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别急,我马上放你出来!
    “年轻人,非常感谢你!”长须老人向林东点头致意:“千年时间过去了,我竟然一直没有想过它就是开启彩虹乐园的机关,真是不可原谅。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注意到这个视角的盲点。”

    “前辈,不用客气!”林东微笑地摆手。

    长须老人再次向林东表示谢意。

    然后。

    强压下心中激动。

    大步上前,走到那个无时不刻闪烁着白光的时空缺口面前。

    他伸出双手,缓缓地触碰向时空缺口。手指很快穿透时空而出,并不受力。长须老人越是用力,那么手指穿透的部分就越多,但与此同时,彩虹乐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像无数的透明丝带那样,牢牢地缠绕着长须老人的身体,将他牢牢地束缚在这个彩虹乐园,禁止进入内里的闯入者往外逃脱。

    如果换是以前,长须老人不会再费力尝试。

    因为他早试过千万遍。

    无一成功。

    不过,今天他要的不是逃脱,而是摸索隐藏在时空缺口里面的开关。

    长须老人很有耐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用手指摸索一遍,那怕一开始并不顺利,但他有足够的耐性。

    终于在摸索了大半个小时之后,他找到了一点感觉。长须老人发现在这个时空缺口里面,有一种奇妙的能量分布,平时是散乱的,如果有人用手去搅动。那么它会有规律地按照某种规则移动。

    这,肯定就是帝摩斯遗留下来的彩虹乐园的真正入口机关。

    “太奇妙了,帝摩斯真是一个妙人,除了他,世间上还有谁能够想得到,最好的伪装就是将真正的入口机关放在最明显的时空缺口里!”长须老人摇头叹息。

    找到了真正的入口机关。

    他倒不着急打开了。

    因为,他想先料理完面前这个年轻人的事。

    林东点头同意:“帝摩斯的确是个妙人,不过这么明显的目标。你应该一早想到才对!”

    长须老人轻轻地摇头叹息道:“不,虽然它是如此的明显,但我就是想不到,要不然怎么可能在这里困守千年那么久!这次,能够顺利找到入口机关,我非常感谢你!年轻人,你怎么不早点来?如果你能够早点到来。那我也不用在这里囚禁千年了!”

    “千年前我还没有出生呢!”林东哈哈大笑起来:“感谢就不必要。我只想知道你接下来想干什么?”

    “接下来当然是开启真正的入口机关,寻找传说中的帝摩斯遗宝彩虹花园了!”长须老人点头:“这可是我的心愿,哪怕囚禁于此,苦不得脱,但我进入彩虹乐园寻觅传说秘宝的愿望从来没有改变过!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什么事?”林东问。

    “就是先把你这个聪明得让人嫉妒的年轻人送走……”长须老人表示自己希望单独获得彩虹乐园的宝物。

    “送去哪里?”林东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一副‘请大家一定要骗我’傻天真模样。

    “送去永眠之国。”长须老人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喜欢这个地方。”林东耸了耸肩膀。

    “那最好!”长须老人问:“年轻人。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有。”林东托着下巴思索一会:“等会看见帝摩斯,等他问我这句话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上一个这样跟我说话的人已经死了!”

    “年轻人,有时候太自信了不一定是好事!”长须老人的脸色沉了下去。

    林东还没有来得及辩驳。

    天空中,有血红色的光芒一闪。

    有如霹雳破空,电蛇狂舞,林东仰头,发现整个头顶皆在血色光芒幻化的巨网笼罩之下。

    林东刚想擎剑在手。身体就已经让血色光芒的巨网划过。接下来,重剑坠地。身体化成无数的血肉碎块,轰然崩塌。出奇的是。身体肌肉切割碎裂成无数细块,但血液却瞬间被抽离起来,于半空中形成一团比篮球还要大的血球,诡异地悬浮着,最后缓慢地飘到长须老人的面前。

    长须老人双目呈现出血红的光芒。

    他张口一吸。

    将面前巨大的血球强行抽出一缕鲜血,绵绵不绝地吸入咽喉。

    此时他的表情处于极乐状态,仿佛这种摄入是人生极境的享受,穷尽世间一切一切,亦无法比同。

    等长须老人将血球吸完,他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真不愧是最新鲜最上品的人血,无论口感、力量还是个人潜能,都难以挑剔!享受上一个这样的年轻人的鲜血是什么时候?七百年,还是八百年了?已经太久了,我有点记不清楚了!不过,我最亲爱的小朋友,你们又怎么能够想像血族的生命以及天赋能力,在千年时间里,我已经能够修炼得可以完美地操纵体内所有的鲜血,别说化成一张锋利之极能够将人切割成碎片的血网,就是幻变成世间任何致命武器,也半点没有问题啊!”

    长须老人说完。

    半空悬浮的那张血网,化成无数的血丝,游回他的手心。

    等血肉消失,重返体内,他手掌那道用指甲划出来的小口子瞬间合拢,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地面,除了一大滩细碎得不成样子的模糊血肉。

    就是那把掉落草地深深没入的重剑。

    长须老人走过去,伸手想把重剑给拔起来,但他的脸色一变:“咦?这把剑竟然如此沉重?难怪这么自信!了不起啊!如果不是人类的血肉之躯限制了你的极限,如果不是年龄和修炼时间上差了一大截。那么你还真有可能成为我生命中的感胁!”

    重剑超乎长须老人的想像之外。

    显然,尽管他一个寿长千年的吸血鬼,但也不能轻易使用这把沉重的武器。

    “就留在这里做个纪念吧!”长须老人以双手拔起剑,挥舞了一下,重新将重剑插回地面:“也许可以用来吓唬一下后面进来的探索者……真期待啊,下一位美食又会是谁呢?”

