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纸鹤、花阵和秘语
    “咦?”林东一天晚上练功,忽然感应到木偶姐妹的意念召唤。

    “有情况!”相貌绝美的木偶妹妹,等林东解除练功状态,自虚无世界出来,立即悬浮到他的面前:“在那个铭印传送阵的空间,有一种很古怪的能量在旋转。”

    “有古怪的能量在旋转?”林东听了微愕,心想,该不会是白衣门主或者红绫仙子来了吧?

    “这股能量的形态,似乎幻化为一只很细小的纸鹤。因为相隔不同世界,我和姐姐能够感应到,但无法完全确认清楚。这股能量暂时分辨不出善恶,只知道它后面连线的主人,非常的强大!在那个特殊空间,遥遥操纵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但这股能量一直不断地旋转,似乎正在寻找查探着什么!我说它找的该不会就是你吧?”木偶妹妹带点怀疑地瞅着林东。

    “可能……我也不知道!”林东心跳加剧到两百。

    难道真是白衣门主她过来了?

    纸鹤!

    她好像平时有驱使纸鹤代步的习惯啊!白衣门主可以拟物化形,将纸鹤化成丹顶鹤,作为座骑乘载,莫非这只纸鹤就是她派过来的?

    假如真是,那么她肯定是在寻找‘受困’于九狱禁地的自己!

    “如果它找的不是你,又或者这是一个陷阱,你现身它的面前会非常的危险!”脸庞破碎的木偶姐姐忽然开口叮嘱林东在小心谨慎。因为在九狱禁地,敌人遍布陷阱。这个不停旋转的纸鹤,极有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在没有百分百确认的情况下,木偶姐姐劝林东要注意。

    “好的,我会小心。”林东也知道现在返回天水瀑布,现身在纸鹤面前的危险性,但如果真是白衣门主,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找自己而不给予任何一点回应。

    “刚刚契约不久,要是你就让敌人弄死了。那样会显得我们很失败!”平时向来傲娇的木偶妹妹表示要跟上看看。

    “好吧,但你们也要小心!”林东赶紧提醒道:“在修真世界,什么样的法宝,什么样的手段都有,敌人布好了陷阱,要制住一个人很容易,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中计!我回去后。一看不对就会立即走。你们先别显身,实在不行我再唤你们出来!”林东有魂印守护,还有飘渺仙子的守护星辰和守护剑血,他自觉敌人轻易伤害不了自己的灵魂,但木偶姐妹就难说了。

    “真罗嗦,你以为我们是你那么弱小吗?”木偶妹妹非常的不满,气冲冲地哼了一声。

    幸好有善解人意的木偶姐姐在。

    有她在中间调和。

    木偶妹妹总算答应了,暂时不出来。先呆在贮物空间内等待。

    林东想了想,又找来程明歌和云悠悠两女,先跟她们讲了一个特殊秘语,等她们牢牢记住之后,又带她们进入虚无世界,再用意念沟通一番。

    “记住了?”林东看向程明歌。

    “嗯,记住了!”程明歌自虚无世界出来第一时间就是给林东一个拥抱。

    “我觉得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那些问题,但假如真有,那么我会保护好大家的。你尽管放心,我的意志。无人可以动摇!”云悠悠不知道林东是返回修真世界的九狱禁地,她还以为林东是准备尝试前往此前提过的炼妖宝塔或者懒真人所创的《无尽山海图》里面探险。林东也怕她们受到惊吓。不敢说出全部真相,只是提醒她们,假如秘语对不上,那么可能就是敌人。

    “我这样做,更多是为了自保,你们应该不会有危险!我现在跟你们形成一个意念,敌人无法探测到具体真相,那怕敌人有各种手段刺探我的情报,那我也可以清醒识别,这样一来,我的探险会更加安全!”林东朝她们微微一笑,让她们尽量将心情放轻松。

    “无论需要等多久,我们都会一直等着你!”程明歌紧紧地搂住林东不放手。

    “没事的,我先进入虚无世界再去,可能时间不会超过一秒钟。你们等着,我马上就会回来!”林东舒张开双臂,将程明歌和云悠悠都拥入怀中。

    “……”云悠悠没有再说话,只是用力地拍了拍林东的后背,以示支持。

    林东知道了白衣门主纸鹤飞来的消息。

    心情非常激动。

    但也保持着足够的谨慎。

    他受骗上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之前十年,他不知吃过多少苦头,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到了今天,他的心早已经锻炼得彻底!在任何时刻,他都不会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因为那一种举动是愚蠢的代名诩,后果非常严重,代价极可能就是死亡!

