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住口,你个乌鸦嘴!
    两个亲卫队士兵,熟练且默契地操纵着座下策骑的飞龙。

    轮番向林东、狮鹫一行人俯冲。

    尽管感觉吃定了林东他们,可是这两个家伙依然很小心地盘旋在半空,以飞龙的俯冲发动酸液喷吐。等狮鹫他们一行人狼狈四散,再也无法聚在一起,他们才嘻嘻哈哈地降低高度,大约位于四五十米的高度,张弓搭箭,向狮鹫他们瞄准,挨个点名。

    “射大腿,别射死了,我们要生擒他们!”其中一个向同伴大声呼叫,希望尽可能活捉林东他们。

    “好的,没问题!”另外那个士兵觉得这场仗比想像中还要轻松。

    嗖嗖嗖嗖嗖……

    一共发射不到十箭。

    下面的人已经栽倒了一地。

    不管男女,几乎个个膝盖中箭,躺倒在地上抱着大腿满地打滚连声哀嚎。

    啊,除了一个是例外,两个亲卫队的士兵看见有个背剑的年轻人格外敏捷,两人连发四箭,全部让他给躲过了,无一命中。看来,这个年轻人是队伍中最强的一个,最少在敏捷上最强,身法最灵活。

    “我下去亲手逮住他,你给我掩护!”胸口佩戴着勇士徽章的那个士兵鼻子重重哼了声,他最不爽敌人像猴子那般在自己面前蹦来跳去。

    “小心一点,这小子似乎很擅长重剑!”同伴提醒他。

    “五招之内我就可以捏爆他的头颅,挖出他的脑浆和心脏。”佩戴勇士徽章的士兵有着足够的自信。在亲卫队中,除了队长范伦丁,他谁也不服气。要不是进队的时间太晚,资历太浅,以自己的身手和实力,副队长的职位根本跑不掉。现在亲自对付一个只会猴子般蹦来跳去的对手,五招已经给得太多了,如果不是想保守些。完全可以说两招,或者一招秒杀的!况且,自己还有同伴和两头黑水飞龙助阵,区区一个小老鼠,又何须担心?

    佩戴着勇士徽章的士兵。

    先将飞龙降落地面,再潇洒地自上面一跃而下。

    他将弓箭收起,缓缓的自腰间。拔出他最为擅长的弯刀。

    弯刀如月。

    指向面前的林东。

    林东站住了。垂手而立,并没有使用背后重剑的意思。

    手持弯刀的士兵目光锐利地盯着林东,大步迫近,他在等待一个机会,只要对手伸手拔剑,那么自己的弯刀就会割断敌人的咽喉……

    “你只有一个机会!”手持弯刀的士兵狞笑着,脚步越来越快。

    林东动了。

    他的手迅速上扬,似乎想拔剑迎敌。

    那个手持弯刀的士兵目光散发出炽烈无比的杀机:“嘿。就是现在,你死定了!”

    比闪电还快,士兵瞬间加速,冲到林东的面前,他手中的弯刀在千分之一秒划过了短暂的空间,化成一道新月银光,冰冷地贴在林东的颈大动脉之上。弯刀侵切的杀人技巧,是厄齐城主手下必须掌握的技击之一,但真正达到这等炉火纯青之境的可没有几个。

    “死!”士兵的瞳孔涌现了一种夹杂着残忍和愉快的狂热。他生平最喜欢的,就是看见敌人颈血冲天的一瞬。

    颈血冲天而起!

    但。让士兵感到莫明其妙的是。

    溅血的竟然不是面前这个表情淡漠的年轻人,而是自己!

    怎么回事?

    不可能!

    士兵伸手往脖子一摸。发现自己的血液就像灼热的地底喷泉,自颈侧疯狂喷射而出……自己的弯刀,割的明明是敌人的脖子,怎么受伤的是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

    “吼!”背负士兵的黑水飞龙,看见主人身受重创,立即愤怒地张开满是獠牙的恐怖巨口,恶狠狠地向林东狂噬而去。另一边,士兵震惊的同伴也反应过来了,立即擎举起手中的弓箭,向林东瞄准。他在运力开弓的刹那,瞳孔中敌人的残像尤在,但背后却传来了敌人的打击。

    林东不知何时,已经闪现飞龙脊背。

    他一脚,把张弓搭箭的士兵自飞龙背上踹了下去。

    这位士兵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表演了一个标准的狗啃泥,狼狈不堪地栽倒在地面上。

