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凶兽来袭
    那位出售灵木的青叶门下弟子,连连摇头。

    机关再好。

    自己不会用那是白搭。

    所以他坚决不换,林东倒也不作强求,反正虎纹木也不是世间稀有之物,不换也罢。

    林东在青叶城中转悠了一圈,别说那位拥有虎纹木的弟子不换,所有人都不愿意用灵木交换机关傀儡。如果林东的宠物是个拥有强大战力的机关傀儡,那还有点信心,可是只是一个光会说话的大头灯笼,因此大家对于林东的提议不感兴趣。

    在青叶城呆了一天。

    第二天。

    趁苍松子不在,林东准备离开青叶城,前往另一个大城,绕圈查探下万法通神门的势力范围。

    对于万法通神门,核心区域肯定不能轻易查探,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找到一个可以撬开这个门派的裂隙,再想办法找个身份打进内部,以便下一步。

    在青叶门弟子和万法通神门暗子的监视下。

    林东一步一步地离开。

    果决的态度,让那些人迷惑不解,难道这个机关修士真是一位过路的修士?

    斩石跃跃欲试,若然这位机关修士真是一位过客,那不趁机打劫一把实在太便宜对方了!出身于名门大派又如何?此地距离师门万里之遥,而且就算劫了物资,这个黑锅也只能算在六空青叶门的头上。要是班输百工门派人前来算帐,正好打压六空青叶门,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登罗的表情则若有所思,注视着林东的背影久久不语。

    “上吧,这小子就孤身一人!”斩石极力鼓动。

    “让暗子唤醒凶兽,引来此地。快!”登罗却忽然下了一个让斩石为之震惊的命令。

    “那凶兽可是留着攻破青叶城的,若是轻易唤醒,上面怪责下来,如何是好?”斩石赶紧劝阻,这件事非常严重,极容易玩火自|焚,他还真不敢这样玩。

    “若不试验。如何能够验证此人身份?万一他真是寻仇而来,我们就算唤醒凶兽,只要能够得知真相,也是大功一件。其次,凶兽穷凶极恶,若此人阻挡不住。必定杀向青叶城内,岂不是跟我们原计划相符?三者,青叶城此时空虚无比,无一长老坐镇,仅仅石斛子一人,岂能挡住凶兽来袭?攻破青叶,正是最佳时刻!”登罗冷笑。他昨天已经细细观察过,又花一晚时间盘算前后,得出的结论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正好借题发挥,唤醒凶兽一作查验敌人,二作攻城所用,三者嫁祸于青叶,可谓一石数鸟。

    “这样说,岂不是天时地利尽在我们之手?”斩石听了,禁不住给自己这位登罗师兄伸个大拇指。

    他挥手找来暗子。

    密嘱。

    数名暗子极速没入大道的森林阴影深处。

    青叶门下对这些人离场有所警觉。但苦无借口追赶,而且对方速度超快,一闪即逝。没有高手坐镇而且安乐天平已久的青叶城众,只能坐看暗潮汹涌。却除了迅速上报之外,再无对策。

    林东假张不知。

    带着灯笼傀儡继续向前。

    大约走出距离城门十里左右的送亭位置,忽然遥远天际有血光闪现。

    不多时,整片天空都染红了,凶杀之气迅速侵来,如潮似火。

    凶兽出世?

    这下不仅是林东。

    所有看见这种异象的青叶门下,都暗叫不好。

    闻讯而出的现任理事石斛子一看大惊失色,立即驾起飞剑,率带数名精英弟子,极速向凶兽出世之地飞去。

    林东步行,速度非常慢,石斛子顾不得各门禁忌,直接自林东的头顶上飞过。几名精英弟子,倒是乖巧,他们不敢像石斛子那样直接飞过头顶,而是绕了一个小小的弧圈,以示毫无恶意。凶兽出世,他们真心不想再惹上一个不知来历的敌人。

    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石斛子脸色难看地带着几名精英弟子飞了回来。

    很显然。

    他们拦阻凶兽失败。

    林东早猜到了会有这种结果。

    仅凭他们的实力,也想拦阻一头凶兽来袭?想得天真!

