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实验机?蒸汽机甲?
    陈轼天天过来,但求见了六天,毫无效果。

    负责接待的小圆脸。

    每天的回答都是首长在闭关练功,真是天大的笑话,在现代社会,谁还会像以前寺院的主持或者方丈那样闭关静修的?当代的和尚,人家都正常上班下班,到了下班时间,工作服一脱就恢复自由了。再说,闭关练功这玩意儿那是电视导演拿出来哄骗家庭主妇中年师奶的好不好!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实证科学的忠实信徒,陈轼从来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

    也不相信什么功夫。

    真有那本事。

    能够飞檐走壁甚至飞天遁地,干嘛不拿出来施展一下?

    当年抗战说拼不过子弹,没关系,现代擂台赛拿出来教训一下国外的拳手总可以了吧?有这种本事干嘛要藏着揣着?证明就是没有!其实呢,自古以来,就有个很能破除迷信的说法,王充说过,人死了会变鬼,那鬼身上的衣服是乍变出来的呢?据说看见鬼的人都看见鬼穿衣服,身上如何着装,头上如何佩饰,有的鬼身上打扮跟活人一个样,这不科学啊!衣服是死物,难不成也跟着人的灵魂一起变化?如果人死了都变成鬼,那么自古出来不知死了多少人,这个地面岂不是堆满了鬼?

    鬼肯定是没有的!

    功夫嘛……

    给点面子坚持国术那帮老爷子,这就不说它了。

    要说到功夫啊这些东西,强身健体有可能,但有什么效果,陈轼是坚决不信的,这种东西其实是封建迷信残留的糟粕!

    “小同志,你们首长到底什么时候才有空啊?我们真有着急事找他!”陈轼还没说完,旁边的张启安赶紧阻止他说下去,双手连晃:“不着急不着急,我们只是设计方面遇到难题了。想找你们首长谈一谈,了解一些情况。我们没关系的,你们首长啥时候有空都可以,我们慢慢等。慢慢等……”

    “首长让你们明天去桃花坳基地,你们不要再来这里了,我们很忙的啊!”小圆脸不想做接待,可是这个星期刚好轮值到她。

    “好好,我们明天去桃花坳。你忙,你忙!”张启安一看陈轼还要说,赶紧拉他走人。

    “我就不信,几天时间抽不了十分钟,那怕五分钟也可以啊,这样一句话就打发我们了,那不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吗?”陈轼走出门口,忍不住跟张启安发了一口怨气。他本来兴冲冲的过来,想跟林东汇报一下他们小组的最新设计,哪知道几天来连吃闭门羹。要不是满屋子的人一个个都来去匆匆。训练的训练,忙活的忙活,没一个人闲下来,那么他还真会觉得林东是欺骗自己。

    “小林首长的研究项目太多了,基因药剂、虚拟技术、还有咱们的大型机甲,哪一个是简单的?老陈,你要理解!他真不容易!”张启安越想,越觉得这个年轻人肩膀上的担子太重。

    “我当然理解,我这不是想替他分担一部分嘛!”陈轼发完了罗嗦,心中的一口怨气也消了下来。

    第二天。

    桃花坳军事基地。

    陈轼和张启安早早前往等候。因为办公室几个年轻人的强烈抗议,两人只好带上他们。

    不过,前来护送的基因士兵队长特别强调,去参观可以。只是到时候千万别像脑残粉丝看见偶像那样,有事说事,一个个开口,不能抢着说,也别围着,更不能闹签名和合影这些。首长的时间很宝贵。不要随意浪费,安全更是重中之重,任何人不得轻易破坏上面制订出来的一套安全规则。

    仔细叮嘱一番。

    陈轼他们无不点头应是。

    进入基地后,他们发现守卫比之前更加森严,不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两边的守卫还分属不同的部门,左边检查完了,右边还要再检查,两边的人对于另一方的结果完全不认帐,必须亲自认证,才肯放人。

    经过重重关卡以及比水洗还要夸张的全身检查,陈轼张启安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实验场的外围。

    今天严老没办法带他们进场了。

    因为他跟所有人员一样,同样接受检查,获得了多重认证之后才能正式进入。严格的程序,看得陈轼这种一向严肃的人也心头直跳。当然了,他心中除了紧张,又感到一丝激动,因为越是严格,越是守卫森严,越表明己方在大型机甲这个项目上走得越远。

    “欢迎你们!”林东主动握手,又表示歉意:“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不过我正在研究,结果没出来,我抽不出太多的时间见你们。让你们跑了好几趟,真不好意思。今天正好,大家一起出来,对机甲方面的问题讨论一下。”

    “好。”陈轼心里稍微舒服一点了,这才是对待专业人士的态度嘛!

