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撤!
    “我们该走了!”林东一说,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他。

    之前不是说要坚守吗?

    怎么忽然要走?

    包围在小山谷外的魔物大军虽然溃退,但数量没减多少啊!

    林东举起右手虚压,示意大家安静:“我让大家做出坚守的姿势,是用以迷惑敌人。大家应该知道,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少。目前唯一对我们有利的是,敌人很多,但他们不是铁板一块,中间有很多利益交换,他们彼此之间也相互提防。如果我们分散逃跑,那么正合他们的心意,他们可以依靠炼狱的地利,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将我们整个团队整个吞掉。”

    “我们现在抱团,决意死战,他们反而会因为自保心理和利益分配等问题,一个个踌躇不前,对吗?”血腥玛丽何等聪明,一听就明白了。

    “利益分配的问题,这个可以谈妥的,只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商量,我们迟早会沦为他们的刀下任意宰割的羔羊,毕竟这个炼狱是他们的地盘。木头先生,你的意思是,我们假装坚守来迷惑他们,等他们私底下商量利益分配,在这段真空期,我们刚好乘机突围?”菲利普想得更远一些。

    “那还等什么?”雷纳德早想走了,这个该死的炼狱,他连一刻都不想多呆。

    “我们来做开路先锋吧!”狮鹫豪情满怀,经过两波反击。他心里已经瞧不起魔物大军了,当然这一点建立在追随在天神大人身边的情况之下。

    “等等。”阿里乌斯忽然提出异议:“我们想走,恐怕还不容易,因为杜克叛变了,刚才没人看见他,很显然这个叛徒已经离开,前往跟范伦丁他们会合。杜克知道我们的底细,也知道我们撤退路线。如果不除去杜克,我们想安全回到地表世界恐怕有点难度!”

    “杜克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觉得正因为情况危急,我们才需要以更快的速度离开。”托马斯的意见相反。

    “的确是这样,范伦丁假如自杜克处获得消息,我们会更被动。而且现在不是杀不杀杜克的问题,就算杜克就在魔物大军中。在我们的面前。单凭我们的力量,也很难成事。”雨果也同意托马斯的看法。

    “大主教能给我们一点启示吗?”伯德看向红衣大主教尼禄。

    “主的光辉,会永远照耀在我们的头顶!”好吧,尼禄等于什么都没说。

    “我觉得杜克不是目前最大的问题!”福克斯语不惊人誓不休地哼了一声:“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团队中是否还有叛徒在埋伏。假如还有内鬼,跟杜克里应外合,那我们的回归之路,需要用鲜血铺就!老实说。我早就怀疑团队中有内鬼了,要不然,采佩什不会出现得那么及时,还有进入炼狱后所发生的种种,比如范伦丁进攻营地,迫使我们进入地底秘道,又偶遇时空缺口,然后进入彩虹乐园,包括之前的魔物寄生。如果没有幕后黑手操纵,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子?”

    她一说。

    大家觉得还真是这样。

    自进入炼狱。就有各种突发事件,迫得大家无法思考。只能不停地向前。

    但是,内鬼这个问题很敏感,在剩下来的同伴中,还有谁是内鬼呢?内鬼的额头上没有刻字,这个真不好说!

    如果胡乱猜测的话。

    那么探险团队,就可能需要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局面。

    原本因为魔物大军好不容易合在一起的同伴,任何一点猜疑的火星都可能毁灭整个团体。

    “木头先生?”菲利普看向林东,在这个时候清查内鬼的确不是一个最好的主意,但不清掉内鬼,大家的回归又会有危险,真是两难。

    “大家不用担心。”林东一笑:“其实杜克是我有意放走的。当时他想逃跑,如果我硬追上去,杀死他并非不可能。我放他走,就是想借他的信息来误导敌人。我先不说我们之中是否还有卧底潜伏,就算有,那也无所谓,我们正好采用这一点来欺骗敌人。就像我们坚守营地一样,战术的主动权其实掌握在我们手中,不过,为了防止潜伏的卧底成功泄密,我们还是需要提高警惕,尽量不留下我们用以误导之外的痕迹。”

    “好!”狮鹫这个铁杆脑残粉拼命鼓掌。

    有天神大人这样的聪明想办法。

    自己只管动手。

    那这个战斗不要太舒服。

    各个势力的队员听了,一颗颗紧绷着悬在半天空的心瞬间落下。

    谁也不想被同伴猜疑是内鬼再清除出队伍之外,既然木头先生不想追究,又有办法以此误导敌人,那么再好不过了。至于回到地表世界,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反正自己不是,清者自清,只要不在这里被团队抛弃就行!

    “走之前,我们给敌人留点谜语,让他们猜一猜吧,不然他们日子会过得很无聊的!”林东示意狮鹫他们过来帮忙布置。

    二十分钟左右。

    体力稍微调整过来的队员背上大包小包,紧紧跟在林东以及一干首领的身后。

    林东无俦重剑所指,沿途魔物,无不望风而逃。菲利普和血腥玛丽等首领,小心谨慎地断后,防止有人受伤掉队。当然,更重要的一点,他们在监视队员,搜查内鬼,防止潜伏者偷偷留下蛛丝马迹的线索。天空中,福克斯和风间枝子驾御着飞龙,一前一后,来回地绕着撤退的团队飞行。

    魔物大军就像被海水被一艘快船裂波而过。

    除了留下一地的尸骸。

    它们再没有能够把任何东西留下。

    五个小时后。

    临时营地。

    那个俊美得不像人类的优雅男子第一个来到小山谷。

    他在查看了林东留下的种种布置后,神色凝重。沉吟了许久,最后作出了一个让他身后数百近千的吸血鬼大军为之惊愕的决定:“这趟混水,我们不参与。这个年轻人非常的神秘,在摸清他的底细之前,我们不要急于与他为敌。炼狱是个庞大的世界,我们并没有足够力量完全吞并,所以还是低调发展为主吧!而且这个年轻人,说不定还有机会再见。我有预感!”