    石斛子焦急,仍然闪电般自林东的头顶上直飞而过。此前绕飞的精英弟子这次留下了一位,其余只是虚空停剑施礼,以示歉意。

    有位身材高瘦相貌却颇是俊秀的精英弟子,自天空中直接降落到林东的面前,态度诚恳地给林东施礼。

    “道友,前面凶兽出世,正往这边袭来,距离不足百里,情况危急,请道友返回青叶。道友若然愿意援手力助,六空青叶门下,无不铭记大恩,门中灵木任君选择。如果道友不愿直面凶兽,也可返回青叶暂避,或者有别处可去,也请迅速改道,以免被凶兽盯上。凶兽强大,嗜血暴戾,道友请速速作出决断,不可继续在古道停留。”相貌俊秀的精英弟子劝林东回去或者改道离开。

    林东对这位名字叫做‘一青’的精英弟子其实有点儿印象。

    还化身清泉大师时。

    给这位一青换过数颗丹药。

    在天赋潜力上,这位一青也是个专精修炼的好苗子。

    “无端端,何解会有凶兽出世?”林东佯装不解,他敢肯定一青看见了万法通神门的暗子离开,故有此一问。

    “青叶城中近段时间,除了常熟的游商以及正常的路过修士之外,还有一些可疑势力的暗子,或明面,或暗地里潜入。因为不知这些人所图为何,我们一直苦无机会搜捕。今天他们集体出动,以某种血腥仪式作引,唤醒凶兽出世,我们方知他们心头歹毒……”一青脸带苦涩,如果不怕得罪别的门派,早早行动,捕杀那些不知门派的暗子,恐怕没有今天的凶兽之危。

    “本来木鸢子只是路过宝地,只因凶兽来袭,草率离开,难免有多少嫌疑。为了洗刷清白,木鸢子愿意返回青叶,一起留守前线,抵抗凶兽此番来袭。”林东表示留下,不绕道离开。

    “师兄高义,一青与师门上下,无不感激满怀,请受小弟一拜!”一青虽然不敢百分百信任林东,可是林东说愿意留下自证清白,又愿意出手抵抗凶兽,他当然心生感激。要知道凶兽来袭,极其凶险,现在最适当的做法,是绕道而行,远遁千里之外。林东愿意返回青叶,不是真正的敌人,就是真正的朋友。

    凶兽的气息越来越近。

    山林。

    惊起数百万的飞鸟、飞虫,铺天盖地,向青叶城方向逃窜而去。

    地面上也有无数的野兽、灵兽自山林中惊惶奔出,潮水般向凶兽的相反方向倾泄……

    青叶城中,上上下下乱作一团。

    石斛子接连下令。

    命令四位精英弟子率领功力不足尤其是入门不久的新人离开,至于定居青叶的弟子家属以及各路游商,也一同离开,只是方向一分为三,并不聚拢一路,以免被凶兽追上,全军覆没。有功力参与城中守护大阵的,统统留下守护家园,一些交好的外派商团也派出弟子相助。

    城可灵兽狂咆,灵禽扑飞,到处都有失控的场面,里里外外混乱如沸。

    “一茶,你身负通报师门的重任,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无论遇上何等强敌拦阻,务必保住性命,返回师门上报青叶危境。青叶是否能够残存,全看你的了!”石斛子将送信的重任,交给门下速度最快心思最慎密的一茶,同时又派出数人替他掩饰:“一芦,在护送一茶离开之际,你们也要努力自保,遇敌不可狂怒拼杀,以避战为主,千万不要与强敌争锋,师伯在青叶等着你们安全归来!”

    “师伯放心,只有我等尚有一口气在,必定护送一茶师兄安全离境。”一芦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也很重,如果护送不力,那么被敌人截杀事小,万一师门救援不及,整个青叶上上下下都有可能毁于一旦。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石斛子平时古板严肃,可是现在生死关头,他禁不住真情流露。

    他知道。

    敌人既然唤醒凶兽来侵,肯定在背地里留了暗招。

    这些送信的弟子,尤其是护送的弟子,多半会被半路截杀,凶多吉少。

    就是速度最快的一茶,能不能安全逃脱性命,返回师门报信还是一个问题,可惜城中无人可以代替自己驻守青叶,主持大局。否则,自己作饵,亲自护送一茶离境,才有成功的保障。

    现在青叶上下群龙无首,自己这个师伯一旦离开。

    潜伏的敌人再作蛊惑。

    估计凶兽未至,青叶已经崩溃。

    这样一来,全中敌人计策,如果敌人再引凶兽追赶此前离开还没走远的三路人马,那么偌大的青叶城真会全军覆没!

    “愿上天佑我青叶!”石斛子在师门派人前来救援之前,只能祈求上天给自己一个奇迹了。

    天边血色光芒,越来越盛。

    凶兽的气息浓烈如沸。

    仿佛它吞吐之间的呼吸,已经喷到了青叶城头诸位弟子的面门……

    勇敢者,强作镇静;胆怯者,已经双腿颤抖,几乎软倒。不过让林东感到意外的是,明知死头临头,这些青叶弟子害怕归害怕,却没有临阵脱逃的贪生之徒。阵前,恐惧者甚多,可是却没有人心志崩溃而逃,更没有绝望哭泣的懦夫。

    “吼,吼啊啊啊!”

    一阵恐怖的鸣吼巨响,自城外的密林之中爆发,这位沉眠地底却不知何解被万法通神门找到的强大凶兽,终于被人诱引到了青叶城下。(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