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逃命二人组
    东欧大联盟的士兵跟采佩什跑路了。

    毛熊赵大牛怎么也阻止不了,事实上,他心里都很想一起走,但转念想想采佩什这个家伙大伪似真,大奸似忠,普通士兵跟他可能没关系,可是自己身为一个领队,跟上去就是白白送死。

    为了逃生,毛熊赵大牛只好选择跟在伊甸军团后面。

    尽管这样也危险。

    极容易变成逃亡伙伴的垫脚石。

    不过,孤身一人逃亡的毛熊赵大牛现在还能有第二个选择?

    跟毛熊赵大牛同样命运的,还有自称是股票经纪的cia詹姆斯先生。

    詹姆斯受伤了,而且身手远远不及上帝之眼现在留下的几个精英,他越跑越慢,后来完全跟不上托马斯和伯德他们的脚步。快枪手杜克不耐烦地等了他几次,看见詹姆斯好像已经没有逃脱的希望了,为了防止被擒,泄露己方的秘密,杜克悄悄地摸出一把匕首,准备除掉这个累赘。

    幸好此时天上有黑水飞龙骑士追及。

    混乱中。

    詹姆斯侥幸逃脱。

    在狂奔出千米,逃出战场之后,詹姆斯和毛熊赵大牛不约而同地发现旁边一起逃生的人竟然是死对头。

    “想不到我詹姆斯最后会死在一个克格勃的手里!”詹姆斯悲叹起来。

    “哈哈,我也想不到!”毛熊赵大牛笑得很阴险。

    “你一定很得意。”詹姆斯干脆不跑了,反正都是一个死。

    “对。我心里充满了欢喜,尤其是看见你倒霉的样子,我感觉浑身的霉气不翼而飞,一道上帝恩赐的光芒当头照耀!”毛熊赵大牛认为这是自己虔诚,经常向上天祈祷的福报。

    “动手吧!”詹姆斯已经心灰意冷,早知道之前多拼杀几个魔物,最少还能以人类勇士的尊严死去。

    “谁说我要杀你的?”毛熊赵大牛却哈哈大笑。

    “什么?你,你不杀我?”詹姆斯惊呆了。

    “我对詹姆斯你这个垃圾没有任何兴趣。”毛熊赵大牛潇洒地摆了摆手。

    “为什么?”詹姆斯非常不解。如果双方的位置交换,换成是自己,立即干掉对方不带眨眼的,怎么这个毛熊今天如此反常呢?该不会是被魔物寄生,变成了个脑残吧?留下敌人有什么好处,詹姆斯完全想不通,这不是留下个定时炸|弹吗?

    “我觉得现在需要一个随时可供抛弃的活靶子。吸引敌人的注意。”毛熊赵大牛耸了耸肩膀:“如果有敌人追上来。它们会被你吸引,而我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溜之大吉了。”

    “嘿,你以为我不会跑吗?”詹姆斯冷笑,谁会乖乖的给你做人形吸引器。

    “没关系,只要我能跑赢你就可以了!”毛熊赵大牛看了看詹姆斯腰间的伤口,又看了看詹姆斯被魔物咬伤的右小腿,他不认为这样的詹姆斯,还能跑得过自己。当然。看着仇敌倒霉,一路痛苦挣扎,最后悲惨死去,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你这个该死的契卡!”詹姆斯大声怒骂,不过他内心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毛熊赵大牛很是阴险,但总比一刀宰了自己更好,最少自己现在还没死,还有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

    “闭嘴吧扬基佬。换成是你,你还没有我这般仁慈!”毛熊赵大牛觉得自己伟大得仿如圣人。

    两个斗了十几年的宿敌。

    一边相互漫骂。一边撒腿向前面飞奔。

    在身单力薄的情况下,那怕是敌人。他们也必须暂时联手。

    也不知奔跑了多久,无论是毛熊赵大牛还是cia詹姆斯,都感到筋疲力尽。

    他们两人有心找个地方躲藏下,偏偏周围几十公里都是平坦的戈壁,完全没有藏身的地方。因为担心魔物会追上来,两人只好强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一步一步向前挪。戈壁上没有水源,早抛失了背包的逃命二人组,搜遍浑身上下,也找不到半点可以用以维持生命的东西。

