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验!
    程明歌和千郡知道林东不可能被蛊毒所伤,但脸上配合地展现出极其愤怒的表情。

    严老可不知道真相。

    现在枪毙张盛世的心都有了。

    “快去请覃哲风过来解蛊!快,快!”张显华这位代家主知道自己的儿子,近段时间一直跟江湖异人覃哲风拜师学艺,而覃哲风最擅长的一门技艺就是下蛊。林东说到蛊,张显华半点怀疑都没有,他甚至可以想像,自己的儿子肯定是被逮到了鸡脚,老羞成怒,暗中下蛊报复林东。

    口头嘲讽还好,并非是不死不休的冤仇。

    但下蛊却不。

    这个蛊往别人身上一下,甭管自己有没有道理,这都等于谋杀!

    “张显华,你是不是故意来找碴的?我们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极度羞辱不说,还暗中下蛊害人,你们还是人吗?你们张家要开战的话我奉陪!”严老愤怒了,他一举手,身后的方以则他们早按捺不住地举起手中的枪支,只要严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枪毙面前这些意图谋杀林东的敌人!在他们心目中,一万个张家也及不上林东一根指头,政客在华夏永远不缺,华夏现在缺的是林东这种真真正正能够带领大家走向崛起的科学家!

    “等等,这不是我们的意思,这是逆子的胡作非为,我们完全没有想过伤害林东同学!”张显华急了,假如坐实这条罪名。张家说不定会崩塌。

    “你个畜生!你想害死我们张家吗?”板寸头的张显军揪住张盛世,怒火中烧地殴打起来。

    “我知道他脑后有反骨!严首长,我们跟张盛世可不是一房的,我们是二房,张盛世让他妈给宠坏了,在家里,谁也拿他没办法!他眼中哪里还有我这个二叔,根本目无尊长!我早说了。他什么无法无天的事都敢干,迟早出事,你们看?现在应验了吧!”带点谢顶的张显声赶紧离张盛世远一点,他可不想在这种气氛紧张的时候无辜躺枪,再说,他跟张盛世还真的不对付。

    “玩什么不好,非要玩蛊。还肆意妄为。我这个二婶也看不过眼了!”贵妇人哼了声,跟着丈夫往旁边避开。

    “你中蛊了?难不难受?”那个朋克非主流却有点好奇。

    “让人在你身上给下一个就知道了。”林东哼了声。

    “算了!”朋克非主流有点想试,但这不是粉,而是什么时候会死都不知道的蛊,最后摇摇头放弃了,表情满是遗憾。估计如果这不是蛊,而是别的东西,她多半会试一试新鲜。

    “快把悠悠的丹药拿出来服下!”程明歌配合林东推动气氛。她的戏,比林东龙套水准的演技要好得太多了。

    林东自贴身衣兜里拿出一颗蜡丸。

    捏开蜡封。

    露出一枚指头大小颜色洁白如玉的丹药,丹药一现,整个通道立即弥漫起阵阵沁人肺腑的清香。

    服下了丹药后,严老、张显华他们感觉到林东身上有阵阴寒之气迫了出来,那种阴冷,诡异得让人感到心头发毛。幸好仅仅是一刹那,就有股热力,就像火山喷出来的烈焰那般。席卷整个空间。阴寒之气被一扫而空,林东身体又恢复了生机。

    这一点。不仅已经懂得用气的基因士兵们可以感觉得到。

    就连完全不懂得的严老和张显华等人也有感应。

    “没事了吗?”严老紧张地看向林东。

    “应该没事了,就是浪费了一颗珍贵的丹药。这可是悠悠师父送她的,平时根本舍不得用,没想到,却迫得在这个时候用了!”程明歌替林东开口接话,她一说没事了,对面的张显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有丹药解了蛊毒,否则今天真的完蛋了!不过,张显华看见程明歌恨得咬牙切齿,就知道那颗救急的丹药无比的珍贵,今天这事情还不能轻易了结。

    “我们一定赔偿,我们一定赔!”张显华甭管自己能不能赔偿,赶紧先表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个地方口音特重的高大男子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此人鹰鼻深目,额头宽阔,面相显得特别阴狠,尤其是眼睛里面,有种诡异的光芒,如针似芒。

    “师父救我!”张盛世看见这个男子,立即大叫起来。

    “甭管发生什么事,先放他,他是我的弟子,我们仙门中人,你们俗世之人无权干涉!”地方口音特重的高大男子口气很狂,虽然基因士兵们严阵以待,但他表情不屑一顾,仿佛在他面前的所有人,都是世间蝼蚁似的。他来到现场,除了跟张显华点个头,别的人完全不加理睬。

    “放开我!”张盛世听了高大男子这一说,立即神气起来。

    “覃哲风你不知道这畜生犯了什么事……”张显华还没有说完,高大的覃逝风已经伸手:“不用说了,我也不想听任何理由,你们只要知道一点,他是我的弟子就足够了。我们仙门犯事,有我们的处理方式,民间律法那是管老百姓的,管不着我们!你们带张老来这里求医我不反对,因为不碰南墙你们是不会回头的,所谓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你们!我早就告诉你们,除了请出我们仙门的大长老,逆天改命,以血换寿之外,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救老爷子一命!而且你们拖得时间越久,事情就越麻烦!”

    “但我们实在付不起那个代价!”张显华急了:“我们能给的都给了,但那个底线我们不能碰!”

    “那没有办法!”高大的覃哲风目中无人地伸手道:“张首长,你们一家人再好好想想。盛世我先带走了!”

