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炼狱回归!
    山洞口的魔物尸体堆积如山。

    但在嗜血药剂的作用下,心智狂化的魔物大军一直没有停止过攻击。万幸的是,这种嗜血药剂的持续时间比较有限,而且没有喝进体内,仅仅空气中传播,那么有效时间就更短了。

    半个小时后。

    心智恢复正常的魔物,渐渐清醒过来,它们除了感觉浑身虚弱,还发现同伴死伤惨重。一个手持重剑的恐怖杀神,守在阵前,任何正面冲上去的同伴都是死路一条。在那重剑的挥斩下,触之即伤,碰之即死,倒地者无不身首异处,禁不住心神为之震慑,一个个禁不住发出恐惧的尖叫声,转身四散奔逃。

    押阵督战的魔人控制不住全面崩溃的局面。

    只好随大流后撤。

    一边用仇恨的目光看向浴血浑身的林东,它们肯敢定,如果没有这个年轻人,那么对面人数再多十倍,也早被大军吞没了。

    “撤退,我来断后,大家依次撤离。”林东挥手,命令大家离开。

    “我的老天爷,不能让我们喘一口气再走吗?早知道这么累,我打死也不进来冒险!”狮鹫感觉双腿就像灌满了铅,想迈一小步都非常的困难。依靠一口气撑下来,但不等于狮鹫还有气力跑步撤离。在刚才的战斗,他的体力反复透支,早就到达极限,现在还能站着,已经算他的意志力坚韧。

    “格里芬,我来背你吧!”乔纳森也很累。但他俯下身,表示要背狮鹫上路。

    “你只剩下半条命了,还背我?”狮鹫一口拒绝了。

    “我先背你,等你恢复过来了再背我!”乔纳森知道狮鹫爱面子,给他个台阶下,事实上,乔纳森是感激狮鹫的救援,刚才好几次出现了极危险情。乔纳森和雷米伽差点没命,是狮鹫奋不顾身给救回来的。

    “滚,格里芬大爷再不济也不用你来背,我能走!”狮鹫却非要逞强,咬着牙,勉强举步向断桥那边拖去。

    另一边的阿里乌斯,跟平时看不太对眼的雨果相互搀扶。

    彼此支撑着撤退。

    影魔女阿曼达重创晕厥。伤势严重的伯德。一边痛苦地咳着血水,一边背着她赶路。

    众人中,除了林东没有问题之外,就是两位苦修士,还保持着足够的战斗力。两位苦修士的战斗意志,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他们平时不声不响,低调无比。但在防守中,却发挥了别人十数倍的作用。若不是他们一直及时伸以援手,阿里乌斯说不定得丢一条手臂,实力最弱的影魔女阿曼达更是可能直接丧命。对于两位苦修士,血腥玛丽都向他们表示感激,因为他们还救助过陷入敌群的纳尔逊,要不然,纳尔逊也不一定能够囫囵而归。

    由洞口到断桥估计十二三公里。

    这么点距离。

    要是平时,以狮鹫他们的实力用一个小时就可以轻松走完。着急赶路的话,半小时甚至更短时间都有可能。

    但是。此刻筋疲力尽的他们,却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走完这一段路。

    还好魔物慑于断后的林东。

    一直不敢追近。

    “好浓的血腥味!糟糕!”乔纳森看见断桥,心刚一松,但随风飘来的浓烈血腥味,让他警兆大生。

    “尸体,是我们的人,我的天,好多尸体!”血腥玛丽冲上前,发现断桥上尸体躺倒一地,上帝之眼金雀花王朝圣殿骑士团,各派的精英皆有。尸堆中,还间杂了一些魔人的尸首。

    再赶到断桥前一看,发现整条河都经历了一场无法形容的惨烈战斗。

    下面沉沉浮浮的尸体飘满了大半个河道。

    有人类的,有魔人的。

    也有岩石大蛤笸佝偻短尾怪的,甚至还有一些似蝙蝠又有豺狼头颅但叫不出名字的陌生怪物。

    几个桥墩上更是尸积如山,为了争夺这些立足点,人类和魔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用以连接的绳索,被切断了,无力地悬垂在断桥下面。

    随水缓缓摇摆。

    “看来,范伦丁在此伏击了菲利普和托马斯他们。”血腥玛丽在尸堆里翻找,她找到了手下怪兽尼斯死不瞑目的头颅,但没有找到他的身体。怪兽尼斯尽管不是最顶级强者,但绝对不弱,能够在桥面上而不是水中,成功斩杀蛮力惊人的他,对方显然是一个超级强大的高手。

    “没有找到帕森斯,希望他还活着。”纳尔逊发现先前一批撤回来的手下几乎死光了。

    “皮埃尔,我的兄弟!”雨果则发现剩下来的轻骑士皮埃尔兄弟中的哥哥,惨死在断桥的另一侧,半边身体被怪物噬去,惨状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不知道克雷和维克托他们怎么样了,主教大人千万不能出事……”阿里乌斯虔诚地画十字,祈祷上帝。

