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你太弱了!
    林东伸手。

    将掌心轻轻地印在镜子的表面上。

    一道奇光自镜子里透射出来,林东感觉有股难以抗御的斥力,意图将自己震开。

    “破!”林东坚守不退,另一只手重重地按上去,千万道星芒凭空幻化成无数美妙难言的图案,一个帝摩斯从来没有见过的星阵,自镜子表面,一直深入镜子的里世界。在星阵的作用下,万物为之一滞,就连封印的时空,整个废墟,也被浩瀚的星力作用,灰蒙蒙的天空瞬间被璀璨的星空代替。

    如此恐怖的威能?星力?帝摩斯的瞳孔极速扩大。

    但他随即发现。

    自己就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浑身就像被万吨钢铁强行硬生生的铸成一体。

    林东单掌抵着镜子的斥力,另一只手,却借着星阵的威能,强行探进镜子的里世界中。一寸一寸地,将手指手腕没入其中。

    也许尚不足半秒时间,当林东感应到帝摩斯的存在。

    立即抽手。

    帝摩斯仅仅看见面前不知多远的前方有一只手自外面伸进来,即感觉天旋地转,有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巨力强行揪住了他的身体,再蛮不讲理地往外抽拉。镜子的里世界,在帝摩斯的身体移动半毫米就有了反应,数百上千道光束,章鱼触|手那般缠绕在他的身上。

    “给我出来!”林东发出一声暴喝。

    他的手奋力抽拉。

    星阵旋转,浩瀚威能暂时压倒了那些封印光束。

    最后。在林东的星力和意念双重爆发下,帝摩斯的身体让他强行抽了出来。尽管那些触|手般的光束还追出来死死地拖扯住帝摩斯不放,但林东又一次提升星力,威能如火山爆发,强行将帝摩斯身上的光束撕断。

    被勒得半死不活的帝摩斯。

    浑身是血。

    伤痕一条条多得仿如斑马身上的斑纹。

    如果他不是帝摩斯,拥有强大的力量和近乎不死的**,那么早让封印光束绞成一堆碎肉了!

    “谢谢!”帝摩斯此时虚弱无比,但他不忘第一时间跟林东致谢。林东没理会他。就像扔垃圾那样,随手抛在地上。

    林东双手按在镜面上。

    他将帝摩斯解封不是目的,他真正想要的是这面镜子。

    这可是一面上品的‘阴阳两极拘魂镜’,别说在蔚蓝星球,就是在修真世界也非常难得。阴阳两极拘魂镜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天地乾坤阴阳两极幻虚拘魂镜’,准确来说。后者才是它的真名。‘阴阳两极拘魂镜’不过是它面向林东这一面的名字。如果再加上破碎的另一面‘天地乾坤幻虚镜’。那么这件幻镜类宝物才算完整。

    幻镜类宝物。

    先别说它的封印作用,也暂时不提它里面还有个幻境入虚的里世界,单单是它有个可以将主人和影像随意转换到两个不同世界的能力,就足够让林东为之动心。

    因为里世界外世界的不同时空切换,幻镜类宝物,一般具备着将主人的影像贮存在某一个位置,然后进行无限距的传送能力。将主人进行同地或者异空的传送,是幻境类宝物最大的特点。也是林东目前修炼中最为欠缺的一种能力。

    林东最想要的时空传送,不是免除搭飞机直接传送地球某个已经早早贮存好影像的角落。

    而是希望利用它,将身体重归修真世界。

    以林东目前的功力。

    要想办到这点。

    非常困难。

    不过,如果在修真世界在九狱禁地的天水瀑布,有个白衣门主接应,或者由她帮忙炼化这面镜子,直接将自己在镜子的里世界中拉出来,那么极有可能实现整个人的回归……

    “现身出来吧镜灵,我以后就是你的新主人!”林东来到炼狱。来到乱石林地底,他所为的。就是这面镜子。

    此前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奇遇。

    直到再三确认。

    才惊喜莫名地踏进封印空间。

    什么帝摩斯什么吸血鬼什么阴谋诡计,在林东的心中。警浮云。

    谁也不能阻止自己契约这面镜子,这可是自己重返修真世界的最快捷径,甚至可以说,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行得通的回归路径!

    “是谁,如此无礼,打扰了我们姐妹的休眠?”