    先前那头攻击落空的黑水飞龙,一咬不中,又扭转过头来,第二次向林东张开满是獠牙的恐怖巨口。可惜林东没有再给它第二次机会,身体腾空而起,无俦重剑于虚空中轻轻一划,看似轻描淡写,但接近两米的飞龙脖子一分为二,巨大无匹的飞龙头颅,连着半截脖子,嘭地摔落地面。而身体那边,还没有死透,正不停地椅着半截切口完整的断颈,将黑色的鲜血喷洒得满天满地都是,悲惨的下场跟它的主人如出一辙。

    剩下的那头黑水飞龙惊惧到了极点。

    呱呱乱叫。

    它张开翅膀想逃命,但头一抬,发现林东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背后,无俦重剑的剑刃还在滴着同类的鲜血,顿时吓得屎尿齐下。

    这头黑水飞龙几乎没有半秒钟的犹豫,立即向林东表示了臣服。

    除了头颅贴地,它还将举起的双翅耷拉下来。

    如果不是林东站在后背。

    它甚至还想翻转身体,将自己的肚皮完全敞露出来……

    林东并不想杀它,要不是刚才那头飞龙自己找死,他不会挥剑杀死这种非常好用的飞行坐骑。虽说带回地表世界不太可能,但在炼狱里用用还不错,最少在寻找菲利普他们时会更有效率。于是,林东很淡定地自臣服的黑水飞龙脊背上的骑手座垫上坐了下来。

    佩戴勇士徽章的士兵还没有死,他一手捂着脖子上的伤口。一手挥舞着弯刀,努力想自包围圈中杀出去。

    可是。

    佯装中箭诱敌下地的乔纳森他们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这群狡诈的猴子!你们如果是勇士,就跟我一对一单挑!”佩戴勇士徽章的士兵的话刚落,福克斯已经闪现他的身后,等士兵手中的弯刀向后挥斩,风间枝子已经自面前杀到,她的匕首无情地划过士兵脖子的另一边还完好无损的颈动脉。

    福克斯躲过速度明显变慢的弯刀。

    一匕首直接捅进士兵的肾脏。

    同时。

    飞起一脚。

    将仍然不死的士兵,轰飞出十米开外。

    乔纳森和雷米伽等在那里。两人一前一后,重拳夹击在士兵心脏位置,直接将虚弱减缓的心脏轰成碎片。

    “愚蠢!”福克斯一看乔纳森停手,立即大步上前来,捡起弯刀,直接砍下士兵的头颅。等她把士兵的头颅提起来,那砍断头颅的颈部断面。还有无数的肉芽伸出来。意图连接已经不存在了的头颅。福克斯示意乔纳森他们细看:“吸血鬼没那么容易死亡,你们还用人类的经验,迟早吃大亏!”

    相比之下。

    狮鹫、唐吉诃德、潘沙和谢尔盖阿里耶夫围攻的那个普通士兵要好对付得多。

    被林东踹下飞龙的普通士兵,尽管也是吸血鬼,但完全没有同伴的实力。

    他被狮鹫他们一番狂揍,胸骨尽折,出气多而入气少。

    不需要砍下头颅就已经奄奄一息。

    开始狮鹫还以为装死。

    继续痛打狂殴。

    直到风间枝子过来伸手拦阻,才意识到这家伙并非是刚才那个性命如小强般坚韧的精英骑士。不禁大汗:“这家伙也算是吸血鬼?这,这也太弱了吧?”

    “弱?你单挑一个试试!”风间枝子翻了个白眼。

    如果单挑,狮鹫当然能赢。

    但估计自己也得付出遍体鳞伤的代价。

    如果不是林东踹一脚,让他摔个晕头转向,再让大伙围着狂殴,想轻松拿下还真不容易。尤其是佩戴着勇士徽章的那个精英,狮鹫想单挑赢他,估计是五五之数,至于唐吉诃德和潘沙。单挑非常危险,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让他反胜。

