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是坚强?还是软弱?
    高个男子呆呆地看着林东。

    他的那一群手下。

    也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全部不知所措地看向自己的头领。

    “拦住他,那怕是一分钟也好!”高个男子打了个寒噤,忽然如梦初醒,自恐惧中震醒过来,冲着那群木楞的手下大吼道:“掩护我!”

    “是!”让林东感到意外的是,这群快吓尿了的家伙,一听到命令,立即表现出难以言喻的服从性。

    就跟一群被迫发狂的疯狗。

    那些黑衣人跳起来。

    咆哮如雷。

    自身上抽出各式各样的武器向林东冲过来。

    有手枪有匕首有军刺有狗|腿|刀还有极少人懂得使用的飞镰和多半用在影视方面的双节棍,武器五花八门,也许他们想通过这些,来掩饰原来的身份吧!不管是拿枪的还是用刀的,统统向林东扑过来,企图用人数,在短时间淹没林东。

    砰砰!

    两支手枪才刚刚发射出一颗子弹。

    两个向林东瞄准的黑衣人,就发现自己面前有个拳头高速扩大。

    一瞬间。

    遮蔽了整个天空。

    在极度的痛苦中他们感到自己的灵魂被一股巨力推动,强行迫出了体外,然后在寂冷的虚空中湮灭……没有人知道他的湮灭过程中的恐惧和痛苦,在同伴的眼中,他们的头颅,就像子弹穿过西瓜一般,刹那爆碎。随后破裂成无数的碎片,红红白白的东西,激溅开来,直飞洒得满天满地都是。一个手拿匕首的黑衣人滑倒了,翻滚在脑浆与鲜血中,惊惶地带倒了两个同伴。

    三个人在鲜血中滚作一团。

    另外几个黑衣人在冲到林东面前时,强行提升起来的勇气已经耗尽。

    尽管他们拿着武器,但颤抖的双手根本没有太多力气去挥动。更别说准确地攻击林东身上各处的要害了。

    “撼地式!”

    林东用脚一踏。

    有股无形的冲击波自地面轰然爆发开来,圈形扩散。

    冲近的那些黑衣人感觉自己在一瞬间,身体莫明其妙地浮空了,一种特殊的推力将他们升了起来。但随之而来是骨骼肌肉皮肤被巨力震裂撕碎的痛苦。

    惨嚎还没有来得及冲出口。

    林东的手往天花板一引:“撩天式!”

    身体震得悬空的黑衣人就像火箭那般扶摇直上,一个个脑袋直接硬生生地砸进天花板里。

    翻滚在血浆里的三个黑衣人倒没有受到后面向上力量的牵引,不过他们同样悲惨,身体每一厘米的皮肤都破碎了。肌肉和断裂的骨刺血淋淋地自里面挤扎出来。距离林东最近的一个,甚至连肠子也出来了。血人般的他们没有跟同样那样,当场死去,不过他们受到的痛苦却是加倍的剧烈,相信在他们彻底结束自己生命之前,还会有一番美好的滋味,等着他们慢慢品味。

    七窍流血的他们发出了世间最悲惨的痛嚎。

    可是再没有谁会去拯救他们。

    他们的头领。

    高个男子,早已经在他们动手围攻林东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将他们当成了弃子。

    “嘭!”高个男子用闪电般的速度,打开了密室的铁门,在身体滑进的同时,又把铁门牢牢地关上。过程绝对没有超过两秒。他听见了手下在身后发出的悲鸣,可是他毫不动心。

    相比起组织这些年图谋布置的‘计划’,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区区几个手下的生命。

    根本微不足道。

    冲进密室。

    高个男子扑到最面间的囚室外面门口的按铃上,用沙哑的声音嘶吼道:“杀了她,你们给我用最快的速度杀了她!一秒钟也不要耽误!”

    他在发下命令之后,又冲向囚室外壁的另一个方向。

    手指迅捷地连击隐藏得跟普通墙壁毫无区别的隐蔽机关按钮。在三秒钟左右,他就开启了一个开口比窗户略大的保险箱式的特殊机关装置。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拳头大的红色按钮。只要按下它,那么整个庞大工程的地下密室。都会爆炸,变成一堆废墟。

    而里面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是基因战士还是研究基因药剂的‘木头先生’。

    全部在爆炸中化作齑粉。

    绝无存活之理。

    “再见了,世间上我们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高个男子几乎没有半秒钟犹豫,直接用拳头向那个红色按钮砸过去。当然,再疯狂的他,眼眸深处也掩饰不住对死亡的恐惧。只是他这种人已经彻底洗脑,无论内心如何,但在个人的牺牲上,他是毫不迟疑而且极其狂热的。在他的心中,林东前来是个意外,但为了除了林东,他不惜同归于尽,为组织的未来,争取到更多的优势。

    “咚!”

