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恶梦与现实!
    文慧自恶梦中一下惊醒过来。

    浑身大汗淋漓。

    在梦里面,她看见了林东正抱着囡囡在天空中飞翔,玩得好不快活。

    四周没有人,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也上去。

    像小囡囡一样由他带着。

    满天飞。

    忽然一片阴影袭来,在狂风邪气中跳出两个恶鬼,变幻成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边跳着诱|惑的舞蹈,一边轻解罗衣。他变出一把火剑要砍她们,可是那两个恶鬼竟然拿出乌黑的铁链,牢牢地锁拿住他,又合力强行将他的身体抽离起来,直直地拖向无尽的黑暗。她只来得及接住掉下来的囡囡,喉咙像堵住了似的,想喊,想哭,可是什么都做不到!

    “呼,原来只是做梦!”文慧定了定神,翻身下床倒了杯水,喝了大半杯,才勉强稳住心神。

    做梦千奇百怪,这个很正常。

    平时做什么梦文慧都只是置之一笑,完全不会放在心中。

    可是今天,文慧觉得今晚这个梦实在诡异,有点儿真实过头了!那怕已经醒转过来,她还清晰地记得那两个恶鬼的容貌,以及变幻成女人诱|惑时的种种,甚至就连锁拿林东的那条乌黑铁链上的紫金纹路她都深印脑海。

    无端端的怎会做恶鬼拿人的梦呢?

    文慧觉得很晦气。

    仔细想一想。

    又觉得自己的表现很失败!

    情急之下哭喊不出来也就罢了,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恶鬼抓走而不救援呢?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怯懦?再怯懦也不能这样啊!

    “还好这是梦!”文慧觉得如果现实看见他遇到危险。自己没有及时救援,肯定无法原谅自己的。

    躺回床。

    文慧给女儿盖好被子。

    小囡囡似乎也做恶梦了,被子踢开去,小嘴巴还喃喃的不知说啥。

    “别怕别怕,有妈妈在呢!”文慧在女儿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手掌在小小的身子摩挲,轻轻柔柔地安抚身体经常扭动总是睡不安稳的囡囡。她心里同时有点奇怪,小宝贝住在可字大屋。好久没有做过恶梦了,今天到底怎么啦?难道玩得太累了吗?看来以后不能让她玩得太累了,否则身体过度疲惫容易做恶梦!

    文慧受了这一吓,好久没有能够重新入睡。

    为了防止再做恶梦。

    她干脆按亮光线柔和的床头灯,拿本书,看到第二天清晨。

    因为精力充沛,连看几小时的书她不觉得疲倦。只是心里不知何解有点小失望。好难得做个梦有他出现,现在却让恶梦吓得不敢睡。

    小囡囡醒过来后,一睁开大眼睛。

    就扑过来。

    搂住她的脖子直抽泣:“妈妈,我昨晚梦见林东哥哥了,不过大哥哥被两个很丑的坏人抓走了!”

    小囡囡带点惊吓地把恶鬼形容成很丑的坏人,她的话在文慧的心中,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难道昨天晚上的梦是真的?要不然两个人怎会梦到一块去?不好,昨天晚上他就被恶鬼抓走了。我非但没救,还起来看书浪费了几个小时……

    文慧赶紧按住女儿:“哥哥不会有事的,相信妈妈,妈妈马上将哥哥救回来!宝贝你要乖,自己洗脸刷牙,妈妈等下有重要的事做,没办法陪你了,你要乖乖的,跟平时一样。知道吗?”

    “嗯嗯!”小囡囡早已经习惯了妈妈的忙碌。

    在可字大屋里。

    她有太多的伴儿,就算大家上学上班去了。也还有女兵们照顾她。等到女兵们训练,林东差不多起来了。要是林东没空,通常叶小芷或者安安会特地过来陪她玩。

    文慧可不是跟平时那样赶去上班,而是直接冲向林东的房间。

    赤着脚。

    一路飞奔过去。

    路过云悠悠的房间,不顾云悠悠起来了没有,立即冲进去,大喊救命,吓了正在练功的云悠悠一大跳。

    “怎么啦?”云悠悠莫明其妙。

    “快,快去救人!”文慧一时间根本没汉说清楚,扯住云悠悠的袖子就把她拖向林东的房间:“快点,再晚就来不及了!救命啊,都是我,耽误了时间……”

    来到林东和程明歌的房间,文慧跟平时远远绕开不同,一脚踹开门,直接扑进去。

    一下扑在林东身上拼命地呼唤他:“醒醒,醒醒!”