    “这徽章不错!”狮鹫本想揣进自己口袋留作纪念的。但风间枝子瞪着他,只好依依不舍地拿出来。

    “好像跟那个变态强的厄齐城主的徽章不太一样。”风间枝子跟福克斯看了一阵。拿不定主意,再把徽章抛给飞龙背上的林东。

    “有点相似,但不一样。两者乍看很相近,但徽章内里的图案有着本质的区别。看来,有人想假借厄齐城主的名号做事,这枚徽章不说,黑水飞龙就是一个最好的伪装。只是假借厄齐城主名号做事的人是谁呢?是那个亲卫队长范伦豆是采佩什呢?这两者在背后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暂时情报不足,无法准确判断,不过,我想说的是,炼狱里的斗争,也不比地表世界差啊!”林东笑笑,将这枚冒牌的‘勇士徽章’收下,留作后用。

    遥远那边的受伤飞龙。

    经过休息。

    又拍翼起飞,重回天空。

    刚刚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的它吓坏了,根本不敢看这边看一眼,迅速逃离。

    狮鹫看林东没有留下它的意思,也懒得过去,直接动手,将林东干掉的那头黑水飞龙解剖,挖取血核,同时联手扒皮,希望在林东耐性消耗完之前,弄好这张飞龙皮。

    老天,这可是梦寐以求的飞龙皮!

    如果用它做身皮衣……不,别说一件皮大衣了,就是一双皮鞋,甚至一双皮手套,回去也够吹嘘半辈子了!

    “你还真一剑就干掉了一头飞龙啊!”福克斯直到现在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切口非常完美!一分为二,简直无可挑剔!”风间枝子最想知道的是,林东是如何判断飞龙的颈椎位置,一剑下去,恰到好处地切开骨节之间缝隙的呢?古代说的庖丁解牛,恐怕也不过如此吧!如果这是一头牛,那也就罢了,但这是此前林东根本没见过的飞龙啊!

    “其实跟那些没有关系。”林东微微一笑。

    “那跟啥有关系呢?”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他,等着最后的答案。

    “只要剑够大,够重,而你又有足够的气力挥动它就行了。”林东这个答案,让大家彻底无语了,还真是简直直接的方法,但可惜的是,就算大家知道了答案,也无济于事。

    半小时后。

    血淋淋的飞龙皮扒下来了。

    巨大如斗的血核到手,两个士兵的尸体,也进了另一头黑水飞龙的肚子。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搭乘飞龙赶路……飞龙负重力量还不错,全部人挤上去,都可以承受。可是黑水飞龙再大型,它脊背的位置也不可能够用。

    林东坐着没有疑问,两位女士挤在左右也无人反对。

    但接下来的位置如何安排呢?

    “我才不要坐在唐吉诃德这傻大个的肩膀上,否则半路掉下去是一定的!”狮鹫想自己坐,可是猜拳失败的他享受了一个坐肩膀的代遇,这个他吓尿了。抓住飞龙的皮肤,都不能保证会不会掉下去,现在坐到一个傻大个的肩膀上,高空坠落的命运,简直就是注定的结果!

    “格里芬,我还不想扛着你呢!你以为你很轻吗?”唐吉诃德咕哝道。

    “我们都没有吱声好不好!”同样安排的还有潘沙和谢尔盖阿里耶夫,比狮鹫更危险的是,两人还在更后面。

    “救命,救命啊,我不想英年早逝啊……”狮鹫被乔纳森和雷米伽强行架起来,在拖上飞龙背时,他不停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给我闭嘴,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福克斯怒了,惹火了她,她真会把他给踢下去,再让他在下面跑步跟随。

    “能给我一根绳子吗?”狮鹫希望有个保险绳。

    “你要套在脖子上?”乔纳森苦中作乐地跟狮鹫开着玩笑,事实上他和雷米伽他们的代遇也不是很好,虽然有根绳子,但他们得站着,站在飞龙背上,而且还是单腿站立。更要命的是,他们站立的位置,还绑了一大捆血淋淋的飞龙皮。

    如果不是这大捆飞龙皮,那么所有的窘境将不复存在,只是狮鹫他们又如何能够舍弃这张飞龙皮呢!

    超负荷的黑水飞龙助跑超过两百米,用尽气力拍打双翅,才勉强歪歪斜斜地飞了起来。

    看见它这副费力的模样。

    就连林东,也不看好它能够顺利抵达目的地。

    “上帝保佑,一定不要坠机!”狮鹫猛记起自己是个主的信徒,赶紧祈祷。

    “住口,你个乌鸦嘴!”飞龙背上的人立即愤怒地讨伐说话好的不灵坏的偏偏灵验的格里芬先生。(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