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他真是一个学者?
    “大家别乱动!”采佩什忽然站出来,张开双臂,大声呼喊:“瘤头棘皮兽虽然很凶残,但它们种族群体并不算很大,只要超过一成的死伤,它们就会为了保存族群实力离开!我们不要用人命去填,因为大量的血腥,会引发它们的狂性,我们派出最强力的精英,用最快的速度杀伤它们!不过大家要注意一点,不要攻击它们的头部,尤其不要攻击它们头顶的肉瘤!”

    两米多高。

    重量超过一吨的庞然大物。

    假如大家不能攻击它们的头部,那么还能攻击它们什么地方呢?

    打击它们的背部?看它们那坚韧又长满铁刺般黑毛的身体,要想杀伤这种怪物,简直异想天开!

    “那就爆它们的菊花s门几乎是所有野兽的弱点!”雷纳德可不希望瘤头棘皮兽一个突袭,将自己的圣殿骑士团的成员碾个干干净净,为了探索圣地,他几乎将所有的精英带了出来,如果这一仗失败,那么圣殿骑士团将再无崛起之日。

    更何况,这还是进入炼狱的第一场硬仗,天知道以后还有多少类似这种的恐怖怪物等着。

    雷纳德一声呼喝,重装骑士安德烈等人轰然回应。

    另一边的托马斯也示意手下就位。

    生死危境之间。

    即使人类内部有再多的矛盾,在这一刻也必须放下来,联手作战。

    “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生,混蛋。都上来吧!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尼斯大爷的厉害!”怪兽尼斯爆发了血能,浑身肌肉贲起,皮下组织像有一群老鼠在钻来钻去那般,不足数秒,怪兽尼斯的身体已经膨胀了接近一倍。

    “普通成员用长枪抵住,组成枪阵防御!”菲利普命令黑暗殿的影子武士将包袱里的钢管前后连接起来,拧紧之后,立即形成一支支可以抵御冲锋的长枪。虽然能不能挡住瘤头棘皮兽还不知道。但如果没有枪阵,任由队员们单兵作战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是一场无情的碾灭。

    “火把,点燃火把!”伊甸军团那边的旗手阿里乌斯也让手下点燃火把,动物一般都怕火,有火在手,即使受到攻击。强度也肯定不如无火在手。

    “我们也出动吧。免得让人说我们团战划水!”狮鹫自背包里抽出一根硕大的狼牙棒。

    唐吉诃德使用的是大斧,潘沙用的是钉锤。

    他们几个肌肉男用的全是重武器。

    福克斯却不。

    她用的是两支细剑,类似西洋剑的细剑,但圆锥般的剑身上各有三道血槽。

    如果被她用这种极其歹毒的细剑在身上扎一下,估计那个洞穿的伤口会立即崩溃,鲜血怎么堵也堵不住。

    风间枝子用的干脆就是匕首,她匕首那锋利的刃身上,闪着一种幽蓝的光芒。她不是光明正大的君子,在匕首上涂毒毫无压力。

    在探险团队准备防御时,经过反复观察的瘤头棘皮兽首领仰起脖子,发出一声震天响的吼叫。

    瘤头棘皮兽群闻讯立即发动攻击。

    一个个开始加速。

    在迫近五十米左右,它们一个个俯低头颅,蓄力向探险团队冲锋。

    “喷火!”伊甸军团的旗手阿里乌斯向前重重一挥手,十数名背负火焰喷射器的队员,自长枪阵冲出来,站在最前向。勇敢地向轰隆隆快速接近的瘤头棘皮兽喷射出一道道火焰柱。长长的火焰柱向前喷射出去,高温烫烧在瘤头棘皮兽的头脸上。它们饶是皮粗肉厚,也承受不住此等烈焰。

    不受控地顶着火柱冲了几米之后。瘤头棘皮兽收住脚步,惊恐地向两旁奔逃,争相躲避这种意外高温的火焰柱。

    旗手阿里乌斯一看火焰凑效。

    又一挥手:“第二组燃烧瓶,给我开火!”