    那个红色按钮被他一拳砸成了碎片。

    高个男子疯狂地大吼起来,他以为下一秒就会等来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他知道这个爆炸的威力,当红色按钮被砸下,那么整个地下密室,包括周围数百米范围的地面建筑,统统都会变成粉碎状态的砖头瓦砾。别说人类,就是一头电影中才有的异形,也绝对没有幸存的可能。

    “啊啊啊啊啊……”高个男子疯狂又绝望地吼叫起来。

    他嘶吼了不知多久。

    什么都没有。

    没有爆炸。

    没有粉骨碎身的大爆炸出来。

    整个囚室外壁走廊静悄悄,除了高个男子渐渐平静下来的喘息声,其余地方一片死寂。

    “没爆?”高个男子绝对不相信组织上面会派人过来安装一个虚假的炸|弹,因为这是最后的自保手段。假如这个失效,那么再没有彻底保密的可能性。

    “啊,不好意思,我在进来时看见你们那个炸|弹做得挺有趣的,里面的线路,设计得非常巧妙。你可能不知道,我对于一些很复杂的东西,总是耐不酌奇心。想探个究竟,而且我刚才没想到你要用,一不小心给拆了,真是抱歉!”林东不知何时站在高个男子的身后,非常平淡地跟对方讲述了一个事实。

    “你拆了?”高个男子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挺麻烦的一个东西,还好我花了十几秒把它拆了下来。”林东点点头,又提议道:“要是你着急用。我帮你重新装回去吧!”

    装回来?

    高个男子忽然想大哭一场。

    当初组织请了十几个专家过来。足足花了两周时间才勉强装完测试过确定成功的超|级|炸|弹,竟然让对方只花十几秒拆了。当初专家们信誓旦旦,说这自爆装置一旦安装,将永远也不可能拆下来,一碰就会爆炸的。现在人家非但能拆,还说要装……你们这些狗屁专家其实是玩我的对吧?

    让林东帮忙把自爆装置装回去那是笑话。

    除非林东的智力水平线远远低于马里亚纳海沟,否则,他不可能会做那种脑残的行动。

    高个男子用尽最后的力量赶到最里间囚室的门口的按铃处。扯着嗓子尖嘶道:“你们两个立即自杀,快!”

    “没关系,我不着急,你们慢慢来!”

    林东摆摆手。

    表示自己一点儿也不着急,想自杀的可以慢慢自杀,当然想快也行,甚至想掉脑袋请人代劳砍头,也无有不可。

    囚室的门,忽然无声地打开了。

    一个浑身是伤鲜血淋漓的影子孤零零地出现在高个男子的面前。

    她衣服破碎遍体鳞伤。鲜血层染仿如朵朵红花,就连脸庞。也涂抹了不少血污,但这一切。都无法遮蔽那眼眸深处的自信和骄傲:“你是找她们吗?她们已经死了!接下来轮到你……”

    “你,你竟然杀了她们?”高个男子一看面前站着的人,竟然是心目中弱不禁风的文慧,顿时傻了眼。

    他现在心中的震惊。

    不亚于林东出现。

    一个普通人,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杀死了两位在国际上颇有名气的女杀手,这,这怎么可能?

    “你的最大错误就是自以为是!”文慧从来没有跟林东学过拳式和心法,但此刻她竟然模仿了鱼彤彤平时修练的燕子身法和爆杀拳,瞬间移动,玄妙地踏前两步,一拳重重地击中高个男子的胸口心脏位置。高个男子身体晃了一晃,‘啪’地倒在地面上,就连挣扎的力气也让她轰散了。

    他想躲。

    但在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被锁定了。

    而且在身体还没有做出闪避动作的前一刻,拳头就已经来到……

    文慧重拳轰倒了高个男子,身体也椅了几下,不过,她坚强无比地站稳了:“杀出去,既然他来不及赶过来这里,那我就杀出去!我不要做个累赘!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是个女人,但我也可以顶起半边天!杀,谁也别想阻拦我!”

    她的眼眸里,已经完全屏弃了恐惧。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勇力。

    就像火焰。

    燃烧在她的心胸,支持着她现在不可阻挡的战斗意志!

    “……”高个男子在视网膜渐渐黑暗下来之前,看见了文慧此时脸上的表情,和眼眸内那烈焰般的光芒,心中不由黯然叹息。自己竟然绑架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就算没有林东赶过来,恐怕自己这一场绑架,也会悲惨又耻辱地失败吧!

    “停下来吧,不要再燃烧自己的生命力了!”林东走到文慧的面前,非常温柔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杀!”文慧却像认不出林东似的,直接挥起了拳头。

    “轰!”一拳重重地击在林东的胸口心脏位置,跟此前命中高个男子一模一样。

    林东没有后退半步。

    他站在她的面前,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

    在重重轰出一拳之后,文慧的理智恢复了一点点,她眼眸内的烈焰光芒稍淡,一下子认出来面前的男子,是自己无比期盼却又不敢置信的他……她张开了张口,嘴唇颤抖起来,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激动,恐惧,内疚以及自责,各种心绪瞬间压倒了愤怒和坚强,潮水般淹没了她。

    文慧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

    眼眸内的烈焰消散。

    半点不剩。

    眼泪却哗啦啦地涌流了出来,跟此前那霸气的烈焰燃烧的‘不可阻挡’形成了两个鲜明的对比……她软绵绵地倒下,脸上一副想哭又不敢哭想道歉又不知如何开口的复杂表情,当然更多是惊喜和不敢置信。

    “好了,没事了,我来了!”林东伸出手,将软倒在地上的她接住。

    文慧承受不敢如此剧烈的精神冲击。

    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在清醒的时候,她不敢向林东作出任何的表示,可是晕厥之后,当林东托住她,她反而本能地抓住他,双手紧紧地抱住,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急需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 *** ***

    只写牵手,纯洁无比,安全上岸,河蟹万岁!

    萌萌哒!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