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我一定会回来的
    轰隆!

    眼睛根本看不见独角妖獒的撞击动作。

    城头上的众人,只能感觉到一种恐怖的力量,自金色圆罩处传导而来,隔空震荡得人们头脑嗡鸣,两耳如炸!

    如果自侧面看过去,会发现在独角妖獒撞击的地方,一个以尖锥形状向后扩张的冲击力场,让所在的空间出现一个音爆云。独角妖獒撞击的冲击波,瞬间远远超过了音速。如果城头上的人们不是修士,而是普通人类,那么早震死倒地,全军覆没了。

    一些修为较弱的青叶弟子,耳鼓破裂流血。

    甚至有个别短暂晕眩者。

    需要扶持城垛,才能勉强站稳,不至于跪倒在地,或者翻摔城墙之下。

    站在林东身边的青叶弟子发现这个机关修士,身体周围有个非常强大的意念力场,左右十数米,完全没有受到冲击波的丝毫震荡,一时间,许多修士争相靠拢过来,躲在林东的意念力场内聚结剑阵。

    有眼尖的精英弟子赶紧上报石斛子理事。

    只是双方敌友未明。

    石斛子深怕林东就是敌人的潜伏卧底,心中犹豫,不敢轻易向林东伸以援手,反而让众弟子暗中警惕,提防林东突然发难。

    “离开,外门弟子离开城头,在城墙下面重结六空剑阵!内门弟子跟在我的后面,不可擅离!”石斛子暗暗叫苦,仅是一记撞击,威力就已经可以突破守城大阵,间接伤害城头守卫了,这样下去,守城大阵的金色圆罩哪能支持三个时辰?如果继续撞击不断,估计一个时辰也难以维系!而且。还是维持守城大阵诸位弟子的真气没有耗干的情况下!

    轰轰轰轰轰!

    城下。

    那头发狂的独角妖獒疯狂地撞击着金色圆罩。

    不仅头撞,还用角戳、牙咬、爪撕、尾扫,各种招式层出不穷,几乎在金色圆罩上翻滚攻击。

    它的攻击相当有效,金色圆罩虽然每次都可以将它弹开,可是久而久之,金色圆罩的能量消耗极大。光芒已经不复开初那样鲜艳夺目了。

    渐渐的,金色圆罩黯淡下去了。

    也似乎比之前薄了许多。

    现在不仅是青叶弟子,就连原来袖手旁观的各方势力的修士,也意识到大难临头,两个其他势力的商团护法神色凝重地过来,语带焦灼地问:“石斛子理事。我们能够做点什么?凶兽狂暴,再继续攻击下去,守城大阵早晚要被它攻破,城内是否有安全秘道,可否让一部人撤入其中暂避?”

    “城内的确有秘道!”石斛子点头,他一说,两位护法神色大喜。正想用言语打动这位新理事,却不想石斛子又道:“因为百年前,曾经有凶兽自地底袭来,门主率领诸位长老。前来将其封印在秘道之下。如果我们放弃城守进入秘道,独角妖獒必定破城,狂暴之下,毁去散发威压气息的封印石碑,到时秘道中的凶兽苏醒,前后夹击,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封印在秘道地底的凶兽。较眼前的独角妖獒更强数倍……”

    “我们还是想办法抗御眼前的独角妖獒吧!”两位护法一听,脸都蓝了。

    开玩笑。

    秘道里封印着凶兽,跑进去送死吗?

    如果没人抵抗。独角妖獒一下子就会破开金色圆罩,而感应敏锐的它。第一时间就会毁去那座令它厌恶的封印石碑,到时秘道中的凶兽爬起来,正好吃一顿送上门的美味。

    不进秘道还有可能逃跑,大不了撇开商团的人自己逃跑。

    可是进了秘道的话那说不准了。

    两头凶兽前后夹击,怎么想,也是凶多吉少。

    “大家咬紧牙关,继续坚守城头,只要多坚持一会,大长老马上就会赶到!”石斛子知道师门的人不可能那么快赶过来,甚至就连出去报信的一茶,也不知是否能够自敌人的截击中逃脱,成功将情报送回。敌人既然诱引独角妖獒前来青叶城,必定做好布置,各处埋伏好暗子。

    “石斛子理事,要不我们出去诱开凶兽吧!”两位护法越想越心寒,在这里能暂躲一时,可是继续等下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为了不沾上抛弃门徒的恶名。

    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以身作饵。

    诱开凶兽。

    只要离开青叶,能不能诱开独角妖獒,他们都冒险了,也努力了,就算最后没有成功,逃回去师门对他们的举动也无可指责。如果继续留下,到时面临凶兽袭杀,再临阵脱逃,抛弃诸多门徒,那么反而恶名累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两位护法决定冒险拼一把。

    成功,那么会成为大英雄,成为拯救青叶城上上下下的大救星。

    如果失败了,那么就逃离青叶。

    先将自己的生命保下来。

    “小心,凶兽狂暴,你们千万小心。”石斛子不是笨蛋,当然明白对方的心思,只是他也不点破,反而配合对方的计划。万一两位护法成功了,那么青叶上上下下将转危为安。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但石斛子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而且就算没有成功,两位护法逃离,说不定敌人会误会是第二批求救的信徒,分力截击,也能做到干扰敌人包围圈的作用,说不定一茶他们还能因此成功逃脱离开。

    “石斛子理事,您能不能护送我们出去?”两位护法相互对视一眼,心中既喜又忧。

    “很抱歉,我只能送到金色圆罩边缘。守城职责在身,不敢远离。”石斛子知道自己一举一动都关系着青叶城上上下下的性命。如果让门中弟子误会自己逃生,全体溃散的话,那么一场无可挽回的劫难将立即降临。