    “完了完了!”詹姆斯感觉嗓子在冒烟,再不喝水,迟早得渴死在这片戈壁上,根本不需要魔物的追杀。

    “如果不是你,我应该还能节省下一点口水。”毛熊赵大牛把怨气撒在詹姆斯的身上。

    “是谁喋喋不休的骂我几个小时?”詹姆斯一听就火了。

    “喂,是你先骂我的!”毛熊赵大牛振振有词。

    “我没有!”詹姆斯立即否认。

    “这就是我骂你的主要原因,你这个扬基佬根本就是不顾事实真相……你不是骂我难道是赞美我?这一路上你都在赞美我吗伙计?如果现在有杯水滋润下喉咙,我估计你还能连续不断地骂上三个小时!”毛熊赵大牛不认为对方的骂功比自己逊色。

    “现在别说一杯水,就是有一口水,我也可以用我全副身家交换!”詹姆斯已经无力对喷了。

    “我有个好主意!”毛熊赵大牛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詹姆斯不觉得对方会有好办法。

    “尿。”毛熊赵大牛还真有办法。

    “就算有尿,也没有东西装!”詹姆斯非常沮丧。

    “蠢材,我们有两个人!”毛熊赵大牛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你是说……老天,这也太可怕了!”詹姆斯反应很快,马上意识到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配合才能完成毛熊赵大牛提出来的求生方案。

    “如果你想死,那么就拒绝。”毛熊赵大牛盯着詹姆斯的脖子:“我还有个办法,就是我割开你的脖子,喝光你的血!”

    “我绝对会反抗到底的!”詹姆斯惊恐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你也许能杀我。但一定要付出代价!”

    “所以我让你选择第一个生存方案!”毛熊赵大牛依依不舍地将目光自詹姆斯的脖子移开。

    “好吧!”詹姆斯觉得相比起活命,别的都不是问题。

    十分钟后。

    两个人都脸色痛苦地捂住嘴巴。

    不过,这仅是开始,他们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内,类似的求生举动还进行了多次,直到实在没有资源为止。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已经完全走不动了的仇敌一起躺在地面上。

    那怕伸手可及。

    但毛熊赵大牛已经懒得挥动匕首去割断詹姆斯的气管了,反正都是死。干脆让这家伙死得痛苦一点。至于詹姆斯,他发现自己都开始出现死亡前的幻觉了。就跟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他看见了许多东西,清甜可口的泉水和醇香的美酒,激爽的牛奶冰淇淋和冒着热气的蓝山咖啡……

    “一个波涛汹涌的美女,躺在漂浮着玫瑰花瓣的巨大浴缸里,她上身涂满了香甜的奶油!”詹姆斯觉得这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天堂。

    “你要喝她的洗澡水。是吗?”毛熊赵大牛心神意会地怪笑起来。

    “我会分你一半的。”詹姆斯非常慷慨。

    “谢了。不过美女的类型非常重要,必须是毛少水多波大洞小,对了,还要金发碧眼!”毛熊赵大牛的要求非常高,一般美女根本看不上眼。

    “又不是选美!”詹姆斯听后都无力吐槽了。

    “你不懂,我们那边的美女最基本的标准就是这样。”毛熊赵大牛冷笑一声。

    “握了个草!”詹姆斯忽然醒起,人家老毛子是女多男少,而且美女如云。还真有条件玩这个,顿时嫉妒心狂飙一万倍:“你们大白熊男人真特玛的幸福,全世界男人也没有你们那样的,整天喝酒,喝醉了就回家打老婆,我们那边虽然叫做自由民主灯塔,光芒可以笼罩全世界,但男人敢动手家暴就等离婚吧!至于老婆撑钱养活男人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发生的……”

    “离婚换一个年轻的不是更好?你们那边的富翁不都这样玩吗?”毛熊赵大牛奇怪了。

    “你没看见他们离婚后得分给妻子多少钱!”詹姆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算了,现在就连活命都是问题。那些事懒得管了!”毛熊赵大牛拒绝再讨论女人的问题,没有酒足饭饱。现在真心没有欲|望想女人。

    “我再闭上眼睛,看看还有什么美好的幻觉。”詹姆斯觉得自己的想像力还是挺丰富的。再结合幻觉,画面精彩简直妥妥的,不过,他在闭上眼睛之前,发现天边有个黑点迅速接近,不由惊叫起来:“我快死了吗?现在睁开眼睛也可以看见幻觉了!”

