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新苗术诀
    对战林东的木偶傀儡,并非上次云悠悠出手试探的那个。

    看来,木偶傀儡出战是无序的,随机而定。

    难以捕捉规律。

    跟上次一样,这具木偶傀儡迅捷地发动了冲锋攻击,而林东,则驾驭着木偶机甲1号复制体迎上。两只拳头自相反的方向,向彼此飞轰过去。云悠悠她们注意到,跟此前的攻击一样,木偶傀儡作了一点预判,它的拳头在轰出的瞬间,稍微做了些许调整,让攻击的拳头打向林东驾驶的机甲头颅,同时自身即将挨拳的头颅部分一歪,意图用避让的方式减低即将到来的冲击力。

    “迟钝!”这么一点预判,对于林东来说几乎没有意义。

    明明是同时出拳。

    但在林东操纵之下的木偶机甲1号复制体,却抢先一拳轰击在对面木偶傀儡半歪的头颅之上。

    剧烈的冲击力让对方整个躯体一滞,但拳头紧接着轰击而来,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林东当然不可能让一具木偶傀儡打中自己,另外的手臂向上一格,顺势引导对方的拳头向上冲。对面的木偶傀儡一击不中,重点立即作出改变,左腿作为支点,右脚抬起来,准备作出一记飞踢。

    只是,林东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当木偶傀儡的重点改变,脚刚刚抬起来,林东驾驭的机甲1号已经重重地在大脚板踹在对方的胸腹位置。

    嘭,咚咚咚……

    木偶傀儡被林东踹得整个向后飞退。

    不过它并没有放弃,每一步都在调整着重点。

    十步之后,木偶傀儡的重点调整完毕,身体停滞下来,准备反攻。这个时候,天空中一片阴影罩下,林东驾驶的机甲1号凭空跃起,双腿如柱,重重地飞踩向木偶傀儡刚才受到撞击的胸腹位置。

    轰隆!

    木偶傀儡再也承受不住。整个庞大的躯体崩倒在地,发出震天的响动。

    机甲1号借力,重新跃起,屈身作前空翻。三百六十度转身以增加下坠的力量,再一次以大脚板践踏向躺倒在地面上的木偶傀儡。地面上的木偶傀儡以一种堪比人类的迅捷,立即翻滚向侧,一连翻了四个转,再将身躯猛弹起来。重新调整,作出攻守兼备的战斗姿态。

    “真聪明!”林东没有追击,他现在只是测试,想试探出木偶傀儡的最大极限在哪里,再针对这些极限,进一步优化机甲1号。

    木偶傀儡接二连三地受到林东的打击。

    它的外壳有部分已经开裂。

    破碎。

    不少木屑掉在地面上。

    包括头颅,也被重拳打歪了一直没能完全调整过来。

    至于连续重创的胸腹位置更是爆裂了十几道口子,里面的机关隐约可见,破碎的木屑溅落一地。

    与之相比的机甲1号则要好得多,躯体无损。只有轰击的拳头和连番践踏的腿脚开裂。这些地方都是木材最坚硬的部分,而且林东制造了许多备用品,打坏了还可以更换。

    “好啊,只要继续打下去,这个木偶傀儡它撑不了多久!”程明歌高兴得直拍手。

    “头打坏了,或许对平衡会有一定的影响。”千郡考虑了平衡问题。

    “最好打坏胸腹里机的机关!尤其是那些复杂的齿轮,打坏一个就行!”叶倩如发现木偶傀儡肚子里的机关已经隐约可见,要是能够突破这一点,那么迅速赢下第一仗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叶倩如的观点,云悠悠皱皱眉头。在直觉中,她认为这些木偶傀儡没那么容易报销。

    如果用拳头打几拳,用脚板踹几脚就可以过关,那么前辈特意留下的考验还有意义吗?

    她怀疑这种木偶傀儡只是开始。

    在后面。

    说不定还有更强更聪明更高防御的木偶傀儡。甚至说不定有金属傀儡!

    林东再上前,躲过木偶傀儡的重拳,在侧面打了一波组合拳,一连十拳轰在木偶傀儡歪扭的头颅上,这下打得木屑四飞,木偶傀儡颈椎跟头颅连接的位置崩裂了大半。几条连接杆从中断裂,自肩膀护甲处探出来。木偶傀儡啪一声,摔倒在地上。

    “……”林东没有攻击,他在仔细观察木偶傀儡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不仅是他,场边的云悠悠她们也目不转睛地看着。

    木偶傀儡跟林东凌空翻跟斗时的践踏攻击反应一样。

    当林东在身边。

    它立即开始设定好的翻滚。

    远离,直到摆脱了机甲1号的冲锋距离,木偶傀儡才手足并用地支撑起来。

    一起来,它又作出调整,不过这一次它不是进行此前攻守兼备的调整,而是将双手高举,稳稳地按住快要断掉的头颅。在林东的注视下,木偶傀儡灵巧又快捷地将头颅扶正,胸腹里的复杂机关极速运转起来,一个五行之中的木行术诀在核心区域喷薄出来。只见绿光一闪,再化作点点绿芒,萤火般飘落破损位置,原来崩裂破碎的木头竟然不可思议地再生起来……

    也许没有十秒钟。

    那个头颅跟颈椎连接的位置已经完全再生完毕。

    机关重扣,杠杆连接,就连原来保护的外壳也恢复如初。

    胸腹位置的破裂口子同样快速合拢起来,如果不是地面上还有少量木屑,那么都不敢相信此前有打伤过它。

    “这,这还是机关做的木偶傀儡吗?”程明歌完全看傻了眼,懂得自疗的木偶傀儡,这还怎么打?再说这可是木偶,死物,不是生物,怎么可能跟肌肉一样再生?

