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总有刁民想害朕!
    桃花坳基地。¤,

    鱼苗在疼痛中苏醒过来,他感觉自己虚弱无比,生命似乎在一点点地流失。

    眼睛渐渐清楚起来,发现自己的老爸正坐在床头看着自己,懦弱的眼泪顿时一下子流了出来:“爸!”

    “你醒了?别动别动,好好躺着!”鱼丰胖子也在抹眼泪。

    “我可能不行了……”鱼苗想趁最后回光返照的时间,跟父亲忏悔一下,自己做了多少的错画混帐事,可是这个胖子一直包容甚至纵容自己,天底下能够这样对待自己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鱼苗嘴唇抖了一下,道歉的话硬是说不出来,不过愧疚倒是自心底涌了出来:“爸,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做你儿子!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补回来!”

    “苗苗?”鱼丰胖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爸,你能不能抱抱我,像小时候一样,我想死在您的怀里……”鱼苗不想死,但他觉得自己遗言已经说完了,差不多该咽气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旁边的夏院长实在看不下去了,两个大男人哭成一团这样真的好吗?再说怕死怕成这样的还真没见过!她拍拍手掌,示意两人看过来:“我们已经给鱼苗和徐军你们两个注射了变4,虽然你们体质非常差,只能注射最低剂量,但有了这药剂,把你们的小命救回来很轻松,别说你仅仅是切断手腕流点血,就是被人大卸八块说不定都可以救回来!”

    “啊!”鱼苗一听生命力立即回来了,精神更是瞬间变好,差点没有自病床跳起来:“你说我不会死?”

    “你妹妹像是送你去死的人吗?”夏院长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太好了!”鱼苗心里松下了一块大石。

    “可是我们的手断了!”旁边心如死灰的徐军一听,也来了劲,但他还带点遗憾:“能不能给我们用最新科技弄个机械手?最好像阿诺那样的机械手!”

    “手已经接了回来。而且比你们以前更好用!”夏院长给病房内的三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接回来了?还能接吗?”徐军一阵愕然,反应过来大喜过望。

    “爸!”那边的鱼苗跟鱼丰胖子继续上演感情戏。

    “儿子!”鱼丰胖子搂住儿子不住安慰。

    “怎么就没人来看看我呢!”徐军觉得这画面有点肉麻,可是心底又有些羡慕。

    “你没死啊?这真是东山人的遗憾!”浓眉哥来了,他是代表徐东海来的,但祈峰一张嘴,徐军立即发现自己错了。没人来看自己最好,来了反而得挨骂。要是徐东海骂他,徐军百分百不敢反驳,专心做个缩头乌龟,但浓眉哥又不同,他立即呛声:“祈队,我这回可是立了大功的!”

    “有多大?现在外面只知道你们两个泡吧玩嫩模被埋伏,丢了最新科技的手表,亏得是现在。要换以前,你们早拉到刑场打靶了!”浓眉哥说完,同样转身离开。

    “我到底得罪他啥了,该不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钱吧?”徐军很郁闷。

    他想来个人表扬一下自己。

    谁不想浓眉哥非但不表扬反而冷嘲热讽。

    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徐军也不跟浓眉哥祈峰这种人斗气,跟浓眉哥作对就是自找死路,徐军人品不太好但不等于他是个脑残!

    东山这几天事情特多。

    先是暑假红包。这边新鲜劲儿还没过,那边的最新科技白金手表又映入了人们的眼帘。

    白金手表还没弄清是乍回事。鱼苗和徐军两个纨绔子弟被人设局中伏,在酒吧后巷,被砍断手腕,当场被不知身份的敌人夺走了白金手表的新闻,又新鲜滚**地摆上桌了。最让记者们疯狂的是,天空骑士团的官方发言人文慧。竟然在播放新闻时,表示白金手表一案极可能跟大阿妹你看这个自由之国有关,敦促人类希望之国尽早意识到这个错误,将白金手表交还回来!

    文慧新闻中说得比较隐晦,跟外交词句类同。没有特意的指名道姓说是谁谁谁,但聋子也能听得出来她说的就是大阿妹你看!

    她这一说,全世界的媒体为之哗然。

    利用嫩模设局,出手砍人抢手表的竟然是扬基佬?

    除了人类灯塔之国本国媒体稍微有点杂音,还维护一下他们的颜面之外,包括欧洲在内的各国媒体,都无不统一口径,将矛头直指白头鹰!所有媒体都清楚一点,如果没有证据,文慧百分百不会那样说,她肯定是足够的证据指控,但因为白头鹰是地球的村霸,拳头比沙煲还要大,动不动就翻脸,所以她才会说得那么婉转。

    “扬基小偷!”

