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石河小镇
    那祸斗妖兽,形体如犬。

    身长三丈,首高一丈,通体烈焰腾腾,金睛绿角,黑爪烟尾。

    林东以他现在的功力真打倒也不惧,只是一开战那么朽木化形就毁了,此前种种伪装也白干了。赶紧画个遁地法阵,心念密咒,手结秘印。悄无声息地遁入土中。

    “幸好周围没人,不然这种遁地奇术绝对不是你一个散修弱渣可以施展出来的!不过,这个丑陋的大怪物似乎契约有主!”木偶妹妹其实是表扬林东遁地遁得快,当然她的表达方式有点傲娇,林东已经习惯了,要是一天没有听到她的毒舌还不舒服呢!

    “这是巡山兽,跟守山兽差不多,忠诚又具备相当的智慧。有巡山兽,附近百里肯定有个修真宗派,而且能够用祸斗这等妖兽巡山,证明这个门派非同小可!”林东一感应就知道了,否则他也不会急急遁入地下。

    “来了。”木偶姐姐提醒要凝神屏息静气。

    那头巡山祸斗也感应到了林东的气息,但遁地土中的林东根本不是它可以发现的。它带点迷惑不解地在周围地面搜寻了一阵子,最后放弃了。祸斗属于火系的妖兽,对于土遁之术毫无办法,而且性格缺乏耐性,嗅了一遍毫无所获,立即转身离开。

    当然它也有狡猾的心智。

    走了几千米。

    它忽然收敛气息,再迅速调头回来。

    可惜即使是这样杀个回马枪,仍然一无所获,林东对于祸斗这种妖兽的性格实在太了解了。

    “汪吼!”祸斗巡山兽往林东最后遁入地底的位置,喷发了一团妖火,将方圆三十米的土地轰出了一个超级大坑。妖火熊熊燃烧,地底却毫无反应,那只祸斗非常暴躁地吼了几声,悻悻离开。

    五公里外,林东正在不紧不慢地遁地前进。

    如果一个遁地仅仅是入土。不会遁行,那不能算是真正的遁地之术。

    记得最初林东跟裂岩啸风门的弟子交换学到遁地之术的时候,只能呆在地下一动不动,后来大半年后。认识了白衣门主,稍熟一点,小奴便取笑他这个是钻地,不是遁地。要不是小奴将改得面目全非的遁地之术重新修正为遁地奇术,林东估计还一直错误下去。刚才祸斗用妖火轰地。要是没有远离,受伤不一定,但肯定会迫得破解遁地术,显出身形来。

    一路上,不到百里。

    林东遇到了五只强弱相等的祸斗巡山兽。

    普通门派巡山兽就一只,稍微有点名气的是两只,只有驱兽门派或者超级名门才会有四只巡山兽。

    可是在这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林东仅仅是走了百里,就遇到了五只巡山兽,而且还全是祸斗。如果这里没有一点问题。除非这里有个堪比地球侯赛因王子的极品土豪做宗主,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看来这里必定有异宝即将出世,否则不会有如此之多的巡山兽。”木偶姐姐怀疑是异宝。

    “说不定是血河帝君在搞什么阴谋!”木偶妹妹还有别的怀疑。

    “无论是哪个情况,都不是我愿意看见的。”林东不希望血河帝君即将得到异宝,更不希望他在这里悄悄的搞阴谋诡计。

    又走了五十里。

    前面有个小小的石头小镇。

    整个小镇建在一座峡谷的崖壁岩石上面。

    一条清澈的河流自峡谷中间流过,崖壁之间架了三座石桥,一大两小,沟通两峡的交通。

    至于居民,全部生活在崖壁上,凿石而居。洞穴大大小小彼此相连,除了石桥,还有数条山路各自延伸。无数奇松生于崖壁之上,如虬似冠。遥臂迎客。也有一种林东不认识的粉色山花,遍生小道两旁,细小的花瓣随风而舞,飘飘扬扬,仿如天女散花,美不胜收。

    林东佯装一个散修。

    上前打探情况。

    这个小镇跟大多修真世界的小镇一样。没有提供远方来客吃喝的酒家也没有行政管理人员。

    林东在进入小镇的时候,发现这里男丁较少,多是妇孺,家家户户皆有长寿老人安静地晒着太阳,姿态悠然自得。林东一路进来,除了几个孝好奇地追着看了一阵子,别人几乎不加理睬。

    “我名东林,乃远游剑修,请问镇上可有歇脚的地方?”林东找了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作为询问对象。

