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炼狱之门?
    飞龙,这种原本存在于中世纪传说的生物,忽然出现在探险团队的面前。

    仅看外貌。

    它长得更像蝙蝠,只是体型超级巨型。

    当这只浑身乌黑的飞龙盘旋在天空,它的翼展最少超过十米。

    它的头颅形同蜥蜴,上面长着两颗篮球大的眼睛,长长的蛇颈可以左右任意扭曲。跟大型飞禽喜欢滑翔有所不同,这只飞龙用一种古怪的方式飞翔。它张开双翼盘旋,待时机合适,瞬间收敛起双翼,整个身体就像坠落那般出奇不意地俯冲,再利用逆冲气流改变方向,突袭向身下的猎物。如果一击不中,那么拍打翅膀,向上攀升,继续寻找更好的俯冲机会。

    俯冲突击是它的猎食方式,也是它习惯的飞行方式。

    “真慢!”林东没想过飞龙的攻击会是这样子,俯冲突袭对于大群密集逃跑的生物也许有用,但对于狡猾的人类几乎无效。

    不等飞龙俯冲下来。

    地面上的佣兵已经四散躲避。

    天空中的飞龙连续俯冲扑击了三次,攻击模式是挺吓人的,但一个人也没有逮到。

    探险团队的佣兵可不是一看见怪物就两股战战的普通人,慌归慌,可是谁也不会傻乎乎地站在原地等着飞龙降临头顶把自己抓走。再说雷纳德他们这些首领在,对于攻击落点判断得非常准确,就连有伤员行动不便,也让他们指挥队员抱走。

    “有点古怪!”福克斯看了半天。忽然摇了摇头:“我以前看见的飞龙,可不是这样子的!”

    “不是?”林东微愕。

    “还有更厉害的飞龙吗?”狮鹫心想你遇见的该不会是巨龙吧?

    “这只飞龙虽然体型更大,但跟我们圣地里的飞龙比起来,它笨拙得就像一头失去捕猎能力的胖狗!”福克斯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我们遇见过飞龙也不是一次两次,银冠飞龙,烈毒飞龙还有棘背飞龙等等,我们都见过,每一次飞龙捕猎。都充满了欺骗性和突袭性。它们往往隐藏在阴影里面,待猎物接近,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它们会瞬间俯冲,凶狠地扑杀敌人,几乎很少有失手的时候。就算体型比较小的蛇蜥飞龙,也会组成小团队。一起联手俯冲突袭猎物!”

    “你是想说。这只飞龙看起来就像家养的牲畜,是这样吗?”林东有点听明白了,福克斯这个猜测跟他的判断有一定的相近。

    “对!”福克斯点头:“如果以这只飞龙的捕食能力,恐怕早就饿死了,根本不可能长到这么庞大的体型!”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该把它诱下来杀掉!”水蛭女风间枝子的脑瓜子反应极快。

    “杀掉?”狮鹫很不明白,如果这只飞龙有主人,诱下来杀掉岂不是招来更大的祸患吗?万一它是那什么厄齐城主的宠物。干掉了它,恐怕接下来杀来的,就是城主亲卫队了。狮鹫越想越大汗,可惜他无法劝阻,再说他不觉得自己在福克斯和风间枝子两女面前有什么言语权。

    “再等等,这只飞龙只是试探,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精彩的安排!”林东摆手拒绝了风间枝子的提议。

    果然。

    飞龙俯冲扑杀了三次。

    在一无所获后,带点疲惫的它拍翼高飞。

    呼呼呼,在拍打翅膀的沉重声响中。它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最后化成一团黑影,消失在探险团队的视线之内。飞龙的突袭。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就凭它那缓慢的俯冲攻击,还不如瘤头棘皮兽的冲锋呢!

    佣兵们回过神来,都有点懊恼。

    如果刚才大胆,在飞龙俯冲时套上铁链,再加上几十人的合力拉扯,那说不定能把它拉下来。

    最气人的是,因为生怕过度激怒飞龙,刚才的弩箭手一箭未发,最后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它离开了。这种机会错失之后,别说普通佣兵,就是各大头领也觉得有点可惜。不过,雷纳德跟托马斯他们小声商量一阵,脸色又好转起来。

    “好的,我们下次联手合作,争取干掉一头飞龙!”雷纳德别过托马斯,示意圣殿骑士团的队员做好准备。

    “采佩什,我的朋友,前往你们营地的路上,是否还会遇上更多的飞龙呢?”伯德问。

    “伯德先生,这个我无法作出保证。飞龙的出现是不可预测的,不过,据我观察,这是厄齐城主麾下饲养的黑水飞龙,并非野生飞龙,否则刚才我们不会那么容易过关!”采佩什这位地底怪人给探险团队介绍道:“厄齐城主饲养了大约近百头飞龙,他准备组建一只飞龙骑士,征服和控制更多的领土……这种黑水飞龙平时生活在黑水潭之中,平时不缺乏食物,即使捕食,也只是捕食黑水潭的大胖头鱼或者黑水潭边的长毛矮脚羊群,它们胜在体型更加雄健,飞行速度和耐力更好,但捕猎技巧却不是一流的!”

