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陷阱?陷阱!
    两天后,桃花坳。

    福克斯坐在一个路边小公园里。

    她的打扮像个青春无限活力十足的大学生,手中还拿着一本书,坐在长椅上悠闲地看着。夕阳下,落日余晖映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种娴静优雅的味道。最近东山有很多金发碧眼的妹子作为交流生,路人早已经见怪不怪。在地狱训练中完全洗褪去以前那股浓郁如血的杀气之后,福克斯现在看起来,更像个普通人中的学生,凌厉有如刀锋的杀意全无,反倒是一股青春气息,难以遮掩,扑面而来。

    莫说不认识她的人容易误会。

    即使是认识的熟人,一眼乍看过去,也很难认出这个女孩就是当初那个谈笑杀人狡黠如狐的魔女福克斯。

    桃花坳是山里,太阳下山比较早,但晚上黑得比较迟。

    金色的天空还非常明亮。

    太阳却悄悄溜走了。

    极遥远的天那边,渐渐的涌起一片乌云。

    公园里不知何时多了几丝凉风,刚刚自枝头飘降下来的落叶随风而舞,时高时低。

    “起风了!”福克斯合上书本,望了一眼远方天际,喃喃自语道:“台风来了,暴风雨快来了……”

    “汪!”有只流浪狗跑过来,在她的脚边嗅了嗅,摇摇尾巴,又可怜巴巴地她吠了一声,似乎想跟福克斯索要食物。

    “可怜的小东西!可是我只有面包,可以吗?好吧。你先填填肚子,呆会我再带你去吃大餐吧!”福克斯看了看浑身脏兮兮又饿得不轻的流浪狗,伸手摸了摸它的头顶,待它顺从地接受了这种沟通,又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一袋面包。她轻轻的撕开包装,细心地将面包扳开,一一摆到流浪狗的面前。

    看着流浪狗迫不及待吞食着。福克斯笑了。

    笑容在头顶金色的天空映衬之下。

    格外灿烂。

    流浪狗吃掉一袋面包。

    又朝福克斯叫唤了几声,似乎在感激她的施以。

    它摇着尾巴,在她的脚边转了几圈,忽然撒腿就跑,几秒钟就跑远了。

    “走吧!别让浓眉哥看见你,否则非逮住你不可!”福克斯朝流浪狗的背影挥了挥手,在桃花坳。流浪狗虽然经常有。但为了防止野狗咬人和传染病等等问题,浓眉哥非常重视,巡街人员一旦发现,马上逮起来处理掉。福克斯不知道这只流浪狗哪来了,不过看它的样子,显然流浪过一段时间了,能够在浓眉哥的严打清扫大行动下逃脱并且坚持这么久,也算是个了不起的狗英雄了!

    福克斯将书本收入提包。站起来伸个懒腰,准备返回自己的住所。

    前几天因为服用‘真阳洗髓丹’的缘故。

    她痛苦了好几天。

    上吐下泄。

    最后就连骨头都隐隐作痛。

    如果不是林东给的,她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毒了。

    当然,体内的杂质清出去之后,整个人感觉简直不要太好,似乎随时都可以飘起来,身轻如燕,而且一种前前所未有的生命活力,在灵魂深处涌出来。弥漫在身体肌理的每一分每一厘。不用测试,福克斯都知道自己的战斗力提升了。

    “仅仅服用一颗丹药。就有一个飞跃,如果我能够跟他的身边。天天服用这种神奇的丹药,那么……”福克斯收回思绪,笑笑。

    幻想罢了。

    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资格靠近他。

    而且,就算跟在他的身边,也不可能天天吃那种丹药!

    这么神效的丹药肯定特别珍贵,怎么可能天天服用,自己能够获得一颗,已经天大的幸运了!

    “如果可能,再跟他讨要一颗丹药最好!仅仅服用一颗,我的血能就开始质变,如果再服用一颗丹药,我的血能说不定能够全部转换!”福克斯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跟林东开口。这个木头非常的难对付,他软硬不吃,心志坚如钢铁,别说自己,就是家里那一大群女兵也视若无睹,真不知这家伙还有什么弱点没有呈现出来!

    福克斯想了半天。

    一点办法没有。

    最后,满腔无奈化作幽幽一叹。

    男人太好|色看起来很讨厌,但像林东这边无视美|色,让人更加无语!

    “汪汪!”

    福克斯收回飘远的心绪,发现那只流浪狗又出现了。

    不仅它一个,在后面,还带着几个同样看起来脏兮兮的流浪狗。

    “你这是自己吃饱了还不忘朋友啊!哎呀,你倒是够义气,不过我的面包已经让你吃完了!怎么办呢?嗯让我想想办法吧!如果有哪间店的老板不在乎,我倒可以带你们去吃顿大餐,但是事先说明,如果遇上浓眉哥的手下巡街,你们自己得想办法逃跑,我可保不了你们!”福克斯俯下身,摸了摸流浪狗的头,又冲另外几只站得稍远的流浪狗一笑,打个响指:“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还等什么?我们出发吧!”

    “汪汪汪!”几只流浪狗叫唤起来。

    “你们也同意了?”福克斯将包包拿起来,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向那几只流浪狗招手:“跟我走吧!”

    最初的那只流浪狗快步跟上。

    另外几只流浪狗有点犹豫,但看见最初那只流浪狗跟上了,它们吠了几声也跟了上来。

    在快到公园门口的时候,远处又飞奔过来几只流浪狗,迅速加入队伍。福克斯回身看了一眼,笑道:“你的朋友还真不少呢!今天难得相识一场,我请你们吃大餐!”

