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别看把家具搬进去就能住,但真动起手来,那也不简单。

    暗河大屋位于地底千米之下。

    不算分支。

    光是新通道绕下去,一路兜兜转转,自地表到地底的全程超过五公里。楚灵儿兴致勃勃地搬了两趟,接下来再也不肯动了,躺在大厅的沙发上,像小狗似的吐舌喘气。萌货也累,但无限鄙视这个闺蜜。要是出去疯玩,估计再远十倍的路程也‘大丈夫’,现在才搬两趟就装死!

    “大叔,我已经搬不动了,请搬家公司来搬吧!”楚灵儿一看见林东就撒娇,当然,这是因为程明歌不在。

    “搬家公司?”鱼彤彤雷得不轻。

    别说搬家公司了,就是基因士兵都不能让他们知道。

    要不然木头那么辛苦,自己一个人在地底挖啊挖的干嘛呢?还不是为了秘密行事!

    林东对于楚灵儿撒娇置若罔闻,谁的房间谁布置,早就说好了!你不搬也可以,那就在上面住,反正又不是没有地方!想在下面住,那就亲自动手!

    楚灵儿一看撒娇卖萌**对大叔无效,只好嘟起小嘴巴,继续行动。

    再跑两趟。

    她又把主意打到萌货身上:“好小萌,不如我们一个房间吧?我们两姐妹亲亲热热的住一起,这样才好!你看大马小马,还有山羊绵羊她们都是凑在一起住,这样才热闹!”

    萌货严词拒绝:“不行!”

    楚灵儿拉着她的袖子:“为什么?”

    萌货小鼻子哼了声:“因为昨天我说要跟你一个房间,你当时无情地拒绝了我!”

    楚灵儿赶紧陪出笑脸道歉:“小萌最好人了。我知道你不会记住这些的,那是我一时糊涂,现在本美少女郑重向你道歉!”

    “根本没有诚意的道歉不要也罢!”萌货余怒未消。

    “人家已经很认真在反省了!”楚灵儿垂下头。

    “确定?”萌货心很软。

    “请一定处罚我!”楚灵儿的戏拿个奥斯卡影后完全不在话下。

    “看起来好像要哭了?”萌货这辈子最看不得别人的眼泪,一看楚灵儿眼角带点泪光,心就融化了。

    “只是一不小心进了沙子!”楚灵儿带点抽泣地抹了抹眼角,又吸吸鼻子,小脸一副你不原谅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模样。

    “看在你诚心诚意地请求我的份上……”萌货叹了口气。

    “耶!”楚灵儿一听立即激动得跳起来。

    “啊咦?”萌货眨巴着大眼睛。

    “人家只是太高兴了!”楚灵儿瞬间回归梨花带泪的可怜小模样。

    “原来只是太高兴了吗?”萌货后知后觉地歪着小脑袋问,鱼彤彤在旁边掩面不忍再听。这个萌货一年得让楚灵儿骗多少回啊!楚灵儿却用眼角打个眼色,示意鱼彤彤远一点,这个是闺蜜之间的亲密交流,再说了,人艰不拆!鱼彤彤翻了个白眼,就许你使诈骗人?不许别人行侠仗义抱打不平?

    萌货咬着手指。

    想了半天。

    呆萌呆萌地问楚灵儿:“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楚灵儿立即给她一个提示:“说到我深刻反省又诚心诚意地请求你的份上,然后你……”

    “对。不过即使你诚心诚意地请求我。我还是不能答应!”萌货一说,楚灵儿惊呆了,剧本不对,明明不是这样走向的好吗?最后大结局不是应该闺蜜搂在一起,亲亲热热,宣布永远不再分开吗?

    “为什么?”就连鱼彤彤也好奇了。

    “因为我只是蠢萌,不是真蠢!”萌货鼻子哼了一声,小脸仰得高高的。抱起被子,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楚灵儿浑身无力地跌倒在地上,竟然让萌货给耍了。

    太惨了!

    这,这日子没法过了!

    鱼彤彤看见这一幕,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笑得连泪花都飞溅出来,还没办法止住这股笑意。

    可字大屋这边正忙着搬家,在桃花坳,一幢大厦的秘密房间里。

    几个黑影正在窃窃私语地密谋。

    那怕已经处于秘室之内。

    可是他们依然如此。

    小心而谨慎。

    “我们的机会快到了。在未来两天,会有一场台风。自潮平方向登陆,极可能波及东山!到时候。我们正好伺机行动,发动袭击,一举突破!我个人的意见,还是欲得其人,必先断其羽翼!”会议桌上左侧黑影提案道,他的声音低沉,带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磁性。

    “要达成此事,谈何容易!”议桌中间的男子非常的稳重:“此前计划连遭失败,我们内部大受打击,下面士气难以振作。如果行事,必须慎之又慎,我们本身并非巨头,没有一再失败的资格!”

    “是,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抓会,把握良机。”左侧黑影继续提案:“我希望通过两天后的计划!”

    “我反对!”议桌右侧有一个黑影摇头又摆手:“我建议我们暂且休整,等待真正的良机再发难。”

    “同意。”右侧又有个黑影赞同:“我们此前的行动已经触怒了华夏军方。接下来,假如我们还有计划,我不排除他们会有报复的惩罚。现在华夏军方基因士兵超过千人,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一旦交恶,双方撕破脸皮,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同时华夏方的经济以及发展也不容忽视,如果是基因士兵,我们还可以跟他们暗战,通过牺牲和勇气挡住他们,但经济战呢?现在的华夏,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庞然大物了!”

