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木偶傀儡
    走进迷宫入口。

    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超巨型的竞技场,而不是迷宫。

    一种特殊的法则力量笼罩在林东身上,随着脚步移动,跟在他后面的云悠悠以及程明歌亦有同感。

    “这是?”云悠悠发现自己的力量似乎被禁锢住了。

    “应该是一种禁武法则!在这个竞技场里,所有人都不能使用武力!”林东以前经历过类似的禁锢法则,仔细感应一番后,他作出了判断。

    “奇怪了,这不是竞技场吗?怎么还禁武呢?”程明歌的疑问代表了大家的心声。

    轰隆隆隆隆隆……

    正当林东准备解释,忽然一阵异样的动静,自另一边响起来。

    数个高约十米外型看上去像是牛头更像是机甲的木偶傀儡,更另一边漫步而出。它们轰隆隆的动静让程明歌她们大吃一惊,在这竞技场里面不能使用武力,还有巨型的牛头木偶傀儡阻拦?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如此巨大的木偶傀儡,让它们一拳打中,或者踩上一脚,恐怕整个人都会变成肉饼!

    林东却仔细观察,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

    既然是前辈留下的考验。

    那么肯定不是死路,其中,必有通过的窍门。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找到其中的关键点了。

    “这些木偶傀儡好像有点奇怪,里面似乎有个怨魂在里面……”林东发现了木偶傀儡身上的疑点,跟普通的傀儡不同,这些傀儡没有器灵,倒有一个怨魂禁锢在里面。也不知是以前尝试通过失败后的挑战者,还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安全。

    如果挑战失败,会禁锢在木偶傀儡里面,那么这一仗不能让程明歌、千郡和叶倩如她们上。

    程明歌并不擅长战斗。千郡和叶倩如功力尚浅,也不好冒险。

    云悠悠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朝林东点点头。

    “悠悠9是让木头先上场看看吧!”程明歌却怕她应变不及,赶紧向林东那边使个眼色,示意他阻止她。

    “没事的,我就算打不过自保能力还是有的!”云悠悠却有一定的自信,行走如此缓慢的木偶傀儡,如果还会受伤。那除非不是禁武,而是禁止行动。

    云悠悠迎上去。

    对面的木偶傀儡还在增加,数量已经超过十个,但里面还源源不断的走出来。

    幸好,当云悠悠出战,木偶傀儡那边。也只派出一具傀儡,并没有一窝蜂全部上来围攻。

    禁武法则下,云悠悠无法出手攻击那具傀儡。

    她只能轻捷地绕着它转。

    一圈一圈。

    别看木偶傀儡模样长得很笨拙,行动缓慢,真正战斗起来,它的动作却出奇的灵活。一个腾空跳跃,重拳向绕圈的云悠悠狂轰而下。落点极其准确,隐约还带一点预判,如果云悠悠不改变原来的运动轨迹,那么接下就会让它一拳命中。

    “呀!”千郡和叶倩如同时惊叫起来。

    “厉害!”别说她们旁观者。就是身处战场之中的云悠悠,对于这具木偶傀儡也惊叹连连。尤其是那一点预判攻击,让云悠悠心中警惕大生。

    她的脚尖轻点。

    燕舞。

    一个轻盈地半圆旋转,躲过了木偶傀儡的沉重一击,还巧妙地躲到了它另一只手臂攻击的死角。

    那具木偶傀儡一拳印在地面上,木屑四飞,坚硬的石板地面发出‘咚’的闷响。声音挟带着散发出来的劲风迅速扩散,卷起一片泥尘。重拳落空,木偶傀儡以另一手臂撑地。抵消去下坠之势,双足却仿佛装了弹簧。一踏立即腾空而起。半空中,它还能灵猫还调整方向,追向此时飘飘飞退的云悠悠。在云悠悠即将退出它攻击范围时,这具木偶傀儡忽然自手臂弹出一条两米长的厚实木刀,呼呼生风的劈向下面踏步飞退的云悠悠。

    跟之前的攻击相似,它这一刀又有些微的预判。

    云悠悠的燕舞上次向左旋转。

    这次它的预判同样向左。

    木刀砍劈而下。

    刀口。

    等着云悠悠送上去那般提前一点点偏向左边。

    “这家伙有智慧,不是真正的木偶!”千郡让它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会捕捉对手习惯动作预判的家伙,真是木偶傀儡?狐狸都没有你这么狡猾好不好!

    “在它里面,有个怨魂,应该是怨魂在操纵这具木偶傀儡。也许它想找个替身,代替自己的位置,也许是想拉一个伴!不过,无论它是哪种心思,都不是好事!”林东这么一说,程明歌有点着急,云悠悠不能攻击,万一真打不过,灵魂让木偶傀儡给禁锢了,那该怎么办?

