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潇洒浓眉哥!
    “镇静!”

    为首的蒙面男子大喝一声。

    只是面对福克斯的狂暴手段和酷烈威压,队伍的人心早已经全面崩溃。

    三个影子不等首领继续发号施令,就情绪失控地往后逃跑,他们的眼神惊惶而没有焦点。脚下,恨不得多长出几条腿来。

    由于他们的带动,让剩下来的十人更是心神动摇。

    一个个惊恐万状地看向为首的蒙面男。

    为首的高大蒙面男感到压力倍增。

    他有心继续。

    但估计此刻的手下,恐怕发挥不出三成的战力,他们的斗志早已经让强大得让人绝望的福克斯摧毁!

    “撤!”为首的蒙面男子犹豫了两三秒钟,终于抵抗不住那股压力,大手一挥,命令队伍更改任务,暂时撤离战场。他这一个号令,让剩下来的十人大感欢喜,个个目露喜色,皆点头称是。

    “我同意你们走了吗?”福克斯冷笑,她高高向天的食指放下来,指向为首的蒙面男子:“立即跪下,亲吻我脚下的泥土以示臣服,否则死!”

    “我来阻挡她,你们快走!”为首的蒙面男子心中一凛,不过他知道,假如自己第一个转身逃跑,那么结果百分之百是全军覆没。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正面迎击,阻截福克斯的追击,为同伴营得逃跑的时间。他现在没有战胜福克斯的把握,但仅仅将她挡住。为同伴争取一点点时间,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那剩下来的十人之中,只有两个副手自愿留下。

    陪伴头领一起拦阻福克斯的追杀。

    其余八人。

    立即四散奔逃。

    每个人的方向各不相同,尽量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以免福克斯尾随追及。

    “我要用你们的鲜血染红整个桃花坳!”福克斯的身体一晃,化成一条长长的血红光芒,比闪电还快,划过众人的眼帘。等她静止下来。已经停留在一个正撒腿逃跑的黑衣男子身后。她的手臂,就像利刃那样,直接洞穿了那个黑衣男子的脊背,自后心向前,硬生生地穿刺进去,自前胸心脏位置扎出来。鲜血就像泉水那般沿着她的手臂向前奔流,顺着她的指尖。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那个黑衣男子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痛禁似的。

    双腿仍然继续逃跑。

    奔出十几步。

    直到胸口的鲜血激喷一天一地。才惊觉自己的心脏穿了一个大洞,最后无力地栽倒在地面上。

    鲜血弥漫,迅速濡湿扩散,染红了一大片路面,并且沿着低洼的方向继续奔流,一路向涂染过去,那种颜色猩红刺目。

    “哇!”围观的民众一看立即大声喧哗起来。

    福克斯杀掉第二个袭击者并没有停止。

    红色的光芒继续曳过。

    一瞬间,又赶上另一个方向逃跑的黑衣杀手。

    她这次并非用手掌刺穿对方的心脏。而是揪住敌人的后颈,将对方整个人举起来,再狠狠地甩砸在地上。那个倒霉的家伙连惨叫也没有发出一声,脑袋就砸成了烂西瓜,红的白的,飞溅得满街都是。上半身也爆开来,鲜血长长地喷射出去,挥洒出一道让人呕吐的恐怖血路。

    然后是第三个。

    当福克斯追上去,那个家伙还企图反抗。飞脚猛踢高速迫近的福克斯。

    福克斯直接抓住他的双腿,将他高高的举起来。当众强行将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撕成两半……那种血|腥手法别说普通围观民众,就连浓眉哥这种心志如铁的人也无法正视。同时他心里又觉得很解恨。你们不是喜欢来东山闹事吗?现在好了,终于有个可以收拾你们的人了!招惹了林东没事,那是他没空管你们,先让你们蹦达两天。现在你们自己找死,强袭福克斯,现在这个狐狸魔女发飙了,你以为我们会劝阻她?才没有那样的好事,我只会装着没看见!

    带头的蒙面男子有点汗。

    负责拦截的自己没事,逃跑的胆小鬼倒快被福克斯屠|杀干净了。

    不过这样更好。

    没有他们的牺牲,自己还跑不掉呢!

    高大的蒙面男子跟两个副手,打了个眼色,立即默契地撒腿向福克斯屠|杀的方向疯狂逃跑。三人还没有跑出百米,又几乎同时分成三路,各自夺路狂奔。

    一个副手想拐进商业街,趁人多混乱逃脱福克斯的追杀。

    浓眉哥一看。

    握草!

    你这是送功劳上门啊!

    我要不收下你,都对不起你向这边商业街逃跑的想法和创意了!

    他带上特别行动组的几个成员迎上去,围观的民众有胆大的也抄东西砸扔过去,企图阻止这家伙的逃窜。

    “给我滚!”这个蒙面袭击者并非普通佣兵,他本身也具备强大的战力,只是没有福克斯失去视力和身体重创仍然可以秒杀卡巴那么变|态罢了。能够在袭击队伍中担任副手,他根本瞧不起浓眉哥等胆小如鼠的police,尤其是此前的后退,更是让他的心中充满了鄙视。而且这一点,也是他选择往商业街这边逃跑的主要原因。在他心中,浓眉哥这群police跟那些吵吵嚷嚷只知道嘴炮的围观民众没有什么两样。

    七八个特别行动组的成员,被这个蒙面男子拳打脚踢地轰飞。

    虽然他们勇气可嘉。

    但是,事实上他们还真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老大当初为啥会下全体后撤五十米的命令……如果当时上去硬撼,恐怕除了被敌人当众秒杀。不会再有第二个结果。

    “垃圾!”蒙面男子轻蔑一笑。

    “还有我这关没过呢,先别高兴太早!”最后只剩下浓眉哥站在蒙面男子的面前,他把手枪收起来,缓缓地挽起袖子,活动下胳膊,最后向神色带点凝重的蒙面男子招招手:“基因药剂我没有注射过,那东西实在太贵,轮不到我这种小卒子。不过,我这三脚猫功夫打你个伪基因强者,足够了!”

