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机甲?简陋的设计图纸!
    学东西很讲天赋。

    有些人,一看就能学会,这是天才。有些人需要努力,付出一些汗水,反复练习也能学会,这是人才。有些人学得很苦,别人一天学会的东西,一百天也不一定能够弄明白,但真学下来,基窜牢固,说不定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是普通人。也有人无论怎么学,就是学不会,脑子里天生就没有跟这方面沟通的回路,这也是普通人。做普通人很可怜,不能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就连学个东西,也得看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但除了天才,还有一种人是这样的,他或者她,对某一件事,不一定看得懂,别人说了也不明白。

    可是稀里糊涂的,这个人偏偏就能学会别人掌握不了的某一种技能。

    而且用起来比别人都要好。

    这。

    就是真正有天赋的人!

    程明歌在战斗上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她不擅长打架,但是学扯线木偶这个术诀,她比天才还要天才,林东说一遍下来,她就有点似悟非悟的感觉了,等再一尝试,发现这东西很简单嘛,于是稀里糊涂的就学会了,不需要林东深入指导,她自己就能在这个术诀里面不断地悟,还能发展出完全适合自己完全融入自己的东西……整个学习过程,堪称妖孽。

    千郡和叶倩如她们看了非常无语,这也行?

    别说她们。

    就是云悠悠这种一说就明白的超级天才,心里也非常的羡慕。

    云悠悠一学就会,她可以学会林东传授的扯线木偶术诀,但不会超出他传授的那个范围之外,更不会在里面悟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她能完美地达到林东的要求,可是要想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在扯线木偶方面。不断深入参悟,达到更高的成就,那不可能!

    天赋跟天才完全是两回事,云悠悠是个超级天才,但她在扯线木偶这个术诀方面,不如程明歌的天赋。

    “明明很简单的东西啊!”程明歌不明白千郡和叶倩如为啥一直学不会。

    “我们听起来就头晕。”千郡快要哭了。

    “人比人,气死人。”叶倩如长叹。

    “不用完全弄懂。你只要按照那上面的要求去做,它自然就出来了,很简单的,你们都试一试吧!”程明歌还给千郡和叶倩如传授心得体会,她不说还好,一说千郡和叶倩如更加的沮丧了。

    不用完全弄懂也可以?

    好吧!

    你赢了!

    也不知道千郡和叶倩如练习了多久。反正程明歌已经可以用七十二根意念细线牵引着不同的目标在作不同轨迹的运动了,她们俩才勉强发出一道意念细线,牵引一个目标,还笨拙得不行,抬头一看程明歌杂技般的表演,她们两人顿时为之泪目。

    “扯线木偶,最多用十二根意念细线就可以了完美操纵了。多了也没用!”程明歌还安慰她们。

    “可是我们现在才能发出一根啊!”千郡感觉心脏中了一记重击。

    你不提醒还好点。

    一提醒,不是往咱们心里面的伤口撒盐吗?

    当然,这种对比也是一种动力,让她们两个更加刻苦。更加拼命练习。

    云悠悠的心没有放在扯线木偶的上面,她学这个,完全是为了操纵木偶来过关,没有深入参悟的必要。当她达到三十六根意念细线牵引时,就恢复了原来的练功。如有空闲,会悄悄的去挑战更高一级的牛头守护。等林东采伐大量的木材回来,又去配合他炼制木偶机甲。

    木偶机甲的炼制不是问题。

    但是让它敏捷地活动。

    如何设计。

    这是一个大问题。

    动漫里的机甲战士造型非常酷。各种设定无比高大上,什么粒子武器光子刀剑等等,还有核动力云云。

    那是二次元。换成三次元的话问题就来了,别说核动力驱动。就是让它正常人一般行动,走路或者挥舞手臂都是极其复杂的设计。如果木偶机甲可以拥有器灵,那么问题也简单了,林东炼制出来,让它自己活动,省下无数的功夫。偏偏牛头迷宫五行之一的‘木偶傀儡’考验,不允许器灵的出现,必须是一具完全没有意识的傀儡,否则就会被禁武法则所禁锢。

    “动力可以用扯线木偶的术诀来解决,可是这该死的机械活动还有各种关节,真是麻烦到极限!”林东不是学这方面专业的,设计就算仿照敌人的木偶傀儡,也感觉非常头疼。

    “别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云悠悠耐心地安慰他。

    “先完成一只手吧!”林东决定从最简单的部分开始突破,可是即使是这样,仍然为之抓狂,因为一只机械手如果要活动起来,还要像正常人的手臂那样灵活,要让手指活动起来抓住刀剑,那也是无比复杂的设计,更不用说这材料全是木头做的。

    还好,林东可以对竞技场的木偶傀儡进行模仿。

    山寨之余再自行改进。

    弄了不知多久。

    手臂终于成功完成,用上扯线术诀,发现操纵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感觉。

    打架是林东同学的天赋,设计机械是百分百的苦手,还好可以山寨,要不然林东再多十倍的时间也弄不出一只可以活动的机械手臂。

    “这样,我先炼制一些手臂出来,你们先行练习,我再出去,找人帮忙设计木偶机甲的整体架构。光是山寨对方肯定是打不过的,再说打赢一具木偶傀儡,说不定会增加难度,出来两具、三具、四具,我们没有压倒性的胜利和绝对的把握,那也通不过考验。”林东决定了,将专业的东西交给专业人士,设计机甲机械这些东西,自己没有经验,何不如出去找人帮忙?