    “噢?是吗?你看见了什么?”毛熊赵大牛懒洋洋地问。

    “飞龙,一头飞龙……”詹姆斯发现黑点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头翼展超过十米的巨型飞龙。

    “詹姆斯,你个蠢货,那个不是幻觉,那是真的飞龙!”毛熊赵大牛吓得跳了起来,催促道:“快起来,我们再不跑就要被吃掉了!”

    “我已经跑不动了!”詹姆斯挣扎了一下,发现坐起来都非常的费劲。

    逃跑?

    早没有气力了!

    毛熊赵大牛看了看詹姆斯,咬了咬牙,他也没有撒腿逃跑,而是默默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

    詹姆斯大愕:“你不跑?”

    “我也没有气力了,不过我不能就这样白白死去,我得在被它吃掉之前,捅它一匕首,不干它一下,我死不瞑目!”毛熊赵大牛是个狠人,他决心拼死一搏,最少要让追来的敌人付出一点点代价。

    “帮我捅一刀!”詹姆斯提出请求。

    “好一个愚蠢的cia,谁会替自己的仇敌出手啊?我还没有那么伟大,有本事你自己来!”毛熊赵大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己那一匕首都不能保证,你以为老子是那位一剑可以秒杀怪物的木头先生啊!不过,如果自己能够连捅两匕,那么让出一下倒无所谓,这样在地狱里做伴时就可以嘲笑这个无能的詹姆斯了。

    飞龙下降。

    上面有个披着斗蓬的骑士自上面轻盈地跃下来。

    毛熊赵大牛迸发出全部力量,呐喊着,向敌人发动最后的冲锋。

    下一秒。

    他让那个披着斗蓬的飞龙骑士一脚踹飞十四五米之外。

    挣扎自地上爬起来的詹姆斯跳起来,同样挥舞着匕首向敌人进行冲锋,即使死,他也不愿意在宿敌面前示弱。

    不过他也被对方一脚踢飞。

    狼狈不堪地抛摔在毛熊赵大牛的身旁。

    正当两人以为自己死定,心中绝望无比,准备举匕自杀之时,忽然听见那个斗蓬骑士勃然大怒地咆哮:“你们两个是白痴吗?竟然向我发动攻击?亏我还主动请缨,自木头先生那里借来飞龙寻找你们这些混蛋!”

    “是福克斯?”毛熊赵大牛和詹姆斯惊呆了,斗蓬翻下来,呈现出来的是福克斯的面容。

    “因为你们的愚蠢,我决定给予你们一个惩罚,你们跑步跟随吧!”福克斯恼火地返回飞龙脊背,毛熊赵大牛和詹姆斯连滚带爬,拼命求饶:“我们没力气了,你让我们也上去吧,我们根本不可能跟上的,我们向你道歉还不行吗?刚才真没有认出是你!”

    “休想跟我坐在同一个座位上,跟不上你们就去死!”福克斯火气上来了,完全不管两人死活。

    “那给我们一点水!”毛熊赵大牛退求其次。

    “还有吃的,也给我们来点。”詹姆斯高声喊道:“有药物吗?我受伤了,需要包扎!”

    “我迟些再给你们请个奶妈得了!”福克斯重重地哼了一声,她将两瓶水和一包单兵口粮抛扔下来:“集结地点在东南,距离这里五十公里左右的一个小山谷,木头先生和大伊万他们留守的都在,我还要去找菲利普他们,你们慢慢走吧!”

    “老天,五十公里!”詹姆斯怀疑自己五公里都走不了。

    “木头先生说了,他只等一天。”福克斯驾驭黑水飞龙腾空:“祝你们好运!”

    黑水飞龙乘空,驮着福克斯呼啸着远去。

    毛熊赵大牛和詹姆斯痛快地灌了半瓶水之后,待身体好过一些了,再狼吞虎咽地分食了以前觉得无比难吃的单兵口粮,这下感觉生命活力终于渐渐恢复。五十公里有点远,但最少有了活命的希望不是吗?如果是别人集结同伴,毛熊赵大牛和詹姆斯还会犹豫,但木头先生坐镇营地,那完全不需要考虑。

    两人赶紧尾随福克斯离开的方向飞奔。

    詹姆斯快跑起来有点痛苦,毕竟受伤了还没有痊愈:“五十公里实在太远了,幸好有一天时间!”

    毛熊赵大牛很淡定:“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对了,到了营地,谁也不准提起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切,如果让我知道你泄露了秘密,那么你这个扬基佬就死定了!”

    “我肯定不会说,倒是你个大白熊,我很怀疑!”詹姆斯毫不示弱地反喷。(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