    “你们是什么仙门?”程明歌冷笑一声。

    “想找我们?”覃哲风哈哈大笑,他就连眼角也不扫程明歌一眼:“小姑娘,别恃着背后有点人脉,就想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我跟你们不一样,懂吗?想找我们的麻烦吗?回去告诉你们的长辈,我是五鼎神龙仙门的人,你问问他们敢不敢替你出头?我保证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当然了。如果他们连听都没听过我们仙门的名字,级别还太低,那样的小门效做点什么出来我也不奇怪,不过无论你们做什么,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找麻烦,自取灭亡!”

    “五鼎神龙仙门是什么东西?”林东还真心没听过这个门派的名字。

    “没听过!”程明歌也听云悠悠说过几个比较有名的宗派。但五鼎神龙仙门还真是第一次听。

    “既然是个谁也不知道的小门效。那我们就不用跟它客气了!”林东最喜欢就是打脸,人家云悠悠师门那么牛也低调过日子,区区一个五鼎神龙仙门,不打更待何时?

    “找死!”覃哲风阴森森地哼了声:“如果你立即下跪,本天尊或许饶你不死!”

    “你这种连门槛也没进的垃圾也敢称天尊?”林东差点没有雷死。

    “打!打得他妈妈都不认得为止!”程明歌一挥手。

    气息潜藏起来的千郡。

    瞬间爆发。

    气息有如烈焰焚天。

    傲慢的覃哲风一感应到这股气息立即惊呆了,待他反应过来,几乎没有半秒钟迟疑,立即出击。双手有如毒蛇吐信,扼向林东和程明歌的咽喉!

    他心知不能力敌,惊急之余,意图出手擒下林东和程明歌作为人质。

    “白痴!”千郡的手已经按在覃哲风的脸门之上,在别人眼中快如闪电的覃哲风在她的面前,比蜗牛还慢。

    覃哲风别说面对现在而且狂怒状态的千郡,就是第一次跟林东进入地宫时的她,也不一定打得过。现在暴怒出手的千郡,根本不给敌人任何机会。直接将覃哲风按砸在地板上。轰隆一声巨响,覃哲风后脑开花。面骨爆裂碎牙激飞。

    千郡抓住覃哲风的脚腕。

    将敌人整个抡起来。

    前后来回的砸。

    等她砸完,覃哲风身上估计没剩下多少根骨头了!

    不过。出奇的是覃哲风还没有死,当方以则带队上去‘逮捕’他的时候,发现这一滩垃圾还有气,虽然奄奄一息,但估计一时之间还死不去!

    “真不愧是教官啊!”方以则暗暗心惊,打成这样还没死,对于力量的控制简直出神入化了!

    “师父,你们竟然打师父打成这样,你们等着五鼎神龙仙门的报复吧!”张盛世害怕了,他怕千郡也把自己打成废渣,赶紧色厉内荏地威胁起来。不过千郡根本没看他一眼,转身就走。板寸头的张显军刚刚举起手,就被代家主张显华抢了个先,张显华用尽气力,一巴掌把张盛世抽翻在地:“畜生,我打死你,我今天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五鼎神龙仙门?哈哈哈!”林东忍不住笑意,一个放蛊为主要手段的门派,也敢自称什么神龙仙门,而且一个覃哲风这样连不记名弟子水平都没有的弱鸡,也敢自称天尊的门派……好吧,让他们放马过来吧!林东转身,准备离开,可是最后停下脚步,非常好心地告诉张显华一个真相:“本来我是不应该破坏你们家族团结的,但张公子的身份有点蹊跷,让人不得不怀疑。根据你们张家的基因遗传特征,我发现男性之中,只有张公子完全没有任何遗传特征,无论从眼睑、眼角、额角、发际又或者耳根、耳轮,甚至骨骼架构来看,张公子都不太像一个拥有张家血统的后辈……”

    “你污蔑我!”张盛世在晕乎乎中一听这话,立即吓尿了,这是要弄死自己的节奏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家族隐情,但我自己对基因研究方面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林东转身就走,再也不理会张家的人。

    张显华的脸黑了下来。

    他不想承认张盛世是个野种,不想戴顶绿油油的帽子,但林东这样说了,他要没有一点怀疑,那就是傻瓜!

    林东是什么人?

    是个发明基因药剂的超天才科学家!是个基因研究的超级权威,他如果称第二,这世上没人敢称第一。再说了,这种事情一验就可以清楚明白的,林东要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会当众说出来?

    “爸!他污蔑我,他故意污蔑我!”张盛世急了,扑过去死死地抱住张显华的大腿。

    “是不是验一验就清楚了,现在科学那么发达!”二叔张显声口中嘀咕道。

    “是啊大伯,抽血验一验dna最好,我觉得盛世是我们张家的孩子,我自小看着他长大,一直很顺利,没理由让人掉包的,咱们得给盛世来个有力的证明啊,不然外人怎么看我们张家?”张显声旁边的贵妇人差点没有笑出一团花,万万想不到,张家未来的接班人,强行装逼不成,反被别人狂草,现在连身份都快保不住了,不过这样超级大逆转的结局,恰恰是她心中最喜闻乐见的。

    “大哥?”板寸头张显军觉得事不简单,万一验出真不是,那张家会闹个大笑话,成为燕京的笑柄。

    “验!”张显华阴沉着一张脸,自张盛世的哭泣搂抱中强行挣脱。

    相比起丢人,他更倾向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