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我们在此恭候多时了
    眼看回归断桥的洞口就在眼前,探险队员刚要发出一阵欢呼,庆祝自己逃生成功,但地面忽然一阵震动,身后无数嘈杂的响动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人们回首一看。

    发现黑压压的魔物大军不知何时已经追了上来。

    如果仅仅是比拼速度,魔物和魔兽的奔跑速度完胜人类。尽管目前距离断桥不足十五公里,可是要想跑赢魔物大军,逃过断桥对面,恐怕不太可能。而且,就算过了桥,也难保魔物大军不会泅渡而过,继续追击。由断桥返回地表世界最少需要几天路程,那怕人们一刻也不休息,也绝对不可能在魔物大军的追击下安全撤退。

    “我们需要留下一部分人,在洞口阻击。”林东发现大家都在等自己拿主意,他信手点了狮鹫、乔纳森和福克斯等人留下:“留下阻击的人,任务很重,我们需要争取更多的时间,让大部队撤走。这次阻击敌人主防守,局势比较被动,过程非常危险,留守者极可能会牺牲在最后的阵地上。我希望除了我点名的几个人外,再来一批自愿报名愿意无条件为团队牺牲的精英。各位,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个人的性命,但我会跟大家站在同一个战阵上,一同抗击魔物大军,只要我还活着,我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同伴。如果能够安全回归,这次阻击任务,我会给予大家一支基因药剂作为奖励,这是我唯一能够许诺的东西。”

    基因药剂当然好。

    但留下来。十有**是死路一条。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是最考验人性的时间。

    信手谢尔盖阿里耶夫没有被林东点名,但他默默地站到了狮鹫的身后。

    大伊万给他一个紧紧地拥抱,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的,这才是我们斯拉夫人的英雄!”

    其实大伊万和毛熊赵大牛也想留下,只是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留下来跟送菜没区别,所以他们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谢尔盖阿里耶夫的身上。现在。这个性格内向的小子终于给自己东欧大联盟争回了一口气。

    身为cia的詹姆斯看了一眼上帝之眼审判组的各位成员。

    他发现没有一个人因为基因药剂动心。

    不禁暗叹。

    自己这边不是没人,也不是没能力,可说到奉献精神,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对面的‘灰色牲口’。毛熊家里出来的牲口狂燥易怒,好酒如命,性格缺点多多,不过说到打仗。流血牺牲。这些家伙真心不怂!

    跟上帝之眼一样,佯装没有听到林东许诺的人还有圣殿骑士团的成员。

    现在还有十几公里就到断桥了。

    雷纳德绝对不想留下送死。

    至于他的手下,重装骑士安德烈和杰拉德,以此前受伤为由,拒绝留下阻击。轻骑士皮埃尔失去弟弟后,成了行尸走肉,能跟着跑就不错了,留下阻击根本不可能。至于神父雅克,实力不济留下无益。到了最后,圣殿骑士团一个人也没有站出来,直到血腥玛丽发火,指着雷纳德的鼻子大骂:“雷纳德,你们必须留下足够的人手阻击魔物大军,堂堂一个圣殿骑士团,难道全部都是懦夫吗?我不管你们是懦夫也好,心中另有打算也罢。你们都必须派人履行阻击敌人的义务!”

    “我留下吧,团中我最擅长防守!”最后还是副团长雨果站出来解围。

    “托马斯。还有伯德,你们呢?”血腥玛丽目光如刃。

    “我和阿曼达留下。”伯德早跟托马斯商量好。上帝之眼审判组必须确保自己的利益,所以身为核心和基石的托马斯绝对不能牺牲在这里,别说探险团队全是外人,就算是为了上帝之眼其它组比如五月花组的利益,亦不可能牺牲自己组的利益。

    伯德已经足够老,即使遇难,也无损审判组的架构。

    而且伯德对于处理危难有足够的应对经验,他有多次在死亡线上成功逃脱的经历,就连华夏恐怖的地宫,他都不止一次逃脱,现在有影魔女阿曼达相助,最后应该能够顺利摆脱追兵,逃回地表世界。

    血腥玛丽对于托马斯离开非常不满,可是她无法强求对方留下。

    她走到林东的面前:“木头先生,我和纳尔逊留下,作为阻击敌人的一员,我想知道具体的防守时间和计划。”

    “局势变化难测,我不能给你肯定的答案。因为这里距离断桥并不很远,如果大部队顺利,一个小时应该可以撤过桥的对面,所以我们暂时先执行一个小时的阻击,假如不行,我们在断桥上再阻击一次。”林东看了看伊甸军团那边,旗手阿里乌斯主动留下,此外还有两位苦修士维吉尔和阿蒙表示愿意留下阻敌。