    上帝之眼的队员闻言,立即将手中的燃烧瓶点头,用力投掷向绕火而转的瘤头棘皮兽群。

    砰砰砰!

    燃烧瓶没有全中,但也有接近一半落入兽群,化作烈焰,在兽颈兽背上熊熊燃烧起来。无数瘤头棘皮兽发出惨叫声,慌乱得到处奔逃,也有聪明的满地翻滚,意图用泥土弄熄身上燃烧的火焰。

    少量瘤头棘皮兽没有受到阻击,形成漏网之鱼地冲了过来。

    探险团队的成员此前看见火焰有效,顿时士气大振。

    看见瘤头棘皮兽冲过来。

    一个个以西班牙枪阵的形式,组成密密麻麻的枪阵枪束,意图抵住冲击。

    尽管没有使用过,但休息时排练过几次的他们,信心满满,觉得别说一只瘤头棘皮兽,就是一头大象来,也能阻拦下来。要知道,参与枪阵的全是探险队伍中的大力士,人人对力量都很有自信。集合群体的力量,又有钢枪在地面作后质抵住,没理由会让敌人一冲而破。

    甚至,在瘤头棘皮兽就要冲到面前时,后面支援的弓弩手还寻找间隙放出一波弩箭。

    不少成功钉在瘤头棘皮兽的面目。

    “中了!”一个用弩箭特别准的佣兵,将他手中的弩箭深深地钉进面前瘤头棘皮兽的眼睛里,直接穿过那血红色的竖瞳,贯扎入脑。

    轰轰轰轰轰……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佣兵们看得目瞪口呆。

    面门中箭的瘤头棘皮兽在惨叫中继续冲锋,无视钢枪集束的枪阵,直接撞入人群之中。

    钢管制的枪杆瞬间弯曲变形,抵在地面的枪尾直接在黄土中犁出一道道深坑,反应不及的佣兵被瘤头棘皮兽撞上半天空,筋断骨折。有反应超快或者运气好的,急急翻滚躲过。纵然如此,他们也几乎人人虎口爆裂,无法再把握手中的长枪。

    无法阻挡的几头瘤头棘皮兽一直顶着扭曲的钢枪前往,一路上所向披靡。

    幸好能够参与探险的全是佣兵精英。

    一看不妙。

    四散闪躲。

    否则后面会碾出一条条尸横遍野的血肉道路。

    负责守卫队伍右侧的黑暗殿,还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已经被攻破,不少影子武士还操纵火焰喷射器向前交叉扫射,驱赶瘤头棘皮兽后退。

    “该死!”狮鹫本来守卫在阵前,忽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有几只满头是箭身扎钢枪遍体鳞伤但仍然气势汹汹横冲直撞的瘤头棘皮兽,正向自己的后阵埋头冲锋而来,顿时大急。他举起狼牙棒,高高地跃起来,庞大的身体划过半空,最后重重地砸击在一头瘤头棘皮兽的头颅上。在他后面,同样反应过来的唐吉诃德和潘沙等人。也迅速抄起武器冲向后阵。

    自上了基因药剂和强化药剂。尤其是服用过强筋通脉丸之后。

    狮鹫再没有试过这种让自己感到不可抗御的撞击。

    那种感觉。

    比一辆大卡车撞上了还要难受。

    狮鹫整个反弹起来,高高地摔向空中。

    在那一秒钟,他完全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胸口的肋骨似乎在咔咔作响,而肺部一点空气也没有,就像被人点火烧干净了那般痛苦。

    唐吉诃德和潘沙紧接着冲上来阻击,但无一例外被那头瘤头棘皮兽撞飞两旁。

    乔纳森大吼一声。

    抄起一枪长枪,深深扎进那瘤头棘皮兽的血盆巨口之内。

    在长枪扎刺进去的瞬间。半空中的他用脚往下一踩,利用体重和自身的力量将长枪的枪尾压向地面。枪尾深深透入地面,借劲踩枪的乔纳森让对方的冲力震得差点没有一个踉跄倒地,还好敏捷超高平衡极佳的他在半空中翻腾调整好身形,再稳稳地落在枪杆上,意图压住长枪,顺便诱引怪兽,不让对方有后退挣脱的可能!

