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女强人与弱女子
    玩了一天,又在湖泊里游了两个小时。

    小囡囡累坏了。

    晚饭还没吃完就睡着了,不过她睡得格外香甜,就连酣梦中,也带着微笑,时不时‘咭’的一声,自睡梦中笑出来。文慧看见女儿如此的模样,感概万千,谁又能想得到,在一年前,她还是个内向得从来不跟任何人交流一离开妈妈身边就会不断哭泣的问题儿童呢?现在的女儿跟别的孝没有两样,性格开朗,活泼爱笑,除了对陌生人还是有种莫名的防御,别的方面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这,都是林东的功劳!

    如果当初没有在半路上遇见他,得他出手化解中蛊状态,那么可能在当时就已经……

    文慧给女儿铺好洁白又软绵的空调被子,山上很凉,夜晚经常十几度,再加上雾水降临,没有被子盖着孝子空易感冒。亲了亲小宝贝,再蹑手蹑脚的给她掩好门。

    刚出门没有几步,文慧无意中在楼道的转弯处,看见走上来的鱼彤彤朝下面大厅做了一个秘密手势。

    秘密手势,具体代表什么意思她不懂。

    但她知道这是鱼彤彤约林东。

    可能是房间里。

    也可能是游泳池边间,更可能是新开辟出来的地底通道什么地方。

    在楚灵儿和萌货她们睡下的时候,在没人打扰的地方,约他出来秘密练功,淬体!

    “这个鱼彤彤。淬体的间隔越来越短了!以前差不多一个月才淬一次,现在三四天不淬,好像就有点憋不住了似的!”文慧脑子里才一想,心头立即有种莫名的涌动,有股热能在小腹间翻滚,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吓得她赶紧绕过大厅的楼梯往另一边下去。

    避开林东。

    悄悄的到了健身房。

    女兵们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她们这时候正在吃饭或者洗澡,接下来健身房会有一段空闲时间。文慧正好利用它来发泄一下休内过剩的精力。

    三百个仰卧起坐,两百个俯卧撑再加五十个引体向上。

    文慧一口气完成了这组训练。

    可是身体没有疲惫的感觉,只是稍微有点喘。

    她拿条毛巾,擦了擦皮肤表面的细汗,再拉拉胸前几次因为运动而紧绷的衣服。原来胸前两团肉肉的份量就够可以的了,注射了基因药剂之后,感觉没有变小反而有增大的迹象。乳腺竟然进一步发育了。真是痛苦。如果这种增长能够让给程明歌那该多好,她不用那么愁,自己也不用老是鼓涨涨在衣服里撑得难受!

    左右看看没有人。

    文慧悄悄的将胸前的束缚松一松。

    他设计的衣服有这个好处,弹性十足而且任意调节。

    平时,人多少时候为了掩饰她需要将胸前两团肉肉收紧一些,让它不鼓凸得那么明显。

    现在没人了,又可以放松下来,恢复原状。

    天知道他是怎么想到设计这种衣服的。

    而且那么合身……

    “一定是程明歌告诉他我的尺码!”文慧只要一想到他竟然能设计出完全符合自己身体的连体衣服。就感到脸红耳热,必须找这个借口避开,阻止自己深想下去。

    胸前的份量增加了,但腰却莫明其妙地小了下去。

    苗条得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如果不是看见可字大屋里面个个都这样,无论是鱼彤彤、千郡还是叶倩如,又或者女兵们,甚至平时轻易不展现身体的云悠悠,腰都是纤纤一握,那么文慧还会觉得自己不正常。哪有这么细腰的?感觉比动漫里面的人物还要夸张!

