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笨蛋师兄,他根本不是一个武修!你用蛮力,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速度,你得提高你的速度!”三尾妖狐白相云赶醒给相柳提示。林东外表看起来像个武修,出手的打斗方式也跟武修一模一样,但明眼人能看出来,真正的武修不可能拥有瞒过全场所有修士的隐匿能力。

    “速度?”相柳被打懵的心神清醒过来了,眼睛也恢复了焦点。

    “对,用上你的超速度!”白相云觉得必须打中对方,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相柳将身上破碎的斗蓬撕了下来。

    露出一身雄健的肌肉。

    他赤着上身。

    下面仅着一条不知是何妖兽所炼化的紧身皮裤。

    踢掉脚上近乎毁坏的靴子,光着脚,相柳站在原地弹跳两下,似乎在为接下来的一仗做热身。

    远处,金噬万蛊真人遥遥飘飞,一边暗中牵制着寻宝修士们的天地大道剑阵,一边细心观察着相柳和林东两人接下来的对战。在另一边,整个人形同岩石,毫无五官存在的黢岩,却缓缓降落地面,以双足跟大地连接。

    当黢岩双足跟大地重新连接起来,他身上破碎的岩块,马上恢复如初。

    身上的岩石裂隙。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三尾妖狐白相云站在战场最接近的地方,他似乎对林东很有兴趣。与之相反的是,那个被他称为‘师父’的男子,却不声不响,仿如木偶那般站在战场的最边缘。他自出现到相柳受到打击,再开始决战,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仿佛是个由两位徒弟摆布的木偶傀儡。

    “师兄。我们是不是要助清泉大师一臂之力?”苍松子心里有点着急,清泉大师是自己邀请来的,现在邪修们分明想围攻清泉大师,自己岂能袖手旁观!

    “不可中计,只要我们还在阵中,那么敌人就无可奈何。”飞鹤长老赶紧劝阻。

    “守住剑阵的确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可是战局有变。我们也必须出手援助,否则清泉大师一旦失利,我们就算有剑阵守护,也难逃一劫。”赤瑞子思前想后,现在出阵相助,非但帮不了清泉大师的忙。说不定还会把大家陷进去。不过,见死不救也绝不可能,失去清泉大师的巨大助力,整支寻宝队伍就是别人的刀下鱼肉,所以得抓紧时机,在最重要的时刻,把握时机。给清泉大师最好的支援,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有道理,我们蓄势以待,随时全力救援!”厌火长老同意赤瑞子的决心。

    丰灯也默然点头。

    除了作为阵眼核心必须留下运转剑阵的飞鹤长老。其余五人,都暗中提高功力,静待战局变化,一旦稍有不利,立即出手救援。

    战场中。

    放弃了蛮力对轰的相柳。

    忽然轻捷地跳起舞来,他的双腿如风,脚步左右交错。富于节奏感。

    哒哒哒哒哒……随着密集如麻的踏地声响,相柳由一个化成两个,再由两个化成四个。然后不断增加,最后分身为十六个外表看起来完全一模一样的他。开始的时候。每个分身都要做着同样的动作,可是渐渐的,有些分身的动作就变了,最后变化越来越大,每个分身的动作都不一样,而且有的看起来非常的诡异,肢体扭曲得完全不像人体可以达成的动作。

    十六个分身绕着林东,看起来似慢实快地转起圈来。

    “这些都是真的?”苍松子看向紫荆子。

    “都是真的!”紫荆子感应最佳。

    他最一开始就仔细感应,发现这个相柳幻化出来的分身都是真实的个体,虽然每个的力量不同,但的确有十六个分身在绕圈。

    林东忽然冲天而起。

    既然绕圈的分身全是真的,那就采用破局之法,不在局中,再多分身又能奈何?

    苍松子正要欢呼,忽然眼睛圆睁,他惊觉在清泉大师的头顶,相柳的真身早等在上面久矣。

    陷阱!

    地面那十六个分身绕圈不过是一个陷阱!

    相柳真正的杀着是头顶的袭击,他的真身一直都在天空!

    “愚蠢!”相柳双拳密集如雨的捣击而下,他不相信自己这样的拳速,还无法打中这个伪装成落魄武修的狡猾敌人。不管敌人有多么狡猾,只要掉进自己的分身陷阱,那么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林东整个人摔向地面。

    天空,相柳的重拳还在雨点般追击。

    苍松子正想飞出剑阵拦截,赤瑞子赶紧阻止。就算清泉大师失利,现在也不是救援的最佳时机,如果胡乱冲出去的话,非但救不了人,还会让敌人一网打尽……果然,当赤瑞子拉住苍松子,原来一直静观战场的金噬万蛊真人也同时停了下来。

    幸好苍松子没有被赤瑞子拉住,否则可能下一个受袭中招的,就是被战局影响了心智的他。

    林东跌落大地。

    再次没入深深的大地。

    “你以为我会下去追击你?同样的招数,我相柳永远不会上当第二次!”相柳冷笑,他忽然转身朝自己的背后疯狂挥拳,速度比起刚才雨点般的轰击,还要快上十倍。他的拳头化成了一点点星光,噼噼啪啪在天空爆裂,在下面剑阵的方向看去,感觉就像看见相柳用双拳向天空喷发了一场密集的流星雨。

    流星雨中,林东的身形在里面出现。

    出现的刹那,即被淹没。

    “我等的就是你这一刻知道吗?我的拳头比你想像中还要快得多!去死吧,你这个喜欢跑到别人背后偷袭的家伙,我要让你尝尝全面中计的滋味!”相柳狂笑,他一边咆哮,双手却挥舞得更快,比起刚才的流星雨,更快数倍的星光出现了,化成数十近百道慧星。长长地划破天际,喷射向流星雨淹没中还无法脱出的林东。这种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超乎想像的重拳,根本跟外界熟知的九州立鼎步全不相同,这是相柳真正的底牌!