    “好一个世界警察,竟然强抢别人家的手表!这真不是偷,这是抢!”

    “我们很期待总统先生接下来的否认,他九成会说是一个误会,然后指责是恐怖分子做的!”

    很多仇视白头鹰的媒体,各种调侃。

    当然,对于武力牛逼得一哄的白头鹰也只能是调侃,真翻脸除了传说中的普大帝谁也不敢,毕竟人家鹰酱拥有超越其他国家二三十年的科技和实力,财大气粗,谁要跟鹰酱刚正面那都是自讨没趣!

    白头鹰国,白宫。

    总统先生早上起来心情特好,可是拿起报纸一看脸就黑了。

    尼玛这明明是污蔑好不好,老子什么时候让人抢木头先生的白金手表了?自己还眼巴巴的盼他送一个呢!

    按照心情恶劣程度来计。

    总统先生今天的心情是晴转多云,然后局部有雨,最后是热带风暴转为超级飓风!

    如果用网络用语来形容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能不能让人过点安生的日子啊?

    该死的糖果游行还没停,现在又弄出一个白金手表被盗,盗就盗呗,你们口口声声硬说是我派人做的是什么意思?我是那种人吗?我明明是个好人好不好!最少想做个好人……你们不能这样污蔑我啊!虽然白金手表我也想要。但真不是我叫人抢的,再说要抢也不用抢两只,一只就足够了!

    总统先生按响叫人铃。

    他振作一下精神。

    准备出去来一场滔滔不绝的演讲,彻底洗清身上被媒体抹黑的恶劣形象。

    “不是我干的,我今天这场演讲可以理直气壮到爆表,说不定是上帝看我可怜。给了我这个逆转民意的大好机会!”总统先生没有干过抢手表的事心不亏,他几天不敢见记者了,今天绝对是个好机会。

    正当总统先生在心里酝酿着演讲腹稿时,几个人走了进来。

    有副总统、有国防部长还有国务卿。

    最后还有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种智商超群但情商严重不足的科学界精英。

    “总统先生,我们刚好有事找你!”副总统跟总统先生搭档很久了,不需要太多的寒暄,直接进入主题:“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分别是赫斯基博士和卡利安博士u斯基博士是动力和机械极限研究方面的专家。卡利安博士则是材料学方面的博士!”

    “欢迎你们的到来,但愿你们能带给我一个好消息!”总统先生起来,伸手跟两位博士握了握。

    “抱歉,我们带来的消息恐怕会有点小遗憾!”两个博士却不怎么给总统先生面子。

    “喔,好吧!”总统先生吃瘪的时候多了,脸皮早练出来了,也不在乎。

    摊摊手欠欠肩,示意对方继续。

    回到总统的位置坐下。刚刚端起杯子喝一口咖啡,就听见国务卿说:“手表的确是我们偷的!”。总统先生差点没有把自己噎死,尼妹,我没叫你偷啊?你们连我这个波ss都不通知一声就直接动手,也太不客气了吧?难怪人家木头先生会说是自己偷的……

    完蛋了!

    这个黑锅,看来自己是背定了!

    幸好没召开记者会,否则。更加完蛋!

    总统先生努力止住两眼发黑的晕眩,稳了稳心神,又咽了口唾沫:“我怎么不知道?”

    “是潜伏在东山那边的特别行动小组出手做的,他们计划了非常长时间,一直在等待机会。当然不针对白金手表也会执行别的方案。这次只不过临时改了目标,将更有价值的白金手表给拿了回来!”国务卿点头解释道。

    “……”总统先生很想说那不是拿,那是抢,而且是砍断了别人的手腕的抢,不过事已至今,他已经不想再过问是谁的过错了,现在,他只想知道一点,这个该死的计划,怎么会泄漏出去?计划了那么长的时间,不应该是天衣无缝万无一失吗?总统先生忍住吐槽,问:“计划为什么会弄成这样?没有把握为什么要那么着急执行?现在我们很被动啊!”

    “总统先生,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执行得也非常顺利。我们只是错漏了一点,那就是这款极有可能是木头先生发明的白金手表!”国务卿脸色也不太好。

    “这手表有卫星定位系统?”总统先生猜测地问。

    “是不是卫星定位系统我们还不清楚,但它每隔一段时间,大约二十四小时一次,每到那个时候,就会对外界发放独特的信号。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阻止,那怕将手表的功能关闭了,到了时间,它依然会自动重启并且发出信号。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木头先生已经知道了我们拿了他的手表,但所幸的是,外界的人不知道,所以我们不承认,木头先生暂时拿我们没办法!”国务卿将目前的麻烦说了一通。

    “该死,如果它现在发报回去,那岂不是呈示方位是在我们白宫?”总统先生一听,感觉头大三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