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借刀杀人?
    “呼!”文慧自噩梦中醒来,久久,还无法恢复平静。

    昨天她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

    梦见囡囡被人抢走了。

    而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歹徒行凶。梦中她急得想哭,但怎么都哭不出来,恐惧如同毒蛇般噬咬着她的心房。不,那不是恐惧,那是一种妖术,歹徒用这种让人恐惧得无法动弹的妖术,将自己定住,无论自己如何抗争,也没有半点作用!

    侧过脸。

    文慧看向旁边甜甜沉眠的宝贝女儿。

    看见她正在酣睡,一颗受惊的心才稍微安稳一点点。

    幸好是梦,幸好昨天晚上千郡接应来得早!在走出宾馆大门的时候,当时其实有个黑影迫近,只是看见千郡自车上一跃而下,又退了回去……

    “无论有多少坏人,无论有多困难,妈妈都会保护你的,宝贝!”文慧直到这一刻,心里才真正下定决心。她知道自己再没有任何借口了,因为退路已经没有了。假如她再不奋起抗争,那么非但是她,就连小囡囡的生命也无法保证安全。林东可以保得母女一时,但他保不了一世。如果自己没有选择追随他,等他走了,等云悠悠和程明歌她们都跟他离开了,那个时候,自己两母女又会重新沦回任人宰割的鱼肉!

    要想摆脱这种不幸的命运,必须自强!

    就跟林东之前所说一样。

    每个人,都需要全力以赴。迸发生命中最大的能量,才有可能挣脱命运的枷锁。

    如果一个人那么容易就摆脱自己的命运,那么修炼就不会那么困难了,也没有那么珍贵了,就是因为修炼可以解脱自我,才成了生命中所有智慧所有探索中最难得的一条大道!

    在金色年华的另一间总统套房里。

    有个相貌英俊秀气、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正站在端木先生的身后,目光不善地看向面前这个一袭青衣的男子。

    而站在端木先生面前,仍然高昂着头颅的青衣人。表面年龄约四十岁左右,脸带青意,唇上光滑无须,狭长的眼睛隐藏着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狡诈光芒。他对于端木先生的态度还算尊敬,但对于端木先生身后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却不屑一顾。

    “师尊,昨天晚上我差点就可以得手了,一切依计行事。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没想到青竹蛇他临阵脱逃!要是他当时那怕站出来说一句话,我也可以将整个劫案完成,可是他一看有人接应,马上溜之大吉,比鼠辈还要胆小百倍,真不知他青竹蛇的外号是怎么叫出来的!”年轻英俊的男子非常不爽,因为同伴不配合,结果快要到嘴的肉肉跑了。最让他难受的是。这样做,说不定让目标有所察觉,心生警惕,下次再按计划进行,说不定会被怀疑,再没有了万无一失的先机。

    “你有什么想说?”端木先生的脸上却看不出喜怒,声音平静地询问面前的绰号叫青竹蛇的青衣男子。

    “端木先生,我们师门派我前来配合,并非是叫我前来送死!你们的情报不准确。我当时如果出手,说不定劫持不成。反而被敌人击杀当场。”青竹蛇对于端木先生格外的恭敬,原来直直的腰杆也弯了下来。

    “那个接应的女人。真有那么强大的实力?”端木先生带点好奇地问。

    “依我看,那个女人最少有大巫的实力,我要对上她,不出十招就会被她重创。更何况她还有三个基因女兵帮手,甚至还有目标的两个基因保镖,我灵巫控鹤门的控制是特长没错,但要同时控住那么多人,我没把握,所以趁计划还没有恶化,就提前撤退。再说你们也没有任何损失,我是按约定给了暗号提示,才正式离开的!”青竹蛇表示无法完成计划中的任务。

    “大巫?你确定?”端木先生眉头一皱。

    “怎么可能,那个女人的年纪比我还要年轻,估计不过二十来岁,怎么可以修到大巫!再说如果她拥有大巫的实力,又如何会放你离开?为何不用术诀当场制住你?又岂容你从容逃逸?”年轻英俊的男子哼道。

    “我回去打听了一下,那个女人名字叫做千郡,原是云悠悠那个小姑娘的保镖。她有没有注射基因药剂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她跟云悠悠学了功法。她为什么不留我?哈哈,她学的是武修功法,打架厉害,但说到控物留人之道,她怎么可能懂得!打架,我打她不过,但她要留下我,再来十个也不可能!”青竹蛇反驳对手是个没有留人能力的武修,所以才会这样。

