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文慧
    对于林东形如新生般的变化,大家都察觉到了,像云悠悠就很平静,她知道他迟早能迈过这一关,虽然心里也高兴,但不感到意外。鱼彤彤却不,正面看了还不够,还经常背地里偷看,怎么看也不够,总觉得这‘木头’今天帅得有点不一样。她说不出具体的变化在什么地方,但心里认为他以前那种酷酷拒人千里的隔膜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让人特别暖心的安全感。那怕不说话,随意看一眼过来,就能让她心里踏实起来。

    要是笑一笑,更是不得了,整个世界好像都鲜活起来了似的。

    这家伙莫非练成了什么绝世神功?否则怎会有这样的变化?

    鱼彤彤怎么想也想不通,只好归结于林东神功大成。

    楚灵儿和萌货两个一早上围着林东打转。

    特别粘乎。

    越来越帅的大叔她们最喜欢了!

    换成是平时,林东肯定想办法把她们给打发走,不过今天,心结尽去的他决定陪她们疯玩一天。

    带上乐颠颠的小囡囡,找来几辆家庭亲子装的多人自行车一起去环湖。楚灵儿自告奋勇骑在车头做向导,林东肩扛着骑马马的小囡囡坐中间,萌货负责拍照发围脖,骑在最后面,三个座位刚刚好。程明歌也兴致勃勃地跟着环湖行,她跟鱼彤彤两个组成一队。

    双人骑轻捷又利索,再加上鱼彤彤有意为之。时不时超过楚灵儿,惹得好胜的小丫头大呼小叫着要赢回来。

    “灵儿,就不让你又如何?”鱼彤彤也算是楚灵儿的克星之一。

    “不用你让我也能赢,大叔用力蹬,还有小萌你也不许偷懒,我就不信,赢不了娇生惯养的鱼千金!”楚灵儿当然知道鱼彤彤经过基因融合后已经变成了女超人,单凭自己肯定拼不过。

    可是自己这边有大叔在。她觉得底气特足。

    文慧也在后面跟着。

    她本来不想太靠近林东的。

    对于他,她心里一直有种莫名的害怕,明里暗地抗拒着他身上那种难以言喻的引力。

    动了基因手术后,她原来危殆的生命彻底无忧,不过之前林东预言过的各种问题接踵而来,让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了的她,也有种手足无措的慌乱。

    首先她的身体变化极大。不仅精力充沛而且体质敏感。成熟的身体无时不刻都在翻腾着青春的风暴。

    如沸的本能,天天渴望生命另一半的汇合。

    以前没这么强烈。

    她还可以用意志压倒一切。

    现在随着时间的积累,她感到自己身体就像弹簧,越是压制,那么本能渴求的反弹力就越大。

    渐渐的,她有种身体已经充满了欲|望再也无法压制下去必须找个渠道渲泄出去的冲动,越是靠近林东,这种感应就越是清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许现在还能咬牙忍耐,但到了某一天,她有想过,也许自己会让那种生命律动般自然又疯狂的情|欲彻底压倒,变成一个丧失自我只知本能的可怕存在……难道真要做那个事吗?但是假如不那样做的话,以后漫漫日子又如何忍耐?

    文慧知道跟自己情况相同的还有鱼彤彤,但鱼彤彤比她要好得多。

    一是鱼彤彤年轻。

    身体远远没有自己的身体成熟,鱼彤彤还是花骨朵,含苞欲放。不像自己已经盛开,鲜花完全绽放开来。如果一直没有蜜蜂采蜜,那么这种绝望的孤独寂寞。会千万倍地加重,直到整个人再也无法负荷。

    还有一点是,鱼彤彤经常让他淬体,没有真做但平时积蓄起来的情|欲全部渲泄出去了。

    所以鱼彤彤根本没有问题。

    整个可字大屋。

    文慧觉得自己是最痛苦的存在,既不像女兵那样有高强度的训练消耗精力,又不像鱼彤彤那样时不时用淬体化解身体的负荷。

    平时即使再努力工作,也没有用,因为再大的工作量也化解不了体内活火山般的生命能量……

    接下来该怎么办?