    “汪!”最初的流浪狗乖巧地回了一句,让福克斯的心情大好。

    福克斯走了两步。

    忽然脸色剧变。

    她惊骇地回过头去。眼睛高速扫向最后加入的几只流浪狗,口中尖叫起来:“不对!”

    最后加入的几只流浪狗要稍微高大些,身上虽然同样脏,猛一看跟普通狗没有什么两样,但福克斯第二遍仔细观察可以捕捉到一些细节,这几只流浪狗皮肤紧绷,肌肉结实,气血更像饲养的警犬或者军犬。最重要的。普通的流浪狗,哪有这种猎食者的精神气。

    陷阱!

    敌人通过真正的流浪狗来迷惑自己!

    他们利用自己对待流浪狗的同情,布置了一个局!

    最初的流浪狗,还有中间来的几只流浪狗,都是真的,等自己戒心消除,再放出假的流浪狗接近自己……

    危、危险!

    福克斯几乎在反应过来的一刹那就飞跃起来了。箭矢般飞扑向前。

    不过她的反应再快。也逃不过敌人的算计。

    轰隆隆!

    一股威力巨大的爆|炸。

    在福克斯的身后惊天动地的爆|炸开来,身在半空中的福克斯,就像布娃娃那般被炸飞了,消失在席卷全场的冲击波和爆|炸烟雾里!

    与此同时。

    几天没有洗澡胡子拉碴的浓眉哥,正抱着头,坐在窗户后,正在思索桃花坳什么地方会是敌人的突破口。

    忽然一阵巨响在耳边炸开,炸得他脑门阵阵刺痛。紧接着一阵冲击波席卷过来。

    屋里哗啦啦的,碎了一大片。

    “尼玛!”浓眉哥站稳,定神往外一看,发现巨大的蘑菇云在几百米外的公园门口骤然升起,黑色的烟雾有如毒龙在乌云里翻滚,层层叠叠的往上翻涌,往外扩散。公园外面的商业大街,简直比台风过境还要惨,满地碎片满地狼藉。汽车在尖叫,人员在哭喊。整个局面乱作一团……

    这不是浓眉哥最触目惊心的景色。

    让他瞳孔急扩的是。

    就在爆|炸之后。

    在街角,还隐藏着不知什么人。竟然放出了几只黑色的狗只,驱使它们亡命地冲向大|爆|炸的中心。然后,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在浓烟中轰然爆发开来。

    “快去救人!”浓眉哥心跳瞬间飙升到三百,自己的预感果然没有错,之前还真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现在台风还没来,敌人就已经采取行动了。不管刚才炸的是谁,接下来事情都不可能就此罢休。浓眉哥强行用钢铁般的意志,将自己镇静下来,打开对讲机发号施令:“全体都有,我是祈峰,敌人已经开始行动,现在我下令,各小队立即按照原计划行动,在重要关口设卡布防,地毯式搜索,不准放过任何可疑人员或者动物,比如一种携带炸|弹的狗只,尤其要重点搜索!警卫组的人员立即到位,保护各个重要目标;消防组控制局面,救治受伤民众;通讯组联系方以则、杨景新,让他们立即带人过来支援;特别行动组,跟我出发……全体人员立即行动,有任何情况,各组长队长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浓眉哥祈峰自窗口直接跳下。

    身后几个特别行动组的人员同样效仿,几个人拔出枪,撒开腿飞奔向爆|炸现场。

    等他们赶到,浓烟还没有完全散尽,现场的血腥味和火|药|味直呛鼻子。浓眉哥眼尖,一眼看见在崩裂破碎的公园门口,在大|爆|炸的中心,站着一个狼狈不堪浑身是血的影子……

    除了浓眉哥他们几个。

    在公园的另一边,还有十几个影子也迅速接近。

    每一个都蒙着头脸,神神秘秘,只露出一双双饿狼般的眼睛。

    “真不愧是注射了基因药剂的基因战士啊!这样还炸不死!不过没关系,自|爆狗只没有完成的任务,我们会弄妥它的!我保证把你碎成零件状态,哪怕世间最权威的生物学教授和法医,也不可能把你拼回人形!”为首有个高大的蒙面男子,一边阴森森地开口嘲讽,一边挥手示意同伴把中间那个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的影子围起来。

    “队长?”浓眉哥的手下想开枪射击,但浓眉哥赶紧伸手阻止他们。

    “我们全体撤退五十米!”浓眉哥忽然作了这个决定。

    “什、什么?”特别行动组的队员惊呆了。

    “这不是我们能参与的战斗!”浓眉哥的眉头紧锁,脸黑得跟炭一样。可是他的态度很坚决,收起手枪,立即带领队员后撤,似乎对于烟雾中间的血影和缓缓包围过去的十几个影子视而不见。

    “这就是所谓的华夏精英?呸!”那十几个影子看见了浓眉哥带队离开的怂样,一个个的轻蔑无比。

    “队长?我们?”特别行动组的队员此刻简直要疯了。

    “都闭嘴!”浓眉哥转面怒瞪向开口的手下。

    在浓眉哥的坚持之下。

    特别行动组的队员非常耻辱地撤退至五十米之外的空地上,他们在众多市民的注视下,恨不得立即找条地缝钻进去。尤其是一些青年和学生,还大声地嘘他们,甚至有人用手机拍摄,将面前浓眉哥带队员撤退的一幕,上传围脖。

    场中。

    浑身是伤的血影静静地伫立。

    直到十几个影子小心谨慎地接近,她才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地狂笑:“啊哈哈哈……想杀我?就凭你们?可笑的小虫子,我要像碾死臭虫一样碾碎你们!”(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