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息壤珠和九州大鼎
    等林东自破碎的大地中缓缓升起。

    他背后的冰火之翼,那凌厉锋锐的光芒,灼痛了所有修士的眼睛。

    剑修!

    现在不需要猜测。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能够在相柳、黢岩、金噬万蛊真人以及三尾妖狐白相云联手打击下仍然无损只是被迫呈现了真身的‘落魄武修’原来是个什么人了!剑修!以攻击、杀意和心性著称的剑修!

    “太好了!”苍松子因为剑气纵横冰火咆哮捡回了一条性命。

    赤瑞子等人趁机喘了一口气。

    刚才,如果不是清泉大师以剑气破空威慑敌人,那么寻宝修士恐怕一个都剩不下来。

    至于他们六位,就算能支撑一时,也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个幽冥空间。不过,现在的局势倒了过来,相柳和黢岩他们一干邪修,如果想离开,得问过清泉大师背后的冰火剑翼答不答应了!以剑修的杀意,一旦全面爆发,敌人几乎没有幸存的可能!

    “是剑修……”白相云一下子呆了,他万万想不到最后迫出来的真身是个剑修。

    剑修不一定是修真世界里最强大或者最可怕的修士。

    但他们的杀意最浓。

    攻击性最强。

    一旦开战,必定是一方死亡才会结束。

    假如地面上这位是个普通剑修,那么还好,问题是眼前这位的冰火剑翼威能一爆即可以吞噬天地,在这种级别的剑修面前,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胜;一是死!再没有第三条路可供选择!

    “我能不能退出?”黢岩忽然低声下气地恳求林东给个活命的机会。

    “第一次你说离开,非但没有退出,还偷偷的在地底多埋设了十八个爆裂法阵。第二次你说要离开,也没有离开。只是将地底所有埋设好的陷阱法阵统统串联起来。第三次,你说不打了,却引爆了陷阱,还驱使岩石傀儡配合着给我致命一击。”林东像个剑修那样,酷酷地哼道:“我很好奇,第四次你说退出的时候会干点什么?”

    “你们还跟他废话什么!”相柳愤怒地咆哮起来:“他是讲究剑道杀意的剑修,战斗必须见血。追求胜利为最大心性,你们还以为他能轻易放过你们不成?”

    “我只是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剑修……”金噬万蛊真人神色凝重:“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剑修,这仗麻烦大了!”

    “大家都用压箱子的法宝吧!如果这仗赢不了,我们都得留在这里!”黢岩忽然看开了。

    他的精神振作起来。

    斗志重返。

    毫无面目的大脑袋泛起了阵阵玄光,一圈圈扩散。

    苍松子他们让这种玄光一触碰,就感觉身体迅速僵化。无论衣服还是皮肤,都在不断地石化。

    飞鹤急叫起来:“所有人,向我聚拢过来,快!不要急于用功力抵抗,单凭个人之力是不可能阻挡石化的,我们组‘众木成林’法阵,以木克土!”

    “都过来我们这里!”苍松子早就抢先一步凝聚起众木成林法阵。

    相比起飞鹤。六空青叶门出来的赤瑞子、紫荆子和苍松子无疑更擅长‘木’类的术诀。

    可惜经过先后几次爆炸的冲击波,寻宝修士们早已经大损,已经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人在冲击波中震死,剑折人亡。剩下来的,也伤得七七八八,完全无损的只有两人,还是飞鹤分心照顾的小辈,否则同样难以幸免。除了少数的寻宝修士能够挣扎回归,重新搭剑组建众木成林法阵之外,大多的修士只有咬紧牙关坚持不倒。一些功力较弱伤势较重的。身体已经渐渐石化,变成僵硬的石头,从天空坠落……

    赤瑞子跟紫荆子撑起众木成林法阵。

    带着萤萤光芒的绿叶。

    在他们身上飞绕。

    这些绿叶。每当绕转一圈,寻宝修士们的化石迹象就减弱一分。伤创也恢复一分。

    飞鹤和苍松子抓紧时间飞出去救援无力回归的寻宝修士,幸好相柳和白相云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林东身上,否则他们想救人还没那么容易。

    “清泉前辈,这黢岩使用的法器是‘息壤珠’,只要遇土则生生不息!”厌火长老赶紧给林东提醒。

    他一看自己没能帮上什么忙。

    心里暗暗着急。

    不过,见多识广的他看见黢岩体泛玄光,再看己方的衣服皮肤纷纷石化,立即明白是息壤珠这种强力法器在作崇,不顾危险,赶紧向林东道明。剑修跟武修有点类似,修法纯一,专精一门,注意攻击和杀意,不一定对所有的宝物都有个透彻的了解。

    厌火不知道‘清泉大师’了不了解,先将息壤珠道破再说,假如清泉大师不知破解之法,他还可以作出更加详尽的提示。

    果然他一说,黢岩就将没有五官的大脑袋转过来。

    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

    要不是林东威胁过大,黢岩说不定会立即翻脸,向道破自己法器的厌火长老动手。

    “息壤珠,水火不能破!要破此等法器,必须以木灵珠为主,结合陷空阵,或者藏山之葫,才能凑巧!”厌火长老一看这冤仇结下了,干脆将息壤珠的破解说出来。木灵珠一般修士身上都有准备,这是一种常见法器,尤其是兼修五行的修士,什么品阶的木灵珠难说,但肯定有一只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嘿嘿,想破息壤珠?”金噬万蛊真人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好笑,你们知道黢岩的息壤珠是什么等阶什么品质的宝物吗?区区木灵珠,米粒之光,也想与皓月争辉!”

