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死守与一线生机
    当毛熊赵大牛和詹姆斯赶到小山谷附近,被黑暗殿的影子武士小队巡逻发现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两个人看见影子武士跑来。

    浑身力量瞬间没了。

    软倒在地上。

    几个影子武士手忙脚乱的一番抢救,好不容易才把这两个泥鬼般狼狈的家伙救活过来。

    “很好,我就知道你能回来!”大伊万闻讯飞奔出来,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毛熊赵大牛。詹姆斯有点嫉妒这个家伙,回来竟然受到英雄式的待遇,自己则连个屁都没有。

    上帝之眼的人倒是在,托马斯和伯德,阿曼达等人都在。

    但经过快枪手杜克暗下杀手之后。

    詹姆斯已经不想再跟审判组的人呆在一起,相比起宿敌毛熊赵大牛,他觉得自己人在某些时候更加危险。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又一批人回到临时集结营地,是伊甸军团的尼禄大主教和阿里乌斯他们一行人,在队伍的最后,还有两位苦修士维吉尔和阿蒙。午夜两点钟,圣殿骑士团的雷纳德和雨果率领手下安德烈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到小山谷,他们看上去非常狼狈,最少跟伊甸军团人员整整齐齐无法相比。

    圣殿骑士团中,安德烈额头受伤包扎,杰拉德伤了手臂,轻骑士皮埃尔兄弟只剩下哥哥,不知弟弟是失踪还是战死了。

    女公爵血腥玛丽和她最忠诚的属于海军上将纳尔逊一直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之前大家觉得她留下纳尔逊是败笔。

    现在看来。

    这个女人精明得可怕,甭管探险寻宝过程如何。都早早准备好了后路。

    “木头先生呢?”詹姆斯找到一位影子武士:“我怎么没看见木头先生在营地里?”

    “他一直在休息!”影子武士解释道:“白天在你们回来之前,临时集结营地发生过数场恶仗,十几个黑水飞龙骑士反复袭击,如果不是木头先生挥剑杀死两个飞龙骑士,又当众强夺一头飞龙,驱散了猖獗的敌人,那么这个临时营地早就被敌人摧毁了!”

    “啊,木头先生受伤了?”詹姆斯心中一惊。

    “没有。但他体力有点透支,需要休息。”影子武士提到林东时,格外尊敬。

    他是目睹林东大发神威屠杀飞龙骑士的成员之一,当时,骑乘着飞龙前来的敌人形同乌云压顶,他跟同伴感到绝望之际,林东驾御着之前抢来的黑水飞龙升空。于众目睽睽之下迎战敌人。林东在空中盘旋交错之际。胆大包天地跳到敌人的座位上,直接将对方的龙骑士斩杀当场,一下扭转了探险团队的低迷士气。

    敌人不信邪,恃着人多想用包围战术,强杀这个强悍的年轻人。

    没想到。

    箭雨尽被巨剑格挡。

    袭杀不成,还白送了一个人头。

    如果不是震慑于林东惊悚全场的武力,那些飞龙骑士绝对不会四散逃亡,这个临时营地。也早不复存在。

    所以,目睹整个战斗过程的影子武士对于林东的崇拜简直无以复加。在飞龙背上跳斩敌人,强夺座骑,这是何等勇力和胆气?难怪狮鹫一直尊称他为天神大人!

    “木头先生他还算是人类吗?”毛熊赵大牛一边猛吃手中的士兵口粮,一边摇头叹息。

    “怪不得福克斯有飞龙作为坐骑,原来是木头先生捕获的。”詹姆斯觉得自己以后干脆常驻东山得了,调查别的组织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能够把木头先生的基因秘密弄清楚,那么不用多久。自己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情报局局长。出任cia第一把交椅,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简直妥妥的。

    詹姆斯脑洞突破天际,心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的时候。

    忽然看见天空有两只黑水飞龙在盘旋。

    啊?

    这是幻觉?

    怎么有两只飞龙?

    旁边的影子武士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问什么:“别太惊讶,木头先生之前就捕获了一只,要不然怎么可能驾御飞龙升空,跳斩敌方的飞龙骑士?”

    “噗!”詹姆斯听了狂喷水。

    去东山虽然有前途,但也很危险。

    这条路不一定是走上人生巅峰,更可能是让木头先生一剑砍掉自己的脑袋!

    无论上帝之眼,还是伊甸军团和圣殿骑士团的人,来到临时营地都非常的老实,留守的队员全部支持林东不说,想夺权话事,你先捕获一只飞龙试试?这玩意儿可不是大白菜,就更别说骑着飞龙向敌冲锋,再于半空中飞斩敌人的头颅了!

