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秒杀!天神降临?
    小山谷两头排兵布阵的力量几乎是相等的,前面是黑暗殿、条顿骑士团和东欧大联盟的成员。

    后面是上帝之眼、金雀花王朝和圣殿骑士团。

    再加上伊甸军团和苦修士。

    算起来,防守后面的人数更多,实力也稍微要强一点点。

    可是,两边仅仅只是差了一个林东,战斗结果就完全是两个走势。一边是士气爆炸疯狂追杀敌人,人人奋勇当先,仿如下山猛虎;另一边却抵挡不住节节败退,转眼间土墙防线崩溃,让无数魔物翻越而过,一些体格强悍的魔兽更是犁穿战阵,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谁敢再后退一步,别怪我手中的匕首不认人!”血腥玛丽连杀十几个魔物,站在尸堆上,鲜血激溅一脸的她满目怒火,杀气腾腾地瞪着身边的每一个无心恋战的同伴。

    “魔物太多了!”怪兽尼斯咕哝了一句。

    “再退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假如它会发生,在那之前,我会杀光你们每一个人!”血腥玛丽凶悍无比地举起手中滴血的匕首。

    她的目光仿如死神降临。

    缓缓地扫过怪兽尼斯、大白鲨鲍威尔他们的脸,甚至就连雷纳德和雨果等各派首领也不例外。

    托马斯赶紧给这个女公爵声援道:“我们的确不能再退,否则我们死定了!必须反击,把魔物赶出战壕,再等木头先生率队回援。我们能赢,以木头先生的战力。只要我们坚持,那么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上帝之眼审判组所属,人人都必须全力以赴地战斗,否则我这个大审判长将执行战场纪律!”

    伊甸军团发力,再加上两个苦修士的力量。

    翻过土墙的魔物一下消失近半。

    尽管前面还源源不断地进来,但刚才士气几近崩溃的队员们总算喘过了一口气。

    “杀!”

    “去死吧!”

    “你个丑陋的东西,给我见鬼去吧!该死的,你还敢咬我?”

    在各队首领出手稳住防御阵线的时候。士兵们终于恢复了一点斗志了,他们挥舞着武器,狠狠地扑向敌人。

    虽然暂时不能把魔物击退,但土墙后的战斗变成了双方僵持不下的拉锯战,魔物依靠庞大的数量,通过源源不断地增援,不停地冲击防守队伍的战阵。防守一方。各位首领不敢再有保留。他们强大的血能,除非是极个别**特别强蛮的巨型魔兽,普通的魔物正面对上了,就是死路一条。

    士兵们跟在首领后面,不住地补位防御,或者联手击杀倒地的魔兽,阻止它们恢复过来,再度攻击。

    正当雷纳德他们战得筋疲力尽。

    就要支撑不住时。

    风间枝子和福克斯驾御飞龙俯冲而下。黑水飞龙喷射出两道长长的酸毒,让命中的魔物连声悲鸣,有的毙命当场,更多的因为过度恐惧,转身逃跑,跟后面涌上的同类挤弹在一起,形成黑压压的肉墙。战场一片混乱,临时营地这边危局,暂时得以舒缓。

    “吼。噢吼!”在小山谷后阵,也有几位魔物首领。它们大声呐喊,命令手下继续冲锋。企图用数量优势淹没临时营地。

    “杀了它!”血腥玛丽发现有个魔物首领就在战阵的前沿,它大声威喝,不时扬起巨斧督促手下冲锋。

    “不行,距离太远了,我们冲不过去的!”雷纳德一口拒绝。

    他可不想冲上去白白送死。

    别说自己力量不够,杀不了那个魔物首领,就是能杀,陷入敌阵,也绝对回不来。

    血腥玛丽一听,立即怒视雷纳德:“你个懦夫,只要杀了它,那么魔物的士气就会大挫,它们将全军退却,这次攻势瓦解无形w杀首脑是绝对有效的,刚才木头先生就做了个最好的示范!”