    “我……”菲利普很想留下,可是他背负整个黑暗殿的利益,而且假如他留了下来,天知道托马斯和雷纳德他们会在断桥那边干些什么,因此他的心理非常纠结。

    “菲利普,你必须率领大队离开,不要犹豫,带着大家,一直飞奔,最好一刻也不停留,这才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不要多说了,时间非常紧,你们马上出发!”林东知道,如果没有菲利普率队,托马斯和雷纳德极可能联手把大家坑死在这个炼狱,为了免除后患,他根本不考虑菲利普留下的可能。除了菲利普,林东还给大伊万和毛熊赵大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小心撤退路上的变故。

    “保重!”大伊万感激地给林东一个拥抱。

    “走!”菲利普很果决,一旦决定走,马上施发号令:“我们撤退的速度越快,阻击的兄弟们压力越小。我们不仅要为自己,也要给兄弟们跑出一条活路!全体出发!”

    探险团队进行了分兵。

    大部队由菲利普他们几个首领率带,飞快地向山洞狂奔而去。

    林东他们则留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先把身体调整好,再相互掩护,缓缓地撤向山洞口。

    福克斯带点不舍地自黑水飞龙的背上跳下来,她把缰绳用匕首割断了,又把飞龙脊背的座位拆下来。最后伸手拍了一下飞龙的头颅:“走吧,你为了我们,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让别人奴役你了,你和你的同伴,属于自由自在的天空!”

    另一边的风间枝子。也释放她骑乘的飞龙。

    两只飞龙重获自由后。

    无比高兴。

    它们朝林东和福克斯这边鸣吼几声。似乎在跟大家道别,然后扬起巨翼,奋力拍打,借着一阵短距离的助跑冲上了天空。在高空中,两只飞龙久久地盘旋在林东他们的头顶,一声声鸣吼不绝。

    直到天边有十几只黑水飞龙迫近,它们才拍打翅膀,结伴向西南方的天边撤退。

    因为没有骑乘的累赘。再加上重获自由的兴奋劲,两只飞龙越飞越快。

    天空那群飞龙骑士想围堵它们,重新抓捕。

    却让它们轻易摆脱。

    地面上,无数的魔物涌过来,有了魔人驱使的它们,要不是有林东和无俦重剑的无形威慑,早就把退守山洞口这群数量少得可怜的人类强者淹没了。

    十几个魔人,骑着高大的魔兽来到阵前。

    林东的战斗力,让它们很为忌惮。

    如果还像小山谷临时营地那样。再多魔物也难通过这个洞口。

    不过,早有对策的它们。已经想到了解决魔物大军在林东剑下溃退的办法。

    比如可以让魔物凶性大发心智狂化的‘嗜血药剂’。魔物的数量太多,如果一个魔物喝一瓶嗜血药剂。那么嗜血药剂的总量,恐怕得用个池塘来装,才能勉强装下。魔人自然不会采用这种办法,它们将嗜血药剂倒在‘恶臭之瓶’中,让嗜药剂跟恶臭之水混杂,让瓶中蒸腾起来的恶臭烟雾,在天空中弥漫。

    魔物非常厌恶这种恶臭气味。

    当烟雾升起来之后,魔物发出一阵阵骚动,有的智慧较高的魔物,连声尖叫,抗议魔人使用恶臭之瓶。

    三分钟左右。

    嗜血药剂的效果出来了。

    闻到了恶臭气味的魔物眼睛渐渐发红,神智渐渐迷失。

    尤其是阵中恶臭烟雾最浓郁的地方,嗜血药剂狂化的魔物更多,发挥出来的药剂更大。

    “吼啊!”魔人首领举起利刃,朝林东这边一指,命令心智丧失的魔物进攻。因为嗜血药剂的作用,原本威慑于林东剑下不敢轻易靠近的魔物,现在一个个发出疯狂的呐喊声,赤红着眼睛向林东防御的山洞冲锋而来,沿途中有些魔物块头很大,直接将同伴踩扁在脚下也浑然不觉,也有的因为相互碰撞相互厮咬提前激发了凶性,来不及赶到林东面前,就已经跟同伴颠狂拼杀。

    “不要怕,我们能守住。听我命令,按照防御习惯,或左或右,形成锋锐箭矢形态来防御敌人的进攻。我是箭头,站在最前端,然后一路延伸下去。背后是山洞和石壁,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大约十秒后全面接触敌人,大家预备,预备,杀!”林东站在最前面。

    有他承受最大的冲击,后面的福克斯、风间枝子、狮鹫和乔纳森等人会轻松很多。

    站在福克斯斜对面紧挨着林东的血腥玛丽和她最信赖的手下纳尔逊。

    再后面还有副团长雨果和两位强大且低调的苦修士。

    奋不畏死的魔物。

    像一堵移动的城墙那般,恶狠狠地撞上以林东为首的战阵。

    “统统去死!”林东将无俦重剑高高举起来,一记重斩,面前近十米范围的魔物,全部身首异处。站在队列后面的阿里乌斯和影魔女阿曼达瞪大的眼睛,这就是传说中剑气吗?最强一击,竟然有近十米的杀伤,这位木头先生真是人类吗?