    有个梦呓般的声音自镜子里响起来。

    这个声音。

    别说林东了,就是封印千年的帝摩斯,也是首次听见。

    接着,似乎有齿轮转动,咔嚓咔嚓,又有嗡嗡声响,不知是何物发出。

    一条貌似木偶的手臂,自镜子的里世界探出来,接着又是一条,等有条纤细的木偶之脚迈出来,第三条手臂探出来,抓住了镜子的边缘,好像这样好借力。帝摩斯从来没有想过在镜子里,还有这样的一个木偶在休眠,他一直以为镜子的里世界只有他自己一个。

    一个跟普通人同样身高的木偶,带点机械地自镜子的里世界走出来。

    它的身体带有女性特征。

    腰以下还有木质裙甲。

    身体做得很细致,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不同。

    但是,这个木偶却诡异地拥有两个头颅,四条手臂。

    正对着林东这边的头颅很精致,它原来的主人将上面的小脸雕塑得近乎完美,只可惜不知什么原因,这张脸上面产生了许多裂痕,呈破碎状态。

    如果忽略瑕疵,那么可以看见这张精巧的小脸其实是呈睡美人状态的表情,眉宇间,带有一种大梦好眠的恬静。林东有种错觉,看见它的脸。总感觉这是一张人脸,而不是木偶。破碎的睡美人木偶头颅,它的嘴唇微微颤动一下:“打扰我们姐妹休眠的人是你吗?年轻得出奇但又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小修士?”

    “我不知道你们是哪位大能遗留在这里的法宝,但是我急需你们的帮助,请跟我契约吧r许,我能带你们找到你们的原主人!”林东友善地向木偶姐妹伸出了一只手。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我们已经不记得原主人是谁了!”睡美人木偶梦呓般吐了一句。

    “就算记得,我们也不可能跟你契约的!”在背后那个暂时看不见模样的头颅。忽然恶声恶气地哼了一句。

    “为什么?”林东认为自己身为一个主人,对待宝物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最少不会像某些修士那样,一旦身陷囫囵,即用宝物代替自己脱困,有时为了能够顺利撤退,甚至直接将宝物抛弃。比如凌霄美人当初被听梦仙子抛弃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你太弱了!”那个看不见脸的头颅直接拒绝。

    “……”

    林东听后。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

    尼妹!如果自己这样还太弱,那谁敢站在自己面前提‘强者’两字?

    比起修真世界那些大能,自己当然不如,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刚刚上路的菜鸟,这不能比,可是在蔚蓝星球这边,现在的自己认第二,谁敢自称第一?

    林东沉默了一会儿。又解释道:“你们不能拿你休眠之前的那个年代的强者来说事,因为那个时代,早已经过去了!你们已经休眠了太久太久,现在外界的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再说,我的潜力肯定不比你们的主人差,只要我们共同努力,攀登巅峰,指日可待!”

    “不管。对于我们来说,你既然不算是强者。那就不能跟你契约。”那个看不见面目的头颅完全不为所动。

    “咳,这位修士大人对于我们而言。是神一般的强大,他应该不能算是弱者!”帝摩斯好心帮腔了一句。

    “小虫子,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那个看不见面目的头颅忽然转了过来,睡美人的木偶头颅转到背后去了,一张完美得让人叹息的脸转了过来,它的上面没有半点瑕疵,即使那是一张木偶的脸,可是同样美得惊心动魄,让定力过人的帝摩斯差点没有心神失守。

    原来闭着眼睛的绝美木偶。

    当它的头颅一转过来。

    立即睁开眼睛。

    那美目一露,天地间立时有种不可抗御的神力威能,飓风过境那般,向林东和帝摩斯席卷过去。

    林东感应到这股神力威能的强大,不敢大意,展掌在身前抵御,险险抵住,足底下晃了一晃,差点没有让对方的一瞪之力推动脚步。相比之下,另一边的帝摩斯,却像狂风中的落叶那般,根本无法抗御,身体瞬间被风暴席卷出万米之外,再像炮弹一般,重重地砸在废墟的颓壁残垣上。‘轰然’一声,落点激起近百米高的泥尘烟尘,久久不散。

    “……”林东很汗,性格凶悍的器灵他在修真世界见过不少,但这么凶的还真的很少见。

    一句话。

    就差点把帝摩斯给秒了。

    就算弱者无人权,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林东知道是时候拿出一点真本事了,否则会继续让对方鄙视自己的战斗力。握了个草,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刚穿越的战斗力约等于5的渣渣了好吗?别以为你们以前有个好主人就很牛逼,别说你们木偶姐妹了,就是凌霄美人那个傲娇,自己不也拿下了吗?

    虬龙守护战铠、鹏羽之靴、蛮牛之怒等等宝物,披覆上身时。

    那个相貌绝美的木偶美人眼神不屑一顾。

    就差没有说出一个渣字。

    林东怒了。

    别以为我只是个收破烂的散修,真正的宝物只是没拿出来,又大又粗又硬的都有,问你怕不怕?(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