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上帝,这太不科学了!
    “退防,退防!”菲利普大声疾呼,让还在挖取战壕的影子武士返回土墙。

    “这么多魔物和魔兽,我们真能扛得住?”山谷的另一边,雷纳德神色难看地跟雨果商讨:“如有不对,我们往上岗撤退,找机会乘坐飞龙离开!”

    “事情可能不会那么顺利!”雨果缓缓地摇头:“托马斯他们正等着我们撤退呢!有了这个借口,他们就会向我们发动进攻,然后取而代之。还有血腥玛丽那个女人,她为了搭上木头先生的末班车,一定会盯死我们的。她需要的名额并不大,只有她和纳尔逊两个,木头先生极可能会考虑接受她的投诚,我们需要带走的人太多,无论安德烈还是杰拉德,又或者雅克和皮埃尔,都不能抛弃,这样一来,我们跟她相比没有任何优势!”

    “那就先拼一场,找到适当的机会再走。”雷纳德也知道不容易,但他内心中仍然没有放弃这个逃生的希望。

    黑压压的魔物和魔兽越迫越近。

    它们有的在低声诅咒。

    有的高声咆哮。

    其中负责带队的魔兽头领,更是暴吼连连,驱赶着手下向前。

    在敌阵中,眼尖的探险队员,可以看见一些曾经是‘同伴’的寄生魔人,正骑着低等魔兽的背上,目光阴森地扫描着面前的简陋工事。

    “你们是不可能离开的,如果放弃抵抗。加入我们,那我们可以一起共享整个炼狱!”有个寄生魔人自坐骑的背上,高高的站起来,扬声大喊道:“凭借着如此简陋的工事,你们真以为可以抵挡魔兽大军的冲击?别说你们缺乏防御武器,就是你们有足够的人手和武器,再驻守铁壁堡垒里面,都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各位首领。你们都是聪明人,加入我们,你们不仅可以享有该有的一切,还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和无限延长的生命,你们到底还在犹豫什么呢?现在最后的机会,我给你们十分钟商量一下,十分钟后。无人放弃抵御。那么整个小山谷将化成血肉屠场!”

    “我的回答是……”狮鹫站在土墙上,很不屑地往战壕外面呸了一口唾沫。

    “很好,再没有别的聪明人了吗?”那个寄生魔人也不生气,只是疯狂地仰天大笑,仿佛早就料到劝降的结果会这样。

    “你们谁想离开的,我可以给予你们机会!”林东忽然发话。

    “咦?”全体为之愕然。

    “现在离开,我认为是个人对于命运的不同抉择,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不会出手攻击。”林东的声音很是平淡,似乎在讲述一件无关重要的事情:“不过,如果现在不离开,在等一下的人魔大战中反水的家伙,我会亲自出手将他斩杀。形势迫人,你们可以为自己考虑,你们也有权利作出不同的选择,只是这个选择不能建立在危害同伴生命的基础上。”

    “真的可以离开?”雷纳德心里绝对不相信,这一定是试探。谁要敢在这时候说离队投降魔物,加入敌阵变成魔人。那么一定会成为木头先生击杀立威的牺牲品。

    “詹姆斯,你该不会想做叛徒吧?”毛熊赵大牛阴森森地瞄准詹姆斯的脖子。

    “放屁。我是骄傲的人类,再惨也不会沦落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魔人!”詹姆斯不认为变成堕落魔人有什么好处,就算力量更强,生命更长,但永远生活在这该死的炼狱里,整天对着灰蒙蒙的天空,那得多无聊?没有繁荣昌盛纸醉金迷的大都会,没有香车美人,没有地表世界的一切,只有无尽的魔物和魔兽,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再说现在自木头先生身边叛逃?而且是当然大家的面,于众目睽睽之下改变阵营?这需要多脑残的人才会做出那样的疯狂举动!

    “我会盯着你!”毛熊赵大牛决定发挥自己的强项。

    “该死的大白熊,我看你长得更像叛徒,我也会盯着你!”詹姆斯一股怒火冲上头顶。

    在两人悄悄斗嘴的时候。

    忽然。

    在托马斯身边不远处,那个快枪手杜克忽然自土墙上面一跃而下,箭矢般冲向百米之外的魔物大军。无论是探险团队,还是魔物大军,对于这一幕都看呆了。

    还真有叛徒啊!

    “叛徒,去死吧!”血腥玛丽暴怒,抢过身边下属的短矛,像亚马逊女战士投掷标枪那般,将手中的短矛奋力投掷出去。短矛发出恐怖的呼啸声,极速划破空间,直射发足狂奔的快枪手杜克的脊背。那个快枪手杜克也不是无能之辈,他早有提防。

    不等短矛飞射过来,迅速扑倒在地。

    狼狈不堪地一滚。

    险险躲过。

    等血腥玛丽抄起第二支短矛,那边迅速反应过来的堕落魔人,早带领手下魔物涌上前,接应快枪手杜克。

    第二支短矛呼啸而至,但混乱中并没有命中杜克,倒是射杀了一头魔兽。

    魔物大军潮水般退出百米距离之外,顺利地带走了杜克。

    两军交战的空地上。

    只遗下一只被穿钉在地上,尤未断气的魔兽,在血污中无力地挣扎。

    “托马斯,还有伯德,你们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血腥玛丽气得浑身发抖,如果让魔物寄生,强夺了理智变成傀儡了还好说,快枪手杜克可是明目张胆地反叛的,这种行为,你们上帝之眼的两位首领,竟然袖手旁观?你们的所作所为,非常可疑,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那么大家有必要视你们是勾结魔物的内鬼!