    “厄齐城主有一百多飞龙骑士?不知这些飞龙骑士都具备什么样的实力呢?”托马斯最关心这一点。

    “啊,如果不客气地说一句,你们整支队伍,没有多少个具备飞龙骑士实力的存在,即使有,恐怕也不会超过二十个。”采佩什预估了探险队伍的实力。

    “厄齐城主除了飞龙骑士,他还有别的骑士队伍吗?”雨果又问。

    “当然有,据说厄齐城主手下掌控着五百个骑士或者准骑士,飞龙骑士只是最闻名的一支,事实上,在周围几个区域中,厄齐城主可算是比较强大的城主,跟一些地盘较小的领主都很接近了。在炼狱,小领主一般拥有超过五百骑士的实力。就可以叫小领主,大领主是一千,更大势力的据说还有,但我只是听说,没有真正见过!”采佩什一番话,让托马斯和菲利普等人陷入了深思。

    看来,地表世界区区一支探险团队。

    在这个炼狱,还真不算什么。

    别说领主。就是对付厄齐这样的一个城主也够呛!

    快枪手杜克咕哝一声:“这见鬼的地方不能用枪,否则,再多的城主我也能干掉!”

    另一边,林东小声跟福克斯说了几句,福克斯听了连连点头,待菲利普他们陷入了沉默,她走过来。满脸笑意地请教道:“采佩什先生。我想问一下,厄齐城主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不前往地表世界?他不是一直希望征服更大的地盘吗?他为什么不尝试向我们的世界进发?”

    “难道厄齐城主还不知道我们地表世界的存在?”科学狂人帕森斯疑惑地问。

    “不,早在数千年甚至更久远的年代以前,我们炼狱就知道了你们的世界。事实上,跟你们一样,穿过炼狱之门,进来炼狱探险的。还有另外的人,有的人类长得甚至跟你们不太一样。”采佩什摇头否定。

    “那为什么厄齐城主等强者不反穿炼狱之门前往我们的世界呢?”福克斯的笑脸保持不变。

    “他不屑征服地表世界?”菲利普作出猜测。

    “不是的,也许你们还不知道,但别的世界前来探险的人类,都知道一个炼狱法则。在炼狱里,所有的炼狱生命都不能反穿炼狱之门,越强大越无法通过。也就是说,除了你们自己,我们是无法穿过那一道炼狱之门的。如果执意要过,身体可能就会化成一团火焰。或者直接湮灭掉。在炼狱里,我们有个传说。就是我们炼狱是一个远古时代就开始的囚禁之地,我们炼狱子民都是囚犯的后人,自生到死,都在这个炼狱里受罪,永远脱离之日。”地底怪人采佩什说到最后,表情带点黯然。

    “很抱歉采佩什先生,我不知道这样!”福克斯简单地表示了歉意,最后又道:“你们难道从来没有尝试过反穿炼狱之门吗?我是说,你们从来没有做过试验,比如将最弱小的动物抛过炼狱之门,看看结果?”

    “美丽的福克斯,你的疑惑就像是智慧在闪光,在炼狱,我很少看见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子。”采佩什忽然笑了。

    “谢谢夸奖,但我还是想知道答案。”福克斯表现得就像个淑女。

    “如果说,我们炼狱的人,根本无法触摸炼狱之门,有的人甚至看不见它的存在呢?越强大的人,炼狱之门对他的影响就越大,一些你们那边或者其他世界进入炼狱建立势力的强者,他们一旦当上了城主或者领主,也回不去了。炼狱里禁锢的强者很多,我还没有听说过谁能是个例外!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们连靠近都不敢靠近炼狱之门,否则,随时都会被它吞噬!”采佩什一本正经地回答。

    “看不见炼狱之门?它明明是一道青铜做的金属大门啊……”福克斯越说声音越低。

    “金属大门?”采佩什听了眼睛似乎亮了亮,但半秒不到就恢复如常,他笑着对周围密切关注他的菲利普和托马斯等人摇头又摆手:“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不管它是什么质地,都是威严如山的禁锢之门,任何炼狱子民胆敢挑战它的法则,都只有死路一条!远方而来的亲人们,正因为我们是永远无法离开的囚徒,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珍惜彼此之间的相会!我们现在就像是囚犯,你们前来,等于是探望我们!前方营地已经不远了,我们赶紧起程吧,虽然我不敢保证路上是否还有危险,但是只要进入营地,我们无论如何也会保证大家的安全!那怕你们以后终要离开我们返回属于你们的世界,在那之前,也请让我们略表一下心意,尽一尽主人的职责和义务!”

    福克斯回到林东身边,将采佩什的话,给他翻译了一遍。

    采佩什一边跟菲利普说话。

    一边悄悄然向关注这种问题的林东看了几眼。

    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人关心过炼狱之门的问题,唯有这个据称是学者又名叫‘木头’的年轻人。

    “木头先生他是个知识渊博的学者,在你们那边的世界,他一定很受人尊敬吧?”采佩什有意无意地询问起林东的情况。

    “受人尊敬?”菲利普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说吧,木头先生是个学生,在他那个年纪的年轻一辈,对他的学识和研究比较有认同感,尤其是一些年龄小的,对他很是崇拜,但在世界各地,他虽然被人熟识,但谈不上受人尊敬。”

    “是因为他的学识让一些人的利益到感到威胁?”采佩什的目光很毒,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托马斯和雷纳德等人跟林东不是一路人。

    “不受人嫉妒的是庸人!”银匙智者若望微微一笑道:“木头先生,是个还在成长的年轻人,现在还早,不过终有一天,他会达到受人尊敬的那个境界。采佩什先生,我们还是赶紧起程吧,在战斗后,我们的队员感到非常疲惫,急切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

    “当然,请随我来!”采佩什殷勤地在前带路,走出不到十米,又飞快地回头,掠看了林东一眼。(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