    “不敢,不敢。”张启安却没有他淡定。

    至于办公室的几个年轻人。

    在跟林东握手时。

    手都哆嗦了。

    激动得简直没办法。

    陈轼心里,林东这位小首长的制造能力是逆天的,但是画设计图纸,他真心不是那块材料。别说自己,就是办公室的几个年轻人,随便点一个出来,也可以完爆这位小林首长。当然了,小林首长的真正强项是基因药剂,以及虚拟技术,所以机甲方面只要有足够的热情,那已经不能强求更多了!

    上一次,机甲的成功突破,陈轼激动完了,回去冷静思考。

    机甲动起来,估计不是小林首长设计图纸的功劳。

    是那个发动机。

    那个不知多少功率的超级发动机竟然让木头做的机甲也动了起来,如果再将设计优化,那么相信立即还能迈进一大步。

    陈轼不知这个超级发动机,是哪个小组负责的驱动项目成果,他们的核心装置实在太过强大了,这是机甲能够动起来的关键。超级发动机也有可能是小林首长率领下研发的,尤其是驱动程序最有可能,因为小林首长擅长的领域还包括了全息虚拟,电脑方面肯定是无人可及的高手。

    “是这样的,小林首长。发动机的资料我知道太重要,我们不过问那个,但我们小组这样的信息,你给我们一个驱动力的上下限。这个数字为了保密。不一定是最精准的数值,你可以界设在一个范围内,我们需要知道这一点,否则,我们很难合理地设计出更具优势的机甲。至于机甲。小林首长,我建议还是用金属来做,用木头材料是很便宜,但我们不至于省到这个程度。而且最重要的一点,用金属来制作机甲,那才能收集记录各种数据,我们才知道以后在哪一方面需要改进,才能发现它的优缺点。”陈轼是一干活就六亲不认的工作狂,那怕张启安此前再三提醒他要注意言辞,但看见了林东。他还是忍不住将心里话说出来。

    看见不合理的问题,如果不提出来改进,陈轼感觉就像如鲠在喉。

    张启安一阵大晕。

    你发现了问题,当众说出来,难道各位首长是睁眼瞎子?没人能够发现这些问题?

    小林首长那样的举动,肯定有他的理由。他再不济也是研发机甲的第一人,你跟他提这些常识性的问题?设计图纸画得不好,不等于他不懂,只是他画图没那么专业,而且。设计图纸上有些特殊数据需要保密,不能轻易对外公开,这再正常不过了!

    几个办公室的年轻人更是满头大汗。

    好家伙,自己的老大太牛了。竟然当面批世界最著名的疯狂科学家‘木头先生’!这种事说出去,会不会被国外的同行活生生笑死,真心不好说!

    “你提的意见很好。”林东首先表扬对方的耿直,微微沉吟后,再带点犹豫:“其实我很难给你一组数值,因为我怕我跟你说了。你心里也不相信是真的。就好像上次,你看见我将木头机甲驱动起来了,你仍然对于它的成功感到怀疑一样。你先听我说完,是这样,我认为你们暂时还不宜接触太深的东西,否则跟观念相违背,工作起来反而会有抵触情绪。我的想法是这样,等你们的思想渐渐接受了这些东西,再慢慢告诉你们。”

    “什么?你说我们听不懂?”陈轼有种被人羞辱了的愤怒,在我的专业上,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冷静下来,老陈,咳,冷静!”张启安吓毛了,陈轼要跟小林首长吵架?

    “我可以跟你们说说,但我真不保证你们能够听得懂!”林东笑了笑:“现在国内外,将机甲设计划分了十项系统,包括能源、传动、骨架、装甲、武器、插件、感知、总控、操纵和维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能源以及传动这两大系统,可以说,这是整一部机甲最核心的部分。至于别的也很重要,但必须先有能源和传动作为基础,否则一切就无从谈起。”

    “你继续……”陈轼屏着怒气,听林东说下去,按照这个说法,他发现这位小林首长对机甲并非一无所知。

    “在我之前的设计图纸上,有很多东西,是不存在的,比如武器和插件,还有感知,维生这些也暂时不作考虑。而我对你们的要求,就是骨架和装甲两大系统上,尽量设计得更加合理,尽量在我之前那个设计图纸上进行优化改良。”林东道。

    “但是你得承认一点,你那个图纸很不专业。”陈轼辩驳道。

    “我如果很专业,就不需要你们改进了。”林东笑了。

    “你这是一个歪理,你那张设计图纸很不专业,我们在上面优化改良不了,如果按照错的路子走下去,只会越错越多。我不希望自一开始,就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们的设计,必须站在专业和合理上面。”陈轼坚持原则。

    “事实上,我成功地研制出来了。”林东摊了摊手:“我知道你肯定会质疑我的设计,事实证明了我的路子不是一条死胡同。”

