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剑气纵横、冰火咆哮
    “你这个白痴!”黢岩一飞出来,就朝相柳怒吼狂喷。

    “我什么都没干,你疯了!”相柳完全不解,之前黢岩冒头,他误以为是敌人打了一拳,现在没打啊!

    黢岩没解释。

    只是一直飞射向天空,高高直冲穹顶。

    这种举动就更让人不解了,难道地底真要一头远古凶兽在追杀不成?

    忽然。

    感应敏锐的紫荆子,察觉到了一种极其轻微的震动。

    自地底传导上来。

    开始非常微弱,可是渐渐增强。

    赤瑞子他们也察觉到了,一个个带点惊惧地看向震动传导的源头。他们心想,莫非在这地底下,还有一只封印的远古凶兽,被刚才的冲击波无意中解封了?否则,喜欢躲在地底下的黢岩,为何要逃向天空?而且又发怒埋怨什么都没有做的相柳……

    “升空,维持剑阵!”飞鹤长老认为再呆在地面不妥,必须升上天空,万一远古凶兽破土而出,那么以目前的残缺剑阵,是万万不能阻挡的。

    “浮舟加持!”苍松子擅长辅助之术,他的术诀一旦运行,立即在每位修士的脚底下,增加一条绿叶浮舟。

    无论剑阵中的修士是否有足够的力量驱使,浮舟都会按照他的意志升空。

    最重要的一点是,天地大道的剑阵之势不会改变。

    金噬万蛊真人看了看相柳,又看了看还在升空的黢岩,眉头微皱。

    到了现在,他也有点捉摸不定。至于白相云,他可不会因为照顾师兄的想法而留在危险的地方,相反,他逃得比谁都快。一看见黢岩升空,他马上就跟着舞空而起,飘飘而飞,速度不在黢岩之下。地面上,除了那个神秘不语形同傀儡木偶般的‘师父’,再没有谁停留在地面上。

    就连最态度狂嚣的相柳,也不敢轻易冒险。

    升到五百米高的天空。

    相柳自觉安全了。

    再次运行九州立鼎步的心法。自天空中一步一爆地迈出了五步。

    然后,双拳合一地朝震动源重轰而下……当他的力量刚刚触碰地面的时候,地底那个震动源,似乎瞬间被引爆了。无法形容的冲击波,自地底疯狂地喷发出来,威力不亚于相柳此前对林东的全力一击。

    相柳架起双臂。想将冲击波挡下。

    没想到。

    在冲击波后,还有数十近百的流星,雨点般袭来,无一落空地轰中他的护体罡气。

    尾随着那些密集流星,还有更快更亮的慧星,几乎同时赶到。最让相柳双目恐惧尽露的是,在慧星后面。还有一个熟悉的雷光闪电拧成的雷球……

    “不,不可能!”相柳差点要疯了,这是刚才他攻击别人的招数,现在却一个不漏地还在自己的身上。

    冲击波再度席卷整个幽冥空间。

    天地为之阵阵颤抖。

    烟尘滚滚。

    好不容易等烟尘消散去。

    赤瑞子他们发现。半空中的相柳浑身焦黑,正狼狈不堪地喘着大气。

    他的全力一击,轰在敌人身上可以让人粉骨碎身,如果拳拳到肉地击中自己,那么他也不好受!

    “是灵镜类的法器吗?我没有看清楚!”白相云尖叫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看透敌人的进攻技巧,到底是如何将相柳的绝招如数返还的呢?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法器和运转什么类型的术诀呢?他发现自己完全看不到。就像睁眼瞎子一般。

    “可怕!”拥有‘金瞳之下、无所遁形’特殊能力的金噬万蛊真人,也没有完全看清楚。

    他只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毫发无损的落魄武修。

    林东自地底,非常缓慢地钻出来。

    整个过程。充满了破绽,相柳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发动突袭。可是这个时候的相柳,却让林东吓得连续后退了三百米,什么都不敢做。

    他本来以为面前这个敌人已经粉骨碎身了。

    就算没有粉骨碎身。

    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之下也应该重创才对,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呢?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三尾妖狐白相云忍不住开口,他想知道面前这个落魄武修,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是某个喜欢到处瞎逛的门主?某一派的宗主?还是某个隐世的尊者?

    “我说了,不要招惹这种人,你们偏偏贪图他的鲜血精气,现在好了,你们自己打吧,我可是要走了!”黢岩摆明态度要退出。

    “黢岩,他没有想像中那么强!这是欺诈的术诀!”金噬万蛊真人的眼睛还是看出了一点东西。

    “反正我不会打!”黢岩大脑袋一个劲地椅。

    “能不能打,我再试试!”相柳还不死心。

    他在天空中又走了一大步。

    九州立鼎步第六步。

    这一迈。

    天地的气息仿佛凝固了,人人都感觉自己被囚禁在一尊巨鼎之内,几要窒息。

    “啊啊啊啊啊啊!”相柳一阵疯狂咆哮,他的功力在第六步后,已经增长至原来三十二倍的恐怖程度。这种超极限的透支,让相柳耳目口鼻渗出了鲜血,浑身肌肉皮肤几乎要爆裂,无数血筋就像蚯蚓般在皮下来回抽搐,扭曲变形。

    飞鹤长老赶紧引导剑阵中的修士,撤离战斗现场。

    以剑阵目前的防护力。

    就连有六大高手坐镇阵眼,也难以正面承受这样的重击,尤其是受伤的修士,只要让这种威能的拳罡擦一下就会化为飞灰。

    三十二倍原本力量的疯狂爆发,原来差点发出兴奋欢呼的寻宝修士们,一颗颗心再次悬吊起来。

    那位表面看起来就像落魄武修的前辈。

    能够顺利接下这样的重拳吗?

