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端木先生
    好几次,文慧想直接抱着囡囡就这样走人。

    头也不回地离开。

    但看见爷爷和奶奶那满脸的不舍,她终是无法狠下一颗心。不过,紧记教训的她还是给楼下的女保镖打了个电话,让她们派一个人上来,万一真有事发生,也好有个接应。韦老先生还好,他是燕京享有盛誉的医道国手,又是熟知的长者,但文慧对大伯请来帮囡囡看蛊的大师,完全没有信心。

    林东和云悠悠都看不出来,难道一个完全不了解内情从来没有看过囡囡的外人可以?

    在这一刻开始。

    文慧的心开始有种戒备。

    直到女保镖上来,站在门口外面值守,文慧的心才稍微安定一点点。

    韦老先生的态度颇是和蔼可亲,感觉不像是来东山找碴的,但他身后那个年轻的小辈却完全不一样,嘴上尽管没说,但眼神却很不友好。至于那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那是中|南|海保镖,国内最顶级的存在,非燕京上层首长不能享受这种待遇。

    宾主双方相谈见欢。

    囡囡听得没趣,在妈妈怀里,一会儿就睡着了。

    文慧抱着她,心不在焉地跟婆婆和大伯母两个回个话,脑海里不断在想找一个什么借口可以离开。

    “来迟了,韦兄见谅!”有个狮鼻鹰目散着披肩长发的高大男子自外面大踏步进来,他的额头非常开阔。头发全部后梳,看起来气度非凡。而在奇大的狮鼻之上,有着一双极其锐利的眼睛,对视之间,外人会有一种被其锋芒扎刺入心的恐怖错觉,令人难以正视。此人骨骼高大,形体雄健,衣服下面的肌肉似乎蕴藏着无穷力量。爆炸性地撑隆起来。最具特色的,还是他的眼睛,一对瞳孔微呈金色,开合之间,若隐若现,如此形貌,非常独特罕见。文慧看过的强者很多。无论中外的强者。作为天空骑士团官方代言人之一的她,都接触不少,但她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有着眼前这个男子的危险性。

    “……”文慧看见这个长发男子,皮肤上的汗毛瞬间倒竖起来,后背心感觉有条毒蛇在爬动。

    跟之前那次袭击的泥轰国圣菊复兴会的杀手,跟面前这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如果复兴会的杀手是一群老鼠。

    那么面前这个男子,就是一头残酷且嗜血的狮子。

    甚至,他还是狮子和毒蛇的完美结合体。不仅强大得恐怖,还冷血无情。

    “端木老弟,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年轻了!”韦老先生站起来迎接,态度倍加亲切,哈哈大笑道:“小颜说请谁来,先卖个关子,我一直猜不着是谁,没想到是端木老弟你!”

    “欢迎端木先生前来!”颜老爷子也非常欣喜地伸出手。跟长发男子握握:“要是别人来,我真不放心。但端木先生你来,我心就安稳踏实了。惭愧啊。我们本来是俗世家族的纠纷,没想到最后却要惊动你们神仙中人前来相助,打扰了你们的清修,我们罪过大了!”

    “颜老无须客气,我与你家有缘,十年前我就曾经说过,日后定有一会,现在不就灵验了吗?”这位文慧看起来极其危险的端木先生,目光如刃,可是他的态度却没有半点骄横高傲,相反他非常的谦和,伪装极佳,听他说话,磁性十足,无论语气还是声音俱是上上之乘,要不是文慧心有感应,第六感惊悚颤抖,说不定会相信此人是个谦谦君子。

    “坐坐坐,快快请坐!”囡囡的奶奶亲手给这位端木先生倒茶。

    至于大伯和大伯母,也顾不上文慧了。

    赶紧上前问好。

    端木先生接过茶杯坐下,鹰眸般的目光不经意地在文慧母女的身上轻轻一扫,又转了回去:“令孙女的事情我听说过了,若真是我仙门中人所为,此等败类,我必诛之!修炼讲究心性,为善为静,入定空无,如果将超凡手段用于凡人之上,那是莫大祸患,不仅是我,任何仙门中人都得拔刀相助,诛灭那些邪恶败坏为非作歹之徒!”

    颜老爷子赶紧谢过,就连韦老先生也连连点头。

    文慧一看完蛋了。

    自己如果再留在这里,说不定会遇上比复兴会袭击更严重的后果,此时她也顾不得别的东西了,赶紧找个借口离开:“韦老先生,还有端木先生,你们是前辈长者,难得相聚,我等小辈,儿女姿态,还是回避一二,明天再来问候请安吧!”

    她怕拒绝,又冲着爷爷奶奶哀求:“囡囡睡了,她向来睡得不好,怕生床,老是梦中惊醒,我还是带她回去那边睡,明天再过来吧?”