    文慧曾想过,再也不去可字大屋了,远离他,远离那种引力。但每一天下班以后,她总是神差鬼使地将汽车驶向同一个方向,无论怎么下决心都没用,她只好在心里一边恨自己一边给自己找个小囡囡要见他的借口。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上,他就像一颗太阳,散发出来的光芒和引力,让她的身体和本能都无法抗御,只有她脆弱的意志在苦苦支撑着,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崩断那根疲惫不堪的心灵钢丝!

    “妈妈!”小囡囡的喊话中断了文慧脑海中翻涌不止的杂念。

    “我就来!”文慧赶紧回答一声。

    脚下加力踩快些。

    追近些女儿。

    她不想来。

    可是她是妈妈,小囡囡已经来了,她如何能不跟上?

    当然,她内心假装不知道这也是一个借口,她总是试图掩饰和欺骗自己,尽量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一些。

    为了这次环湖自驾游。

    她其实早就在忙,忙碌了一个早上。

    自行车后座上准备了好几大包的东西,水和大量的食物,甚至还有楚灵儿和小囡囡比赛用的风筝。

    “来追我呀,美少女天下无敌!”楚灵儿神采飞扬,一边飞快的蹬着车子一边朝鱼彤彤挑衅,至于鱼彤彤身后还坐着**oss级别的姐姐大人,让她彻底无视了。只要不讨论到平胸、乳量等等关键词,姐姐大人还是非常温柔的,反之就是找死!

    小囡囡最喜欢这样。

    她可以坐在林东的肩膀上骑马马,又可以跟灵儿姐姐小萌姐姐互动。后面还有妈妈跟着。

    笑声一路就没有停过。

    银铃清脆。

    简直洒满了整条幽静又阳光普照鲜花烂漫的山道。

    山上环湖一圈还不够过瘾,楚灵儿又一马当先地带着大家冲下山,跑到山脚下的基因实验马场牵出她最心爱的疾风马。

    疾风马远不像普通的基因强化马长成那么快速,再加上它们全部是潜力最优秀的小马驹育成,最少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成熟。现在要骑上路那还差点,不过楚灵儿和萌货她们年幼体轻,骑上蹦一会权当是锻炼,也没有问题。

    “姐姐大人为什么不要疾风马?”楚灵儿对于这个一直感到不解。

    “名额有限。我和悠悠要了,你们两个肯定没戏!”程明歌一听,鼻子哼了声,吓得楚灵儿赶紧翻身下来,赶过来满脸堆笑地讨好姐姐大人,又用小粉拳在程明歌的肩膀上轻捶,一副姐姐大人有事请吩咐的乖巧模样。

    她还真怕程明歌把她宝贝的疾风马给要回去。

    程明歌哪跟她计较这个。

    疾风马是很漂亮。但她不在乎拥有这个。再说千郡、叶倩如和鱼彤彤有,要用借来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骑马累了,大家在山下找个地方烧烤,美美的吃上一顿再来个美少女风筝大赛。

    “大胜!”楚灵儿跑得满脸是汗,得意洋洋地跟林东炫耀。

    “脸都晒红了!”程明歌一看,还是萌货懂得保护自己,头上懂得萌萌哒的帽子呢,哪个楚灵儿。简直就像个皮猴子,脸更是晒得通红通红的。

    “才晒一会儿不会有事的,大叔研制的美容活力药剂我经常用来涂面,晒红的脸皮第二天就能恢复过来!大叔,我说你研究这么多东西,最给力不是这个可以美容的药剂了!”楚灵儿一不小心,爆了个大秘密,原来家里的小偷就是她啊!幸好拿的是美容活力药剂,要是拿了别的基因药剂。这个楚灵儿不是变成了肌肉少女就是变成个大怪物了!