    “如果我们不学会这种术诀,这仗没法打!”千郡头疼的是自己要学的术诀又要多一个。

    “不知道木偶傀儡能用几次再生……”叶倩如则担心对方会不会无限再生。

    “再生是有限的,我感觉对方的能量明显弱了一点。如果继续这样打,估计对方最多不超过五次就无法再生了。”云悠悠却敏锐地感应到对方的能量在消耗,虽然不算多,但要无限再生绝对不可能。这具木偶傀儡,也许是利用竞技场的法则,本身肯定没有再生能力的,它再怎么说也是一件死物,如果是活的生物早被禁武了。除了再生能量的消耗。云悠悠还注意到一点,对面的木偶傀儡的再生,是胸腹位置的核心区域发出来的,如果能够在再生之前重创它的核心。说不定可以阻止木偶傀儡再生。

    “木系的‘新苗术诀’?这个我也会!”林东操纵机甲1号,凭空画了一个法阵,再将咒诀念出来,连接天地能量,施放同样的新苗术诀。

    结果。

    轰隆一声巨响。

    施展新苗术诀的机甲1号。那只画法阵的巨大手臂,整个炸飞了,破碎不堪。

    这等变化,让林东和云悠悠看得目瞪口呆。

    爆炸?

    不仅无效还会爆炸?

    这似乎有点不公平吧?你们木偶傀儡可以用核心来施展,为毛咱们用手来画个法阵还要反噬爆炸呢?

    木偶傀儡恢复好,立即冲上来,根本没有公不公平,它的存在价值只有战斗。换成别人,肯定手忙脚乱,恢复不成还毁了一条手臂。再加上术诀失败的反噬,换成弱一点的修士说不定已经震晕了。可是对于林东来说,这种程度的术诀反噬动摇不了他半分,再说两只手臂是打,一条手臂也是打,沉重的组合拳打不了,拳脚交加也可以用得很利索。

    拖着一条爆炸毁去的右臂,林东一次次将木偶傀儡打倒在地。

    不管对方用拳头还是用武器,都不例外。

    而且。

    每一次林东都停手,留给木偶傀儡再生恢复的时间。试探它的战斗极限在哪。

    果然在第五次再生之后,破碎的木偶傀儡还能爬起来,核心却再也无法施放新苗术诀来自愈了。它带着破碎的盾牌,一步一步地离开。

    “咦?这就赢了?”林东还来不及高兴。就看见有两个木偶傀儡越众而出,跟破碎的木偶傀儡擦肩而过,缓步向林东走来。云悠悠她们一看,全体大晕,果然没那么简单,挑赢了一个。还要继续挑战一双,等打完了这两个木偶傀儡,后面来的说不定就是三个,或者四个,甚至更多……

    “不打了,咱们回吧!”程明歌明白了,如果依靠机甲1号的性能,是不可能通过考验的。

    要想赢下这一仗。

    必须将机甲1号升级,让它的性能变得更加强大。

    没有一个打十个的超级性能,恐怕这个竞技场通过不了。

    “要不要我们联手上去打一场试试?”云悠悠还想驾驶另一具机甲1号的复制体,上去跟林东并肩作战,看看结果如何。

    “回吧!”林东转身,操纵着机甲大步返回。

    机甲1号经过一场战斗,已经破损处处,没有新苗术诀再生恢复,再打下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刚才驾驭机甲1号战斗的是林东,如果换是云悠悠,炸掉了一条右臂,她还不一定打得过对方。当然云悠悠不懂新苗术诀,也不会因为施展而失噬爆炸。

    回到落星居。

    林东和云悠悠第一个讨论的问题,就是新苗术诀。

    “我觉得这是好事。开通了我们一个新思路,如果我们找到了可以施展的方法,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机甲上加持更多的术诀。有了强大术诀加持的机甲,才有可能打败木偶傀儡,通过考验。”云悠悠非但没有沮丧,她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虽然她是个武修,但眼光卓越,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窍门。

    “问题是,似乎只有木偶傀儡才能得到竞技场法则的允许。”程明歌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敌人可以开挂,自己却不能。

    “应该是木偶傀儡禁锢的灵魂,发出的一丝丝意念波,启动了核心的机关。木偶傀儡是没有智商的,也不懂得受伤,它甚至不懂得自己检查。既然禁锢的灵魂可以,那么肯定有方法施展,像我之前那样强行施展会受到法则的影响反噬,但假如我们试着同样安装个可以储能和释放术诀的核心,再用意念波启动,这样说不定也能通过法则的规则。这一步,我们可以慢慢摸索。悠悠说得对,新苗术诀的出现表面像外挂,但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个可以通关的关键点。”林东有了些许灵感,但要将感悟到的东西完全整理出来,还需要时间和多次的试验印证。

    “教我们新苗术诀吧!如果我们不会这个,估计就算把扯线木偶练好了,也帮不上大忙。”千郡有点担心,新苗术诀到低难不难?假如像扯线木偶一样难,那就头疼了!

    “扯线木偶很特殊,没有天赋的修士很难学会它。新苗术诀则相反,它是一个烂大街的小术诀,如果非要给低层次的术诀的学习设个难度,注意是低层次,更高的不说。那么可以分为极易、简单、普通、较难和困难,当然还有一些是极难和恶梦,甚至更有更难地狱级别的,咱们先不提,只说目前接触到的。扯线木偶的学习难度大概是较难,比起真正的困难要好一些。那么新苗术诀的难度呢?是简单!它只比一些最简单最容易学上手的微小型术诀要复杂一些,学习这个不需要很高的天赋,只要稍微用心一点,投入时间,就不存在学不会的问题。”林东好言安慰千郡。

    “真的?那赶紧开始吧!”叶倩如有预感,自己能够在新苗术诀上洗刷耻辱,争回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