    如果能够动手攻击,还可以打碎这具木偶傀儡救出,可是现在有禁武法则……

    云悠悠的习惯不是向左旋转。

    事实上。

    燕舞的旋转是任何方向任何角度任何速度的,并不限定。

    而且云悠悠如果会让木偶傀儡一刀劈中,那她就不是武修妹子了!估计这世间也没几个武修会让木偶傀儡打中,就算是傀儡修士手中最可怕的扯线傀儡,也是一样。

    云悠悠躲得很轻松。

    她忽高忽低。

    忽上忽下。

    木偶傀儡的木刀几乎劈碎了整片空间,挥舞速度快得就连影子都连成一片,可是依然连云悠悠的头发丝也碰不到一根。

    “好了,回来吧,我已经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林东朝云悠悠大声呼唤。

    “明白!”云悠悠出去挑战,就是想让林东找出破解的办法。

    她先是一个极大的飞纵。

    带领木偶傀儡远离林东这边的方向,再一个急速的燕返,身子嗖一声,返回原地,再踏上燕子三抄水,返回林东的身边。而那边的木偶傀儡,刚刚攻击落空。来不及转身追击,就已经丢失了战斗目标。它站在原地,呆了接近一分钟,再缓缓地举步,返回木偶傀儡的战阵之中。

    它们对于没有进入竞技瞅者离开竞技场的目标,似乎没有反应。

    而且,参战人数。也跟进入人数一样。

    有点像一对一式的公平竞技。

    “回去吧!”林东做个手势。

    “回去?”云悠悠一愕。

    “是,我们回去再说!”林东点点头:“现在,我已经明白这个竞技场是怎么回事了!”

    离开竞技场。

    再次通过外围幻阵,穿过双向传送法阵,回归落星居。

    林东让大家坐下,一边调整休息。一边给讲解竞技场的迷团:“表面看起来,是一座竞技场,事实上,它还是迷宫。别吃惊,这应该是一种五行类的迷宫,我们所看见的,只是五行之一的‘木’迷宫。我们通过了这个外表竞技场式的木偶迷宫。接下来恐怕还要继续挑战金、水、火、土其它四行。我不知道在其它四行怎么,暂时只看到木偶迷宫的部分真相,这个‘木’解法是,以傀儡对傀儡!”

    云悠悠喝口水。认真地思考着林东的话。

    程明歌举手:“你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研制一些傀儡,而且还是木偶形态的,然后让它们打败对面的那些木偶傀儡,是这样对吗?”

    林东点头:“对,这个迷宫的破解之法,就是它!”

    “那就太好了。我们有木形巨龙!木形巨龙不是千年龙骨木炼的吗?派它上场,肯定一下就可以把那些木偶傀儡打个落花流水!”千郡兴奋地拍起手来。她的观点得到了叶倩如的赞同,以木形巨龙的威能。别说一具木偶傀儡了,就是十具。一百具,也不在话下。

    “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林东摇了摇头。

    “不行吗?”程明歌也觉得千郡之前的提议是个好主意。

    “不行!”林东示意千郡别着急,解释道:“如果木形巨龙过去,它会跟我们一个样!”

    “啊,为什么?”千郡呆了。

    “因为禁武法则的存在!”云悠悠倒是想到这一点,亲身上场的她更有体会:“不管我们派出谁,只要不符合法则限定的,都会受到禁武法则的影响。”

    “悠悠说得对!”林东点点头:“我们出战,会受到禁武法则的影响,木形巨龙它也一样,因为禁锢不仅仅是人类,就连人类制造的法器,也是一样。除非是没有器灵的傀儡,才能在这种特殊的禁武法则下行动自如。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对面木偶傀儡相似的木偶,以木破木!”

    “可是,我们制造的木偶没有禁锢的灵魂在里面,又没有器灵,傻兮兮的不会动,这样子怎么可能打得过对方?”程明歌觉得这是一个死结。

    制造有器灵的木形巨龙,受到禁武法则的影响,不能出手。

    制造没有器灵的木偶,不会受影响。

    但没有意识。

    它不会自动战斗。

    “你没有看过高达系列的动漫呢?”林东一点破,程明歌立即明白过来了,她欢呼雀跃地蹦起来,整个身子飞扑过去,挂在林东身上。不用林东进一步提醒,她就马上接着替林东说下去:“我真笨,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哎呀,我懂了!你是想制造一些木偶,跟它们一般高大的木偶机甲,然后我们坐进去,像动漫开高达那样将它驾驶起来,再通过木偶的拳头,打败那些木偶傀儡!”

    “聪明!”林东忍不住大赞一句。

    “可是制造出来的木偶,没有动力,能像高达那样战斗吗?”叶倩如却有点怀疑,制造木偶不难,形状像高达也容易,问题是怎样让它动起来,人家动漫里的高达,普通的电池做驱动,牛逼些的都是核动力做驱动。

    再说,用木头制造出来的高达,能不能灵活地活动还是一回事呢!

    对方的木偶傀儡,敏捷无比。

    制造出来没有器灵的木偶,不能灵活行动,估计上场就是送茶,所以这个思路是好的,但实现过程其实并不乐观……

    “在修士中,有一种人是专修傀儡的。这种修士中,普遍都有一种扯线木偶或者扯线傀儡的术诀。傀儡修士不需要用手,甚至啥都不用做,光是用脑子想,就可以做到许许多多普通修士做不到的东西。他们的傀儡,可以采药炼丹,可以替主出战,可以做到普通修士想做的一切,有些傀儡迫真程度还很高,外人通常分不清谁是傀儡谁是主人。”林东解释一番,又笑道:“我们不要求做到真假难辨的程度,只要学会扯线木偶的术诀,再操纵一具木偶战斗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用自己用扯线木偶的方式操纵木偶,这样不会受禁武法则影响吗?”程明歌提出疑问。

    “应该不会,因为对方的木偶傀儡里,都有禁锢在里面的怨魂。”林东认为那跟扯线木偶差不多。

    “难学吗?”云悠悠问起了最后一个问题,这是大家最担心的一点。(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