统化为自己的果腹美味!

    一只巨手。

    带着遮天的阴影,笼罩在它的头顶上。

    独角妖獒带点错愕的神色,回首,发现那个打碎了胸膛露出了无数器械的机关傀儡,又动了。最主要的是它原来破碎胸膛,不知所时已经恢复如初。跟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由虎纹木炼化的巨型机关傀儡继续行动,巨手直接抓向独角妖獒的头颅。

    “吼!”独角妖獒又喷出一口浓黑如墨的妖气,机关傀儡的巨手爆碎,化作满天的木片,激飞四周。

    可是绿光它的身上闪烁。

    飞散的木屑。

    不等落地,又自动飞回机关傀儡的身体,一一合拢,有如新生那般重新融合一体。

    那只断手一边探下来一边还原,等完全生成,已经按住了独角妖獒的头颈。独角妖獒拼命挣扎,可是机关傀儡完全不受威吓和妖气的影响,直接将这个千年凶兽拎了起来。另一手接住,扼住腰胯位置,高高举起来,再重重地往地面一砸……(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