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封印、黑影、交易
    沸腾的熔岩里冒出一个熔岩巨人,缓缓地爬上深坑。

    相柳、白相云他们看呆了。

    竟然没死?

    而且自气息判断,师父根本就没有受伤?

    “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我佯装中印,用假死的方式也瞒骗不过他!”熔岩巨人那木偶傀儡般空洞的声音,缓缓响起来:“最有意思的是,他竟然跟我一样,用了一招尸解**,表面上将身体化去,其实真身遁去无踪c多年过去了,我直到今天,才第一次遇上一个能够瞒过我眼睛的年轻人!有趣,有趣!真期待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能使出什么样的手法,逃过我的掌握。命运,会把我们彼此牵引,我已经看到了破碎的一些片断,年轻人,这是再聪明再有智计也无法摆脱的宿命!我会耐心地等着,与你再次相见的!”

    “师父,他是敌人!再说,像他这样的天才,上面肯定有师父!”白相云感到头晕,对方天赋再好又如何?那可是敌人啊,就别打收徒的主意了!

    “我已经决定了。”熔岩巨人说完,整个崩溃下来,化成一滩到处涌流的岩浆。

    身体重新归于虚无状态。

    一件斗蓬。

    自贮物空间飞出来,再任意包裹一团空气,当作他平时行走所用的化身。

    相柳的脸在抽搐,他万万没想到这老家伙非但没有死,还没有受伤,想趁机摆脱看来是不可能了。他最后咬了咬牙,将黑鼎收起来,就像从来没有说过‘我们都自由了’那句话一样,继续乖乖的跟在身后。

    黢岩又是羡慕,又是庆幸自己。

    师父看不上自己的资质,这让人有点儿沮丧;不过当不了徒弟。代表着还有人身自由,想想又值得庆幸。

    他的感受。

    还包裹在巨大金茧里的金噬万蛊真人,也深有同感。

    有个强大的师父指点,那是好事,只是需要付出自由的代价,未免又有点太高。

    白相云和相柳一看师父离开,赶紧跟上去。站在他们的角度和立场。当徒弟已成事实,只要师父不死,永远无法真正获得自由。既然如此,那他们干脆尽情享受有个师父在上面罩着无忧无虑的吞噬生活好了。自由没有,但生命也没有危险,而且功力一直在提升。这岂不是许多修士梦寐以求也渴盼不到的生活?

    人生之中总是有得有失,有失有得。

    现在一得一失。

    等价交换,非常合理。

    “金噬,你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你不走,那我走了!”黢岩目送师父、相柳以及白相云三人离开幽冥空间,他降落大地,利用息壤珠的力量。汲取大地的泥石,将身体恢复如初,再缓缓地没入地底,准备离开。

    “你不要这个绝佳的修炼洞府了?”金噬万蛊真人有点儿惊诧。

    “我疯了才会继续留在这!”黢岩冷笑一声:“如果没有人逃离这个幽冥洞府。这个洞府也许是安全的,但我敢说,那六个长老级的修士一返回师门,就会整个师门出动。到时大批修士前来,说不定还有门主为首,联手剿灭我们这些罪大恶极的邪修,可是他们正道最快增长名气招引门下弟子的举动。你没看见。强大如白相云师徒,也避而不战,难道我还要傻乎乎地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等下我。我也要走,两个人一起走会更加安全。”金噬万蛊真人听完。表示赞同。

    “你不要这里封印的异宝了?”这下轮到黢岩感到不解。

    没人竞争的情况下。

    金噬万蛊真人竟然要放弃眼看就要到手的异宝?

    对于黢岩的疑问,金噬万蛊真人微微沉吟:“老实说,解开封印并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以你我功力,只要花一点时间,解封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可是,我的心有种不安,说不出具体是什么,但就是感觉危险。”

    黢岩一惊:“这不是错觉,金噬,其实我走得这么快的原因,也是因为心中有种隐隐的悸动!”

    金噬万蛊真人自巨大的金茧中破茧而出:“走吧!我怀疑这里封印着一头远古凶兽,否则,我的内心中不会如此不安。还有那个表面伪装成武修吓过了不少人后来又伪装成剑修把我们都骗了过去的年轻人,我怀疑他还潜藏在这里。他说不定正在等待,假如让他察觉到外界只剩下我们,说不定会立即显身发难。黢岩,不是我说丧气话,以我们两人的实力,要想胜过他非常困难,哪怕你还有很少人知道的秘密法宝没有拿出来!”

    黢岩哼了声:“你何尝没有秘密法宝!像我们这样的人,要是没有几件强力的法器留作后手,恐怕早死了!走吧!每多在这里呆多一刻,我的心中的悸动就增加一分!”