    “年轻人,乡下闲人,要你灵石又有何用!”老妇人摆手拒绝了林东递过去的灵石。

    “此地百里之内,罕有人迹,小小乃区区散修,不识灵山神川,也不知名门大派原来隐于宝地,路上遥见巡山神兽高大威武,心生敬畏,远远避开之际,却不料误入此间。请大娘指点,仙镇之中,可有供我落脚的地方?小子在此地只作短暂停留,休息一晚,明天一早立即离开!”林东深深地行了个大礼。

    “如不嫌弃,老身有柴房一间。”老妇人看了看林东,再次拒绝林东呈上来的灵石。

    林东大喜,赶紧尾随老妇人前往她的家。

    路上又一番沟通。

    林东总算打探到了一点消息。

    在这里,石河小镇的居民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宁静生活,除了偶然游方而来散修,几乎没有太多机会接触修真世界。镇中人采药为生,捕鱼为食,家家户户的老人,齐齐寿长三百,极少例外。

    宁静在十年前打破了,在更深的大山里一夜之间多了个万法通神门的修真门派。

    因为此门法术高强且不限弟子此前是否入门或者根基如何。

    讲求来者即收,博爱无私。

    镇里的年轻人尤其是男子纷纷加入修炼,只剩下一些妇孺和老人留在镇上,失去大部分生活主力的小镇,失去了往日的热闹,但因为万法通神门的义赠,倒不缺乏食物。甚至年轻人学得术诀归来,信手而发,就可以让家里丰衣足食,再无忧虑。

    “衣食无忧是没错,但老身还是希望能够像往日一样,儿孙满堂,壮年谷底高歌,妇人崖上对唱,黄发幼儿个个绕膝欢腾……现在他们都走了,寻求长生之道去了,整个山谷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生气!”老妇人低声叹息。

    “大娘,他们得道归来,到时间鸡犬升天,你们身为父母,更是可以同享福分。”林东好言相劝。

    “人寿有数,天道自然又岂能强求。”老妇人摇头。

    “年轻人还是希望能够拼搏一下,他们毕竟还很年轻,有所追求很正常。”林东又换个角度劝解这位老妇人。

    “老身也理解他们的志向,只是私心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留在身边生活,世间求道修仙那么多人,又有几个真正成功?而且以他们的资质,多半是幻梦一场。”老妇人看来以前也有接触过修真,最少对于修真里面的东西并非毫无了解。

    “听前辈这样说,小子心中倍感惭愧。”林东估计这个老妇人年轻时也有过修炼的经历,最少有师父带过,但为了家人,放弃了,留在这个石河小镇跟家人生活在一起,满足于夫唱妇随的平静生活。

    “世间乱,到处游历很危险,你应该多想想父母,他们养育你长大并不容易!”老妇人劝林东回家。

    她可能看出了林东的实力不怎么样。

    到处乱走就是找死。

    所以,言语中暗示林东要放弃修真的念头,早日回家,跟父母共聚天伦。

    林东顿了顿,叹息一声:“心中何尝不盼望那份亲情,可惜外婆故去,偌大的家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房子,住在那里,只会触景生情,还不如出门远游,增加见闻。”

    老妇人听完林东发乎真心的叹息,目光无形中柔和了许多。

    她给林东打开柴门:“如不嫌弃,尽可在此多住些日子,谷中衣食无缺,生活无忧,年轻人,请不要跟大娘客气,想住就住,莫提及别的东西了,不然大娘反而不喜!对了,晚间兴许会有万法通神门的门人过来调查身份,你若身家清白,可回答是大娘远房侄子,多年相寻,前来探亲!”

    林东赶紧谢过。

    又保证自己绝对是个身家清白的散修,不会与人结怨,就算出事了,也绝对不牵连大娘。

    “晚饭跟我们一起吃吧,反正家里也没有几个人,乡下地方,也不必过于拘礼。”老妇人转身离开,外面有个小丫头探头探脑的,对于林东很好奇。一看老妇人出门了,她才敢蹦上来迎接,更远处,还有个浑身上下仅仅穿着个小肚兜下面露出个小东西的男孩,看起来两三岁大,估计是他家人怕男孩难养,故意给一个肚兜穿,佯装个女孩来养。

    林东善意朝小男生笑了笑。

    他忘了现在相貌平凡,还当自己是个人见人爱的帅哥。

    结果一笑差点没有把小男孩吓哭,林东非常无语,修真世界也看脸?以前怎么没发现?

    不等到晚上。

    没一会,万法通神门的弟子就闻讯赶来了。

    看来他们在镇上有个长期驻扎的地点,除了维护这里的安定,还接收这里的信仰和未来的弟子生源。两个佩戴着神目徽章的记名弟子,驾着飞剑,潇洒无比地降临在林东的面前……他们的脸色非常不好,有一个表情甚至有点发黑,怒气冲冲,自飞剑跳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好小子,总算逮到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