    “将他们水葬吧,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滞留了。不管前路如何,我们剩下来的人,一定要活着走出去,活着回到地表世界!”血腥玛丽很坚强,尤胜男子的她立即作出决断,命令将同伴绑上石头或者重物沉入水中,以免后面追来的魔物吞食他们的尸体。她拍了拍纳尔逊的肩膀:“我们没有时间哀恸,现在情况危急,大部队生死不明,或许此刻极需我们的救援,后面魔物大军衔尾追赶,我们这些存活下来的人,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悲伤。动手吧,我们必须在十分钟内解决问题。”

    将牺牲的探险队员的尸体沉入水底后。

    远远。

    已经可以看见魔物大军的影子。

    滑下被敌人切断的绳索,泡在寒冷的河水中。伯德、雨果和阿里乌斯又将第一桥墩的同伴尸体收拢起来,绑上条石,沉入水底。

    通过三座桥墩,好不容易游回岸边。

    回头一看。

    魔物大军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断桥,一些不畏水的魔物等不及断桥修复,下饺子似的往水里跳。

    “走!”福克斯一看狮鹫已经走不动了还舍不得他那沉重的背包,直想给他一巴掌:“背不动就扔掉,格里芬大爷。难道背包里面的东西比你的命还重要吗?”

    “我不,我绝不能空手而归!”狮鹫倔脾气上来了,坚决不肯:“这是我的战利品和荣誉,谁也夺不走它!别说一个背包,就是十个,我也能把它背回地表世界!天神大人,你让我把背包背回去吧。我可以的。我保证不拖大家的后腿!”

    “那就赶紧走,废话个屁!”林东踹了他一脚。

    “好舒服!”狮鹫被踹了一脚,非但没生气,反而大喊舒服。

    “……”乔纳森狂汗,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哪有人这样的?回去别跟人说认识我!

    “你那是什么眼神?是真的很舒服,刚才我喘不过气来,被天神大人踹一脚,身体瞬间好过多了。不信你也让天神大人踹你一脚试试!”狮鹫大叫冤枉,这可是天神大人的独门秘诀,你们不懂别乱猜好不好!

    “谢了,还是留着你自己享受吧!”雷米伽哈哈大笑。

    一路急赶。

    等林东赶到第一次躲避佝偻短尾怪的上面洞口,发现下面真是连插针的空间都没有了。

    数以万计的佝偻短尾怪,正疯狂地围攻着退缩角落里的探险大部队。

    菲利普、托马斯、红衣大主教尼禄站在最前。

    抵挡着这种潮水般的无尽攻击。

    黑暗殿的影子武士和残存的精英拼死守护在他们的背中,整个团队瑟缩在一个细小的山岩陷凹里面,依靠极其有限的地利顽强抵抗,如果不是林东及时赶到。他们随时都有被敌人淹没的危险。

    “斩!”

    林东跳下来。

    剑气如练,近十米内的空间。一裂两半,无数佝偻短尾怪一分两半……

    血腥玛丽和阿里乌斯他们冲下来。疯狂屠戮之余,又大声呐喊,希望同伴听到救援的声音,继续坚持下去。

    远处。

    站在一头巨兽之上的范伦丁脸色剧变。

    他此前千算万算,却从来没有算过这种结果。

    原本留在前面阻击的小队,竟然击溃魔物大军赶回来救援了?难道魔物大军没有狂化成功吗?要不然,怎么可能有命回来救援?

    在范伦丁的计划里,除了那个手持重剑的年轻人之外,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够逃脱才对。

    而且。

    就算那个年轻人能够逃脱。

    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就杀回来救援,更别说带队回归!

    “难道围杀他们的家伙都是猪脑子吗?”范伦丁心中有种莫名的愤怒,不过,当他看见林东挥剑,势不可挡地杀翻一路的佝偻短尾怪,轻松就冲到了被困同伴面前时,瞬间明白了。不是自己的属下猪脑子,也不是他们行动不给力,而是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强大了!

    估计错误!

    此前的估计完全错误!

    难怪采佩什那个家伙像个缩头乌龟,一路上完全不冒头,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真正厉害!

    此前看他一剑斩杀个古颌兽首领,以为他的实力已经展现出来了,已经到达极限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

    重剑无锋,但挥舞下剑气纵横。

    十米内沾之即死。

    范伦丁完全理解自己的属下为何用数万魔物都围堵不住对方了……这根本不是用数量就可以解决的对手!一个别说在地表世界,即使在炼狱世界里,也有主宰一方实力的超级强者。又难怪厄齐城主冒了个泡,就把尾巴缩了回去,遇上这样强大的对手,如果不小心谨慎,极可能阴沟翻船,一番努力付之流水,甚至还有可能倒贴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撤退!”范伦盾果断,一看事不可为。立即挥手,命令佝偻短尾怪大军撤退。他又扬声,向远方刚刚汇合菲利普的林东喊话道:“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不是木头,但是,就这样称呼你吧!年轻的木头先生,尊敬的人类强者,身为炼狱的一员,我很想跟你说声欢迎\期待以后还能看见你。可敬的对手!当然,还有差点就没让我杀掉的菲利普先生和托马斯先生,你们很幸运!”