    “就算家里有也不能这么浪费吧?”鱼彤彤强烈怀疑,家里的美容活力药剂消耗那么大。原因就是有个大手大脚的楚灵儿在挥霍。

    “我也有帮忙配制的好不好!”楚灵儿还有理由。

    她觉得自己平时也有帮大叔的忙,所以享用起来一点儿不心虚。

    鱼彤彤让她这种强大的理论击败了。脸上立即浮生一种‘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囧囧表情。

    踩完车又骑完马。

    尽兴而回。

    程明歌注意到了文慧的举动,朝她一笑,文慧脸上羞红起来,赶紧佯装骑车,躲开程明歌的视线。对于文慧平时在可字大屋的各种表现,其实大家都看得眼里。

    但谁也不好说些什么,因为从最初救她的性命开始,林东就说明了后果。

    想活命,就得付出代价。

    再说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也不是什么代价,相反,那是好事。

    问题是文慧刚好缺乏这样的条件,所以这种事谁也不好意思开口,而且隐隐约约中,大家还觉得这个文慧的忍耐力还真够强大。鱼彤彤是个好胜的女强人也在本能下跪了,厚着脸皮拿淬体做借口,经常找林东。至于千郡和叶倩如包括女兵们也是一样,除了高强度的训练消耗精力,还有多重淬体,既清理体内杂质又渲泄火气。可是这个文慧一次也没有找过林东,积了那么久的时间,还能正常地工作正常地生活,可见她的忍耐力是多么的坚韧。要换成别的女人,恐怕早变成花|痴了吧!

    “累坏了,大叔,我们游泳好不好?不在屋里的游泳池,我们在外面,再来个超级大游湖,两只白鹅给我们开道,还有,叫上老龟驮着我们,我们要游遍整个湖!”楚灵儿一回来就抓住林东,拼命地央求他答应游湖。

    “好吧!今天是特例!”林东彻底给两个丫头放假了。

    “大叔万岁!”萌货也激动得欢呼起来。

    两个丫头飞奔进屋,急着换泳衣。

    小囡囡也不甘落后地猛催妈妈,急着要跟两位姐姐比赛到底。

    文慧给女儿换完了泳衣,自己却带一点儿犹豫,拿起泳衣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

    门外。

    鱼彤彤走过。

    文慧赶紧把那一套连体的带点保守泳衣放下:“我还是不去了,彤彤,你呆会帮我看着点囡囡,别让她呛着水了!”

    “可以!”鱼彤彤答得爽脆,只是走了没有两步又回过头来:“你不热吗?”

    “热,有点热!”文慧带点慌乱地看了一眼放下的泳衣。

    “那就一起来游泳呗,人多热闹!”鱼彤彤眼眸有一种古怪的笑意,文慧看了脸上一红,赶紧低头,几番犹豫之后,摇了摇头:“我不太会游,还是算了!你们游吧,我要岸上泡泡脚就行!”

    “不会更应该学啊,我当初也游得不是很好,现在习惯了,如果有几天不游反而觉得别扭呢!”鱼彤彤唇角带点笑意,她的话似乎别有意味,跑上来拉她比赛的楚灵儿完全听不出来,但文慧却听明白了,就连耳根红透,白玉般的脖子在燃烧,久久还羞不自胜。

    “我不一样啊……”文慧失神地喃喃自语,当鱼彤彤离开了好久还无法摆脱那种杂念状态。

    “妈妈!”囡囡小小的身子在下面叫唤。

    “哎,妈妈在这!”文慧冲到窗口,往下面一看,沐浴在阳光之下,除了女儿小小的身子,还有个金色神人一般的他,在含笑挥手,心头顿时一热,原来放下的连体泳衣又重新抄在手中。在关上窗户换衣服之前,她又给女儿喊了一句:“妈妈马上就好,马上下来了!”(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