    可是注射了基因药剂后。文慧发现好像自己就没有发现过水桶腰的女性。

    小圆脸她们不说了。

    就连腰跟大家比起来并不算小的队长、黄牛和金牛她们三个,那也不是什么粗腰。腰身要跟她们夸张胸围臀围比起来其实非常的‘苗条’!队长她们是整个人变巨大了,腰围数值跟大家不能比。但按照她们身体的比例,那就是让人血脉贲张的黄金比例!再说队长一米九的身高,比普通人更大两号的身子架和强劲的肌肉,要是给条小圆脸的纤纤细腰,估计一安放上去就得当场折断!

    文慧记得自己以前肚皮上稍微有一点点脂肪。

    天天坐着不动还缺乏运动。

    没有身体走形,已经算不错了。

    可是注射了基因药剂后,那些脂肪一觉醒来统统燃烧掉,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没有任何锻炼的情况下,就有了别人梦寐以求的马甲线。

    文慧一直担心自己健身会弄出一身肌肉来,不过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她发现再加强一百倍运动量,身体也浮现不了肌肉。就跟女兵们所说的一样,肌肉得是天生力量型的人才有,敏捷型像小圆脸这样,再训练也没用,肌肉强度可以往上增加,但外形永远增长不到队长那副模样。文慧不知道自己是啥类型的,但她肯定自己不是力量型。

    “不是力量型的我,竟然也可以卧推四百磅的重量!”文慧特地查过资料,nba那些黑人大块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这个重量。

    一,二,三……

    文慧咬着牙坚持了五十下四百磅的卧推。

    这下终于出了一身大汗,双臂也感觉稍稍有点疲惫。

    但身体那团火始终没有消散,就算没有燃烧,也没有熄灭,一直在悄悄地等待。

    “啊啊!”文慧暗恐,赶紧加大动动量,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她做了无数的运动,最后累得两臂酸软无力。两腿都有点站不起来了。可是,效果依然不好,身体那种渴望没有因为疲惫而消散,它只是更深层地隐藏起来。现在还能用精神压制,万一它有一天爆发出来,文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想到这里,文慧不再是镜头前自信十足的女强人,也不是女儿面前坚强的妈妈。而是一个缺乏疼爱无人关怀的弱女子。扔掉手中的哑铃,文慧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委屈地哭泣起来:“呜呜……”

    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是最后一次在没人地方暴|露她内心的软弱。

    夜深人静。

    她哭还不敢放声痛哭,只能是悄悄的饮泣,将眼泪偷偷的溢出来,带去心中的苦楚,带去心中的委屈……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想找条毛巾擦一擦眼泪。

    擦干眼泪后,回到房间。

    她还得继续饰演一个坚强的母亲,在女儿面前,她不能流出一滴怯懦的眼泪。

    “毛巾?”文慧愕然发现有条干净的毛巾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是谁?是谁在什么时候放下来的呢?门是关着的,根本没有人来过吧?但毛巾怎么会放在自己的肩头?难道是他来过?这个可字大屋,除了神通广大的他,相信没有谁可以无声无息隔着一道门给自己送来毛巾。

    但是他现在不应该跟鱼彤彤在一起吗?

    怎会注意到自己?

    而且这条毛巾是自己房间的……

    “一定是我自己拿来的。失魂了,自己把它忘记了!”文慧越想感觉越害怕,心里似乎特别抗拒,他怎能进自己的房间拿自己的毛巾?不过抗拒背后更多是默许,甚至还有一点欣喜和激动!难道真是他在关注自己吗?自己的苦他都知道?他现在应该在给鱼彤彤淬体才对,难道已经结束?他怎能刚刚给鱼彤彤那个完事,就过来找自己?真是太……文慧越想越心慌,赶紧打断念头,将毛巾强行归结于自己带来的只是忘记了的假想。

    用毛巾仔细地擦了一把脸。

    这是他拿过的。

    文慧不自觉用鼻子嗅嗅。似乎想找到一点味道,但刚刚做这个动作。就让自己吓了一跳,赶紧把毛巾挪开。

    几次想将毛巾塞进墙角的垃圾桶里。

    犹豫再三。

    毛巾还是收了起来。文慧找了一个借口:“扔掉太可惜了,现在提倡节俭啊!再说,这是我的毛巾,我干嘛要扔掉它!洗干净还能用,这毛巾可是囡囡的最爱那条毛巾的同款!亲子装!”