    长须老人放下剑。

    他也许感觉时间还有,微微沉吟后,又自言自语:“外面那些家伙没有那么快进来。在享用下一个目标,在那之前,我得先弄清楚,彩虹乐园的开关,需要怎么样的顺序排列,才能正确打开。一共九团不同的能量,每个都可以自由活动。这样一来。排列的顺序数列就太多了,还好我有足够的时间摸索!”

    在长须老人缓慢又耐性十足地摸索时空缺口里的机关排列时。

    林东这个本来应该变成碎肉了的‘死人’。

    正大步走在一个废墟里头。

    日月无光。

    天空灰蒙蒙的,里面所有的景物,一片荒凉颓败,地面寸草不留,没有飞禽走兽也没有生命所需的水源。

    整个废墟就像一张静止了千年时间的旧照片,黯淡且萧瑟。

    林东踢了踢地面上的一块金属。

    他发现上面铭刻着一种自己完全不曾见识过的文字,优美无比。金属牌上面还有美妙的花纹作饰。再看看不远处,一块歪歪斜斜的木板上,除了指引的方向箭头,还有几个同样文字的短句,似乎在为某种方向或者区域进行着标识。不过,它所标识的方向或者区域,早已经化为乌有,沦落成一片无法辨认的废墟。从布局上,从某些勉强可供辨识的细节上。林东可以看得出,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先进的高度文明。

    这里可能是个王国。

    最少。曾经是一座大城市。

    不知什么时候,它被某种不明力量摧毁了。又被无尽的时间单独地封存至今。

    林东在废墟里找了一遍,最后在一个摧毁得比较彻底只剩下地基轮廓规模庞大貌似王宫那样的建筑中央,发现了一面跟他原来意想猜测有少许出入但亦有少量类同的镜子。

    这面镜子并不很大。

    高约三米。

    宽两米。

    其中的一面已经损坏了大块,裂痕处处,勉强还能照出人的模样。

    另一面完整无缺,千年时间的封印,让它并没有在镜面上留下任何痕迹和灰尘,一如往昔的光洁明净。

    林东走上前,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样子,又不知自哪里拿把梳子出来梳理了一下头发,又随手整理下自己的衣领:“像我这么帅的年轻人,你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吧?囚禁在这里长达千年之久还没有想到脱困办法的帝斯摩先生?”

    待林东说完这句话。

    镜子里。

    有奇妙的白色光芒闪动。

    接着,一个跟此前的长须老人生相一模一样的老人,出现在镜子里,出现在林东镜子倒映的旁边。

    这位被林东称之为帝摩斯先生的老人,出现后完全没有此前那位长须老人的傲慢和自信,反而满脸苦笑:“我就知道你会找到这里来……”

    “帝摩斯先生,身为一个超级巫师,你除了困在这里无法脱身之外,你应该不缺力量才对,而且,阴阳两极拘魂镜虽然关着你,但你也可以利用它破碎后产生的漏洞,将整个乱石林地底空间操纵在手。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将我杀掉呢?我觉得你应该像刚才那个你的模仿者一样,给我一个说遗言的权利!我敢说,如果是身为超级巫师的你发话了,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来自东方的修士,我无意跟你结怨!我不是外面那些傻瓜,我更不是一个瞎子,自你一来,我就意识到大祸临头了。我一直躲在这里,不敢冒头,但是我没想到,你还是轻易就找了过来!”镜子里的帝摩斯苦笑道。

    “是因为关得太久了没有自信吗?”林东歪着头奇怪地问。

    “不是,是因为对力量的敬畏。”镜子里的帝摩斯摇头。

    “对力量如此敬畏的你,为何要诱骗外界的人源源不断地进来献祭?你不是吸血鬼不需要鲜血,那是为了什么呢?你不要告诉我你太无聊了想找些人聊聊天!”林东表示不信。

    “我只是想尝试脱困。”镜子里的帝摩斯解释道。

    “要不,我把你放出来吧!”林东伸手摸了摸面前的镜子:“反正我家好像刚好缺一面镜子!”

    镜子里的帝摩斯闻言惊呆了。

    久久不敢相信耳朵。

    过了好半天,他才用试探的口吻问:“我没有听错吧?您要放我出来?”

    林东点头:“当然,我可不想在照镜子时,看见一个‘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你站在旁边!”

    镜子里的帝摩斯眼泪立即下来了,他感动地哭泣:“谢谢你,谢谢,我已经忏悔过了,我是真心忏悔的,只要我能够脱困,我永远……”

    林东摆了摆手:“忏不忏悔无所谓啦,这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

    帝摩斯一愕:“什么?”

    林东笑道:“我不知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但是,我觉得简直是浪费材料,像你这种拥有强大力量又坏得无法形容的家伙,怎么能够关在镜子里呢!我认为应该把你放出来,将整个炼狱弄得一片血雨腥风,这才是最合适的处理手法!帝摩斯先生,你别着急,我马上放你出来!如果你愿意,我还可给你一个攻击我的机会,比如背后偷袭或者在我收服镜灵的时想来个致命一击什么的,如果一次机会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两三次,只要你有信心,我会一直给你机会的。哎对了,你离开封印空间,返回炼狱之后,我建议你行事方式最好再坏一点,比如看见好人就痛打狂殴,疯狂制裁,看见坏人就重重奖励,多加提拔,总之一句话,你要让整个炼狱都在你的血腥统治下痛苦呻|吟!”

    帝摩斯:“……”(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