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打电话?
    “如果到了时间点,的确会如此,不过距离时间点还有十个小时,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商量对策!”副总统点了点头。

    “那赶紧吧!”总统先生真想一口咖啡喷死自己的搭档。

    是谁把这害人的手表拿回来的?

    自作主张!

    还要老子替你们背锅!

    现在麻烦惹下了没办法解决还让自己商量,商量个屁,如果有办法还用商量?

    总统先生几乎可以预见,商量的结果就是让自己主动站出来背黑锅,内容就是如何将事件影响减到最低,至于自己这个快要被全国小朋友生吃了的总统会不会被人喷死,会不会被全球媒体嘲笑为扬基小偷,那不在他们讨论的范畴之内。

    “我们或许可以宣布这是一次栽赃陷害,这是恐怖分子所为,与正义的我们无关!然后我们出动人员将手表追回来,公示媒体,证明我们的清白,至于什么时候交还,等我们研究透了再还不迟!”副总统有他的想法。

    “很好的计划!”总统先生拍手称赞,咱们可是地球村长,如果不承认谁也拿咱们没办法。

    “想法很好,但不可能实现!”赫斯基博士忽然摇头否定道。

    “为什么?”总统先生感到愕然。

    “因为花再多的时间,我们也研究不透这款手表,而兔朝和木头先生,失去了这款手表的时间越久,他们的态度就会越愤怒,最后使用什么手段追回并不确定,也许他们早在手表里设定了失窃自爆装置,只要超过时限,它就会自动倒计时自爆。所以我说那一切都是美好的想法,但不可能实现!”赫斯基博士一本正经地回答。

    “等等,你说这玩意儿会自爆?”总统先生让办公桌上两块华丽酷炫的白金手表活活吓了一跳。

    “极有可能会那样。”赫斯基博士认真地点头:“如果是我,也会那样设定!”

    “什么时候自爆?”总统先生头皮都要炸了。

    “估计还有一段时间,也许十天。也许是半个月,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短。这款手表太先进了,制作极其的精致,应该是木头先生的心血之作。它们丢失了,木头先生肯定想把它们找回来才会在里面设置信号源以便追踪搜索。有了这个可能作为缓冲,那么我们专家组的判断是十天到一个月。如果我们不能在这段时间内想出办法,那么它们极可能会轰隆一声,自爆。将自己本体以及意图研究破解它的人统统炸成碎片!”赫斯基博士给出一个时间。

    “呼,还好,时间还有!”总统先生刚才就连腿都抖了,面对两块会自爆的手表,实在无法从容淡定。

    “也有可能由木头先生操纵着自爆按钮。”赫斯基博士一说总统先生更怯了。

    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们拿来白宫干嘛?

    万一木头先生发火了。

    将手一按。

    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一滩烂肉?

    “我知道短时间要把它研究明白非常困难,但是我不知道我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赫斯基博士,难道我们用一个月的时间还不能把这款手表研究明白吗?木头先生不会乱来,尤其是当他知道是我们干的,他心中肯定会有所顾虑,除非是不可控的倒计时。否则,他会不直接将手表引爆,大国与大国之间博弈更多是外交上的不见鲜血的战争,他不可能不考虑引爆的后果!相反,如果手表真的会倒计时自爆,他也会提醒我们,我相信会有这一幕,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把手表的功能弄个清楚明白!用最快的速度,将它研究透。乃至复制,至于什么时候归还回去,我们先看看国际形势不迟,如果情况许可。我更倾向最少留下一只!在外交上,我们可以通过外交压力迫使木头先生将其中一只送给我们,但是两只全部留下有点困难,毕竟无论是我们,还是木头先生,都需要对外一个合理的解释!”总统先生迅速将思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感觉事情也许还有转弯的余地。

    “如果这是一件普通物品,或者我们通过努力可以解决的某种科技产品,我们的确可以那样做!”赫斯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总统先生,这不是一款普通的手表!”卡利安博士更是直接提醒道。

    “我知道它不是普通的手表,如果是普通的手表,我们的特工也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将它自东山带回来!但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想尽一切办法,而不是摇头叹息!”总统先生对于两位专家的沮丧有点不满,木头先生是厉害,发明是牛逼,但这不是吓坏你们的理由!

    “不止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了这两只手表,我们牺牲了一百多名特工和几十名收买成功的地方官员。我们在东山的潜伏势力几乎被清洗了一遍,幸好在潮平经营多年,有足够多的秘密渠道可以逃入大海,否则,我们会成为别人谍战的教材,而且还是可怜的反面角色!正因为我们付出了牺牲,换回了巨大的成果,要不然我们都会怀疑这两只手表是不是兔子故意设下的诱饵!”站在人群最后面的cig局长约翰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什么?”总统先生又吓了一跳,为了两块手表挂了一百多条人命?看来这两只手表还真有可能是木头先生研究发明的新产品!

    “现在东山和潮平,还在疯狂地清洗,我们很多没有暴露的人员都被他们划入嫌疑范围了,现在兔朝大有气急败坏的迹象,我们在外交上一定要注意用词,千万别让他们逮到了破绽。腹黑的兔子非常的多疑,我敢说,只要有任何一丝丝嫌疑,他们都会毫不留情地把扣压的那些人进行人间蒸发!”国务卿提醒总统先生要特别小心发表讲话时的神情态度,任何方面都不能出错,否则损失将进一步扩大。

    “我们的议题还回归手表吧!”总统先生顾不得记者会了,现在最棘手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呢!总统先生带点好奇地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华丽酷炫手表:“木头先生不是基因学方面的天才吗?怎么跑去研究手表了?”

