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入口机关
    狮鹫大笑不绝。

    俊美男子平静地看向他,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一起上!”乔纳森知道单挑是不可能的,别说单挑了,就是群殴,在福克斯和风间枝子没有赶回之前,也极有可能败北。不过,他决心全力一击,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创造奇迹。

    吸血鬼的确很强大,但他相信在基因手术以及强筋通脉丸等多重强化之下,对上亦有一战之力。

    俊美男子笑了笑,神情非常优雅:“看来你们的答案都是一致的!”

    说完。

    他的身影消失在乔纳森的眼前。

    然后在十分之一秒后,他闪现乔纳森身后。

    就像老鹰抓小鸡那般轻松,扼住乔纳森的脖子,再将这位黑暗殿年轻一辈中最有潜力的希望种子就像摔青蛙那般生砸在地面上。雷米伽根本来不及救援,他的脚步还没有冲出来,就惊觉敌人的手掌已经扼住自己的咽喉,接下来身不由己地飞向天空……十秒钟的时间不到,乔纳森、雷米伽、狮鹫、唐吉诃德和潘沙,还有信手谢尔盖阿里耶夫等人,统统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

    俊美男子以凌驾一切的态度傲立当场,他的眼神没有看向努力挣扎却没有办法直起腰来的众人,而是淡漠地看向远方:“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在十秒之内,你们可以有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现在开始,告诉我。你们的答案是?”

    “呸!”狮鹫无力起身,他拼命用双手撑起头颅,然后奋力向前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很好!”俊美男子并不生气。

    他转身离开。

    数个吸血鬼的影子,悄然伏跪在地上,恭送他的离去。

    俊美男子顿了顿:“我希望他们会有一个难忘的死亡之旅,如果可能,你们尽量慢一点送他们上路,以示我们炼狱的好客之道。”

    那些吸血鬼影子赶紧恭敬垂首:“如你所愿。主人!”

    狮鹫和乔纳森这边让人海扁了一场。

    无力相抗。

    林东那边却冷冷清清,没有半个敌人潜伏骚扰,林东要不是能够感应到敌人的存在,说不定还会以为这里是个没有生命存在的地底废墟。林东绕过灼热的岩浆,跳过裂隙,大踏步向自己认为值得搜索的地点前进。一路上静悄悄的,仿佛敌人早已经深度休眠了一般。

    前方。

    一个奇妙的时空缺口出现在林东面前。

    换成别的人。肯定心生疑惑。林东却没有这种顾忌,直接走进去。

    他非常淡定地走进了时空缺口,还扬声高呼:“有人在家吗?如果还有喘气的,请出来吱一声谢谢!”

    进了时空缺口之后。

    展现在林东眼前的通道渐渐变得鲜艳起来,乍看上去,还真有点像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丰富多彩地揉合在这条通道上,红的花。绿的草,黄的岩石绿的水晶,再走一段,紫蓝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眼前一片彩色世界,鲜艳夺目。大约走了十分钟,蔚蓝天空出奇的清净,仿佛女神用晨露刚刚洗涤一新,没有太阳月亮,却有无数的光芒。自天穹之顶柔柔地垂降下来。

    朵朵白云,东一团西一团的散落。

    整个彩虹天地。给人一种完美的画卷的感觉,人走进这里。就像走进了一个画的世界。

    路边有巴掌大的花间精灵,它们轻盈地拍打着散发光芒的小翅膀,在鲜花草丛中追逐嬉戏,细碎的笑声,就像钻石,撒满一路。

    不知何时有两匹独角的天马飞到林东头顶,它们俩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这位陌生又神情淡定的来客。

    吼!

    极遥远的地方。

    隐隐有巨龙在咆哮,让整个彩虹世界都在页震动。

    巨龙咆哮,惊起了一群不知名的野兽,杂七杂八,各种各样都有,它们迎面而来,用飞一般的速度冲过林东的身边。等惊兽散尽,林东发现,在面前的草地,不知何时,铺了一大块刺绣手工堪称一绝的精美毛毡。毛毡上面放满了各种美食,奇珍佳肴糕点果脯酒水一样不少。

    最重要的是,毛毡上还坐着一位长须老人。

    这位老人须发俱白。

    穿着白色的贤者长袍,深邃的蓝色眼眸里呈现出一种仿如大海般难以估量的智慧光芒。

    他的身边放着一本厚厚的古书,林东仔细去看,发现这本书竟然跟此前看过的《彩虹乐园》的封面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更加古朴,更有厚度。

    “来,小朋友,来跟我喝一杯吧!”长须老人向林东招手。

    林东注意到。

    在这位长须老人的左手中指,佩戴着一枚其形古雅的青铜戒指,在青铜戒指的中心,镶饰着一颗不太起眼形如水滴状的血珀。

    看见长须老人热情相邀,林东也不客气。

    上前在毛毡上找个位置坐下来。

    坐在老人对面。

    当老人给他递上一杯酒水,立即毫不犹豫地举起来,仰脖子干了个底朝天。

    “你不怕酒水里有毒?”长须老人对于林东的举动有点好奇:“虽然我长得不像是个坏人,但你想也不想就把酒给干了,那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年轻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一种自相矛盾的特质,一方面是小心谨慎对任何事物皆起疑心,另一方面却心地坦然毫无顾忌。”

