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英雄难做!
    “请吧!”高个男子很淡定,觉得文慧在他的手中一定逃不掉。

    文慧俯下身子。

    拍了拍堂嫂煞白的脸庞:“他们只是找我,不会为难你的,你回去之后,就和大哥离开东山吧!放心,我不会有事,班长和木头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照顾好自己!”

    堂嫂忽然紧紧地抓住文慧的手,声音既虚弱又颤抖:“阿慧,不是我,不是我!”

    文慧明白她的意思,一笑:“我知道。”

    “对不起,阿慧,都是我们要面子,要不是我们,你也不会在这……”堂嫂一下子哭出来,涕泪横流,文慧给她递包纸巾,起身冲着耐性十足高个男子点点头:“那带路吧!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不要为难我的亲人,否则你永远别想在我这里谈什么合作!”

    “哈哈,我们对于普通人的生命根本没有兴趣。”高个男子仰天大笑:“如果我们要动手,五分钟时间,我们就可以杀光整个嘉宝大酒店的人。放心,他们没有一个人受伤,包括你的亲戚朋友,都只是在按照我们的要求安静地配合我们行动罢了。文慧女士,你应该感激我们,如果我们不行动,你也会受到另外两波人马的袭击,我们其实是挽救了你才对。相比起那些贪婪的扬基佬,我们既友善又仁慈,你慢慢就会体谅到我们的诚意!”

    在豪华包厢里。

    五个影子悄无声息地站在堂哥、宋局、崔总、伊总和洋鬼子戴维斯的背后。

    锋利无匹的刀刃紧贴着他们的脖子。

    全场。

    只有王平川一个人例外。

    “你这是什么意思?”崔总向王平川怒目而视。

    “我什么意思都不是,你如果是个聪明人。就应该明白我的处境跟你们一样才对。”王平川带点苦笑地摇头。

    “那么我们背后都有人劫持,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例外?别告诉我他们人手不够才会这样!”崔总觉得除非自己是个瞎子,否则这个王平川百分百有嫌疑。

    “爱信不信!”王平川心中很不爽,你一个棒子背后让人用刀迫着,还这么嚣张你米国爸爸知道吗?

    “哈哈哈!”负责劫持堂哥的那个蒙面影子忍不住嗤笑出来:“你们不想一想自己的危险处境,不担心你们个人性命,却还在为这不一样的对待感到愤愤不平,真是可笑!难道你们华夏兔子都这么喜欢内斗吗?到了这种时刻了。还要争执?”

    “谁是华夏兔子,我……”崔总想开口反驳,但马上让劫持他的那个影子打了一拳:“闭嘴吧棒子,你身上的土鳖气息早把你给暴|露了!”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崔总的眼睛在滴溜溜转。

    “想知道?也可以,只要你们愿意付出生命为代价,我们可以把真相告诉你们!”带头的影子阴森森地怪笑。

    “不。我们不想知道任何真相。你们想要这样,尽管开口,我们可以交赎金,一千万够不够?我们每人给你交一千万赎金!”堂哥其实不算特别有钱,但一千万他还是可以拿得出来。为了性命安全,他宁可倾家荡产。

    “一千万赎金?”带头的影子听了,又是一阵满是嘲讽的嗤笑:“颜先生,谢谢你的赎金。但我建议你还是留着这一千万喝茶好了,我们不缺钱!如果真要赎金,我也不找你,恕我直言,在你身上根本榨不出什么油水,我如果要赎金,还不如找崔总伊总以及戴维斯先生。尤其是化名戴维斯的小艾伦先生,才是真正的大金主,身家最少超过二十亿美元。我们何必舍近求远?”

    “你们调查得真详细!”戴维斯哈哈大笑:“其实我叫戴维斯也没有什么不对,我原来的名字就是戴维斯。用了十几年的小艾伦,只是我的化名罢了。”

    “果然。只有你没有被提及!”崔总恶狠狠地瞪着王平川。

    “我不想跟傻比说话!”王平川很无奈。

    敌人分明就是挑事。

    你丫的智力太低可以跑去动物园跟猴子秀啊,没有人会拦着你,在这里秀个毛线的推理啊,不要以为看了两本侦探小说你就是福尔摩斯!

    带头的影子。

    对于这种在刀刃威胁下的争执似乎非常喜闻乐见,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戴维斯冷静地看了看四周,意图看清五个影子的具体形象,不过用刀架着他的那个影子,立即压紧刀锋,利刃在戴维斯的脖子上陷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戴维斯真怕对方一刀切下来,赶紧开口:“好的,我配合就是,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做人质?还是想在我们口中套出什么内幕吗?”

    他背后的蒙面影子声音冷得像一块冰:“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乖乖的坐着就行!假如你能闭上你那张臭嘴的话,那就更好了!”

    “哎呀,看来我已经迟到了,我错过了精彩的故事吗?”

    一个妖女魔音般的声音。

    在屋里响起来。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声音是从何处发出来的,如果不是那么多双耳朵一起听见,那么大家还会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错觉。

    带头的蒙面影子脸色剧变,在东山,他最不想听到声音的前三位,除了林东和那个阴魂不散的祈峰之外,就是这个声音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在这种时刻,怎么可能会有这个可怕女人的出现?她不是已经离开了东山,前往潮平那边追杀己方故意布置下的诱饵吗?那些诱饵死士是怎么搞的,竟然让她看出了破绽,半小时不到又自潮平赶了回来!

