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又一个大师?
    傍晚。

    叶倩如已经进入落星居一天一夜的时间,现在仍然没有出来。

    千郡记得自己的时间是两天两夜,落星居还好,时间流速缓慢但仍然在走,可是虚无世界却不,所以一天一夜这个时间不能算作真正的标准。如果叶倩如的精神力非常好,忍耐力极高,那么她可以在虚无世界里陪伴林东修炼更久。

    对于叶倩如,千郡心里有点儿矛盾。

    她既不希望叶倩如追上自己,又不想这个海魔女落后太多。

    晚饭时,程明歌看出了千郡的小心思,笑道:“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换成别人,不一定比你更好!与其担心别人,还不如调整心态,继续保持自己前进的速度!只要你够快,够努力,那么谁也追不上你!”

    “你们都跟木头进去里面练功了,还担心什么!真正应该担心的应该是我们!”跟着女兵训练了一天累得差点没有趴下的鱼彤彤,有气没力地往小嘴巴里扒拉着食物。以前她并非没有跟女兵们一起训练过,当时她还感觉自己游刃有余,可是现在再来,她就发现女兵们进步神速,训练强度真的跟地狱一般,她这个融合度最高基因等级最好的美人鱼竟然差点没有当场崩溃掉。

    “还不错,彤彤,我以为你坚持不下来,没想到你的毅力超乎想像!”千郡对鱼彤彤稍微有点改观了,虽然这千金大小姐吃苦能力差一点。但迫到头上没有办法了,她还是很优秀的,潜力极其惊人。

    “我拼到最后尿都下来了你不知道!”鱼彤彤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她本想完成训练任务就好了。

    哪想到,千郡非要她超额完成,不完成绝不放手,鱼彤彤哭求都要坚决执行。

    最后,鱼彤彤拼命完成了,但差点没有崩溃掉。按照她的说法,就连尿都**了,还好林东没有在场,不知道她的糗事。

    千郡大乐:“彤彤,你应该感激我才对!人都有一个极限,不过只要你突破了你的极限,你的信心就会受到极大的鼓舞。虽然不是每次都能超额完成训练任务。可是你有了一次超额的成功经验。就有了底气,以后每次达到极限不是问题。人其实就是这样,不压迫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当你能够超极限,那么一切训练,无论多苦多难,都将不在话下!”

    鱼彤彤扒拉了一口米饭:“道理我懂,但当时真的很痛苦。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比死还难受。不行,我训练得这么好,等木头出来,必须让他表扬表扬我!”

    程明歌倒不反对:“我会提议的,而且相信他知道了也一定会很高兴。”

    鱼彤彤眼睛悄然一亮。

    没说话。

    端起大碗继续开动,好半天,她又有感而发:“以前我看见别人端这么大的碗吃饭,觉得很可怕。现在我恨不得碗再大点,不用那么费劲老是追加。”

    程明歌嫣然:“你多吃点没关系。训练的强度高,消耗大。你得多点吃补回来,家里不缺米面,尽管吃。”

    鱼彤彤朝盘子里的牛肉挟了一大筷子,顾不上回话就塞进嘴巴里。

    她决定多吃点。

    补充体力,明天继续努力训练,等林东出来了可以向她夸耀。

    程明歌帮忙给鱼彤彤挟了几筷子,忽然意识到少了一人,于是带点奇怪地问:“文慧呢?这个时间点,平时她应该回来了,怎么回事?”

    鱼彤彤嘴巴里满是肉肉,声音带点模糊:“她带小囡囡去看爷爷奶奶了,可能晚一点才回来!”

    程明歌皱了皱小眉头,虽然去看望爷爷奶奶很平常,可是上次的险境还历历在目。

    出于谨慎心理。

    也可能出于心里潜意识的预感。

    反正程明歌觉得自己需要重视这件事,她想了想,抬头道:“木头不在,你们每一个的安全都要特别重视。也许事事管着,缺乏自由,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安全。文慧既然带囡囡住了进来,那我们就有责任照顾她她。要不这样吧,我们派人去接一接她,千郡,你等于安排队长,带上小圆脸和海东青,去接她和囡囡。上次的袭击事件,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我亲自走一趟吧!”千郡拿起餐巾擦擦嘴唇,主动请缨地站了起来。