    “非常感谢!”两位护法也知道石斛子能够护送到金色圆罩边缘已经很够意思了,也不强求,一心提升自己的护体罡气,又将各种平时珍视舍不得使用的各种法器统统拿出来,武装一身。诱引凶兽。虽说更多是逃生,但一不小心,就会被凶兽瞬灭。他们可不想自己诱引不成,反倒成为独角妖獒的腹中之物。为了防止门中商团众人心中怨怼,他们还将部分法器拿出来,交给门人防身,以示自己并非独力逃生。而是很伟大地挺身而出,诱引凶兽远离青叶城。

    那些门人半信半疑。

    可是他们本身是商团中人,地位低下,再加上两位是护法,商团最尊的存在。

    自然不敢声张,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位长辈。希望他们真的言而有信,真的那么伟大,挺身而出,诱引凶兽离境。

    “虽然只是路过,但凶兽狂暴攻城,生灵涂炭在即,木鸢子不忍。也愿意跟两位师兄一道诱引凶兽离境。石斛子理事,还有诸位青叶道友,木鸢子在诱引凶兽之前,有一事相求。”林东也走了过来。站在石斛子面前,表示愿意出一份力。

    “不知木鸢子道友所言何事?”石斛子的心情非常复杂。

    他希望林东是个路过的机关修士。

    企盼林东能够出手相援。

    可是,他又害怕林东过来,因为他担心林东是敌人,一旦假意出手,极可能就是灾厄的开始……

    跟石斛子不同,两位其他门派的商团护法。闻言大喜,两个人面对凶兽有点吃力,正好有机关修士过来分去一部分注意力。如果情况危急。事不可为,那么把这个浑身都是机关的家伙抛下。丢给凶兽吞噬,那么比两个人只有一半的逃生机率要好得太多了。

    “请理事拿出十根灵木,待我阵前炼化傀儡,牵制凶兽,方可诱引凶兽离境。”林东提了一个要求。

    “这样吗?”石斛子陷入了沉思中。

    十根灵木太简单了。

    别说十根灵木,就是百根,青叶城也能轻易拿出来。

    但问题是,万一将十根灵木给这位木鸢子,还在城头上炼化机关傀儡,万一他不去牵制独角妖獒,反而攻击城头上的门下弟子,那岂不是……不过对方已经提出要求,表示有心助战,如果拒绝,万一这位木鸢子是真心援手之人,那恐怕会错失良机,到时候凶兽破城,一切就后悔莫及了!

    各种关系在石斛子的脑海里疯转,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做这个青叶城的理事。

    太费脑子了。

    也太难决断了,这是一辈子从来没有遇过的难题。

    石斛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看向面前的林东:“木鸢子道友,首先我想跟你深深致歉。守城大阵以及六空剑阵,已经几近耗尽本守的守护力量。如果道友要在城头炼制傀儡,万一引起能量反噬,实在不是石斛子愿意看见的结果。如果木鸢子道友愿意出城诱引凶兽,别说十根灵木,就是百根千根,六空青叶门也愿意拿出来!如果凶兽退去,青叶门上下,必定视道友为师门特等上宾,与道友的师门永世通好!情谊千万恒久!”

    “木鸢子非常理解石斛子道友的心情,面临困境,非要作出一种选择的确艰难。”林东点点头,身上机关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动:“只要十根灵木送到,我即时出城炼制傀儡!”

    “我,我这里有一根虎纹木!”之前跟林东谈过交易的那个弟子飞奔过来,主动将灵木奉上。

    “事后,木鸢子会给你炼化一个木偶傀儡,不会白要你的灵木!”林东表示自己是个有原则的人,不会白拿。

    “如果还能活命,你也给我弄个灯笼傀儡吧!”那个弟子闻言,差点没有哭出来。他不是笨蛋,眼前的独角妖獒那么强大,虽然守护大阵还要维护,但破城是迟早的事。这个机关修士出去诱敌,极可能一去不复返。想到此前不肯对这位热心的机关修士交易,为了区区一根虎纹木,多番拒绝对方的好意,那个青叶弟子心中又羞又愧,带着哭腔冲着林东喊道:“木鸢子师兄,你一定要回来,我还有别的灵木,我、我还有一棵最少千年的虎纹木,只要你回来,我拿它跟你换灯笼傀儡!”

    “我一定会回来的!”林东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似乎有点耳熟?

    “主人,不要换小跳豆啊,小跳豆不喜欢那个哭包啦!”只有完全没有恐惧感的灯笼傀儡,还在为自己的归属权作努力。

    “你留在这里,等着我回来!”林东让毫无战力的灯笼傀儡留在城头上。

    “我一定会好好替主人加油的!”灯笼傀儡兴奋地蹦跳着。

    对于林东的援手。

    两位商团护法脸上有羞愧之色一闪而过。

    他们原来是打算借诱开凶兽之名,实施逃跑的,现在一个只是路过的机关修士,就有这样的心胸,要是心里没有一点惭愧那是假的。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之间交换了个眼神。他们决定,逃跑还是逃跑,只是在逃跑之间,也尽力诱引一下,看能不能成功把独角妖獒给带走!

    如果没有一点儿努力就离开,抛下那么多门下弟子,他们心里也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拼了!”两人驾起飞机,运转法器,小心翼翼地向城外飞去。

    “一切顺利!”石斛子引导六空剑阵的力量,准备在凶兽拦截的刹那,替两人以及后面的林东,打出一条可容喘息片刻的安全通道。(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