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神印之下,苍生洗赎!
    “也许你觉得不公平,你的剑气攻击不了吞噬虚空状态下的我。”诡异的‘师父’傀儡木偶般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我决定给你更多的机会去认知,去思考,年轻人,我有足够的耐心,也有足够的诚意!”

    他一说完。

    斗蓬里面空洞无物的身体,忽然往外吸收幽冥空间那种妖力渗透的泥土。

    扭曲的体形在不断增大,等斗蓬撑破,撕裂爆碎,一个身高超过二十米的土巨人,出现在林东面前。

    土巨人的头颅跟黢岩有相似之处,同样是一个方脑袋。不过土巨人却在硕大的方脑袋上面,多了形似五官的粗陋石刻。土巨人拥有两条粗臂,两只拳头比方脑袋还大数倍,收拢的拳头时不时还有泥沙掉落下来。而在土巨人的腰下,却是一滩松散的泥沙……

    “我现在拥有了实体的身体,而且还行动缓慢,只能爬行。年轻人,你可以试下用剑气攻击我!”那位诡异师父化身的土巨人,一手按在地面上,缓缓爬动,一手向林东这边招手,示意可以开始攻击了。

    “剑!”林东当然不会跟对方客气。

    金噬万蛊真人、黢岩和白相云三个赶紧退远。

    至于相柳,则稍微后退一点点,他还在寻找良机突袭,假如林东落败,他就会尝试补上最后致命一击。对于林东这样的剑修,他是绝对不会让对方压在自己头顶做个大师兄的!师父爱材不假,但爱材之余,他不可能收一个死人做徒弟。

    林东凝聚的杀气如练。

    一指。

    长达百米的炎剑,轰隆隆的向土巨人贯刺而去。

    这一刺,散发出来的热力,让金噬万蛊真人他们差点避退不及而老猫烧须。

    相柳暗暗后悔,可是现在退无可退。他只能举起黑鼎硬扛。当炎剑挟带着烈焰擦过,相柳的身体也滋滋地燃烧起来,好久,才慢慢熄灭。

    所有人都看向师父幻化的土巨人。

    只见土巨人一只泥手仍然按在地面上,丝毫没有抬起来的意思。

    单手,舒张开来的五指,硬接林东积攒杀意已久的炎剑。而且还将所有的剑气热力统统掌握在手心之内,半分也不往外泄。一团内外翻腾的火炎,在那五指之间疯狂地旋转着,最后形成一个完美顺时针旋转的炎球,而且越转越小。

    越转越小。

    炎球由十米直径,缩为五米直径。再缩为一米直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缩小下去。

    等到缩成十厘米直径左右,炎球光炽辉眼。

    仿如一个小小的太阳。

    在那里焚烧。

    “不错,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一点点,年轻人,我更加欣赏你了!”土巨人收紧五指,缓缓地合拢拳头。将掌心里面的炎球用力捏爆。无数的烈焰和熔浆自手指缝间激溅出来,地面上,洒落的地方烧起熊熊烈焰。

    土巨人的拳头,由高热发红的拳头。迅速冷却如初。

    再等土巨人摊开手掌。

    上面什么都没有。

    仿佛从来就没有硬生生地承接过一道炎剑,没有蛮横地捏爆一个炎球那般。

    黢岩一看,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使用并不熟悉的充满妖力的泥土,制造一个傀儡化身,在没有任何法器辅助加持的情况下,硬接对面剑修的杀意一剑,再完全化解于无形。这等功力和境界。让黢岩无话可说。如果换成是他,黢岩估计自己就算有息壤珠护体,也会直接毁灭一条手臂……至于强行收拢剑气。将那个炎球浓缩再捏破,他连想也不想。

    “再来!”林东的脑海中却没有放弃这个词语存在。

    “仅仅是炎剑或者冰剑。不太可能冲破我的防御,你或许可以尝试两剑齐发,同时攻击我身体连接地面的这一部分,以最强之剑,攻击敌人最脆弱的位置,或许你可以得到更多的印证。”那个诡异师父幻化的土巨人,竟然就像给徒弟上课那样,口中不停地给予林东指点和讲解。

    天地忽然一分为二。

    冰与火。

    各据一半天空。

    将相柳他们焚烧或者冰冻得就要发狂的时候,所有的能量忽然收缩,凝聚在林东面前的两把飞剑上。

    跟之前的攻击如出一辙,炎剑贯刺,疾射向对面的土巨人。

    这次的土巨人却没有继续托大。

    它抬起按在地面上的手掌,没有朝前,反而向后。

    不知何时,冰剑已经抢先一步飞射而来,它不像此前的火剑,直接扎刺在土巨人的手掌,然后洞穿掌背,直指土巨人的方脑袋。前面,炎剑此时才‘慢慢’赶到,同时钉刺在土巨人向前伸出的手掌上。一手在燃烧,另一手却在冰冻,这两种极端力量一相遇,瞬间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金噬万蛊真人和黢岩他们根本无暇顾及下面的战况如何,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升空,一边以护体法器自保。

    整个幽冥空间都在大|爆|炸中震动,空间隐隐有种破碎感,似乎随时都会崩塌。

    “见鬼!”