    “想喝就喝!”林东的解释是这样:“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所以有时候稍微表现得矛盾一点也不奇怪。”

    “很好,那我们为了随心所欲再干一杯!”长须老人又给林东倒了一杯酒。

    “……”林东这次,却端起杯子。久久没有饮用。

    “你这是怎么啦?”老人奇怪得不行。

    “我忽然又不想喝了!”林东表示自己跟陌生人喝一杯已经很给面子了,大家不太熟,一见面就往死里喝未免有点失态。

    “小朋友,你真的很有趣!”老人附掌大笑。

    “那同样有趣的老前辈又是谁呢?”林东同样在拍手,脸上笑呵呵的。

    “来到我这里,就连你之前遇见的那个处处装模作样无时不刻都想算计人的年轻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喝一滴水。不喝开口乱说一句话,深怕身陷彩虹**陷阱而不得脱!你却相反,来到我这里,酒大胆喝,话随便说,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长须老人哈哈大笑。

    “酒没有毒喝一杯无所谓,而且只要味道够正宗。就算有毒。喝一杯也无所谓。”林东脸上笑嘻嘻的,就像刚刚回家的浪子:“不过话却没有随便说,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真心想知道老前辈是哪一位?”

    “聪明如你,也不能猜到我是谁吗?”长须老人不相信林东猜不到那个名字。

    “我对于猜谜没有很大的兴趣,而且尽管你伪装得很好,很像一位智慧贤者,但我却不太相信你就是传说中的巫师帝摩斯。”林东摇头。

    “如果我不是帝摩斯。那我应该是谁呢?”老人反问。

    “一个被帝摩斯困在彩虹**陷阱里寻访者。虽然我不知道你呆在这里多少年了,但肯定不是这个彩虹乐园的主人。”林东一说,长须老人奇怪了,他睁大眼睛,仿佛要重新认识林东似的:“小朋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问变得跟帝摩斯一模一样,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毫无破绽才对!”

    林东笑了笑:“如果你是帝摩斯,那么肯定不用在这个彩虹乐园的入口迎接我。我只不过是个小朋友。怎当得起这样的大礼?”

    长须老人点头称是:“没错,我是心急了一点儿!看见有人进来。我孤独寂寞的心都充满了惊喜,急不可待地跑出来跟你相聚。没想到这份急切反而让你看出了破绽。是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帝摩斯,不是那位传说中的超级大巫师,我是一位领主,炼狱里的领主,因寻访彩虹乐园至此,然后被这个美丽又奇妙的花园困了足足一千年!在漫长的一千年时间里,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偶尔出现在这个彩虹乐园,再没有新的寻访者到来,我一度还以为外界已经放弃了这里,或者完全当这里的宝藏是谣传!”

    林东听后,忽然摆了摆手:“前辈,你其实不是心急,你是没有能力在更深处迎接我,你的活动范围,只在彩虹乐园的入口,所以才有这样的设局。”

    长须老人表情更是惊愕:“这也是你看出来的?”

    林东微微一笑:“我只是发现彩虹乐园的入口机关处于封闭状态,一定没有开启,才推想到的。”

    “彩虹乐园的入口机关在哪?”长须老人一听,立即将酒杯放下来。

    “我有点不明白,入口机关如此明显,你为什么找了一千年,还找不到它呢?”林东同学忽然有了这样的疑问。

    “入口机关非常明显,我,我,我错过了什么吗?”长须老人顿时顾不得再跟林东说话,腾起站起来,左右搜索自己遗漏的机关。草地,肯定不是,因为草地每一寸地皮都搜索过了,甚至每颗小草都试验过,不是开启入口的机关。那么石头,不,应该不是石头才对,这里所有的石头都翻过,反复搬动,直到最后归位,都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迹象。

    不是草地也不是石头更不可能是天天潜游搜索的玄泊。

    不可能是天天观察的泉眼。

    不可能是天上的白云。

    不可能是飞来飞去的花仙子和蹦蹦跳跳的小兽……

    这里所有的一切,一切一切,都已经反复搜索过了,遍寻不着,那么这个该死的机关到底在哪里呢?更何况它那么的明显!

    等等,明显的目标吗?

    长须老人的思潮又回到了林东的提示中,忽然有个目标在他的面前出现,让他眼前一亮。

    该不会是这个吧?

    自己困守千年,进入和离开彩虹乐园入口的机关竟然是这个?

    如此明显的目标自己竟然无视千年,自己一直以为是慧眼的眼睛,肯定是已经瞎了!(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