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螳臂当车是笑话?是勇气?
    徐东海的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他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皮肤白皙,保养上佳,脸上无论眉毛、鼻子还是嘴巴,几乎没有一点瑕疵。除了眼睛里面的光芒,稍微阴鸷了一些之外,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甚至还能带给别人一种毫无戒心的亲切感。也许是出身高贵和拥有良好的教养,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的姿势非常标准自然,即使是身为东山市一号人物的徐东海,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单论上位者气质的话,对方要胜过自己一筹不止。虽然徐东海知道,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只是一个掌握龙头国企实权的赤色商人。

    “老徐啊,这事弄成这样子,你让我回去怎么跟二哥交待?”中年男子声音充满了遗憾,但旁边的陈曦却听出了一种隐藏极深的威胁。

    “这件事是我办差了,二哥如果问起来,四哥你就代我说一声,我徐大眼没脸去见他!下次见面,要责要罚都任他处置9有老爷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老人家汇报……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时间上京,亲自向老爷子负荆请罪,只是又怕打扰了老爷子的静养!”徐东海的声音也充满了歉疚,如果换成不认识他的人,说不定还会误会徐东海因为太过内疚,会在大楼的阳台上跳下来以死谢罪呢!

    陈曦听了徐东海这番话,表面不敢动,但在心中暗暗地伸了个大拇指。

    中年男子笑了笑:“老徐言重了,这里面没你什么事。倒是我们家的事累着你了,我也知道,你夹在中间非常难做!其实程家那边有想法是非常正常的,不过,我们不是他们的敌人,在以前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两家是盟友,我们老爷子跟他们家的老爷子。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呢!”

    徐东海点头:“那是,不知道两位老爷子现在还凑一起下棋不,以前我们老看他们斗棋,谁也不肯认输!”

    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口气:“现在少了,两位老爷子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今年本来还想找个时间聚一聚的。但一场病袭来。差点没有撑过去。正因为这样,老爷子才念想起曾孙子,毕竟是血脉相连啊!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以前我们是有诸多不是,但能不能看在老爷子的面上,将关系缓一缓?老徐,你应该明白的,有时候婚姻大事。像我们这样的真没办法自由。像你和邓姐结婚,还不是家长安排相亲,只是你们看对眼了,也算是自由恋爱。过去的事很难说,我们有对也有不对,不管怎么说都好,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啊!”

    陈曦知道这个人的口才很好,但没想到他会打亲情牌。

    拿出血浓于水,血脉相连等等套路。

    暗叫厉害。

    不过叹服之余又有点鄙视。

    真的血脉相连你们何至于到现在才过来认亲?林东没有成名时。你们早不来?那会儿他一个穷学生,失去了外婆之外。除了一个程明歌,身边再无半点依靠。为了生活被迫到处打工……这个时候你们怎么不想起血脉相连的亲人?

    私生子还有点儿照应呢!

    人家名份没有,但暗中给点钱什么的,最少生活可以保证!

    你们这是连私生子的待遇都不如啊!为了让联姻方满意,完全不当有这么个儿子存在,现在这个可怜的弃儿长大了,变成了世界级的疯狂科学家,老爷子终于想起他还有个曾孙子来了?他老人家怎么早不想起?

    所以难怪程明歌生气,这个事,就是有一百张嘴,你们也说不出个理!

    吐槽归吐槽,陈曦可没敢把这种话说出来。

    以他的级别也没资格说话。

    徐东海一看陈曦走神,暗中瞪了他一眼,精英级的boss还在这没有走呢,你竟然不好好应对?

    陈曦让老大眼睛一瞪马上清醒过来,恢复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乖巧模样。不过应对的事他可不打算掺乎,自己一个小秘书,要是真的敢张嘴说我们徐老大病了,得了个突发性间歇性精神障碍,估计对方马上就会一巴掌打过来!