    “那是超级发动机的功劳……”陈轼坚持认为如果将超级发动机放在设计得更合理的机甲上,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超级发动机是我研发出来的,我知道怎么做才能最大地发挥它的作用。陈主任,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非常尊敬你的专业知识,你的确非常的优秀,但是,我对自己研发的领域也有自信。我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共同研发的伙伴,而是一个按照我指令去做的协助小组,你懂吗?你如果可以研发更好的核心装置,你可以按照你的思路去做。那是另一条路子,我不怀疑你会成功,但我这条路子,肯定比你那个走得更快!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我将要迈出第二步。我需要一个同行者,而不是一个质疑我和挑战我的竞争对手!关于我的研发方向,陈主任,我知道你有疑惑,这样吧,我将核心装置的立体结构图像播放出来,如果你能够看懂,咱们再讨论,好吗?如果你没办法在我的研发基础上更进一步,那就请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不管我是不是在胡闹,也不谈专业的问题!”林东示意基地2号实验场的全息虚拟子系统播放一组图像。

    图像播放得很慢很慢。

    很详尽。

    在每一个角度,全面解剖机甲的核心装置。

    这个复杂得让人一看就会头晕的全息3d立体图像,有着多达近十万个各式各样相互牵引的部件,又有着让人迷惑不解相互吻合的特殊铭刻,最后还有成千上万种让人看了头大三倍思维完全不够用的转化装置。全场每一个人都在观看,偏偏没一个人能够看懂它,那怕万分之一。

    跟陈轼生平所认知的机器不同,这个核心装置完全超乎了他的想像之外。

    如果林东不说是他研发的。

    陈轼都会怀疑,这是不是拾到了外星人飞船的发动机。

    “我输了。我看不懂,你才是最专业的。”陈轼非常干脆地认输,他知道自己的知识,是不可能破解这个核心装置的。那怕花上一辈子,也恐怕不够用。

    “不是我有最好的东西不拿出来分享,而是因为,我没办法一一跟你们解释。”林东暗中给自己的装逼打了个十分。如果在学会上古机关秘术之前,这种核心装置,他就像想破脑袋也构建不出来。可是现在,那怕只悟到上古秘术的初级,就已经足够将陈轼等真正的专业人士忽悠得双腿全瘸。

    “快关上吧,这东西得小心保密。”严老知道在场的人记不住,但一看全息虚拟还在播放他就害怕。

    “好的。”林东从善如流。

    “我们怎么办?”张启安非常沮丧,小林首长研发的东西太过高深了,自己就像一只小虾米,想跟着往深海里潜,可是没那本事啊!

    “除了这种核心装置,我还研发一些相对简单的。我承认之前给你们的图纸太过简陋,但方向还是对的,我决定搭建一个架子,核心部分用相对简单的,你们能够通过学习了解,慢慢弄懂它。就算没弄懂也没关系,你们可以往我搭建的架子里填充东西,按照你们想法去做。”林东递给陈轼一张新图纸。

    陈轼如获至宝地接过来,仔细往上面一看,惊叫起来:“蒸汽机甲?”

    林东点点头:“不仅仅是蒸汽作为传动的动力,还有别的能源,核心部分我就不说了,我来负责,还有感知和操纵方面我已经决定采用全息虚拟的脑波头盔来连接了,这两方面也可以忽略。你们小组接下来的工作,只要负责传动、骨架、装甲、武器、插件和维生六个项目系统就可以了,能源传动方面你们负责蒸汽和电磁,电磁这些方面我不过问,但蒸汽的传动装置,我已经初步设计了一下,你们参看图纸吧,能够优化改良最好,不行你们就按照上面设定的去做。”

    “用蒸汽不可能传动沉重的机甲啊,金属躯体的机甲实在太沉重了!”陈轼忍不住又提出了一个质疑。

    “实验机我已经做出来了,如果有不明白的,你们可以去看实物。我很忙,你们先研究,有不明白的先看图纸,最好在短期内,根据图纸做一个复制体,我等你们的好消息。”林东看了看时间,觉得逼装完了该撤了,逗留太久容易穿帮。

    “实验机?”陈轼彻底无语了,机甲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可能说造就造?这才几天时间啊!

    张启安和几个年轻人送走林东后。

    飞奔向场中的庞然大物。

    遮盖物一吊起来。

    浑身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高大机甲冷酷无比耸立在他们的面前……

    陈轼拿着设计图纸,狠狠地咬了一口舌尖,直到感到剧痛和咸腥味在口腔中迅速扩散,才意识到这梦幻般的一幕是真的。

    老天爷!

    自己遇上的都是一个什么样的变|态啊!

    用木材就能造个会动的机甲,而比这更疯狂的是,他还用蒸汽来做动力,传动一具几十吨的机甲,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还成功了!

    世人说的谷粒网来还真是一点没说错!

    “以我的水平,只能看见背影吗?这个背影还真有压力啊!不过,我是不会服输的,我研发不了,我最少要弄懂它!最深的我看不懂,这个最简单的蒸汽机甲,我绝对要将它百分百破解,我要连它身上的任何一个零件,都了如指掌,我发誓,我永远不会辱没自己的专业!”陈轼看着林东远去的身影,悄悄地捏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