    “玛丽,非常抱歉!”托马斯摇了摇头:“我现在只能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杜克。”

    “你们为什么不动手拦截?”血腥玛丽最恼火的是这一点。

    “对,你们俩距离杜克最近,以你们的实力,没理由让他那么顺利离开的!”雷纳德也有点怀疑托马斯和伯德是否就是内鬼,要说背叛,如果代价不高,那他倒不在乎。问题是按照血腥玛丽的态度,假如自己敢这样做,已有戒备的她恐怕立即就会发动攻击。

    当然了,做个堕落魔人不是雷纳德的理想选择。

    堂堂圣殿骑士团的大团长。

    何必跑去当个魔鬼。

    就更别说炼狱这个鬼地方完全没有半点适宜人类生存的条件。

    伯德咳嗽一声:“木头先生说不要动手,尊重各自的选择,所以我们按照木头先生的要求去做!快枪手杜克只是一个例外,我保证上帝之眼不会再有第二个叛徒!”

    因为杜克这个叛徒的出现。探险团队的士气禁不住下挫。而魔物大军那边则欢喜连天。

    十分钟过去。

    再没有第二个人站出来叛逃对面。

    当然,大家也注意了,谁敢这时候站出来,那百分百会被愤怒的同伴乱拳打死。

    “梆!”有个高近四米的巨型魔物首领自队列走出来,带着它的下属,大步向土墙这边迫近,走到半路,它还张开血盆巨口。向狮鹫他们发出完全听不懂的挑衅嘲讽。

    “老子才不上当,有种你再靠近一点,我射不死你!”狮鹫可没有脑袋一热就冲出去单挑。

    “我也不上!”唐吉诃德同样拒绝。

    “为什么?”潘沙奇怪了。

    “因为我讨厌它的口臭!”唐吉诃德的话有点夸张,隔那么远能闻到对方的口臭?但现在能说调皮话都算是个人物了,许多精英佣兵尤其是留下时空缺口还没有经历过死战的那些,都快要尿裤子有木有。

    “冲,跟我冲!”林东忽然自土墙上一跃而下。

    “上帝!”所有人都惊呆了,天神大人,对面的魔物数以万计。正面反冲锋?这样做真的好吗?

    林东完全没有理会别人的感受。

    他直冲对面的魔物首领。

    那个体型巨大的魔物首领高兴坏了,躲在土墙后顽抗都是死路一条。单挑这不是送死吗?它激动地擂起雄壮的胸膛,又仰天咆哮。吸引全军的注意,准备在所有同类面前好好演示一下自己强蛮勇力。魔物首领撒开脚下四只蹄子,挥舞着血花大斧,一路狂嚎,直冲林东。

    相对冲近二十米左右。

    林东纵身一跳。

    高高跃起。

    背后的无俦重剑擎举在手,于万军注视之下,于魔物首领兴奋狂热的迎战目光中,一斩而下。

    血花大斧挥斩向天,无俦重剑怒斩向地。

    一刹那。

    两者交错而过。

    林东稳稳落在地面上,在他身后,是挥斧后动作忽然停滞了的魔物首领。

    以剑柱地,林东站直身体,再举剑向魔物首领身后族群冲去,而那个动作停滞的魔物首领,在两军的注视之下,却自身体中央出现了一道血线,然后莫明其妙地裂成两半,当那把沉重的血花大斧落地,魔物首领的身体向左右崩倒,分成两半。

    自林东的背影看去,可以看见无数血污飞溅,血光冲天。

    “秒杀?”狮鹫打了个哆嗦,感觉头皮瞬间炸了,一种激动的情绪就像电流般在身体之内到处流窜,他不能自己地跳上土墙,用尽气力发出一声呐喊:“这些家伙只是肉猪罢了,根本不禁打!冲啊,杀啊!”

    他第一个跳下土墙尾随天神大人冲向敌群。

    现在别说几万魔物了。

    就是面前是地狱,有林东在前面开道,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众人大晕,怎么可能是肉猪呢?只不过是木头先生强大罢了!正要唤住冲动的狮鹫,忽见林东挥舞重剑,在敌群势不可挡势如破竹地屠戮着魔物,他所经之处,魔物无论大小统统斩杀剑下,一地尸体翻崩大地,鲜血激溅如泉,刚才态度狂妄嚣张的魔物和强蛮悍勇的魔兽在他的剑下魂飞胆丧,只顾四散奔逃,个个恨不得多长两条脚,哪里还有半点正面抵抗的欲|望,顿时士气爆炸,人人呐喊着冲出土墙,向溃退的魔物大军冲杀过去。

    小山谷的另一边防御阵地。

    人们看得目瞪口呆。

    这也行?

    上帝,这太不科学了!

    包围这边阵地的魔物大军不知道同族正在溃散,听见杀声阵阵,还以为对面已经接战,它们呐喊着,潮水般向托马斯和雷纳德他们驻防的土墙冲锋而来……

    “该死的,这些家伙没有内部通信的工具吗?你们已经败了,该死,该死!”雷纳德暗暗叫苦,本以为可以不用打,没想到这些家伙更加疯狂。可是现在又能怎样呢?唯有坚守,等待木头先生率队回来救援,但愿那些脑袋发热的家伙还记得临时营地在什么地方吧!(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