    “找死!”蒙面男子听说过浓眉哥的大名,知道这是一个狠角色,但在拳脚上,他不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对手。

    一声暴喝之下。

    蒙面男子向浓眉哥扑去,同样。浓眉哥也第一时间冲向敌人。

    噼啪噼啪。

    普通人根本看不清双方的拳脚交战。

    只感觉两团黑影在转来转去。高速纠缠,紧紧不放。

    大约过了十几秒,‘嘭’地一声,浓眉哥捂着脑门踉踉跄跄地后退,一连退了七八步,才勉强站稳。他的手指缝涌出了鲜血,一会儿,就染红了大片衫衣。

    浓眉哥放下手。人们可以看见他的额角被撞破了,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迸流。

    蒙面男子也在揉着胸口。

    似乎心脏位置也中了浓眉哥一拳。

    “这么喜欢撼头是吗?”浓眉哥再大步上前,蒙面男子连轰他几拳,浓眉哥身体形如钢柱,纹丝不动。他用铁钳双手抓住蒙面男子的肩膀,流血的额头狠命地砸向敌人的面门。那个蒙面男子一看,赶紧调整角度,也用额头来迎。

    “嘭嘭嘭嘭嘭……”连续对撼了十几下,双方都没有停止的意思。

    “卧槽!”两人疯狂的对撼让围观的群众吓尿了。

    所有人的心中同时浮现疯子这个词。

    尼玛!

    就算脑袋里岩石做的。里面装的不是大脑而是大便,也不能这样糟蹋吧?

    正当大家替浓眉哥感到头痛时。忽然蒙面男子的双膝软了,两眼翻白。要不是浓眉哥揪住他,估计立刻就会晕厥倒地。浓眉哥却不肯轻易放过对手,头仍然轰轰轰的硬撼对方面门,直到把对方的面骨、牙齿统统砸碎,直到将敌人的眉弓、鼻子、嘴巴统统砸成一团烂肉,才意犹未尽地松手,用力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再把早不醒人事的敌人随手像扔垃圾那样甩在地面上:“你们收拾收拾……”

    “头儿,你没事吧?”特别行动组的几个队员,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壮着胆子,用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

    “没、没事,就是有点头晕!”浓眉哥满面都是血,额角伤口的鲜血就像涌泉般喷溅出来。但他非常淡定地掏出一根烟,叨在嘴巴上,再缓缓摸出个打火机,打了几下,好不容易将香烟点着,吸了一口,最后悠闲自在地喷了个烟圈。

    众人一听。

    差点没有当场给跪了。

    这个浓眉哥果然是东山镇场子的老大啊!

    瞧人家这架势,就够碉堡!不用拳头,直接用头将敌人ko有木有!别的不说,这种直接用头将敌人撼倒在地的行为实在太任性了!

    尤其是将敌撼翻在地,还悠然地点上一支烟。

    这种亮瞎狗眼的潇洒劲儿就连电影里的小马哥也赶不上啊!

    浓眉哥。

    你这么拉风你妈妈知道吗?

    “刚才谁说浓眉哥是胆小鬼的?站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围观的群众这下改变立场了,浓眉哥平时虽然很可恶,但重要时刻也很给力啊!敌人这么牛逼,就跟游戏的精英boss一样,他竟然用头直接将敌人ko了,这种瞬间爆炸的伤害,如果不点三十二个赞,简直都对不起今天的围观有木有!

    “超燃,从此路人转粉了!”

    “浓眉哥仔细看看长得还挺帅的,就是整天板着脸,有点破坏气氛!”

    “我一直有拍录,不得不说,浓眉哥完全改变了我对police的认知和印象!”

    “围脖上刚才有一大波脑残怒骂浓眉哥,不行,我不能让浓眉哥受到这等污蔑和误会,我得站出来,告诉大家真相!”

    “哪有大波的脑残?”

    “有多大?”

    “34d还是36e?不会是32f吧?”

    “大波得放在美吕身上,生在脑残身上太浪费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波大无脑、脑大生草?”

    “你们他喵的已经把楼歪到火星去了,人家浓眉哥打生打死,你们围观还不够,还要八卦地评头点足,你们的人性何存?兄弟们,看来没什么危险了,我们上去帮忙,按住那个家伙,我们是学生,必须做点什么,否则回去怎么在妹子面前吹牛皮?快来,我们都来做热心市民!逮住了这家伙,回去说不定有学分加,快来!浓眉哥你放心歇着,我们会帮你按住他的9有,来个人拍照,把我们的英姿给拍下来,对了,记得把我拍得帅一点!”

    “切!没危险你才出手,谁媳你这种马后炮!”

    “再不济也比你一直袖手旁观强!”

    “你敢按个不晕的试试?”

    “我傻啊我!”

    “节操呢?”

    “刚才掉地上了,要不你帮我捡起来?”

    “你去死吧死基佬!鄙视你这种整天钻空子的人,像我就不同了,我从来不屑跟小人为伍。浓眉哥,让我来替你包扎伤口吧,我曾经给小白鼠包扎过断腿,对处理伤口有经验!”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