    告别程明歌和云悠悠,林东进入虚无世界。

    将状态调整至最佳。

    再归于沉眠。

    灵魂再一次在魂印的牵引下,回归到九狱禁地的天水瀑布……

    面前的天水瀑布,没有任何变化。

    一切如昔。

    就连木偶姐妹所说的纸鹤,包括它的能量气息,也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整个天水瀑布一片空无。

    “危险!”木偶姐妹和木偶妹妹的声音,几乎同时在林东的脑海中涌现,尤其是木偶妹妹,声音更是尖锐起来了:“马上离开,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死地!千万别留下任何痕迹,否则我们不能保证你的安全l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纸鹤应该真的来过,否则不会变成这样!”林东思潮有如海浪翻腾,几度犹豫,几经思量,为了确认白衣门主是否前来,他决定冒一个险。

    “不要那样!你个傻瓜!”木偶妹妹一下子急了。声音如针扎在他的脑海里。

    “如果决定了,那就做吧!”倒是木偶姐姐比较宽容,她知道外面很危险,但仍然支持林东‘任性’一把。

    “我,已经决定了,早在进来之前,我就决定了,否则我不会来!”林东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动作有多危险。不过,为了确认白衣门主的消息,他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如果白衣门主真的来了,她一定会知道自己的用心。

    反正自己早已经在敌人布置的陷阱之内。

    白衣门主来了。

    绝对不能坐视她也落入其中。

    林东双手缓缓而动,在掌心凝聚出一团幽幽光波。

    随着能量不断加强而幻化,最后,形成了一个色彩惊艳夺目的花阵。上面每一朵鲜花。皆由光芒所化,每一瓣花瓣,绕以彩虹。除了毫无杀伤力,这个花阵无论在玄奥程度还是控制手法上,都已经无懈可击!

    “起!”林东双手一展,花阵急剧地扩大,彩虹光波甚至扩散至数米开外,团团形成了一个超大光轮。

    “绽放!”

    林东在花阵达到最完美最巅峰的一刻。

    将双手向天一举。花阵无声无息,爆发开来,化作千万细碎花瓣,向四周缤纷散落。

    这,正是白衣门主身边剑侍小奴传授给林东的缤纷花阵,它没有任何杀伤力,也不会触发任何仙家阵法或者恶意陷阱,它只是仙舞门的独门标志,表面看起来简单。事实上,任何门派都无法模仿。仙舞门的门下弟子。一般用以相互致敬或者相互识别,区分敌我之用!

    林东将它变幻出来。

    目的。就是让白衣门主感应到自己的心意。

    如果她没来,敌人无法在花阵中识别自己寄送出去的‘花语’,假如她来了,那么白衣门主一定能够读懂林东所想表示的一切。

    “快走!”木偶妹妹不给林东任何迟疑的机会,等他一完成立即催促他离开天水瀑布这个险境。

    “但愿花瓣能带去我的寄语!”林东一挥手,散落的花瓣飞了起来。

    它们化成无数光点。

    向四面八方飘去。

    翩翩如萤。

    无可阻挡。

    林东再看了一眼那些飘散的花瓣,瞬间自九狱禁地返回……

    在他影像消失的同一刹那,有个沉雷远播的声音,带着不可抑止的愤怒,响了起来:“无能!你们连一点毫无杀伤力的花瓣也无法截住吗?告诉你们,我可以再给你们一点时间,假如你们还无法将它们完全消除,那我不介意换一批精英作为未来合作的伙伴!”

    接着,一种无上的力量,将整个天兴瀑布的空间硬生生地停滞住了。

    那些飘散的花瓣。

    亦悬停半空。

    一动不动。

    千道道光芒在天空中的闪烁,来回纵横。

    不多时,天空中的花瓣为之一清,最少在天水瀑布这个空间,再无一瓣存在。

    “即使是这样,竟然还有三瓣溜走了,你们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沉雷远播的声音又一次轰轰作响,接着天空裂开了一道缝隙,有三瓣花瓣,就像蝴蝶那样,自时空缝隙拍闪着,直到有一只巨大且无形的魔手,将它们捉出来,并且捣成粉碎才宣告彻底消失。

    林东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看见了满脸担忧的程明歌和酷酷的云悠悠。

    他张开双臂,准备将两女搂入怀中,但忽然停止,问道:“我们还是先把秘语对上,我叫什么名字?”

    “木头!”程明歌回答道:“我们一直叫你木头!”

    “我是木头吗?”林东又问。

    “你还真是一根木头!”表情酷酷的云悠悠,忽然在旁边哼了声。

    “呼,还好,秘语对上了,你们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林东脸上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大口气,他张开双臂,将两女紧紧地拥入怀中:“不过我问句秘语之外的话,你们知道你们自己叫什么名字吗?”(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