    “路上开车要小心!”爷爷奶奶有点舍不得,但孙女儿的健康更重要,也就答应了。

    “她以前的确中过蛊,而且受过大惊吓,但现在看起来好转了不少。文女士,你在回去之前,能否告诉我是何人所为?看手法,相当的高明,应该是我仙门中人,不知我端木是否结识这位隐庐高士呢?”端木先生站起来看了囡囡一眼,眉头稍微皱了下,不过马上舒颜点头,称解蛊之人为高士,有心与之结识。

    “悠悠介绍的,我也不认识,我甚至没有看见那位高人是谁!”文慧知道不能说林东也不能说云悠悠,因为云悠悠主修武道,完全不懂解蛊。

    “你说的那个小女孩我听说过,是习武的天才,但解蛊……不过她毕竟是我仙门中人,认识一些高士隐士也不奇怪。有些高人脾气古怪,避人行事,有缘而解也是有的。”端木先生没有深究。

    文慧一看过关了,赶紧抱起囡囡鞠躬离开。

    还没有出门。

    端木先生又叫住她。

    带点随意又带点试探地问她:“文慧女士。小宝宝佩戴的避邪灵器,也是那位高人赠予之物?看来这位道友与你女儿非常有缘,否则不会送她如此贵重如此强大的法器!”

    文慧身体一僵,心脏吓得差点停止跳动,不过女人与生俱来的演技瞬间爆发:“啊,这小铃铛是法器?很贵重吗?我,我,我当时还因为这个封了个红包。我以为只是个纪念品,跟庙宇里面卖的那些降魔杵一样!哎呀,我当时才封五百块!天哪,这,不行,我得回去找悠悠,我要向大师郑重道歉!”

    “五百块。哈哈!”端木先生似乎被文慧给骗过了。哈哈一笑:“有缘,万金难求的法器又如何?再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既然对方是高人,给他更多的钱反而累赘,又何必为此苦恼!”

    “是这个理!”韦老先生也点头同意。

    “去吧,小朋友既然身带法器,自能护得一路平安。去吧,去吧!”端木先生挥手,示意文慧可以离开了。

    “谢谢两位大师指点迷津!”文慧赶紧抱囡囡出门,走出门口之前还好,她还能支持下去。一出门口,进了电梯,整个人几乎松垮掉,幸得女保镖急急扶住,否则都会失控摔倒。

    文慧一叠声吩咐女保镖:“快。快让司机准备车子,还有。给班长打电话,让她派人过来接囡囡!”

    她不敢说端木先生。深怕还离得不够远,对方有所感应。

    总统套房里。

    韦老看向长发男子端木先生:“依我看,小朋友眉宇间带有煞气,睡梦中焦躁不安,虽不惊醒,但精神却受到干扰,不知是凶是吉,此行让她自行离去,端木老弟可有深意?”

    颜家爷爷奶奶两老听闻,吓了一惊。

    端木先生会稳坐如故,摆手笑道:“不必惊慌,早在进门,我就看出小朋友近期该有一劫。若强行化解,反倒不利其日后成长。想必那位道友,亦是看见劫数,所以早早赠予一只贵重灵器,暗中庇护。至于让她们母女离开一事,哈哈哈,韦兄,文慧女士不了解仙门中人,对我心生恐惧,我如何能留她在此?”

    他一说,颜家爷爷奶奶脸上有点小尴尬,他们隐约也能看出文慧急急离开,有点畏惧端木先生。

    大伯赶紧解围道:“阿慧乃俗世凡人,乍一见端木先生虎威,心生恐惧在所难免!请端木先生及韦老,看在她爱女至诚,护女心切的份上,原谅她吧!”

    大伯母也在一旁帮着说话:“是啊两位前辈高人,我们凡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别降罪我等乡间愚夫愚妇!”

    端木先生听了哈哈大笑:“你都说前辈高人了,我们还能不原谅吗?”

    韦老也点头称是:“前辈勉强算是,但高人却不敢说,尤其是在端木老弟的面前,我不过是一个多活二三十年的老古董罢了。百岁高龄,仍然仿如中年,如此驻颜有术青春不老的端木老弟,如此神仙中人,方可称为高人,老朽不过痴长岁数罢了!”

    端木先生接腔:“都说驻颜有术,只有我自己知自身之事。肉身凡胎,又岂能违背天地法则,区区外相,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术诀密咒罢了。如果恢复本相,我的样子,恐怕远不如韦兄鹤发童颜,温润红福!”

    “老弟,你再夸我几句,我这把老骨头都要飘上天了!”韦老哈哈大笑。

    “你百二高龄仍然矫健如昔,身子骨堪比青年,寿元遥遥未止,岂非人间活神仙?”端木先生也连声大笑。

    屋内笑声一片。

    楼下文慧却胆战心惊,她越来越有预感,今晚又会像那天赴宴那般横生枝节。

    让她感到恐惧的是,今晚她不仅自己一个人,还有个宝贝女儿在怀,万一真的出事,如此脆弱的她到底该如何是好?(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