    俊美男子带着他的吸血鬼大军呼啦啦的腾空而去,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又过了两小时。

    范伦丁带着他的飞龙亲卫队到来,地面上,除了此前的魔物大军,还有一群骑乘在魔兽背上的魔人,数量不下五百。

    查看过临时营地后,范伦锻两位魔人首领低声商议了一会。

    最后向林东他们撤退的方向。

    紧追不舍地追赶上去。

    等范伦丁离开。采佩什带着异人、类人守卫出现了。

    快枪手杜克此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满脸得色地站在采佩什的身后。

    “嘿,好一群蠢货!”采佩什看看范伦锻魔人离开的方向,满脸不屑地嘲讽:“背叛厄齐城主,已经够不知死活的了,还想利用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就不要有那么大的野心,否则,肉吃不到。反而会让骨头噎住咽喉的!就凭十几头黑水飞龙和几百魔人,也想在炼狱自立?真是笑话!”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追上去看他们互相残杀,然后找个最佳时机下手收割成果?”快枪手杜克问。

    “当然不,那个叫木头的年轻人非常危险,几百年来,我的内心还从来没有试过涌现这样的危机感,我们不宜近距离接近他,最少现在不行。杜克,别急。我们的时间多得是,做大事需要足够的耐心。这次就让范伦丁去试探吧。我们有足够的优势,根本不需要冒险。对了。杜克,你尽快返回地表世界,别跟我说力量,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强大的力量,但之所以不给你,就是因为你一旦获得了炼狱的力量,就不能自由地返回地表世界了。我最后悔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我当年能够坚持久一点,现在就不用如此费劲招收新人了。”采佩什拍了拍杜克的肩膀:“回去之后,你只要喝下我的血液,立即就会变成一个强者,就连你原来的上司托马斯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是杜克,我让你做的事情,你一定要牢记,千万别在地表世界迷失了你的眼睛。”

    “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杜克听了脸上一喜,又赶紧低头表态。

    “在地表世界,你不是唯一。”采佩什笑道:“我觉得适当的竞争,更有助于事业的发展。杜克,我再叮嘱你一遍,工作的时候要尽心尽力,只要那样,才能换到更强大的力量和不老不死的生命。”

    “不老不死……”杜克激动得双手直颤抖:“我一定会得到它的!”

    “那就努力工作!”采佩什在杜克的肩膀上用力地拍了拍。

    “是,我一定努力!”杜克忽然想起一事:“那个他,还留在团队中,会不会有危险?”

    “他比你更加小心谨慎,放心吧,他不会轻易暴露的。你返回地表世界后,可以换一个身份,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秘密跟他联络,将属于他的那份奖励交给他。你和他,都是我特别看好的新人,努力吧!这里危险,我们不要过多停留,走!”采佩什挥挥手,整支队伍迅速转移,一会儿消失无影无踪。

    此时的林东。

    刚好自时空缺口出来。

    不过,重踏地面,却不再是乱石林的地底秘道,而是一片茫茫沙丘。

    菲利普等首领自时空缺口出来后,一个个看傻了眼。时空缺口移动了位置,在这陌生的地方不认得路啊!怎么办?

    林东抓起一把沙子嗅了嗅。

    命令福克斯驾驶刚刚自时空缺口里强挤出来的黑水飞龙升空:“福克斯,你向这边侦察看看!我们并没有离开乱石林太远,这里还有同样的气息和能量辐射,我们没有偏离来路太远。大家原地休息五分钟,五分钟后,我们继续急行军,摆脱在自背后追上来的追兵!”

    “前面会不会有埋伏?”菲利普有点担心这个问题,如果急行军,不保存一点体力,万一遇到埋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时空缺口是不停移动的,我们又临时起意撤退,敌人埋伏的可能性很低。”林东思考了一会儿:“倒是敌人察觉到我们放弃坚守,加速追来的可能性极大。我们现在得跟时间赛跑,假如我们能安全渡过断桥,那么重返地表世界的可能很大,反之,我们说不定会有很大的损失!”

    “不用休息了,走吧!”雷纳德绝对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还被敌人追上。

    “走!”刚刚想喘一口气的队员们,一听断桥是安全保障,赶紧起身,顾不得疲惫,立即扛起背包,按照林东指定的方向撒腿狂奔,一个个拼尽全力跟死神竞赛,人人唯恐落后。

    在他们离开两小时。

    潮水般的魔物大军自时空缺口涌了出来,虽然时空缺口的位置移动了几千米,但范伦豆是轻易自沙丘上找到了探险团队离开的凌乱足迹。

    “追!”范伦丁骑乘着黑水飞龙,督促手下加速追赶。(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