    凌晨四点半。

    菲利普让乔纳森和雷米伽他们找回来了。

    这位黑暗殿的领队回归时浑身是血,遍体鳞伤,不过他的腰还坚挺如枪,一步步走回临时营地。

    又过了两个小时,巡逻的影子武士发现了最后几个支撑赶来的同伴。多次骑乘飞龙升空,搜索周围的福克斯和风间枝子,发现这已经是最终的人数,周围十几公里都没有了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

    “先防御,等击退了敌人,让敌人有所顾忌,我们才有可能逃离这个地方。”林东睡了一个好觉,醒来后,再不跟任何人商议怎么办,直接下达命令,让残存的探险团队成员,就地布置防御。事实上,自昨天晚上开始,影子武士和各大势力的留守人员,已经在小山谷首尾两端,挖出了深深的战壕拒敌,同时用泥土岩石等物在壕沟后面垒起土墙,意图抢占一点点地利。

    “木头先生,魔物一定会来吗?”血腥玛丽眉头紧皱地问。

    “它们已经来了!”福克斯替林东回答:“距离这里不到四十公里,有潮水般的魔物。无论东南西北,全是黑压压的一大片,而且正在迅速接近。”

    “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东西防御进攻!”雷纳德觉得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死地。

    小山谷前后非常狭隘。

    如果让魔物在两头一堵,那么谁也跑不了。

    而且,两边的小山高度也不够,外面的坡度相对平缓,没有悬崖峭壁那种不可逾越的天险,守在这里跟送死没有区别。最要命的是。呆在这里没有援兵,无论战况多么恶劣,那么都只能依靠拼死力守。魔物数量太多,漫山遍野的,杀之不尽,万一它们堵住两头,翻越山坡。自山岗上俯冲下来。那么整支探险团队铁定全军覆灭!

    雷纳德有想法。

    他认为林东到了最后也不会死去,因为他有飞龙,有危险可以骑飞龙逃跑。

    但可供骑乘的飞龙只有两头,林东肯定优先跟他关系良好的菲利普、狮鹫和大伊万等人,自己无论如何也争取不到一席之位,与其这样,还不如提前想点办法。

    “你想走?”林东看了雷纳德一眼,又看了看他背后的雨果等人:“你们想离开。飞龙就在山岗,你们可以骑上它们离开。不仅是你们,任何人想走,都可以骑飞龙离开,但我不保证你们是否会受到范伦锻他手下的那些飞龙骑士的围攻!”

    “雷纳德你个胆小鬼,滚蛋吧,我们肯定是要跟随木头先生战斗到底的!”大伊万知道离开林东身边,百分百死路一条,骑飞龙逃跑?小心半途让它当早餐给活吞了。没有那个能力,也敢驾驭飞龙?

    “谁说我要走?”雷纳德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经过反复盘算,觉得还是留下来。

    如果自己说要骑飞龙逃跑。

    木头先生他是怎么样的态度暂且不提。最少托马斯和血腥玛丽就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

    与其被上帝之眼和金雀花王朝联手围攻,让东欧大联盟和条顿骑士团落井下石,窝囊无比地死去,还不如留下来,静观其变。

    至于骑飞龙逃跑?

    万一事不可为,在混乱中没人有闲暇顾及自己时,倒是可以一试。

    副团长雨果赶紧给雷纳德解围:“我们团长没有离开的意思,我们圣殿骑士团的人从来都不是抛弃同伴逃跑的那种懦夫。自中世纪到现在,我们一直是虔诚与勇武的代表。我们知道局势恶劣,才提出建议,单从防御的角度来看,我们整个团队目前奇缺工具,没有工具就没办法创造更好的有利条件……没有这些,我们在应战时会更加吃力和更加艰苦!各位首领,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

    “我知道现在缺乏工具,我知道有困难。事实上,我们不仅缺乏工具,还缺乏食物和水,至于药品,更是越来越少,需要严格控制才行。”林东环视各位首脑一眼:“但是,我说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如果谁不想变成魔物的食物,或者成为寄生的傀儡,那就立即动手,无论做点什么都好,我们需要在这场战斗中增添砝码,你们做得越多,那么胜利的天平,就会向我们靠得更近!反之,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我在这里很不客气地说一句,如果我个人想杀出去,那怕是带上几个人,也能轻易离开,甚至不需要借用飞龙!我为什么要留下跟你们一起?那就是我之前答应过菲利普,作为你们的队长,带领你们重返地面!”

    “听着,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人,是好人也罢是混蛋也罢,现在都立即给我动起来!做好防御,等魔物过来时,尽可能地屠杀它们,只要这样,你们才有一线生机!”林东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开始行动了。

    菲利普听后,呆了呆。

    忽然,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开,走向正在拼命挖深战壕的影子武士,在错愕的属下手中,接过用以挖土的工兵铲,加入他们的行列。

    托马斯和伯德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也点点头,向小山谷另一边阵地走去。

    雷纳德一个人站在原地。

    久久不语。

    直到福克斯又一次自黑水飞龙的座椅上跳下,向林东报告:“魔物大军,距离这里还有二十公里。它们不仅数量众多,还驱赶了很多魔兽,在东边和南边,形成了两股很大的兽潮。至于采佩什和他的手下,我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也许他们还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林东听了摆摆手:“采佩什很聪明,不一定会选择我们正面对撼,倒是那个范伦丁,说不定会来添乱!”

    雷纳德带点怀疑又带点希冀地问:“木头先生,我们真的可以守住这个临时营地?”

    林东闻言一笑:“雷纳德先生,我不知道你行不行,但我肯定可以!”

    脸上仿佛被打了一巴掌。

    雷纳德的脸色简直黑如墨斗。

    他扭头离开,不过加入工作行列后倒也没有偷懒,而是运劲奋力挖土,很有留守拼命的架势,只是不知这个态度有几分真。

    一小时后。

    远方,黑压压的涌来了一片魔物,潮水般向小山谷包围而来。

    它们口中嘈杂的吵闹声和脚步声交织在一起,让不约而同停下手中工作的人们,都有种恶浪铺天盖地扑面而来的错觉!(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