    “吼!”远方观战的魔人首领。眼角也一阵的抽搐。

    有几个骑着魔兽想冲上来乘机偷袭的魔人,赶紧策骑退后,回到魔物大军中心的安全区域去,以免被林东发现阵前秒杀。

    林东又把重剑横过来。

    一记半月斩。

    数十只大大小小的魔物惨呼着倒地,它们无一不被林东腰斩当场。

    有林东这个**oss级的天神大人站在战阵前端,狮鹫他们的压力大消,而且士气高涨,个个奋勇杀敌。一时跟丧失理智的魔物大军拼了个旗鼓相当。魔物如潮,但留守阻击的人们却坚如礁石,任凭恶浪滔天,一**铺天盖地的压来,也稳稳挺立,于山洞前始终屹立不倒。

    相比起山洞口阻击战阵的僵局。

    断桥边。

    当菲利普和托马斯等首脑,带领队员们赶到断桥前。猛发现原来仅崩坍一百米左右的断桥。不知何时被人摧毁了近两百米宽的一大段。

    原来断桥上两头牵引用以通行的绳索,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菲利普先生,还有托马斯和雷纳德先生,本人范伦丁,我们在此恭候多时了。”断桥下面的河道里,一群岩石大蛤蟆的背上,轻如柳絮地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悠然自得地向断桥上惊慌失措的探险团队行了个礼,拿出一副主人的架势:“采佩什根本不是一个好地主。如此之多的贵客,来到我们炼狱,竟然不好好招待,实在让我心中不安。所以,我特地在此恭候,奉上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以示我对各位贵客的欢迎之道!”

    高大的范伦丁拍了拍手。

    在他身后,数以百计的魔人自河水深处浮出来,一个个敏捷如蜥地攀爬上岩石大蛤蟆的后背。

    那些岩石大蛤蟆。任凭这些魔人驱使,仿佛它们天生就是魔人饲养用以坐骑的水中魔兽。河道里面是数不清的岩石大蛤笸魔人。缓缓呈包围之势,百在断桥对面。也有成千上万的佝偻短尾怪集结……

    天空中,还有各种不明飞行怪物在盘旋,伺机攻击。

    菲利普看了这等绝境。

    那怕他久经风雨,意志无比坚定,一颗心也禁不住地往下沉。

    “走,我们回去木头先生那边!”雷纳德不认为在这里干仗是一件好事。

    “不能走,如果我们回去,就中了范伦丁的计,就如了他心里所愿。范伦丁他一定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我们不能往回走,而且,就算回去也赶不及了!冲,我们必须抢在敌人包围之前,夺取那几个崩塌残存的桥墩。只要用绳索将它们连接起来,我们才会有活路!托马斯,我需要你的配合!”菲利普看向实力最强大的托马斯。

    “明白,我会夺下第一个桥头堡并且坚守住,我来接应大家离开!”托马斯在生死关头也无法再作保留了。

    “海因茨和哈特曼,你们夺取第二个桥墩。雷纳德你第三个,快行动!”菲利普看了看范伦丁,发现这个家伙正在冷眼旁观,一副大局掌握在手的模样,不禁心里更加焦灼。

    “菲利普,你呢?”雷纳德发现菲利普自己竟然不下水,立即反对。

    “我留下接应木头先生他们,如果你愿意,雷纳德,你可以跟我交换任务!”菲利普怒瞪向这位圣殿骑士团的团长。

    “该死!”雷纳德一跺足,再不纠缠这个话题,他把目光转向河道:“托马斯游得太慢了,这样,根本来不及抢在魔人的前面登上桥墩,该死的,再这样下去我们全都得完蛋!来人,给我弩箭,快快!再来一把弩箭,这种射速还不够,我要更快的装填速度,真该死,有个魔人抢先登上去了……好样的,托马斯,真不愧是上帝之眼的大审判长!”

    “让人意外的身手,但是,仅仅是这个程度的话,还远远不够!”河道上的范伦丁看见托马斯登上桥墩,一击就把上面的魔人干掉,眼神不由有点讶意,但唇角的傲慢,依然不变。(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