    那个瘤头棘皮兽疯狂地一路狂顶。

    枪尖洞穿了它的咽喉,深深地扎进它的内脏里去。

    扭曲如麻花般的长枪被这种可怕的蛮力强行拖出了地面。那怕乔纳森拼命想继续踩压住,但根本不可能。

    “小心!”旁边用长枪扎刺瘤头棘皮兽眼睛的雷米伽忽然一个撑杆踩。双腿连环踢,将乔纳森飞速踢开。而几乎同时。这头瘤头棘皮兽的头颅那些古怪的肉瘤上,忽然爆开了几颗,尤其是那种带有类似尖角的,更是直接喷射出一种乌黑又腥臭的毒液。数道毒液成水线状,交叉向乔纳森原来的位置喷射过去,乔纳森刚被踢开,毒液就已经喷到半空。

    当它们洒落地面,立即引起一阵强酸般的腐蚀。

    就连那条带血的扭曲钢枪。

    也滋滋地冒烟。

    雷米伽的靴子占了一点,他极速脱掉,但脚面仍然蚀掉了拳头大的一层皮肤。

    “啊……雷米伽!”乔纳森又惊又急,如果刚才不是雷米伽踢开他,那么自己不死也一身残,可是救援之后的雷米伽呢?是否烧淋到了这种酸毒?

    “我没事,只是靴子融了烧伤了一点点,没有中毒!”雷米伽也以为自己的脚要完蛋,不料仔细一看,烧伤自己的是皮靴融化掉的皮胶,不是那种酸毒,否则这只脚还真不能要了!纵然如此,雷米伽也吓得半死,赶紧一跳一跳的远离那头重创将死的瘤头棘皮兽。

    风间枝子的效率最高,用毒匕捅进菊花深处,独力放倒了一头瘤头棘皮兽。

    福克斯也抓到机会。

    细剑钉眼而入,直透入颅,顿时庞然大物般的怪兽轰然倒地。

    另一边,血腥玛丽和托马斯等首领也相继击杀成功,不过这些瘤头棘皮兽的生命极其坚韧,那怕已经重创倒地,也不会立即气绝身亡,它们还在挣扎,甚至还会不死心地爆裂肉瘤,试图用毒液伤害敌人。

    血腥玛丽和托马斯等人自然不会上当。

    不过普通佣兵却没有这等反应速度,好几个金雀花王朝以及东欧大联盟的倒霉蛋惨被重创倒地的瘤头棘皮兽洒毒成功,眼睁睁地看着手臂或者肩膀的皮肉疯狂腐蚀,惨叫倒地。最惨是一位来自上帝之眼的佣兵,他有心在托马斯面前表现忠诚,却不料被喷了一脸的毒液,整个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了,而且连惨叫都没有就当场毙命!

    他的同伴完全无法施救,因为等到酸毒平息下来,这个倒霉佣兵的半个脑袋已经腐蚀没了。

    “轰!”

    林东缓缓地将无俦重剑收起来。

    在他的面前,一头整个头颅被一劈两半真正彻底死亡的瘤头棘皮兽,轰然倒地。

    这头瘤头棘皮兽在稍后冲进人群的,失去枪阵阻拦的它无人可挡,直接在探险团队中横行无阻,只可惜它最后将目标设定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这个举动注定了它的命运!

    仅仅一剑。

    看起来不可匹敌的它,坚硬如钢的头颅就被一劈两半,成为首个生命真正终结的倒霉鬼!

    “那个年轻人不是一个学者吗?”采佩什看见了大惊失色。

    “是个学者没错!”银匙智者若望点头。

    “那他怎么可能杀掉瘤头棘皮兽的?而且仅用一剑!”采佩什敢发誓,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学者!

    “他,或者是一个例外吧!”银匙智者若望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叹了一口气。(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