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鬼哭蘑菇
    辛辛苦苦建了一个临时扎营点,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一晚,现在说要走,说不恼火那是假的。

    但林东说要走,他们肯定不愿意留下。

    是否有怪物来袭不说。

    如果黑暗殿和条顿骑士团先行一步,就已经不符合整支探险队的利益。

    “收拾东西,我们要尽快起程!”血腥玛丽命令手下行动,但愤怒的目光久久地盯在快枪手杜克的后背,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的愚蠢,那么黑暗殿会根据约定,留在这里休息两天,让探险队调整好状态再上路的。

    “好吧!”雷纳德很无奈,但上帝之眼和金雀花王朝都不坚持,他可不愿意单独留下。

    “尽折腾!”伊甸军团的旗手阿里乌斯重重地哼了一声。

    黑暗殿的动作最快。

    半小时不到,已经收拾好行李集合。

    条顿骑士团和东欧大联盟也不慢,尤其是狮鹫、唐吉诃德他们几个,早早背着巨大的包袱跟在林东身后。为了不让他们抛下,血腥玛丽和雷纳德他们几位老大迅速赶过来,倒是那几个苦修士,一直留在队伍后面,不声不响地给动作较慢的佣兵押阵。

    走出了数公里,队伍来到了一组特别古怪的分岔口。

    一个山洞入口在岩壁最上面。

    两个在中间。

    三个在下。

    形成一组奇妙的排列。

    菲利普一马当先地攀爬进最上面的那个山洞入口,然后指挥黑暗殿的影子武士迅速向前。

    当托马斯和雷纳德等人来到分岔口前面。听觉敏锐的他们,忽然听见了一种类似潮水般的声响。开始,还疑是错觉,但不久之后,血腥玛丽第一个变了脸色:“该死,地面有震动,有东西向我们接近,数量很多。可能是野牛群,或者类似的生物在奔跑!”

    “快爬上去,快点!”雷纳德发现黑暗殿和条顿骑士团的人已经进洞,东欧大联盟的人也进了大半,剩下来差不多全是自己一方的人,顿时愤怒地咆哮起来:“你们还慢吞吞的干什么?赶紧给我上去!”

    还没过一分钟。

    潮水般的声响更加清晰了,所有佣兵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种密集的脚步声。正在迅速迫近。这下不需要任何解释和催促。全体佣兵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向岩壁。

    场面很混乱。

    所幸佣兵们都能够及时攀爬上壁。

    就算没有来得及进入山洞内部,佣兵们也密密麻麻地悬挂在山洞不远和峭壁上,距离地面最低也有十七八米的高度,即使这时候有野牛群冲击,应该也没有危险了。

    下面山洞的声响越来越大,佣兵们在危急关头,自发相互帮忙。

    已经进洞的。迅速接应后面的同伴上来。

    而雷纳德等首领。

    全部留在后面坐镇,以免手下因为恐惧发生骚乱和意外。

    当最后一个佣兵进洞不久,下面的三个洞口,洪流般冲出三股黑乎乎的影子。

    它们就像发狂的野狗那般疾冲向前,一路向雷纳德他们搭建的临时营地狂奔而去,数量无穷无尽的多。这种身高不超过一米五外形就像佝偻症侏儒似的地底生物,头大脖子粗,墨绿色的身躯扭曲如虫,前肢较细。长有带钩的爪子,后肢蛮壮强劲。奔跑起来毫不费力。

    “有尾巴,不是人类!”血腥玛丽仔细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下面这种傻乎乎只知道向前狂奔,不知道抬头看一下头顶岩壁的怪物,在那佝偻的脊椎后面,拖着一条不足半米长但特别粗大的尾巴。

    “不知道是不是智慧生物,如果能抓一只上来研究下就好了。”科学狂人帕森斯眼睛发光地舔着嘴唇。

    “成千上万的多,下面就是找死,瞬间就会让它们淹没!”怪兽尼斯却不愿意冒险。

    “找个合适的机会吧!”伯德的观察力超敏锐:“它们的数量渐渐少了,看来这是一个共同的族群,最强壮的跑在前面,较弱小的跟在后面,我们现在看见的,都是它们族群中的老弱或者还没有完全成长的幼体。它们的目标应该是我们的临时营地,虽然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诱引来的,但我不认为杜克的枪声能够传导得那么远。也许它们的巡逻哨兵在早上发现了我们,而木头先生注意到了这点,于是用枪声这个借口,催促我们立即离开!”

    “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有怪物窥探?”圣殿骑士团的安德烈问。

    “木头先生或许担心我们不相信,他估计这种生物数量很多,但没有证据无法说服我们,所以用枪声诱敌的借口。我们看重的是他的态度很坚决,枪声这个借口其实不重要。”托马斯点点头。

    “我猜,就连木头先生,也不知道数量有这么多,否则他会直接告诉我们他的判断。”旗手阿里乌斯笑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次真的很危险!”血腥玛丽还余怒未消:“恭喜你们把杜克自洗白了,但愿他接下来不会闯更多的祸!这次有木头先生,我们很幸运地躲过一劫!可是他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算木头先生有心相救,恐怕也将会无能为力!”

    “这件事,在返回地表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托马斯向几位首脑点点头,以示歉意。

    “你们不走吗?”前面带路的菲利普转了回来。

    “那些怪物如果发现了我们的踪迹,会不会攀爬上来追击?”雷纳德最关心这个问题。

    “各位,我无法回答,因为我们的前路,也会遇到这一种被我们称为地底短尾怪的生物。我不知道它们是攀爬进内的,还是里面天生就有的。”菲利普挥手示意:“走吧,我们再留在这里,恐怕不是什么好主意。那个临时宿营地,有价值的东西,你们早就搬走了,剩下的空架子,让它们拆了也没啥。趁它们还没有搜寻到我们,我们应该尽快离开!”