    “嗯,是非常完美的行动呢?这样一来。人家也想凑上一份,不知道可不可以呢?”那个妖女魔音又响了起来,似乎在窗户,所有人立即扭头,无论劫持者还是被劫持者,统统转脸过去。

    窗户一无所有。

    坚硬的钢化玻璃完好无损。

    再说,这里可是八楼,除非是蜘蛛。否则人类不可能顺着光滑玻璃外墙爬上来。

    当人们的视线落空,再急急扭头回来,以为来人故布疑阵,大家可以在门口看见妖女魔音的真身时,却不料大门紧闭,同样什么都没有。

    对感应拥有一定自信的带头蒙面男子忽然身体一震。

    缓缓地抬头。

    不敢置信地向天花板上方仰视。

    然后在接下来的零点几秒后,他的瞳孔急扩。因为他看见了最最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由于带头蒙面男子的带领。所有人都惊而抬头。

    向上一看。

    他们全体震惊了。

    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悠然自得地坐在天花板上面,在柔和灯光的辉映下,仿佛她这个蜘蛛般的女人才是世间正常的存在,别人坐在地下才是反过来了似的。要不是她小手中倒拿着一杯饮料,嘴巴里叨着根吸管,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那么人们都会怀疑重力是不是真实存在。

    “啊,是风、风间枝子!”戴维斯此时的脸色。亦当场剧变,失声惊叫起来。

    “很抱歉亲爱的戴维斯先生,我知道你有一个行动,就在几分钟前,你还意图使用你裤兜里的那个秘密发射仪,一个伪装成汽车钥匙的小玩意儿,通知外面的伙伴,半道劫走别人快到手的胜利果实。”坐在天花板上的风间枝子停止吸饮,笑嘻嘻地看向头顶下面的戴维斯:“你也知道。人家有时候很调皮,喜欢做点小恶作剧。好让大家牢牢地记住人家!”

    “你把沃克和纳尔逊他们……”戴维斯额头冒汗。

    “都杀了!”风间枝子的口气就像踩死了几只小蚂蚁一般,轻描淡写:“本来我还想放一个人回去。宣传一下人家的名气和魅力,没想到,那个过于自信的家伙竟然在背后掏枪,人家只好满足他的心愿,将子弹全部一颗不剩射进他的菊花里。我相信他感到很满足,因为他临死前叫的声音非常动听,我上一次听见那么美妙的惨叫,还是在半年前!亲爱的戴维斯,不知道你有没有足够的自信,用你那在非洲大地上不断屠戮而练出来的枪法,在人家身上试验一下呢?人家可是很欢迎试枪的喔!”

    “哈哈,风间小姐真会说笑,我只不过是一个娱乐版的记者罢了,偷拍和追踪八卦才是我擅长的东西,什么枪法我哪懂!”戴维斯脸色变了又变,就像变色龙那样,最终还是镇定下来,带点心虚地哈哈一笑。

    “既然是记者,那就乖乖的坐下来,好吗?人家还有点事想跟其余几位朋友谈一谈!”风间枝子笑道。

    “当然了,静观不语是我个人最良好的习惯!”戴维斯赶紧坐下来,又用袖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才他差点以为自己要完蛋,还好,这个风间枝子真正要找的不是他。

    “除了戴维斯之外,我想跟其他几位朋友打听一下。有个叫做文慧的女士,在电视台,尤其是新闻和天空骑士团发布消息的时候,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她,不知道大家认不认识呢?”风间枝子语气非常平淡,她口中所说仿佛是几光年那么遥远的一个人,根本不是十分钟前还在这里坐过的座上客似的。风间枝子问完,众人默而不答,她也不着急,笑眯眯地吸着杯中的饮料,姿势端正又优雅地坐在天花板上,静静地等待着。

    等了好久。

    下面众人一个个额头见汗。

    尤其是带头的蒙面男子和他的同伴,更是浑身让大汗渗透,散发出一股股异常剧烈的汗臭气味。

    风间枝子轻轻的将杯子放在不远处吊灯的上方,又拿出丝巾轻轻地擦拭下樱唇,然后又小猫咪般伸了个可爱的小懒腰:“没有人愿意告诉枝子吗?亏枝子还以为自己还有那么一点魅力的说,没想到,答案如此的心酸!难怪那个木头也不看人家一眼,原来枝子一直是个丑八怪还不自知,呜呜!”

    卖萌假哭又撒娇。

    风间枝子看起来更像一个楚灵儿那般年纪的初中生少女,而不是一个谈笑杀人大约十分钟前还杀光了戴维斯外围接应的小队的女杀手。

    当然,谁都知道这个是错觉。

    假如有人以为这个风间枝子今晚就会这样离开,那就真的距离脑残不远了。

    “颜先生,你好像是文慧女士丈夫的堂哥,你肯定知道她在哪里,不如由你来告诉枝子好吗?”风间枝子伸直身子,自天花板上站了起来,但她并非站在地面,而是倒垂着,站在天花板上面,歪着脑袋,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瞅着下面。

    “你可以杀了我,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这种女人的!”堂哥这辈子估计最有勇气就是这几秒钟了,等说完,整个人虚脱地瘫倒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颤抖得就像秋风中缺衣少食瑟缩一团的伤寒病人。

    他当然很害怕。

    但他知道,自己就是说了,回去也肯定活不了。

    再说心里愧对文慧,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可怕的女人获知文慧的行踪,赶上去追杀……做英雄还是做狗熊,做几秒钟时间的英雄还是做一辈子的狗熊,再说一辈子的狗熊还不一定能够做,说不定说完了也是个死,所以迫得没办法,堂哥爷们了一把,硬了一把。

    当然也就只硬几秒钟,如果风间枝子再迫问,恐怕他就受不了刑讯,将所有的东西全部交待出来。

    心里最害怕的是。

    这个可怕的女人会一怒之下杀了自己……

    英雄,真特喵的难做啊,谁做谁心虚谁做谁心惊胆跳有木有!(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