    相柳缓缓挥拳。

    在他的身后,一个恶煞的形象涌现,高达数百米,怒目圆睁,气机锁定了地底的林东。恶煞一手持着百米之巨的黑鼎。一手挥拳在后,然后协同相柳的右拳,同时向林东重击而下。拳没到,天空已经燃烧起来,大地则分崩爆裂,无数珠网般的裂隙在林东脚底扩散延伸……

    “你们还等什么?都上!”白相云忽然尖叫起来,他的三条长尾极速竖起来。

    在他的双手之间。通过运转的术诀诞生了一头小小的妖狐。

    妖狐见风而长。

    一跳出。

    即变成一头首尾百米的巨型妖狐。

    巨型妖狐没有发动攻击,而是用**惑世的红色眼眸,死死地盯着林东,意图用精神扰乱他……在白相云的呐喊之下,原来想袖手旁观的金噬万蛊真人,也打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光芒散化成千万点萤光。破空四飞,乱嗡嗡地疾袭向林东。

    不过,对于相柳的最大协助,绝对不是白相云或者金噬万蛊真人,而是那个一再说退出不打了的黢岩。

    他升到极高的天空。

    但手指一点。

    地底就发生了一百零八道爆炸,爆炸形成了一个毁灭法阵,牢牢地将林东圈在中心区域。

    而且这仅是开始。在林东身后千米不到的地面,有个小山般的巨石傀儡钻地而出,它还没有完全钻出地面就发动了攻击,由岩石形成的双掌。就像拍苍蝇那般迅速合拢……

    上有恶煞加持的九州立鼎拳罡破地,下有毁灭法阵一百零八爆炸。

    左有妖狐**,右有毒蛊飞袭。

    “危险!”苍松子之前没有挺身而出救援林东,心里内疚了好久,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清泉大师’是自己邀请来的,现在一再将他置身死地,自己却一再坐视不管。这如何能对得住?在赤瑞子拉他的一刹那,苍松子持剑急射,飞击向全力一击的相柳。迫对方停手自救。

    “你的对手是人家啦!”白相云比他更快,似乎早就料到苍松子会飞出剑阵一般。诡异无比地出现在苍松子的身后,双爪上下翻飞,苍松子瞬间血肉横飞,救人无力,反而将自己陷入死地之中。

    “滚!”赤瑞子也紧接着冲了出来,不过他对面站着的人是金噬万蛊真人。

    双方飞剑交击,赤瑞子震退。

    金噬万蛊真人嘿嘿阴笑,还来得及再用飞剑拦截庄成流光急驰飞救苍松子的紫荆子。

    厌火和丰灯仅仅落后一步,可是等他们飞出来,面前的敌人,已经换成了那个没有面目一直扬言退出的黢岩。

    “去死吧!”

    相柳面目扭曲地挥拳。

    恶狠狠地贯杀向地面上的林东。

    为了战败这个敌人,他不息透支本元,使用了九州立鼎步的第六步……

    “不!”苍松子浑身是血地自白相云的爪芒中冲出,他看见的,是林东被数位强大邪修联手以不同威能合力轰中的最后画面。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击是最终的结局。

    不仅相柳他们有这个自信。

    就连寻宝修士。

    也绝望了。

    没有人看好林东还能在这种的联合打击下生还。

    这种程度的打击,就是门主级别的强者亲来,再以法器护身,恐怕也会身受重创!

    轰隆隆!

    比起之前的冲击波更剧烈一百倍的爆炸,自攻击中心,爆发开来。

    整个幽冥空间几乎破碎,无数的电光,撕裂了脆弱的封印空间,而冲击波形成的飓风,横扫天地之内的一切存在。那怕是交战双方,也让这种无法正面相抗的力量,吹得东倒西歪,无人能够继续在这种冲击波中维持。天空的浮舟粉碎,天地大道剑阵光芒全灭,飞剑一根根地折断,许多修士吐血,变成了断线的风筝,身形瞬间吹飞,转眼间不知所踪……

    可是在大爆炸的中心,却有两道剑光冲霄而起。

    一冰一火。

    化成亿万道剑芒,强行吞噬了天空中所有的冲击威能,并且将之统统转化为自己的冰火之剑。

    幽冥空间的天地被一分为二,左边是冰,右边是火,除了冰与火这两种究极威能在咆哮,再没有第三种能量可以并存……

    *** *** ***

    晚上有点事耽误了,这其实是今天的第二更。

    下次更新尽量早一点,握握。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