    “这个仇,终有一天我会还给你的!”托马斯额头有道深入眉骨的可怖伤口,直下右眼,鲜血淋漓地他无视失明的危险,强按着心底怒火。向远处的范伦栋话:“范伦丁先生。请你记住,那一天不会太远!”

    “我非常期待。”范伦丁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上面有道明显的伤口:“托马斯先生,为了记住你带给我的伤创和痛苦,这道伤疤我就不消除了,直到你完全倒在我的脚下为止!至于你,亲爱的菲利普,如果你愿望。我随时都可以给你一个副手的位置,我的承诺,永远有效!”

    “谢了,相比起炼狱,我更喜欢生活在地表世界!”菲利普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

    在佝偻短尾怪大军撤退时。

    血腥玛丽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也在撤离,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属下,此前失踪的科学狂人帕森斯,顿时满腔的怒火如火山爆发:“帕森斯,你这个叛徒!”

    帕森斯哈哈大笑:“我根本不是你的人。一直都不是。如果把秘密说出来,你的心会好过一点。那我就把真相说出来吧!我的父亲就是炼狱的人,为了通过地表世界的时空之门。在母亲怀孕时,他就让她带着我通过大门,用女队员圣地探险回归的借口。我敢说,在金雀花王朝里,在各大势力中,像我这样的潜伏者可不少,在我们没有道出自己身份之前,你们根本不可能了解我们的底细。”

    “我会记住你,帕森斯,你最好祈求上天,不要让你落在我的手里。”血腥玛丽彻底怒了。

    “炼狱只相信力量!”帕森斯大笑不止:“下一次见面,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再说,下次我的样子就不再是帕森斯的模样了,我有成熟的变形能力,可以轻易改头换面,当我用新身份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压根就认不出来是我。不过,你放心,在我用匕首穿透你心脏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是谁的!再见了,我曾经的上司,骄傲又凶悍的女公爵大人!”

    血腥玛丽紧紧地握住拳头。

    死死地盯着骑着巨兽背上飞速远离的帕森斯,眼眸中的血浪翻腾如沸。

    雨果在伤员中,找到了胸口伤创蹲坐地面低头不语的雷纳德。这位大团长此时无比沮丧,在他的带领下,各派中以圣殿骑士团的伤亡最为严重,轻骑士皮埃尔兄弟一个不剩,重装骑士杰拉德战死,另一位安德烈重创,奄奄一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回到地表世界。

    就连非主战的神父雅克,也齐肩而断地折去了一条右臂。

    激愤的雨果虎目含泪。

    他真想给雷纳德这位无能的大团长一巴掌。

    可是看见雷纳德沮丧的模样,再想想当年对上代大团长的承诺,终究无法下手,只好转为一声悲凉的叹息!

    相比之下,东欧大联盟那边却喜气洋洋,大伊万和毛熊赵大牛搂住满身是血的谢尔盖阿里耶夫,两个人轮流亲吻他的额头,口中一边大叫大嚷:“英雄,孩子,你是我们斯拉夫人的英雄c样的,你比某些脓包团长要强一万倍!最少你有足够的勇气站在战场的最前面迎战敌人,而不是留在身后让内鬼偷袭受伤,哈哈,我的孩子,我们以你为荣!”

    “大家同舟共济,经历了如此之多的艰难险阻,好不容易活着回到这里了,别的话都少说一句吧!”菲利普怕团队内乱,赶紧劝阻一句。

    “休息半小时,然后全体回归!”林东才懒得管雷纳德是谁所伤,反正这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

    “挖血核,我的背包里面还有空余!”只有狮鹫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有心情挖血核。

    “你不累吗?”唐吉诃德算是服了他。

    “累,但再累我也不怕,这可是满地的血核啊!”狮鹫两眼放光地冲上去,除了他,再没有一个人还有心情挖取那些佝偻短尾怪体内的血核。

    五天后。

    筋疲力尽的探险团队,在黑暗殿后续队员的接应下,好不容易终于返回了地表世界。

    当人们走过那道金属大门,所有人都心有余悸。

    在那里面。

    有个如同噩梦般恐怖的世界,炼狱!

    “终于回来了,我的天,我从来没有发现阳光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美丽!”当福克斯走出来,仰首看向天空时,她激动得就像个天真的小女孩,快活无比地奔跑起来。在阳光下一直跑,一边跑还一边欢呼。她的笑声,洒满了整个阳光灿烂的蔚蓝天空……(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