    两人一个土遁,一个化作金光。

    闪了几闪。

    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幽冥空间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如果没有大地那恐怖的深坑,以及那滋滋冒烟的熔岩,那么跟以前封印状态下的幽静,还真没有多大的变化。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残破的金茧缓缓消融,缓缓气化。

    而坑底那些沸腾翻滚的岩浆。

    也不知何时冷却凝固了。

    深渊。

    一直平静的深渊空间,忽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波纹。

    无数的金光在深渊底部爆发出来,即使先前打斗也无法触及的远古封印,此时迸发出极大的威能。

    在封印之内,有一条见首不见尾的黑影,在里面缓缓地蠕动。仅仅是头胸部分,这个黑影的长度就超过千米之巨。整条深不见底的深渊,其实就是它的封印之所。黑影看不清具体是什么怪物,不过每当它蠕动一下,整个幽冥空间就颤抖一阵。

    “年轻人,你可以出来了!”封印在深渊之极的黑影忽然用温和的声音开口道:“我知道你还在,相见即是有缘。年轻人,既然有缘相遇,何不出来聊一会?”

    林东的虬松化形的身体已经消失无形。

    恢复了灵魂形态。

    他自天穹之顶,自血魂印最初形成血海的地方,慢慢的飘出来:“前辈,聊天可以,但如果你想我帮你解开这道远古封印。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不算是正道修士,但也不会疯狂地把一只远古凶兽随意释放出来。而且,就算我有心解除封印,也没有这个能力。前辈身上的远古封印,表面看似简单,随便来个人也能解。但一环扣一环,数十重封印,环环相扣,以我目前的境界修为,就是花了一百年,恐怕也解不开!”

    “我花了一万三千六百五十二年,也没有解开。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不是你口中说出来的推托言词。我还觉得太自信了呢!”黑影哈哈一笑:“年轻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帮我解开这一百零八道镇魂封印,你现在的功力,也真解不开。”

    “你唤我出来。就是为了跟我聊天?”林东有点不信。

    “如果你的灵魂没有守护,说不定我会考虑,是不是将你也拉下来,一起关个十年八年。”黑影说话爽直,毫不掩饰:“老实说,在我最初囚禁的时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就常干。幽冥空间。有许多怨灵和冤魂,相信你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不说全部。最少有近半是因为我!”

    “既然这样,那之前我跟他们打架时。你为什么不伸伸手?我相信以前辈的实力,只要随便一伸手,就会留下更多的人陪你。到时你想聊天就聊天,不想聊天也可以让他们做点别的娱乐娱乐!”林东还是不解。

    “这种事已经做得太多了,我已经提不起兴趣了。”黑影叹息了一声。

    “……”林东无语。

    “虽然你的身体不在这,但我可以感应得到,你跟我其实是同一类。”黑影忽然这样说。

    “你几千米的身躯跟我是同一类?”林东完全不同意,你几千米身躯再怎么扯,也跟人类扯不上关系!

    “我不是说你的人身,我是说你体内的祖龙之血!”黑影一点头,林东顿时感到怵然。自回归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修士能够看到自己留在蔚蓝星球那边的人身和渐渐无间融合的祖龙之血。如果看见飘渺仙子留下的魂印,甚至看见斩龙道人的守护剑血都不奇怪,但身体不在的情况下,能够看出自己体内的祖龙之血,这等境界修为,不得不让林东为之毛骨悚然。

    “……”林东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恐怖的黑影。

    如果能够挣脱封印。

    恐怕这个黑影,也是血河帝君那个级别的存在。

    面对这种只要恢复自由只要伸一只手指就可以捻杀长老级修士的恐怖**oss,怎么小心谨慎也不为过。

    “年轻人,虽然我无法自由,但不等于我什么都不可以做。要不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我将我的力量借给你,然后你去任意做点什么,无论做什么都好,只要不把我的力量留在这个该死的封印下面放闲发霉就行了!”黑影来了个提议。

    “你想得到什么?”林东知道交易肯定需要等价交换,谁也不会平白送别人一身力量。

    “快乐!”黑影如此回答。

    “快乐?”林东愕然。

    “对,就是快乐!”黑影长长地叹息起来:“年轻人,如你所见,我有漫长得接近无尽的生命,我有强大得让世间颤抖的力量。如果不是为求赎罪,我拼命挣扎,顶多一千年时间这个禁魂封印就会崩溃。但是我一直没有那样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样做没有意义!老实说,我在外面跟关在这里差别不大,如果我想弄个分身,在外面到处游荡的话,也不难!可是我还是没有那样做!年轻人,正如刚才我跟你所说,我所有的事情都做过了,无论疯狂的还是正常的,我都做过了太多太多,普通的事情已经引不起我的兴趣了,更谈不上快乐!”

    “所以你想在我的身上,找一些乐子?”林东先给自己竖起一道防御墙,拒人于千里之外:“抱歉,我想我不是那样的工具!”

    “不是工具,你有全部的自由,也有全部的思想。唯一的不同,就是拥有了一身你无法完全控制的力量,这股力量你用好了,会帮上大忙,如果没有用好,说不定会做出很疯狂的事情。而沉眠在这里的我,则在你归还力量的时候,可以通过感知,共鸣一些别人人生过程经历到的快乐!”黑影缓慢地解释道。

    “我考虑一下吧!”林东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没关系,你有足够的时间。你可以离开这里,等有一天发现需要力量了,你再过来也可以,反正我会一直沉眠在这里。”黑影哈哈一笑。

    林东沉默了一会儿。

    使用苏醒的方式,直接离开了修真世界。

    而黑影,也回归了它漫长而不知尽头的沉眠。

    回到落星居,林东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木偶姐妹的感应:“你们觉得那个诡异的‘师父’,跟封印的黑影,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