    人多力量大。

    找严老他们出面。在全国范围内搜集高手,集思广益,肯定能设计个犀利的机甲。

    其实国内这方面的人才不是没有,相反,设计机械的人才不要太多,只是没有足够的动力和驱动程序,制造出来的机甲再漂亮也是一块废铁。

    林东炼了十几条木偶手臂。

    自己拿四条出去外面。剩下的交给云悠悠和程明歌她们熟悉练习。

    在接下来的考验中,学会如何挥舞手臂,如何操纵它作出种种攻击防御姿势,那是必须的,否则不可能通过!

    桃花坳军事基地。

    “机甲?”严老的嘴巴张开后就合不拢了。

    “你要研究人形直接行走的机甲?”老狐狸也非常震惊。

    “你们有相关的研究人员吗?我需要他们的帮忙!”林东也不跟他们客气了,各个方向的研究。军方肯定是有的,就算不现实,也不会放弃设计。比如飞机,早在喷气式飞机还没有服役,设计师就已经开始设计n代以后的航天飞机以后如何飞出大气层的图纸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技术储备。

    哪怕不现实。

    光是理论。

    或者现代科技还不如将它化成现实,但设计师不会放弃这一条研究方向。

    “图纸倒是有的,就是……这东西也不是制造不出来。但目前没有足够的能源驱动啊!制造出来了,光是一堆钢材那有什么用?用电、用油、用磁,任何一种能量都不可能让它正常活动起来。我们内部其实也想过研究一批这样的东西来代表坦克,但是不行啊。技术壁垒打不破,都已经用了几十年的坦克还得继续用!”严老对这方面没有足够的了解,但他找了一位军工,这戴着厚厚镜片的中年人进门还没有坐稳屁股,就开口跟林东诉苦。

    “陈轼,让你来介绍一下情况,你说这些干嘛?”严老一听。差点给气乐了,你说这些干嘛?现在林东问你能不能设计,你直接回答他不就完了吗?

    “你要看图纸。我倒带来了!”叫做陈轼的军工带了一大包的图纸。

    “这是几架机甲?”林东发现设计图纸多得看不过来。

    “几架?这是一架的局部!”陈轼大摇其头。

    “还是先看看我的吧!”林东看懵眼了,赶紧把自己山寨竞技场木偶傀儡的图纸拿出来。

    “这是谁画的?这也太简陋了!”陈轼一看就想拍桌子批评。这种涂鸦也敢说是设计图纸?不过在座的都是大领导,他站起来才意识过来,赶紧将拍桌子的手给收起来,不过原则上的坚持依然没变:“不用看了,这东西就是一个玩具的图纸,甚至还不如!”

    “你说什么?”严老火了,他估计林东这个设计图说不定就是林东自己画的,你竟然说这是玩具图纸?

    “严老,我是有话实说,您别见怪,我不知道这是谁画出来的,但这种简陋的画法我不能接受,这真不是设计图纸,用它做标准,那是对工作和机械的糟蹋!再说,这只是画画,这不是设计,这只是一个空壳子,跟电视里的那些漫画差不多,这哪是设计啊,里面就连驱动的程序都没有,不行不行,这东西真是个玩具,做出来让孝子玩乐一下,像变形金刚那样的玩具还差不多,这哪能用在咱们军工上,不行的,我不同意!不管是谁画的,我都不能同意,你们是领导,命令我得听,但我也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任!”陈轼很坚持原则。

    “你坐下!”严老怕他再说下去会打击到林东,赶紧让他住口。

    “还是继续讨论我的设计吧,最少要靠谱一些!”陈轼推荐大家看他的设计图纸。

    “你的要是能行,上面早同意了!你坐着!小林,你看这事乍办?”严老看向林东,希望他拿个主意,他不相信林东会拿个做玩具的东西出来欺骗自己。这个小家伙不动手还好,一动手肯定是百分在认真的。

    “设计图纸是我画的,啊,画得确实不太好,我不是专业的。”林东一笑,他哪可能跟陈轼这种智商有余情商不足的老军工置气。

    林东把图纸收起来。

    再示意小圆脸和海东青将制造出来的木偶手臂抬进来。

    陈轼一看手臂,马上冲上去,两眼圆睁,表情非常的震惊,口中不解地喃喃自语:“不可能啊!那么简陋的图纸也能制造出这么精密的机械手臂?哎呀,这是木头的!你们怎能用木头来制造呢?经费不足也不能用木头来制造啊,木头制造的怎么测试数据?不行,必须再制造金属的机械手臂,还得用上最好的合金!这些关节,太复杂太精密了,不行啊,越复杂越容易出问题,而且程序驱动的编程方面也有难以跨越的障碍,必须简化,五只手指完全没有必要,不需要像人类一样,三只手指甚至两只手指就足够了9有这些护甲,这种设计简直就是犯罪,因为没必要的外观,将过多的部件和过载的重量添加在一只手臂上,非但没有起到真正的防护作用,还影响了机械手臂的灵活性,这真是一个画蛇添足的设计,不行,我不同意!”

    不行是陈轼的口头禅,自他进门,也不知他说了多少遍不行!

    老狐狸和赵歆听了,暗中偷笑。

    严老则满脸无奈。

    林东就连这么精密的机械手臂都制造出来了,你还说不行,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啊……

    *** *** ***

    感谢‘过去一年’的打赏,新萌主降临,圣诞的大惊喜!

    今天是平安夜,祝大家圣诞快乐!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