    “木头先生的确是基因学上的科学巨匠,天才已经不足形容他了,他是超越天才的存在!至于研究手表。也许是他们爱好,我们并不知晓,事实上,他涉及的学科范畴非常大。比如全息虚拟,又比如茶和酒,我收集到的信息显示,木头先生对于制茶和造酒同样有很深的造诣。”cig局长约翰回答道。

    “真是一个全才!”总统先生好不羡慕地叹息一声。

    “也许他有一个超级大脑,就像特斯拉那样。在脑海里有不同常人的回路,可以接收到我们所不知晓的神秘信息!又或者,他可以聆听到上帝的声音,否则这很难解释他为什么会无师自通地拥有超越现代科技如此之多的发明研究!”赫斯基博士这样猜测林东。

    “我也觉得他非常神秘,一个大学生能够在多方面涉猎,而且全部精通,这让人没办法不为之震惊!但是我不怀疑世间上有天才,要知道,牛顿也在二十岁之前就把所有的东西完成了,剩下的时间都在炼黄金!”卡利安博士跟赫斯基博士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当然还有达芬奇。对了,还有音乐神童莫扎特,等等等等,这些都是上帝赐给人间的珍宝!”

    “兔朝以前好像也有一些疯狂科学家,我记得有个叫张衡的人还发明了可以监测地震的仪器,那可是在两千年前的壮举!”赫斯基博士回忆了下:“我记得天上有一颗小行星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还有月球背面的一座环形山!”卡利安博士也是记忆力堪比电脑的超级天才。

    “先生们,我们还是先别讨论这位两千年前的科学家了,他离我们太过遥远!”总统先生赶紧打断这种疯狂科学家的聊天方式:“我们还是将话题回归手表吧!我们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在外交斡旋的过程中,将它破解?我们拥有最好的仪器和最精英的人才,资金还有各方面配合完全可以一步到位。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专心致志地将木头先生的发明,变成我们的!”

    “总统先生,我想我无法向你介绍更多的术语。你擅长的学科也不在那些上面,这样吧,我用最直观的语言告诉你一个事实,那怕它非常的让人遗憾,但事实就是这样!”赫斯基扶了扶眼镜,满脸严肃地开口道:“我现在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诉你。不可能!”

    “为什么?”总统先生有点恼火,搞科技研究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我不是傻子好吗?

    “因为这是一款拥有超高科技含量的手表,里面包括的东西,我们其中有些人可能花一辈子研究,也研究不透,所以,我们专家组的答案是不可能!别说一个月,就是木头先生亲自过来,给我们上课,我们都不一定能够跟得上他的思维,都不一定能够听懂,明白吗?我还是打个比方吧!这是一款博士或者博士后发明的科技手表,而我们的技术大约在小学水平,说不定某些方面还是幼儿园的知识。因此要破解它是不可能的,想弄懂它,我们都需要再学习,提升自己,等达到大学水平了,才有可能进入那个领域!”赫斯基这么一说,总统先生的头嗡地一下,感觉差点要爆炸了。

    老天!

    赫斯基和卡利安两位博士竟然自称只有小学水平,这款手表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做的?难道它是外星人制造出来的吗?真是活见鬼!

    “材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合金!说是白金,但其实是一种我做梦也为之着迷的超合金!它的硬度堪比钻石,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在上面切割那怕一毫米的开口。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除了预设的按钮,这两块手表没有任何可以拆解的零件,它浑然一体,我不知道是什么水平的铸造工艺,才能做到这一步9有它的硬度和抗冲击的抗力,我们已经用上了万吨级的重压机,都撼动不了它的分毫!如果我没有猜错,接下来就算上十万吨级或者更大吨级的机械,也会在它的面前遭遇到让人无力的失败!就算我们能够把它压碎,那又如何?我们得到的将会是轰隆一声的大爆炸……”卡利安博士越说,总统先生越心塞。

    尼玛你们这是给老子抢个祸患回来啊!

    还嫌咱们的自由之国折腾不够是吗?暑假红包的事没完,你们出主意送糖果,结果全国小朋友都愤怒了,现在又把人家那么碉堡的手表给抢了回来,难怪木头先生那么好脾气都要发飙了!你们这作死的水平……还真是举世无双!

    总统先生满嘴苦涩,如果不是自己的手下干的,那么他肯定给干这种蠢事的人点十二个赞!

    可是接下来还要自己背黑锅呢!

    “都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时间不多了,咱们必须讨论出个结果来!”总统先生忽然发现十个小时也不是很多,这样下去,别说十个小时,就是一百个小时恐怕也商量不出什么好结果。

    “也许你找个机会跟木头先生通个电话……”国务卿一说,总统先生差点没有脑溢血。

    我就知道你们这群混蛋要把我送上敌人的断头台!

    你们这是怕我死得不够彻底啊!

    打个电话!

    你们说得轻松!

    我这电话一打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就是抢手表的人了吗?我冤啊,明明不是我干的,可是却要我来打电话!

    “打电话沟通其实是一个最好的策略,可以通过言语技巧,化被动为主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让木头先生跟我们通话!如果通过官方态度,那我们无形就坐实了罪名,如果不通过官方,私底下联系,对方极可能怀疑我们的动机,拒绝的机率百分百!我们必须想个非常好的办法,让彼此达成良好的沟通和对话!”副总统赞同电话沟通,同时表示联系上木头先生的过程会是最大的困难。

    “各位,尽力去做吧,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总统先生可不想让办公桌的手表在十个小时后发个信号回去,将白宫这个地址向世人显示出来,那样就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