    厌火长老一听,沉默了。

    他的确忽略了一点。

    黢岩身上持有的息壤珠非同一般,也许经过了千百次炼化,要不然也不会拥有一泛玄光即能将全体衣物皮肤渐渐石化的强大威能……

    最重要的,有金噬万蛊真人这个家伙在。他擅长五行类的金系法器。

    就算祭起木灵珠。

    也会让他轻易用金系法器破去。

    金噬万蛊真人跟黢岩搭档,看来还有互补互助的作用,只是这一点优势,此前的人们都无意识地忽略了。

    “何必跟他们多说,他们的血肉迟早是我们的腹中之物!我们真正的敌人是下面那个家伙,你们还要让他积攒杀意到什么时候?一起动手啊,再让他积攒下去。我们都得死!”相柳从来不认为飞鹤、厌火他们会是自己的障碍,只有林东,才是他心中的敌人。

    相柳喷出一大口艳红如妖的鲜血。

    虚空中。

    他用手指画了个符咒。

    鲜血符咒一闪,有个黑漆漆的巨鼎忽然虚空浮现,而那道鲜血符咒正在巨鼎上斑印着。

    当相柳以手扶鼎,天地间的重力立即增大的百倍以上。舞空的寻宝修士们全体失控,一个个惊叫着,往地面坠落。苍松子他们只来得及救援身边数人,而且坠落地面,双足立即如钉,要想挪动脚步半分,也极其困难。功力最弱的几个寻宝修士。完全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九州大鼎?”飞鹤长老声音都颤抖起来了,相柳的这个黑鼎法器,要比黢岩深藏脑袋之内的息壤珠强大多了。虽然这只鼎。不是传说中一经铸成即可定镇九州的九州天鼎,但也是一件不得了的法器。

    在这只黑鼎的压制下。

    飞鹤长老感觉自己的功力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无论心神、身体还是法器,统统都被黑鼎所镇压。

    黑鼎一现,原来差点被冰火剑翼吞噬的恶煞形象,重新在相柳的背后真晰展现,而且越来越接近实质。乍看上去,仅差一线即可幻化实体。尤其是恶煞手持的巨鼎幻影,更是威力百倍。跟相柳喷血符印的黑鼎彼此相互呼应相互增益,烈血般沸腾恐怖能量来回循环。生生不息。

    林东眉头微动。

    鼎类的法器林东看过不少,但相柳这种黑鼎林东却从来没有接触过。

    不过他倒是听说过九州大鼎这类法器,据说九州大鼎共有九只,每只威能皆不相同,有的可以杀人,有的用以救人,有些鼎的特质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如果不知道这具体是九鼎之中的第几只鼎,对抗倒是不怕,就是战斗起来没有五行属性全面克制那么顺溜。

    这是第四只?还是第五只九州大鼎?

    好久之前,林东听一位神工门的前辈长冶子提及,但因为长冶子并非针对林东所言,而且年月实在太久,当初听到的还是局部片断,林东无法判断相柳持有的这只黑鼎是第几鼎。

    “你们都走吧!”林东冲苍松子他们挥了挥手。

    相柳他们如果没有这么强力的法器在手,那么苍松子等人还有一点作用。

    可是现在看来苍松子他们再留在这里,就是白白送死。要不是赤瑞子他们六人手中也有宝物保命,林东甚至认为他们无法活着走出幽冥洞府。

    论功力,双方差距并没有太大。

    可是论宝物。

    厌火持有的孔雀天羽跟息壤珠和九州大鼎,在战斗加持上,真不是一个级别的法器。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们统统都得死!”相柳当然不会让赤瑞子他们离开,为了对抗林东,他不息透支自己来提升功力,要是没有大量的鲜血补充,他这一仗就算打赢了也是大亏。要是接下来拼得严重,他说不定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恢复两三百年才能恢复。所以一干寻宝修士的鲜血,尤其是赤瑞子他们六位的鲜血,绝对不容错过。再说他不要鲜血,白相云也会抢着要精气,这摆在眼前的美食,能便宜了白相云?

    “先杀光他们,再合力围攻那个剑修!”金噬万蛊真人也下定决心参战了,他一句话还在众人耳鼓里回响,身体已经在天空中划出了数十道光芒。

    每闪一次,就有一名或石化或重创倒地或无力抵抗的寻宝修士。

    惨死在他的金瞳之下。

    金噬万蛊真人杀人的速度极快。

    过程也简单,只要让他的金瞳注视一眼,那么功力不足的寻宝修士就会瞬间死亡,无论何等状态,立即魂魄消散……

    *** *** ***

    今天只有一章,抱歉!

    ***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