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一个意想不到的来人!
    风间枝子走出豪华包厢门口时,满不在乎地将一条沾满鲜血的喉管甩在图案华丽的波斯地毯上。

    这是叶倩如杀人的特色。

    独无一二。

    许多国际佣兵杀手在干掉敌人的时候,都有自己的手法。

    有人喜欢把敌人的肾脏捅破,让对方在极其痛苦中慢慢流血虚弱,最后死去。有人喜欢简单直接的扭头,干脆利落地将敌人的脖子扭断,颈椎一间被折断,脑干和神经严重受损,动脉破碎,气管扭曲,这种方法因为很适用于背后偷袭,许多佣兵杀手深通此道。有人喜欢斩首,确保目标一定死透,但有的人却喜欢折腾敌人,割喉,将敌人的喉管和动脉一瞬间割断,让敌人在绝望中慢慢挣扎死去。

    有的人喜欢击碎敌人的后脑。

    一击致命。

    也有的人喜欢狙杀,直接用子弹在敌人的额头开出一个天窗。

    各种杀人手法才有人使用和喜好,但用手捏碎敌人咽喉再硬生生地把敌人的喉管直接自胸腔里抽出来,这种杀人手法是海魔女叶倩如的独创,在她之前,很少有人使用这样‘麻烦’又‘凶残’的手法。

    叶倩如以前那样杀人是自己实力不足,为了立威,就连李大嘴吃人一个道理,后来她跟了林东,做了女兵们的教官,渐渐放弃了这种手法。

    脱胎换骨的她已经不用再吓唬人了。

    现在的叶倩如,已经拥有足够的实力面对任何一个敌人。

    不过。

    她放弃的杀人手法。却让风间枝子捡了起来。风间枝子也拥有强大的战力,虽然不比叶倩如,但能够对她生命安全造成危害的,真心没有几个。可是风间枝子发现,这种直接把喉管拔出来的杀人手法,不仅有强烈的威吓作用,还能让敌人死得很痛苦。

    于是风间枝子就捡起了这一招,并且将之发扬光大。

    “……”看着风间枝子离开的背影。豪华包厢内的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尤其是文慧的堂哥,更是吐得一塌糊涂。

    地面上被拔掉喉管的那个家伙还没有死。

    可是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

    他没救了。

    就算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就在旁边,立即进行手术抢救,也不可能把他的生命给救过来。

    “但愿那些家伙不要太过分,否则,东山又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别人不知道。但身为东山本地官员的宋局对于东山前一段时间的清洗。那是有所耳闻的。原因就是林东的愤怒,然后军、政双方配合行动,拦网式清理。据说外围还有以福克斯和风间枝子两个女人为首的杀手暗战,清掉了数百名潜伏在东山间谍和佣兵杀手。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那位‘木头先生’岂会善罢甘休?

    文慧没事还好。

    万一出事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宋局想到这的时候,忍不住又连续打了几年寒噤。

    “文慧女士请坐,我们真的没有恶意!请坐。只需要一点小小的配合,我们就会送你离开。对,我们要跟你谈的是合作,不是威胁和迫害,我们不是那种鼠目寸光的短视之人!”高个男子请文慧坐下,让手下奉上茶。

    等文慧精神稍微稳定一点了。

    又给她递来一件文件。

    文慧接过细看。

    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虽然她只看了文件的十分之一不到,但已经百分之一万确定,她不会接受敌人的条件。

    事实上,早在前来之前。她就下定了决心,宁死也不会接受任何条件。不管那样做会不会损害林东和程明歌的利益。不管那样做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未来。文慧都已经下定决心,假如敌人威迫。那么只有死的自己,没有卖友求荣向敌投降的她!

    没有看完,文慧却失去了全部的耐心。

    直接把文件放回桌面上。

    文慧的情绪很平稳,但也很坚决:“非常抱歉,你们开出来的条件非常的高,可是我想说一句抱歉,我不会答应你们任何条件。”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你会把我们的文件统统看完了,再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高个男子听了,神色不变。

    “不用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不管我看没看完,我都不会答应。”文慧摇头道。

    “亲爱的文慧女士,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高个男子问。

    “假如我的答案仍然是‘不’呢?”文慧转过来,眼睛平静地看向高个男子。

    “啊,我们在行动之前就充分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毕竟文慧女士是个什么脾性的人,我们可是调查得一清二楚!没有关系,文慧女士,请坐,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等你改变主意。也许你会觉得再拖延一点时间,林东就会赶过来救你。不过我在这里想说一声不可能,因为,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你已经转移到了我们的密室中。在这里,除了我们小组极个别的几位首脑和当初那位设计师之外,就连我们内部成员进来,也需要蒙面并且由首脑带领,才能进来这里!”高个男子非常好脾气,表示愿意等待文慧改变主意。