    文慧把毛巾折好,握在手中。

    脸上尽量装着若无其事地往回走,心里却在企盼,千万别撞到人,最好大家都睡下了!

    心是这样想。

    但现实的事情往往不按照人设想的方向发展。

    文慧在大厅楼梯口处,遇上了往上走的鱼彤彤,她注意到,鱼彤彤身上还穿着原来的衣服,并没有换过。难道她没有找林东去淬体?还是今天林东有事?也许是林东那个练功狂人去练功,忘记了!文慧悄悄一扫,发现鱼彤彤脸上没有带点沮丧,暗暗称奇,没理由的啊,没有淬体怎么一样高兴呢?不是应该火气十足看什么都不顺眼这样吗?

    “回来了?”鱼彤彤小脸笑得很灿烂。

    “嗯!”文慧不动声色地将毛巾换一个手,尽量不引起鱼彤彤的注意。

    “不用藏了,毛巾是我给你的,我进去了你都没有发现!”鱼彤彤一说,文慧心里顿时好不失望,但又一阵的轻松,还好不是他!

    “你胡说什么啊,我哪有藏!只是带回去洗干净罢了!”文慧带点心虚地解释,又把毛巾拿出来擦擦汗。

    “这样下去你能熬多久?难道真要迫得自己崩溃吗?”鱼彤彤宝石般的大眼睛瞅住文慧不放。

    “说啥呢,我听不懂!”文慧佯装没听明白,低头想避开对方的视线。

    “我肯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鱼彤彤却非要戳穿文慧的伪装。

    “彤彤,我、我、我跟你不一样的!”文慧感觉窘迫无比,就像被这个鱼彤彤一下子整个人看光了似的,身上完全没有秘密可言,特别的难为情。她想解释几句,可是有口难言。有些话根本说不出口,而且就算说,也不能跟鱼彤彤说,天知道她会不会跑去告诉他,如果真是那样,那自己还有什么脸呆在这屋里?退一万步,说了出来也没有用,身份是一个死关,自己可是囡囡的妈妈啊,人|妻母亲的身份如何能跟鱼彤彤她一个青春美少女相比?就算有些东西是虚的,但世俗的目光可不会那样认为!

    “那好吧!”鱼彤彤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不那么倔,有什么都一个人扛。你应该试着,跟大家沟通一下,既然都同一屋檐下,有什么事不能摊开来说?有困难可以大家想办法嘛,你一个人背着,自己苦累不说,还没有效果,像我们看见了想帮你,你还这样子!”

    “谢谢……你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吧!”文慧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酸楚,强忍着眼泪回了一句,火速逃回房间。

    心湖翻腾如沸。

    久久,也不能平静下来。

    放下来容易,但是以后怎么办?

    文慧不敢想像假如自己也像鱼彤彤一样,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万一给他和程明歌她们带来无尽的麻烦和败坏的名声,那自己岂不是莫大的罪过?仇敌一直在找机会,如果真是,他们又怎么会错过这种抹黑的机会?再说家的那边,又怎么交代?

    草草地冲完身子,文慧躺在女儿身边,心绪还杂乱如麻。

    她真的没有想好未来。

    现在。

    只是一天熬一天地被动等待,也许自己该作出决定了,但问题是,他那边又会怎么看?万一他不喜欢这种麻烦,自己……平时他根本没看自己几眼,更多是宠溺囡囡,万一说出来让他反感民,那以后怎么办?

    带着种种杂念,文慧倦极而眠,沉沉睡去。

    睡梦中。

    滑下眼角的泪水。

    悄悄然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她紧紧地抱着枕头,只有在梦中,她才有勇气做出这个现实中想也不敢想的举动……(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