    程明歌吓醒了:“怎么啦?”

    云悠悠双手一摊,摇头:“我也不知道!”

    “都是我!”文慧连叫了十几声林东都毫无反应,她已经断定林东遇到了危险,心中吓得魂飞魄散,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昨天晚上,我梦见他跟囡囡在玩,可是有两个鬼,很丑很凶的恶鬼变成女人诱|惑他,还用一条铁链给抓走了,我以为是梦,但没想到,囡囡起来跟我说她也梦见了恶鬼,梦见了……我昨天晚上过来就好了,但当时真不知道这样,我,都是我的错……”

    “梦?”程明歌愕然。

    “你和囡囡做了同样的梦?”云悠悠若有所思。

    “原来只是梦,哎呀吓死我了!一大清早你咚咚咚的飞奔,又喊救命,差点没把我吓死!原来只是个梦9好还好!”鱼彤彤刚刚赶到门口,一听做恶梦,顿时直用小手拍打心口,老天爷,差点没有让你给吓死,只是一个梦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吗?什么稀奇古怪荒诞无稽的梦都有可能发生的好不好!

    “不是,那个梦非常的真实,它就是真实的,那两个恶鬼把他的魂给勾走了!大家快想办法!”文慧敢肯定在林东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不会唤不醒他。

    而且那个梦太真实了。

    文慧不再怀疑。

    她完全相信。那不是梦,而是一种潜意识在脑海中的反应。

    也许是自己魂魄看见了他的求救信号,为了不吓着自己,以这种梦的形式出现,但自己却以为是做梦,错过了最佳的营救时机。所以鱼彤彤质疑,她立即着急了,又拉住云悠悠的手。希望这个除了林东之后最强大的悠悠妹妹出手,把沉睡林东的魂魄用什么办法唤回来。

    程明歌看了看沉睡的林东,又看了看哭泣的文慧。

    她以手按住额头:“我好像也做了一个梦,也梦见了两个女人,但那两个女人不是恶鬼变的,而是不知自什么地方来的,总之感觉很遥远。具体怎么来的。我记不住清了。她们好像有一个就像扇子似的门,朝我一扇,木头挡在我的前面,将我用力一推我就醒了……啊对了,我在醒过来前,似乎看见她们拿着弯弯曲曲的针刺他,不过,我不是被慧姐你吓醒的吗?怎么会跟木头推我的梦合在一起?而且我感觉这个梦好久了。不像是刚刚做的梦,哎呀我的脑子里一片糊涂!”

    云悠悠皱了皱眉头。

    她练功入静时,似乎也看见了两个女人。

    但因为练功时心神专注,意识守一,她以为是外门邪魔的干扰也就没有在意,难道也是这个梦?

    “话说回来,我好像也梦见了他,但没有什么女人,我梦见他在跟一个高大的丑八怪交手。那个丑八怪拼命地打他,他也用力地殴打着那个丑八怪。我记得他好像快赢了的说……”鱼彤彤隐隐约约记得,在吵醒之前。自己也做了一个梦,但已经很模糊了,如果没有提起,她估计已经将这种无聊的梦抛之脑后了。

    “昨天晚上我也有做恶梦,梦见他跟一大群人打,好多人用飞剑扎他!”千郡进来了,她表示自己也有感兆。

    “我梦见他被怪物围攻,想出手,但就是帮不上忙,总觉得跟他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叶倩如点头道。

    “慧姐没有过来,我们都想过来问问。”千郡看向云悠悠。

    现在。

    只有云悠悠才有可能解开这个谜团。

    云悠悠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她忽然伸手,揭开被开,将林东身上的衣服一扒拉。

    衣服打开来。

    大家的眼前出现了一副触目惊心的图案,林东的身上密密麻麻尽是伤痕,有快愈合的也有全新的,深浅不一纵横交错……程明歌震惊,她捂住自己惊呼失声的口,她跟林东睡在同一张床上,但一直没有发现他的伤!昨天睡前明明没有的,怎么会?而且这些伤,根本不是一天晚上就能有的!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没事,你们看!”云悠悠最为镇定,她知道林东跟自己一样,拥有守护剑血,区区外伤肯定不会危及他的生命。最重要的一点,她看见了伤痕后,反而感到他的生命力在疯狂地滋长,一瞬间已经增长到完全不可压制的生命极境,就知道不管是不是做梦,是不是有女人诱|惑他,是不是有恶鬼抓他,是不是有妖魔鬼怪围攻他,都没有问题了!