    她跟文慧的关系还不错。

    也喜欢小囡囡。

    林东不在,云悠悠正在闭关练功,她觉得自己应该主动站出来,担起这个家的安全职责。

    千郡找来队长,让她准备车子,又吩咐留守的黄牛、黑马她们要特别注意可字大屋的安全巡察,别自己出去了家里出了问题,那是千郡最不想看见的失误。千郡甚至借口林东闭关需要绝对安静,不能受到外界打扰,跟严老打电话,来请他调两支基因士兵小队过来,轮流在山下值守。

    严老一听当然配合,而且双倍派出基因士兵,让方以则和杨景新带队,四支小队两两组合在山下巡逻。

    看见可字大屋安全无忧,千郡才乘车下山。

    不过,她这一个电话把浓眉哥坑苦了。

    浓眉哥好不容易想休息一晚。

    给自己放放假。

    哪想到刚准备下班,徐老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林东闭关,让他提高警惕,在此期间千万别出事。浓眉哥差点想对徐老大破口大骂,什么乌鸦嘴,不懂说就别说,上次出事就是因为徐老大的乌鸦嘴。这回还来?浓眉哥觉得再没有比徐东海这位老大更坑的了,你丫的能不能说的好听的?老是担心出事,不出事都会出事!

    当然吐槽归吐槽。老大的命令还是得听,再说徐老大的乌鸦嘴不说也说了,要不管,真出事了那得完蛋!

    桃花坳。

    金色年华五星级大宾馆的总统套房。

    跟别的欧式总统套房有所不同,金色年华的总统套房是中式古典设计,主打怀旧典雅风格,整个套房的家俱全部纯正红木,每一件皆由名家大师亲手打造。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和收藏价值。在普通总统套房不常见的屏风、圆桌和书画架,甚至戏剧面具和陶瓷人偶,这里应有尽有,墙壁上的画字同样是明清名家真迹。

    囡囡的爷爷奶奶喜欢怀旧,热爱书法国画,对于戏剧也有一定兴趣。

    因此,大伯和大伯母特意订了金色年华这里的总统套房。

    “哎呀呀。我的小公主来了。来,奶奶抱抱!”当文慧带囡囡到来,整个总统套房立即一片欢腾。囡囡的奶奶更是冲过来,一把搂住自己的心肝宝贝。

    “快叫奶奶!”大伯母笑得非常亲切,俯下身抚着囡囡的小脸蛋。

    囡囡却带点胆怯地回头。

    看看妈妈。

    她的内向比以前好了很多,在可字大屋玩得很开心,可是看见外人仍然会害怕。奶奶和大伯母虽然认识,可是她仍然习惯躲在妈妈身后。不敢轻易接受别人的靠近。

    奶奶却不管她叫不叫,一把搂住又是心肝又是肉地叫唤着。

    这个可是她的心肝,以前生病的时候,她恨不得自己替这个宝贝孙女去了。

    爷爷也上前,只是落后两步,深怕吓着囡囡,一边高兴地瞅着小孙女,一边冲文慧点头:“都进来吧,好早就想来。但上次闹出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我们想来想去。还是别来。可是老婆子她忍不住,就是想见囡囡。我寻思事情也过去了,就悄悄的来吧!我们别的不耽误,只要陪囡囡玩几天就行!”

    文慧哪可能阻止两老来见孙女。

    再说,她还希望女儿多点跟亲人接触,尽量消除过去的负面阴影。

    “囡囡叫奶奶!”文慧给不知所措的女儿提示,让她开口,问候爷爷奶奶。

    “奶奶!”囡囡的声音仅比蚊子大点。

    “我的宝贝,真乖!”奶奶却满足得不行,她激动无比,连连亲着囡囡的小脸蛋。旁边的大伯母,也一叠声地恭喜奶奶:“囡囡真乖,现在她比以前好多了,以前让她叫半天,也不肯吱声,现在好多了,我说奶奶,你这一声奶奶可是盼着了!”