    雷纳德依然摇头:“我不是木头先生,我不是他,你别要求我上去送死,我正在贡献自己的力量,你无权指责我或者圣殿骑士团,我们杀死的敌人,不比你们少!我知道杀了它,对于全军都有好处,但是明白是明白,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掩护我,我不需要你动手,我只需要一个可以让我在对敌时全力开战的伙伴!”血腥玛丽退求其次。

    “听我一句劝吧,不要白白送死!木头先生驱散了前面的敌人,他会回来的,我们只要把这一切交给他就好了!”雷纳德还是不答应,他知道孤身二人杀入敌群的危险性。

    “我来掩护你,我更擅长防御!”平时沉默的副团长雨果倒是答应了。

    血腥玛丽和雨果两人。

    迎着潮水般的魔物,一路逆流而上。

    托马斯和阿里乌斯等人也拼命给两人创造机会,包括不答应同行的雷纳德,都奋力杀敌。

    他不是不懂得这个机会难得,但在自己的生命和大局前,他更优先的是选择自保,将自己的生命摆在最重要的位置,而不是为了团体冒险杀敌。

    血腥玛丽是一个非常凶悍的女人,无论统御力还是战斗力,都傲视群雄。

    在雷纳德退缩下。

    她这个女人反而勇猛无畏地冲杀上去。

    雨果用盾牌死死护住她,尽量不让她被沿途魔物骚扰。

    在二十米的距离左右,血腥玛丽的双手赤红,皮肤上仿佛能滴出血来,在特殊血能的强烈加持下,她的战斗力提升至生命的极限……

    一步。

    两步。

    三步。

    血腥玛丽不仅双手,整个人都像在血池里捞上来的。

    尤其是双眸瞳孔,里面翻腾着恐怖的血花。似乎有种鲜血的力量,直接自里面喷薄出来。

    魔物看见她这副模样,争相躲避,就连智慧不足的魔兽,也慑于她的气势,低头避让。后面的托马斯和伯德相互对视一眼,暗暗警惕。金雀花王朝不愧是老牌的组织,年轻的福克斯不说。仅仅是三狮派这边,就有血腥玛丽这样的顶尖强者。要按照目前血能等级和威力,血腥玛丽的血能恐怕不在托马斯之下,在个人的击杀能力,她极可能更加优胜。

    伊甸军团那边的阿里乌斯,握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

    让他心里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无论是一往无前的战斗意志还是个人参悟的血能,都非他所及。

    至于现在的雷纳德。更是连叫好险。幸好没有跟这个血腥玛丽翻脸动手,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血花玫瑰!”血腥玛丽仿佛自口中取了一支玫瑰向神色严阵以待的魔物首领抛去,明明空无一物的抛扔,却成功地吸引了魔物首领的注意,当它心里一分神,血腥玛丽立即疾射天空,闪现它的头顶上。

    天空仿佛有朵直径超过两米的血色玫瑰绽开。

    血光激溅。

    当血腥玛丽落地,那个魔物首领。捂住头颅发出震天的悲吼。

    后面的雨果见机不可失,立即冲天而起,将手中的盾牌,雷霆万钧地砸在魔物首领的面门上,一击未完,另一只手的大剑,已经斩过魔物首领的咽喉。

    魔物首领颈血喷洒,其势如瀑。

    但它没有倒下。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它,都希望血腥玛丽和雨果的袭杀成功。一举挫伤魔物的士气,将这波攻击打退。可是魔物首领仅仅是身体椅了一下。就稳稳站住。它松开手,额头有个深不见底的血洞。正缓缓汩流出了白花花的脑浆,这是血腥玛丽的攻击。

    面门上,鼻子牙齿让盾牌打得一塌糊涂。

    脖子更是血流如注。

    这是雨果所造成的杀伤。

    “吼,噢吼!”受伤后的魔物首领,它举起大斧,仰天咆哮,以极其强蛮的生命力和无法想像的**,宣告它的不可战胜!