    林东的身体似乎着了火。

    灼热如炎。

    程明歌她们感到这种热气就像炎热的海浪,一**扑面而来。

    他肌肤上的伤痕,也在迅速好转,渗出皮肤外面的鲜血,化成点点鲜血的能量因子回归体内,皮肤迅速愈合好转,半分钟不到,就连痕迹都没有落下一点,仿佛之前大家所见的恐怖景象只是幻觉。

    又过了十几秒,大家惊讶地看见林东的皮肤浮现了一些奇异的纹路,仿佛在生长鳞片。

    金灿灿。

    看上去既漂亮又威严。

    别说云悠悠,就连屋里感应力最弱的文慧也能感到一种沉重如山的威能,在他的体内自然迸发出来。幸好这种威压不会伤及大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云悠悠感应最佳,她发现整个湖泊地区,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之内,无论动物植物,都沐浴并且尊崇于这种威严之下,万物俱寂。

    飞禽走兽蛇虫鼠蚁,无不震慑匍匐,顶礼膜拜。

    程明歌又惊又喜,想搂住林东。

    但又怕影响他。

    鱼彤彤激动满脸通红。

    千郡和叶倩如则相视点头,包括文慧在内,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威压,但鉴于秘密,大家都默契地选择闭口不谈。

    金灿灿亮晶晶的鳞片渐渐消失隐去,没有一分钟就恢复了原来的肌肤。

    威压也悄然而散。

    风过无痕。

    窗外,迎来了一个万物生灵欢腾歌唱的美好早晨。

    没有过多久,林东的眼睫毛轻轻的颤动起来,迎着大家惊喜又激动的注视,林东睁开了眼睛,带点愕然:“你们怎么都在?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在商量今天去哪里玩!我决定了,今天继续放假!”程明歌看了一眼云悠悠,小脸绽放出笑颜,身子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木头,你负责做导游,陪吃陪喝陪玩,今天在场要是哪位大小姐不满意,本班长就给你一个差评!”

    “三陪啊?班长大人,现在严打,河蟹社会咱们不能搞歪风邪气!”林东受不了大家注视的目光,赶紧揭开被子起床。

    他跳下床没走两步。

    身上的衣服化成了片片的蝴蝶。

    一具更胜阿波罗雕塑无处不是黄金比例的完美躯体尽现眼前……

    林东顿时大汗暴汗瀑布汗!赶紧嗖一声飞进卫生间,又怕她们误会了,急急回过头来解释:“昨晚练功过度忘了,我真不是有意的!”

    “就是练功也不能原谅!”班长大人站起来,小手一挥,代表大家审判他的可恶行为:“今天罚你做牛做马!”

    “喂,差不多可以了!”林东抗议。

    “抗议无效!”班长大人如果能够穿越到二德子雄起的年代,她保准就是武林萌主元首大人,妥妥的。

    在林东洗漱的时候。

    大家悄然无声地相互一笑。

    他用了练功过度这个来做借口,显然不想大家担心,不过大家也顺着他的意,佯装不知发生的种种。也许现在还没有力量帮到他,但在程明歌云悠悠她们的心里,都默默地许下了一个愿,那就是以后努力提升,绝对不要让他再像昨晚那样,孤独一人,孤军奋战。

    无论是云悠悠、程明歌、千郡和叶倩如……她们都想他知道。

    在他背后。

    永远有一群支持他的人!

    不管能帮他多少,最少不会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

    *** *** ***

    哎,差点忘了,谢谢‘小起’的打赏,壕尤根,啊不,是壕友乎!

    也谢谢‘爱上霞飞小说’、‘心之龙’、‘luenxin’等书友的打赏,尤其是心之龙和luenxin天天打赏,让霞飞非常惭愧,如此支持,霞飞却没有给力的表现回报。不行,看来我得爆一爆小宇宙了,再不愤怒起来,就真的变不成超级撒亚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