    “都是奶奶不好,要是能够天天陪着我的宝贝,也不至于弄成这样!”奶奶想起了过去,又抹起了眼泪。

    “今天高兴就别提过去那些破事了,开心点,咱们想开心的事!”大伯母在旁安慰她。

    “叫爷爷,叫爷爷!”爷爷也凑过来,非要囡囡叫他一声。

    囡囡回头看了妈妈一眼。

    看见妈妈点头。

    又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爷爷,这下子老头子也乐得够呛。

    爷爷奶奶,囡囡肯叫,也勉强让抱,但大伯和大伯母却绝对不行,她一看两人,立即吓得缩回妈妈怀里。文慧只好带点歉意地朝大伯和大伯母笑笑,她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大伯和大伯母却很通情达理,还反过来安慰:“孝子是这样的,慢慢教。再说囡囡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看见爷爷奶奶都会哭,现在这样已经很乖了,再说我们一年到头,也没有陪她玩过一天,完全是陌生人,她不认得也不奇怪!”

    “阿慧你近来好吗?我看你比以前瘦了好多!”大伯母还拉着文慧说体己话。

    “还好。”文慧不愿意多谈自己。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看看囡囡,另外就是想让老爷子看看身体,咱们儿孙后辈的,自然希望他们两老健健康康了。林东同学我们肯定不麻烦,毕竟他的研究更重要,但李青松这位国术大师,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下,阿慧,别的事大伯不求你,但看在两老的份上,请你帮忙打个电话。”大伯说得非常的诚恳。

    “电话我肯定打,李老我也认识,明天我就陪爸妈过去找他们。如果李老没事,沈老也可以,他们都是真正的大师!”文慧对于这点小要求还是可以点头,毕竟不关乎林东,只是找李青松,这对她来说,真不算啥。

    “嗤!现在世道跟以前不同了,谁都可以称大师!”有个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怎么说话的?”另一个老迈的声音,哼了下。

    “师父,如果你愿意出山,我敢说,他们全部都要拜倒在你的脚下,到时候谁是大师谁不是,一目了然!”稍年轻的声音还带点不服气,不过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变得弱不可闻。

    文慧回头。

    发现有个须发俱白但脸色红润鹤发童颜的长者,拄着龙头拐杖,出现在大门外。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和一个脸带傲色的高个年轻男子。

    囡囡一看陌生人,赶紧返回妈妈怀抱里。

    小手紧紧地搂住妈妈。

    爷爷奶奶看见了鹤发童颜的长者,却满脸笑容:“韦老先生,没想到您也到了,欢迎欢迎,多年不见,韦老先生风采丝毫不减当年,越老越福,现在看来比以前更加矫健了!”

    “哈哈,不过一个苟活的老匹夫罢了!”韦老先生闻言哈哈一笑。

    这位韦姓长者,换是以前,文慧以前肯定不认识。

    不过经过张家事件后。

    她已经听说。

    原来负责医治张老的大国手就是这位韦老的大弟子,深得韦老真传,在燕京,是数位最具盛名的御医之一。

    这位韦老先生多年不出山不在世间走动,一直在安静养生。如今出来,前来东山,不用说都是张家事件的后遗症。无论是前来挑战,还是前来讨教,他的来意都可以肯定,肯定是想给自己的大弟子拿回招牌和面子。幸好林东当初说张家经过大国手调理,身体非常好,也有功劳,否则这梁子就结大了!

    文慧暗暗皱眉,既然来看孙女,何必约人见面?

    而且还是来找碴的韦氏一派。

    她不知爷爷奶奶心里也挺尴尬的,两人是知道韦老国手前来,但万万没想到是今天,更不知道他会主动找上门来。因为当年韦老及其大弟子,有恩于颜家,甚至儿子的性命还是韦老当年亲手给救回来的,拒之门外当然不可能,只好带笑迎接。

    “韦老先生您坐,请喝茶。爷爷奶奶,今天晚了,囡囡也要困了,要不我先带囡囡回去,明早再来?”文慧给长辈们倒了一杯茶,想抱女儿离开。

    “阿慧,等等,我还请了一位大师前来,我想请他看看,说不定他能找出囡囡的蛊是谁放的!这位大师是一位隐居山林的修士,久不出世,神仙中人,我费尽心血才请他出山的,阿慧你和囡囡再等一下。囡囡被人悄悄放蛊了,这个仇,我们不能不报。而且我们必须将歹徒找出来,否则我们家无宁日。啊,要说起这位大师来,说不定韦老先生都认识他呢!”大伯让文慧再稍微等一会儿。

    直到现在,文慧才意识到无论邀请大师看蛊还是韦老带人登门,都是大伯的安排。(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