    “不可能,脑浆都出来了,怎么可能还活着?”科学狂人帕森斯几乎无力坐倒。

    “幸好!”雷纳德心里暗中庆幸。

    “嚎嚎嚎嚎嚎嚎!”受伤的魔物首领一通嚣张的咆哮后,又向血腥玛丽和雨果两个勾手,示意两人再上。

    “立即退回来,我接应你们!”托马斯见事不可为,赶紧和伯德冲上来接应,如果队中折了血腥玛丽和雨果两个的话,那么整条防线就真的完蛋了。血腥玛丽是金雀花王朝那边的精神支柱,雨果则是攻守兼备的强者,在某种角度来看,他其实并不逊于大团长雷纳德,只是习惯了作为副手默默存在。

    “噢吼!”魔物首领挥斧,追赶着血腥玛丽和雨果,它手下的魔物欢欣鼓舞,一个个齐声呐喊,潮水般向临时营地这边汹涌而来。

    当大家以为这下完蛋了的时候。

    天空。

    忽然有个巨大的黑影自大家的头顶掠过。

    紧接着,在一头黑水飞龙的咆哮声中,一个手持巨剑的男子,仿如天神降临那般,一剑将那个杀之不死的魔物首领砍成两半……

    全场瞬间一片寂静。

    “一个傻大个,拽个屁啊!冲,大家跟我冲,杀光这些魔物渣渣!”林东举起血淋淋的无俦重剑,向前一指。

    小山谷的另一边,漫山遍野的欢呼声响了起来,随之向几近崩溃的阵地蔓延。就连阿里乌斯和雷纳德,都激动得跳了起来。托马斯和伯德则摇头苦笑,真不愧是狮鹫甘愿追随的天神大人,这种武力,还真像神一般可怕!上帝之眼在没有把基因药剂研究明白之前,看来不能轻易和这个年轻人为敌,否则,结局就会像自以为天下无敌的魔物首领一样,被他瞬间斩杀阵前!

    伯德对于东方文化更加了解,身为华夏通的他看得更加深入。

    他指着正挥剑屠戮的林东,轻声道:“托马斯,你看,他的剑并没有那么长,但能杀死剑尖一米外的魔物,而且无坚不摧。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不,不是风压,也不是瞬间真空造成的撕裂!那是一种传说中才会出现的超强战技,剑气!对,就是剑气!在华夏武学中,传说中存在过这种不可思议的战斗技巧。我以前一直以为是不存在的是荒谬可笑的,直到现在才明白,它的确存在,而且就在眼前!这个年轻人掌握了华夏武者巅峰级别的战技,东方武者的气,在他的剑尖上,变成了手臂那样的延伸。只要他有剑在手,不管是门板般巨大笨重的巨剑,还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铁剑,都能杀人于无形!”

    “超过剑尖一米的剑气,我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还能增加,但仅是一米剑气,就已经足够可怕!这种无形但又像激光般的切割威力太不可思议了,东方武者掌握的战技,并不在我们千年锤炼的血能之下。”托马斯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回去之后,木头先生身边要重点渗透,将危险级别提升至‘ss’,如果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将他除去。还有玛丽,这也是个危险的女人,将她的级别提升至‘a+’,有机会必须除去,千万不可让她接掌金雀花王朝的话语权。”

    两人一边战斗,一边低声交谈。

    伊甸军团那边一直保持从容淡定的红衣大主教尼禄,在看了林东无俦重剑挥舞时的无情屠戮后,也在跟银匙智者若望耳语起来,在说话时,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这边的托马斯和伯德。

    狮鹫他们浑身是血的自那一头冲了回来,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冲向在林东剑下溃不成军的魔物大军。

    受到他们的感染。

    金雀花王朝和上帝之眼等势力的精锐,迅速加入反击行列。

    天空中,骑乘在飞龙脊背,疲惫的福克斯和风间枝子,在交错而过时,相视一笑。有了如此大胜,探险团队应该能够安全回归了,不过,所有的胜利,都是因为他……没有他这个真的像天神般强大的木头先生,什么上帝之眼什么金雀花王朝什么圣殿骑士团,早变成魔物大军的腹中之物了。

    尽管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做,但她们暂时不想知道答案。

    现在。

    她们只想用最欢畅的心,去享受甜蜜的胜利果实。

    半小时后,筋疲力尽的探险队员回来了,每个人都挖取了大量的血核作为战利品。在艰难的逆转之后,他们才发现胜利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当然,现在就连最不满的人,对林东都是无限感激的,表面上不说,但很多人内心狂热地崇拜这个强大的男子。

    虽然彼此人种不同,势力派系不同。

    但这一切无碍于个人的崇拜。

    当林东回到营地,士兵们狂热的呐喊声简直可以汇聚成河,最后化作滚滚洪流,扩散至整个旷野……(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