    跑得最快的白相云,忽然抓狂地尖叫起来。

    他身形一滞,忽然折射而下,飞蛾扑火那般向下面大|爆|炸迸发出来的冲击波迎上去,越过他的黢岩差点以为白相云疯了。不过在一秒后,金噬万蛊真人,也跟疯子那般倒转身形,手舞足蹈地朝下面的冲击波扑去。

    这等变故让黢岩莫明其妙。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最奸滑的家伙怎么忽然脑残起来?

    黢岩心底带着种种疑问,抬头,往天穹仔细一看,整个人如中雷殛,赶紧学白相云和金噬万蛊真人那样,向下面大|爆|炸猛扑……

    天穹之顶。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海。

    血海有如怨念翻腾,一层层的往下渗透,吞噬过程中,无物可以阻挡分毫。

    “是血魂印!”黢岩暗暗叫苦,拥有息壤珠护体只要有土身体就不会彻底消亡的他,本来很有自信的,可是一看见血魂印这件宝物,他的心,就像被极寒玄冰给冻过了一样,直打哆嗦。无论正道还是邪修,有些宝物都是致命的克制,比如眼前的血魂印,就是其中之一。

    “神印之下,苍生洗赎!”林东手持血魂印,牵引着满天血海,牵引着正在诞生血苍穹的魂印之阵,越过剧爆的寒冰烈焰,将血魂印重重地砸在土巨人的方脑袋之上。

    “啊!”白相云感觉死亡阴影擦肩而过,不过那种窒息感,仍然无法消除。

    他忍不住拼命尖叫出来,方能一泄心头的恐惧。

    相柳举鼎。

    将头脸探入其中。

    漫天的血海就像熔岩那般焚烧着他的身体,幸好他见机得快,早一步抢先将头埋入鼎中,否则要吞下这种洗赎之血,恐怕他不死也会变成一个白痴!

    血修,最怕的就是吸收不了的鲜血。

    更别说这是一个吸收不了血海。

    血海里面的怨恨鲜血,将洗涤一切异己,无论是正道,还是邪修,将统统在它的血浪下淹没。血魂之下,一切化成其中的一分子。相柳痛苦得浑身抽搐,可是他一动也不敢动,苦苦支撑着。黢岩也躲到他的鼎下,跟抢先冲过来的白相云挤作一团。

    至于金噬万蛊真人,却吐出千万缕金色的丝线,织成一个巨大的金茧保护自己。

    血浪翻腾,他在里面受到的冲击极其轻微。

    远胜躲在鼎内鼎下三人。

    土巨人头顶中印。

    整个身体发生了毁天灭地式的大|爆|炸……

    一团白光自土巨人的身体溢出,然后极速扩散向大,闪耀得黑暗的幽冥空间亮如白昼,且久久不散。

    幽冥空间的地面最少平均炸平了一米,亿万的泥土直接气化。

    当尘埃散尽。

    冲击波,扩散消散。

    被林东手持血魂愉击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深达百米直径超过千米的超级巨坑。

    坑底,高热焚烧融化的岩浆跟周围的土地相融,还滋滋滋地升出一股股扭曲如蛇的黑色烟柱。

    诡异师父化身的土巨人,连一点渣渣都没有剩下来。

    对于这个结果。

    自鼎底探头出来浑身乌黑的白相云完全不能接受:“不可能,不可能的,师父不可能就这样被轰没了!就算是血魂印,也不可能!不,这不可能!”

    “那个剑修,不,那个伪装成剑修的家伙呢?”黢岩却在找林东。

    “也许同归于尽了……”金噬万蛊真人自那个超大金茧里头懒洋洋地冒出一句。

    “不会的,那个骗子一定是逃跑了,我敢打赌,他还活着!”黢岩椅着他破碎不堪的石头脑袋,不仅脑袋破碎了,他挤不进黑鼎下面的一条手臂和一条腿,也碎裂只剩下一点点焦黑的石柱。跟他相比,有远古凶兽幼体保护的白相云要好很多,浑身无损,只是尾巴和身体皮肤有点烧焦,肢体一个不少。

    “师父竟然死了!”白相云现在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哈哈!这样不挺好吗?我们都自由了!”身上皮肤肌肉毁坏过半有些部位甚至连骨头都露了出来的相柳仰天狂笑:“那个老鬼死了不是更好吗?哈哈哈,这能怪谁?是他自己装逼不成反而装成了傻|逼!如果用吞噬虚空的形态,谁能动他一根毫毛?非要化成土傀儡,还找什么徒弟,这是他自己作死啊!”

    就在相柳笑得最得意的时候。

    地底深坑下。

    那滋滋冒烟的熔岩,忽然加速沸腾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