    这种话得看人说。

    如果对象是草根平民那可以忽悠,对付大鳄般的中年男子可不敢。

    “现在已经有点缓和的势头了,但着急不来,你也知道,人有时候就一股气儿,硬顶着,这气就难受,要是等消了一部分,再通过婉转的方法,那说不定会有好的效果。”徐东海当然不会把林东说话的态度直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中年男子送走,再不管这档糟心的事。关于林东身份这件事,怎么做都是错的,要是帮忙程明歌肯定生气,林东也不高兴,老爷子把曾孙子认回来了,家里几位曾孙子有了竞争对手肯定也高兴不起来,至于生了曾孙子等着儿子接班的那位大妇说不定最为生气。

    所以说,这件事能不能行,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首先百分之百恐怕不能成事。

    成事了也百分之百会闹出更糟心的大事。

    徐东海觉得自己现在最好是个瞎子,眼睛里面看不见任何东西,那才是最明智的举动。

    “关于认亲的事,还得老徐你的帮忙,你跟他的关系,跟程家的关系,都不一般,我们想过了,这件事还得托你来办!”中年男子咬紧徐东海不松口。

    “我和钟市长都会竭尽全力,促成这件好事的。”徐东海把钟志辉拉下水了,如果让钟志辉知道徐东海这么无耻的话,说不定会在办公室摔杯子骂娘。但身为父母官,事情关乎他们身上,也没有办法推托,也只能拖一步是一步了。

    以后会怎么样的结局,徐东海不愿意去想。

    但是现在。

    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忙起来,没时间参与其中……就算一定要去林东的可字大屋,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积极,以免让人打心底记恨。

    徐东海又是保证又是拍胸口,终于将中年男子送出了门口。

    中年男子一走,徐东海差点没有瘫倒在椅子上。

    陈曦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好险,我刚才还以为他要当场翻脸,没想到他竟然走了!”

    徐东海眉头紧皱:“翻脸肯定不会的,怎么说他都是大家族出来的人,做事有分寸。而且老四这个人,很有城府,心里那怕再生气,他脸上也会保持笑意盈盈。可是正因为是这样的人才可怕,会叫的狗不咬人,无声无息咬人一口的毒蛇,才是真正的劲敌!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过去的,林东和程明歌手中掌控的基因药剂实在太诱人了,那些手已经伸到各行各业的利益收割者,没理由会放过这一座资源无穷无尽的金山!”

    “我看他们恐怕没那么好的牙口,想在林东和程明歌的身上一口?哼,我看他们这是找死!这世界不是个个都是草根屁民,不是个个都是他们随意制定秩序随意收割利益的对象。”陈曦冷笑一声。

    “所以他们也很谨慎,现在不过是小小的一个试探罢了!”徐东海站起来,打开窗户,看了看天空:“真正的暴风雨,还远远没有到来呢!”

    “东山好不容易才弄成这样,谁要毁了它,我肯定跟他玩命!”陈曦声音很低沉,但态度很坚决。

    “是啊,这是我们的家园,虽然说起来很不自量力,可是我仍然愿意拼死一战。”徐东海点头。

    “老大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傻啊?竟然螳臂当车!”陈曦长长地叹息。

    “螳臂当车那是勇气!”徐东海却不同意。

    “那我们就试下当一回英雄吧,那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陈曦忽然笑了起来:“也许会粉身碎骨,但只要想过自己这辈子也算做过大事了,也不亏了!”

    “牺牲是必须的,有些规则,有些秩序,没有流血牺牲是交换不回来的,就算我们的前辈,通过流血牺牲换回了这个大好山河一个样。现在很多利益,已经被窃取,我们无力做点什么已经愧对那些为了子孙后代流尽鲜血的前辈了。当一个希望需要鲜血去守护的时候,我们中间必须有些人站出来,去流血牺牲,不然我们也许会错过一个最好甚至是最后的机会!”徐东海看着天边升起的太阳,伸手,任由温暖的阳光照映在手心上。

    “我最怕的,就是我们倒下了,又会有一群小人窃取我们流血牺牲换来的果实!”陈曦最担心的就是这点。

    “没关系,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乏傻子,尤其是我们这个国家,最不缺的就是我们这样的傻子了。我们并不孤单,哈哈,无论结果怎么样,只要我们觉得值得,那就足够了。”徐东海哈哈大笑。

    “跟了你这样的老大,真是倒霉,升官发财没有,还可能要送命!”陈曦走到桌子前,端起茶壶,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

    “跟我没法升官,但日子过得很刺激,还是挺有意思的!”徐东海笑得更欢了。

    “我宁愿小日子过得舒心点!”陈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你已经上了我的船!”徐东海走过来,拍拍陈曦的肩膀:“乐观点,说不定能赢,虽然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但林东那小子经常弄出奇迹来,以后的事真说不好,要是我们赢了,到时你小子就赚了!”

    “林东能赢我不奇怪,但是我嘛……但愿我能活到那个时候!”陈曦对林东很有信心,可是对于自己,底气却不太够。(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