    “打经济战?你确定华夏真会跟我们打?华夏发展虽快,但很多方面根基未稳。真打起来我们也不怕!我倒要看看,一旦打起来,到时候吃亏的是谁!”左侧有个戴着眼镜的黑影反驳道。

    “闭嘴!前辈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余地!”左侧为首那个影子怒斥,磁性的声音激扬起来。

    “是!”戴眼镜的黑影恭敬地垂下头。

    “双方交战有如两虎相争,无论谁生谁死都只会便宜了坐山观虎斗的那些人!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使用蛮力,武力平推,在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下是不可能的。我们得学会使用策略。用智慧去解决问题,花费最小的成本达成最大的效益*夏太大,我们不可能一口将它吞下,就算咬上一口,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消化。”议桌中间的男子手一按,止住双方的争议。

    顿了顿。

    议桌中间的男子,作出表态道:“两天后的计划。我们只实施前半部分。金雀花王朝和上帝之眼。似乎有某个计划。我们可以推波助澜,暗推他们一把。但我们的人不允许再出现,现在挑衅华夏不是明智之举,尤其是华夏是上升期,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隐忍。只有潜伏在黑暗中,我们才能够安全又平稳地发展。一旦浮出水面,我们再次成为众矢之的,那么我们此前所做的一切都完了!”

    “是!”议桌左右两则的黑影皆低头听命。

    “大人。我有个请求。”在准备散场各自布置的时候,右侧为首的影子忽然开口道:“我希望大人下令,明令禁止计划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们那边的下层执行人员‘下克上’,无视命令,擅自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鲁莽行为。”

    “你说什么?”左侧的影子纷纷起立,对右侧的影子头领怒目而视。

    “那种事,在他们那边已经成为丑陋的定式,在执行命令时经常闹出这种违背上命的笑话。还自以为是地沾沾自喜,并且以此为荣。甚至借助这种突以事件作为威胁,迫使我们整体资源向他们倾斜!”右侧为首的影子根本无视对面一群人的愤怒目光。还无比淡定地端起茶杯:“我们可不愿意一直这样给那边擦屁股,尤其是现在的形势对我们不利,我们更加要谨慎行事!事实上,正因为我对他们的执行缺乏信心,所以才会坚决地反对他们一直以来布置的种种计划!”

    “你个国贼,应当天诛!”左侧那个眼镜愤怒地咆哮起来。

    “闭嘴!”这回喝斥的是议桌中间的男子,他沉声下令:“计划百分百按照原计划执行,任何人在计划中有任何超越,格杀勿论!”

    “大人?”左侧那几个影子急了。

    “计划一再失败,虽然我知道大家的忠勇和牺牲,但是我无法再忍受更多的打击!尤其是你们这边,我需要看见你们取得的成效,而不是看见你们像耍酒疯的野武士一样在我面前大吵大闹,”议桌中间的影子挥挥手,表示这件事没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是!”影子们的心态不同,但在严令之下,仍然低头鞠身领命。

    与此同时。

    在桃花坳的商业大街。

    一间咖啡馆里,浓眉哥跟陈曦对坐。

    陈曦这个此刻正春风得意的当红秘书一边捣着咖啡,一边取笑浓眉哥:“祈队长,约你喝杯咖啡罢了,至于这样苦瓜式的面样吗?”

    “你不懂,跟你没法说!”浓眉哥祈峰哼了声:“你说的那些芝麻绿豆小事,我懒得管。陈大秘,你有空,可我没有啊!你不知道我这些天有多忙,天天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拜托你就别来添乱了!小事情你找别人,我现在真没空招呼你!”

    “好吧,我找别人。”陈曦非常的无奈,在浓眉哥的面前,他这个所谓的东山红人,根本没个屁用。

    “你回去后,让你们的徐老板,准备好速效救心丸!”浓眉哥走人之前不忘给陈曦个警告。

    “噗!”陈曦差点没有喷咖啡,赶紧放下杯子问:“近期又有大事?”

    “希望没有吧!”浓眉哥叹息了一声:“现在一切都很平静,但我也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老天爷,那些家伙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上次袭击才过多久!”陈曦忽然有点想哭。

    “如果只是上次那样的袭击还好,就怕不是!”浓眉哥的眉头深锁。

    “不能想点办法吗?”陈曦急忙追问。

    “你有办法?”浓眉哥反问。

    “……”陈曦垂头丧气,敌人还没有行动,没有目标,一双拳头就算再有力,也打不出去啊!不过,这种感觉让人非常郁闷,明知敌人迟早会来,但自己这边只能眼睁睁地等着,太被动了!难怪浓眉哥整天锁着眉头,天天生人勿近的苦逼模样。

    浓眉哥拿起了椅子的衣服,最后给陈曦个建议道:“你给林东和程明歌打个电话,告知他们现在的状况吧!”

    陈曦大惊:“为什么是我?我该怎么说?现在啥也没有,难不成让他们躲进军事基地里?”

    浓眉哥头也不回:“这个是你考虑的问题!”

    “卧槽!”陈曦忍不住爆粗了,中指直直地朝浓眉哥的背影比出来:“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是个大奸狗,这不是推我去死吗?祈大队长,你干得也太顺溜了吧l蛋,老子要跟你绝交!”(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