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空洞、黑洞
    “走!”赤瑞子按住睚眦欲裂的飞鹤长老。

    敌人势大。

    如果不走将寻宝队伍将全军覆没。

    如果林东没有打出手势,示意大家先撤,那么赤瑞子自然不会抛下援军独自逃跑那么没义气,问题是现在留在幽冥空间,对大局一点帮忙都没有,还会成为累赘。

    飞鹤长老痛苦地抓住了身边两个小辈,其实他想救更多的人,但力有不逮,他只能选择带走两个门下弟子。

    厌火、丰灯他们尚有余力的,都随机带上两人。

    但也仅限于此。

    剩下几个队长各自祭起飞剑或者护体法器,跟在六人身边拼命硬冲。

    黑鼎之下,他们的实力大打折扣,有些修士甚至连自己原来的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统统给我留下来!”相柳要的就是鲜血,如何能轻易放过他们,连环重拳自天空轰击下来,密集如雨。

    “不要回头!”林东闪现天空,剑翼左右喷薄出冰火威能,幻化成一条千万剑芒交织形成的巨大剑道,阻隔了相柳的连环重击,又将苍松子等人加速送向幽冥空间的入口。苍松子还有点犹豫不决,可是赤瑞子和紫荆子却以藤萝术诀牵引着他不放,不给他留下跟林东一起抗击敌人的机会。以苍松子的实力,留下来根本无济于事,反而会早早葬送掉他的性命。

    “疾!”厌火口中法诀一出。

    七彩斑斓的虹光。

    仿如孔雀之羽,笼罩在逃亡修士的身上,触者即轻若天羽,一时间厌火等于加速向前滑行,转瞬之间,就到了幽冥空间的入口。

    入口之前,金噬万蛊真人以及黢岩就等在前面。准备将所剩无几的修士一网打尽。

    两道剑芒自后高高延伸,一冰一火,强行迫退金噬万蛊真人以及黢岩。

    另一边。

    携带着百米巨型妖狐的白相云,伸出血爪,正疾探向林东的心脏。

    蛮横功力方面,当然以师兄相柳为首,可是说到速度。相信十个相柳也碰不到白相云的一根毫毛。为了突袭成功,白相云等待了好久,一直隐忍至今,直到林东御剑远击,迫退金噬万蛊真人以及黢岩,他才突然发动。向林东袭心而去。

    “给我滚开!”林东背后的冰火之翼不在,不等于他没有力量,林东一看白相云袭来,立即怒瞪了对方一眼。

    这一眼堪比刀剑。

    白相云发现自己竟然被对方的‘目力’震飞了。

    满脸惊骇的他,久久呆立,一直无法接受自己被对方一瞪震飞的事实。

    他的双手。

    正在滴血。

    在一瞪之下挡在面前全力防护的双手,数十道剑气的创口。让他白细嫩滑的双手变成深可见骨、皮肉翻卷且血肉模糊的双手。当他回过神来,伸手往脸上一摸,发现耳根以及脸颊,也有数道擦伤的痕迹。甚至有几缕长发被切断,不知何时已经飘落地面……

    跟白相云一同突袭的巨型妖狐,也在低声呜咽着。

    它那漂亮的皮毛上,也有两道深深的剑痕。

    这一切。

    仅仅是用目力愤怒一瞪。

    “真是个危险的敌人!”白相云回过神来,脊背满是冷汗。幸好没有大意,再加上突袭的时机己方有利,否则恐怕重创都有可能!

    “远古凶兽的幼体?”林东却多看了白相云身边的那头巨型妖狐几眼。在他的预计中。白相云应该被目力轰飞,重创倒地的。没想到那个巨型妖狐给予白相云的加持,远远超出了林东的想像之外。还远远没有成年。就如此的强力,这头巨型妖狐九成是远古凶兽的幼体或者幼仔。难怪功力最弱的白相云也可以跟强大又有黑鼎相助的相柳和金噬万蛊真人等人平起平坐。原来他默契的妖兽,拥有无人可及的加持和不可限量的未来。

    巨型妖狐具体是什么远古凶兽,林东还看不出来。

    也许是九尾,也许是封狐。

    林东对于狐类的远古凶兽没有研究,无法确定具体是什么凶兽。但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远古凶兽,它的存在都会让人头大三倍。幸好这是一头幼兽,远远没有成年,否则,林东可能需要考虑脚板抹油了。

    巨型妖狐呜咽一阵,它身上的伤痕迅速消失,更多的妖力在它的皮毛流转,光芒更盛。

    不过聪明的它,也知道敌人强大,不敢再轻易发动攻击。

    有林东的冰火之翼开道。

    苍松子等人顺利逃出幽冥之门,匆匆向洞外遁去……当然他们想高兴还有点太早了,有黢岩此前布置的一连串陷阱,六位长老级别实力的当然可以冲出去,但剩下那十几个寻宝修士,他们想活着走出洞府之外,恐怕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

    局势。

    一下子僵持住了。

    白相云他们慑于林东这个剑修的攻击力超强,杀意无限,不敢轻易进攻。

    可是他们有人数的优势,还有黑鼎和息壤珠等强力的法器加持,也不是林东可以一口就可以啃掉的对象。

    “不错!”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个空洞的声音出现了。

    一个就像傀儡木偶那般存在,从来没有开口说话过,也从来没有表示自己立场的神秘‘师父’,他忽然开口说话了:“年轻人,我喜欢你,做我徒弟吧!”