    为了诱杀林东,他不顾一切地用了出来。

    相柳轰完数十道慧星重拳。

    又在胸前。

    运行术诀凝聚了一百道雷光闪电,再强行将这一百道雷光闪电拧成球状。最后高高的抛起来,砸向数十道慧星拳力碰撞爆炸区域的林东……

    “清、清泉大师!”苍松子禁不住失声惊叫起来。

    “不好!”赤瑞子很痛心,如果早在开战之前,将清泉大师带回剑阵,也许就不会让相柳算计到了。

    现在敌人奸计得逞,真是后悔莫及。

    可是谁又能想像得到。从来都以野蛮血腥著称的相柳,竟然有这样狡猾的手段。

    而且,这个相柳的真正底牌,要远远超乎想像之外,跟这种流星般的拳力和雷光闪电相比,表面上威力奇大的九州立鼎步的确缓慢得就像乌龟爬行。所有人都让相柳给骗了,这个家伙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他非但不是一个粗汉,还是个心思极其细腻极其擅长阴谋诡计的邪修!

    轰隆隆隆隆!

    天空产生了一连串爆炸!

    冲击波的威能令整个幽冥空间都在椅,球状扩散的冲击波超越了声音,化成一个巨大的吞噬万物的能量球体向四周扩散。所过之外,无坚不摧,激荡起的泥石也瞬间化为齑粉!

    寻宝修士们感觉仿如度过了一个末日,要不是飞鹤长老拼死维持,整个剑阵早就粉碎于冲击波下。

    长明灯阵爆碎。

    维持灯阵的修士统统晕厥倒地。

    整个剑阵七零八落,除了队长级别的修士还在咬牙支撑,普通修士全体吐血倒地。有的就连飞剑也因此受损折断。赤瑞子师兄弟三人以掌搭在飞鹤身上,另一边的厌火和丰灯亦然,六人合力。勉强护住剑阵运行不破。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明白一个事实。

    纵然有天地大道剑阵守护。纵然拼尽全力,但敌人的强大根本无法抗御。

    这些轰击,若非攻击天空的清泉大师。

    而是己方剑阵。

    恐怕整个剑阵的结局将是全体瞬灭……

    “你们两个立即走!”赤瑞子决定牺牲自己,让最具潜力的紫荆子和对门派最多贡献的苍松子逃离此地。强如清泉大师,也敌不住相柳一击。今天别说阻止解封了,就是想在敌人剑下逃生,也千难万难!

    “想走?哈哈哈,真是笑话!”金噬万蛊真人仰天大笑:“我们早就商量好了,我要异宝,相柳他们师徒三人要你们的鲜血、精气和灵魂,至于黢岩,他要这个幽冥洞府作为修炼之地。这一局本来就是我们设好的,就等着你们往里跳,要不是多了一个意外,你们现在早就是相柳和白相云他们师徒的腹中之物了!”

    “想喝点血还真不容易,费了这么多大的劲,终于才将那个意外清除!”相柳缓缓降落地面之上,收回十六个分身,他的表情傲慢,不过精神带点疲惫,显然刚才的全力一击,也不是没有消耗。

    “你高兴得太早了!他根本没有死!”金噬万蛊真人却不同意相柳的看法。

    “这不可能……”相柳一听愕然。

    “人家也认为那个意外没有真正清除掉!”白相云的三条尾巴在柔柔地摇曳,声音同时也越来越娇媚:“虽然气息消失了,但人家不认为那个意外死掉了!其实金噬,刚才在师兄发出全力一击的时候,我们应该趁机合力攻击的,错过了刚才的算计,也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机会再来一遍!”

    “不可能,如果他没死,那他跑哪里去了?他怎么可能一再瞒过我们的灵魂感应?”相柳口中不服,但眼睛却在搜索,四处寻找林东的踪迹。

    “对方躲在哪,大家得问大脑袋,他对这里最熟悉!”白相云看向黢岩。

    “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黢岩马上摇头:“不过我知道,这波算计,把他彻底给惹怒了,各位道友,我决定放弃这个幽冥洞府,退出合作。跟性命相比,一个优秀的修炼洞府真心不算什么。对方是你们招惹的,与我无关,所以请恕我要退出这场目前还不知道结果但最终肯定不是好结局的战斗了!”

    黢岩说完。

    整个人嗖一声没入大地之下。

    快得不给金噬万蛊真人他们任何开口反驳的机会。

    “混蛋,这么贪生怕死的家伙,人家还是第一次看见!真讨厌!”白相云恼怒地跺着脚。

    “……”赤瑞子他们完全摸不着头脑,怎么敌方在大占优势的时候内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全场一片沉默。

    没有人会料到这种情况,就连相柳也百思不解。

    轰隆!

    不到十秒钟,决定退出合作,自地底潜行离开的黢岩,忽然又一次飞出地面,这次他比起之前更加狼狈,仿佛有个地底有头远古凶兽正在追着他疯狂噬咬一般……

    所有人一阵大晕,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