    “不过是一个地下室罢了!”文慧说是这样说,不过心里也有点嘀咕。

    这个鬼地方设计得还真挺隐蔽的。

    自己进来时。

    如果不是对方提醒。

    恐怕也会在最开初那几段乱七八糟的通道里迷路。

    就算不迷路没有正确方法开启墙壁上隐藏起来的秘门,那也对这种的密室无可奈何。

    文慧暗暗后悔了。

    早知道。

    就在进来密室之前跟敌人拼命。

    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会死。不过敌人说不定也能让自己拼掉几个。

    现在,已经关在密室中,就是想跟敌人拼命,恐怕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文慧女士,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免得你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个水泥和钢板制造出来的密室里,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头大象。也无法离开。我想我这样说,你会明白,并且不会再做傻事,对吗?其实我们无意冒犯您文慧女士,我们只是想跟你合作。在文件上,如果有那一条,你感到不满意。尽管提出来。我们尽量用洽谈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你看我们的确是很有诚意的,我们是绅士,永远不对女人使用暴力。我知道一下子说服您很难,但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林东他的能量和权力很大,在东山,他是不可阻挡天神一般的存在。不过我们要对付的并不是他,而是你,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们有信心跟你谈成这项对彼此双方都有利无害的合作!文慧女士有需要可以随时唤我们,在你改变主意之前,我就在外面,静静地等待你的好消息。最后,文慧女士,再次跟您说一声抱歉!”高个男子欠了欠身子,转身离开了。

    “……”文慧知道拖延时间的策略失败了,敌人竟然早有布置,准备了一个外界完全不知晓的坚固密室。实在是让她有点受打击。

    早知道就留在可字大屋,不为了顾及面子参加什么饭局了。

    这次自己真的错了。

    现在困在这里。

    收到秘密消息正在赶来的他不知会多着急。

    假如自己在这里关上几天时间。说不定他会把整个东山给翻过来,那样的影响就更大了。说不定会让敌人浑水摸鱼!

    “请您不要离开座位好吗?您这样做,我们两个可是会受到很大困扰的!”在密室里还有两个黑衣女子。

    看不出年龄。

    蒙着脸。

    只能自妖味十足的眼睛和曲线分明的身体看出她们是女性。

    文慧知道这个就是敌人说一套做一套的拷问策略,当高个男子一走,她就意识到敌人要发难了,要静静等待自己的好消息那是不可能的。但高个男子不走,不好亲口毁了刚才那套假惺惺的空话。现在两个黑衣女人开口,只是各人扮演的角色不同,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各有分工罢了。

    “你们想怎么样?”文慧笑了,使用暴力吗?好像自己还从来没有使用过拳头解决问题。

    可是。

    敌人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迫自己屈服。

    那就太可笑了!他们以为自己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虽然自己远远赶不上女兵们,甚至不如鱼彤彤那个千金大小姐,但这两个女人,以为自己软弱可欺,那就大错特错了!

    自最里间的密室出来。

    高个男子命令手下严加防范:“虽然我们的密室非常隐蔽,但这绝对不是你们监视工作掉以轻心的借口。我需要的是,在未来一周内,这个深陷地底的坚固密室,连一只蚂蚁也爬不进来!外面的情况二十四小时监控,有任何异常都要报告,任何事情都不能麻痹大意。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个世间无人能及的男子,在外界,许多强大的佣兵甚至称他为‘天神’!”

    “是!”监控人员全部立正垂手,肃容,齐声作答。

    “我们为了今天,已经策划了整整一年时间,可是我们在东山的布置,早在十年前就开始。我们用上了一切资源,才交换来这个机会。如果我们没有好好把握住它,那我们还有何面目回去?假如我们这次失败了,从上到下统统切腹,包括我也不例外!这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我们现在正在向历史时刻出发,我们能成功,那么我们就能够重新崛起,重新登顶。但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可能会错过最好的机会,永远失去成功的方向。今天是一个历史拐点,我需要你们全力以赴,将一切做到最好!那怕付出你们的性命,也在所不息!”高个男子说话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但煽动力极强,所有的部下,都像点燃了欲|望的饿狼,眼睛里透漏出吃人的光芒。

    “不错,我喜欢你的工作态度,认真的人就是值得表扬!”这时,忽然有个人在严肃的气氛中拍手称赞起来。

    他的笑声爽朗。

    笑容亲切,阳光十足。

    普通人要看见了他这种笑容,保准就像拨云见日,自黑暗中注入了一缕阳光,肯定心情大好。

    不过。

    高个男子看见了他之后却浑身颤抖起来,眼睛恐惧得仿佛看见了地狱里爬出来的大魔王,整个人差点没有当场崩溃掉……因为,这个满脸笑容的来人,就是所有人以为还要可字大屋那边正匆匆赶来市区救援的林东。

    林东的到来。

    别说高个男子和他的手下不敢置信。

    就连此时关在坚固囚室里的文慧也不知道,在她担心的同时,林东就已经悄悄然,来到了直线距离她不足二十米的地方。

    当然了,如果当初她特别留意他的话。

    说不定会在她托程明歌照顾囡囡说晚上出来跟堂哥堂嫂接风的时候,就会看过他的眉头,曾经轻不可察地皱过一皱。那个时候的文慧根本不敢仔细去看他的脸,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眉宇间一闪即逝的异样表情,所以一直到现在,还在内疚和自责之中……(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