    “什、什、什么?”相柳一听呆住了。

    “不不不会吧?”三尾妖狐白相云也表示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师父,他是敌人,敌人懂吗?我已经让相柳那个大傻瓜做师兄了,你就不要再给我找一个师兄,我实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知道你很爱材,不过,这个人是没有办法跟我们一起的,他不可能跟我们一样走上吞噬之路,他是自己积攒杀意然后爆发的剑修啊!师父。如果你喜欢他,就把他的灵魂吞噬了,将他融为一体,这样岂不是更好?”

    “……”金噬万蛊真人无语了。

    他知道这位‘师父’的怪癖,如果看见特别有天赋或者特别有培养前途的修士,‘师父’喜欢收之为徒。

    一百年前,他这样跟三尾妖狐白相云说。当初白相云不同意,但‘师父’封印了他十年之久,白相云终于彻度屈服了。八十年前,‘师父’遇见相柳,又一次升起爱材之心。

    跟白相云不同。

    迷信拳头的相柳让‘师父’狠狠地教育一番之后,不到三个月时间。就纳头就拜……

    金噬万蛊真人一直暗中庆幸,拥有收徒怪癖的‘师父’一直没有对自己开口说话过,要是自己让他看中那就完蛋了,估计最后也非得屈服,成为白相云和相柳两人的大师兄。对于别的修士,包括白相云和相柳在内,金噬万蛊真人都有足够的自信。但对上‘师父’,他不认为自己有挣扎逃脱不成为对方弟子的可能!

    黢岩现在,则对林东有那么一点儿嫉妒。

    他一直想做‘师父’的徒弟。

    可是无论如何努力,都得不到那句‘做我徒弟吧’的承认。

    “你可以做他们的大师兄!”整个人傀儡木偶般的师父。表示林东有前途,可以做大师兄。

    “非常感激,但我不想做什么大师兄。”林东完全不假思考地拒绝了,别说这种拥有怪癖的神经病,就是血河帝君那个一出手就得死的终极**oss,也休想动摇林东的心志。

    林东的理想是冲上天外天追求飘渺仙子。

    做别人的徒弟?

    还真没有这种无聊的爱好!

    傀儡木偶般的师父,用空洞无物的声音缓缓开口道:“你会改变主意的。我也给予你足够的时间去考虑,对于有天赋有潜质的年轻人,我一直很有耐性!”

    相柳气得脸都变形了。他万万想不到最后会闹出这样的变故。

    白相云也在掩面。

    黢岩直叹气。

    师父铁心要收徒弟,接下来怎么办?

    打肯定是百分百打不成。等这个剑修成为同伴后,如何敲诈一笔,弥补此前的损失,倒是可以想下。

    “我想,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林东一边说,一边将剑气尽情释放出来。对于这个诡异的师父,他早就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之心。要不是有这个老家伙存在,那么林东现在早用冰火剑气追砍白相云了,哪里还会跟他们玩什么僵持。

    “有性格,我喜欢你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不过我这样做,你会不会改变主意呢?”傀儡木偶般的师父用空洞的声音缓缓开口。

    一句话说完,林东发现对方不知用了什么移动的身法。

    竟然瞬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守护剑气还来不及启动。

    神秘的师父已经伸手,按在林东的面门……轰隆!

    林东,整个人飞砸出万米之外,身体在撞碎了大地的一瞬间,诡异的‘师父’又闪现他的身后,抓起林东的左腿,将他扔回原来的位置。在身体撞击地面的一刹,这个诡异的老家伙,又等在面前,第三次在林东守护剑气启动之前,拎起他的右腿,将林东扔出万米之外。

    “光是剑,是没有办法攀登大道的,年轻人,做我的徒弟吧,我可以教你真正的大道!只要你学了我吞食天下的功法,以你的天赋,未来进军天外天极境,指日可待!”诡异的‘师父’飘在林东身后,静静地等待林东自百米之巨的深坑中爬起,他的声音,依然像傀儡木偶一般空洞无物。

    可是就是这种空洞,让林东感到心底发寒。

    这种诡异的功法就像黑洞一般。

    林东的护体剑气,并非没有施放,不过向对方攻击的剑气,在那种黑洞般的空洞之下,仿如泥牛入海,完全没有一丁点作用。(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