    “云悠悠自己都没有大巫实力,她教出来的徒弟怎么可能有?”年轻英俊的男子很抓狂,拒绝相信青竹蛇口中错漏百出的解释。

    “有两种可能,一是她们在东山地底得了什么灵丹妙药;二是她用气欺骗了你的感应。”端木先生经过一番沉吟之后,作出他的判断:“前者有可能,但后者更有可能!区区一个女保镖,学的功法都不一定齐整,实力能达到大巫的确有点儿匪夷所思!可能是她接了那个林东的基因药剂,身体筋络肌肉气血都在沸腾状态,再加上少量的气机运转,骗过了青竹蛇你的感应y因士兵的气血很盛,真打起来,我们仙门之中很多弟子正面硬刚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只要用上术诀密咒,他们跟一群强壮的蚂蚁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们的身体强大了,但精神灵魂不行,一句话,他们其实还是凡人,青竹蛇你以前不知道其中的分别,忽然看见了,有这种错误的认知也不奇怪!”

    “师尊说得太对了,我当时虽然距离稍远,但感应起来她们就是气血雄厚的武夫,哪有什么神仙气息!”年轻英俊的男子连连点头。

    “那也许是我的错觉吧!不过,当时她自车上跳下来,我的确感到很震撼……”青竹蛇无法辩驳。

    “犯错了,只要改正过来就没事了!谨慎是对的,虽然云悠悠她的师尊一直闭关不出,但她那个好战如命的师姐,是仙门著名的女疯子,打起架来不管不顾,是有点麻烦。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没有关系,只要重新再布置一个新计划就行了,敌在明我们在暗,主动权永远掌握在我们的手中。”端木先生不介意之前的计划失败,在他看来失败换个新计划就好,打有准备的仗更加安全。

    “云悠悠的师姐来了?”年轻英俊的男子听了,身体不自然地一抖,显然对师尊口中的武疯子畏惧之极。

    “……”青竹蛇的眼底也带点恐惧,显然以前也吃过小亏了。

    “没有,但武修特别护短,我们暂时不要动那个云悠悠!再说,武修主修炼体,我们普通术诀对她们的罡气根本不起作用,要动用法器,那还是五五之数,所以我们尽量避开这种疯子。她们也只对修炼感兴趣,只要我们避实就虚,那么她们很快就会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回修炼方面!云悠悠的师姐我们暂时不招惹,云悠悠那个小姑娘我们也能避则避,不能避将她制住就行……”端木先生对于武修也持谨慎态度,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武疯子,无论男女都好,谁要跟他们开战,都会头大三倍。

    “我给我的两位师叔打过电话了,他们说假如东山地宫真有仙家藏宝,那他们要多分两成,否则不愿意插手仙门内战!”青竹蛇又给端木先生开了个条件。

    “最多再多分一成,你回去告诉你的两位师叔,别贪得无厌,没有那么大的嘴巴就不要吃那么大口,不然到时噎死了别怪咱见死不救!再说,他们不来我也不在乎,我端木什么时候求过人?别给脸不要,我只不过是想省事一些,借助他们的控物之术,快速破解机关……真正能够进入地宫的人,只有我端木!没有我,给他们整一个地宫他们也只能望而却步!”端木先生带点怒意地一拍桌子。

    “好吧,我再给师叔他们打个电话!”青竹蛇鞠了一躬。

    “新计划等他们来再说吧!既然错过了最佳时机,那么接下来就不要打草惊蛇了!”端木先生挥挥手让青竹蛇离开。

    年轻英俊的男子目送青竹蛇离开大门之后,收回充满恨意的目光。

    换上一副讨好的笑颜:“师尊,您是不是想借刀杀人?”

    端木先生神色淡然:“何以见得?”

    英俊男子伸手,给端木先生温柔地按摩起来:“地宫仙家藏宝我们自己就能取,何必分他们一份,您老如此睿智,徒儿都能想到这一点,那么您老人家肯定没理由想不到!您呢,接下来的计划应该是想借东山的地宫藏宝,诱之以利,借刀杀人,让他们灵巫控鹤门与云悠悠师姐一干等人两虎相争,而我们躲在背后,从中得利!”

    端木先生唇角浮生一丝微笑:“聪明,但只是小聪明!真正的计划,我暂时先不说出来,等你慢慢悟,如果在收网前,你能够悟出来,那么我才会准许你过关出师!”

    英俊男子眼睛里面春|意翻涌,声音渐渐的娇媚起来:“师尊,人家不走,求您别赶徒儿走,徒儿要一辈子留在您的身边伺候您!”(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