    几位首脑看见手下走远了。

    于是听从菲利普的劝告,迅速撤离。

    而下面的佝偻怪物,它们一窝蜂地奔跑到数公里外的临时扎营点,到处乱砸。宿营地的简陋护栏被砸了个粉碎,一些遗弃的帐蓬、睡袋和衣服成了它们的战利品。

    这群怪物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它们轻易就将宿营地里的东西搜罗个干净。

    那怕连一根钉子都不放过。

    因为争执战利品。好多怪物还大打出手。打个头破血流。

    一个看似头领的怪物,带着更多的怪物手下,向探险小队的来路冲去,意图寻找消失的敌人。也有的头领带着手下,在宿营地周围到处乱转,似乎不明白敌人何解会消失无踪。更多的怪物带着战利品,欢天喜地地回归,返回自己的族群所在地。

    天上。出现了数个黑点。

    不是一只,而是数只蜘蛛怪物同时出动,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发动袭击,将落单的佝偻短尾怪瞬间捕获,毒腭在注射毒液后,一边捆绑一边将猎物拖上穹顶。

    佝偻短尾怪们看见了天敌,惊慌失措,一阵骚乱。

    不过善忘的它们,在蜘蛛怪物消失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继续兴高采烈地搬运它们的战利品。

    “叽里古噜!”

    很快。

    有个身体比最强壮的佝偻短尾怪还要巨大数倍的短尾怪王者出现了。这个家伙的头颅满是打斗的伤痕,它的眼睛很小。几乎没啥作用,有一只还已经完全瞎掉。不过,它的嗅觉远远比同类更加优胜。它自山洞出来,没有一分钟,马上就嗅到了人类离开的踪迹,愤怒地朝它的子民咆哮着。

    佝偻短尾怪们似乎有点抗拒进入上面的那三个山洞。

    短尾怪王者怒了。

    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咔嚓’一声,咬掉了一个短尾怪的头颅。

    普通的短尾怪无法抵御王者的愤怒,它们吓得潮水般向上攀爬,动作相当的笨拙。而且它们的智力,不足判断该进哪个山洞,只是本能地钻进距离自己最近的山洞。

    尽管如此,最上面的那个山洞还是有无数的短尾怪进入了。

    它们争先恐后地挤拥着。

    一路向前飞奔。

    追向前面此刻仍然漠不知情的人类探险团队。

    “奇怪,这里竟然有鬼哭蘑菇!”林东在半道上发现了一株雨伞般的巨型蘑菇,在蘑菇的表面,有许多像哭泣人脸般的图案,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需要把它采摘下来吗?”福克斯发现林东对这株蘑菇特别有兴趣。

    “我来吧,我干这个最拿手!”狮鹫自告奋勇地上前,如果给他一个挎篮,他完全可以cos采蘑菇的小姑娘。

    “格里芬先生,你不是采蘑菇的小姑娘,你是采蘑菇的大狗熊!”乔纳森跟狮鹫开起玩笑来,而唐吉诃德他们那班损友,则哈哈大笑。

    “大狗熊怎么可能会是我这种英俊潇洒的帅哥!”狮鹫冷哼,跟天神大人当然比不了,但跟你们这群糙汉比咱还是很有自信的。

    “我也觉得你不是大狗熊,你是让大狗熊暴操的猎人!”雷米伽一开口,全体笑得几乎倒地。

    “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狮鹫知道这个笑话。

    大狗熊跟猎人的笑话平时听起来好笑。

    可是放到自己身上。

    那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林东摆摆手,阻止了狮鹫采摘鬼哭蘑菇的举动:“这是一种非常不错的蘑菇,催化剂的成分之一,但它还没有成熟,留着吧!”

    他一说,包括远处偷听的托马斯等人,都默默地记在心里。

    有人甚至还暗中决定在回程的时候,偷走这株很有价值的鬼哭蘑菇,慢慢培植和研究。

    要知道林东一路上可是很少对什么感兴趣的,现在对这株蘑菇感兴趣,证明它非常的有用。另外不用大脑用脚趾头来想,也能猜到,这株鬼哭蘑菇在远东的地底世界也有,否则基因药剂和强化药剂的催化剂是怎么来的?假如能在这株蘑菇的身上反推,得到催化剂的配方,那么基因药剂的研究岂不是不再是梦想?

    “鬼哭蘑菇在没有成熟之前不能采摘吗?”福克斯看了周围的人一眼,悄声问。

    “可以。”林东一笑:“不过,它会散发出一种带甜味的气体,人如果闻到了,很容易产生可怕的幻觉,比如听到哭声,或者看见鬼脸之类,要不然怎么叫它鬼哭蘑菇?”

    “我还以为这种鬼哭蘑菇的命名是因为它身上的花纹长得像哭泣的人脸!”福克斯恍然大悟地点头。

    “长得的确有点像人脸,但蘑菇什么样子的都有,重要的还是作用。这种鬼哭蘑菇成熟体的汁液带有一种苦涩如杏仁那样的味道,非但没有毒素,服用了反而会促进人体机能,而未成熟体的汁液刚好相反,带有甜味,一个普遍人服用超过一盎司,就会有生命危险!”林东一边走一边给她介绍。

    听了林东的话。

    许多佣兵的眼睛都在发亮,有的人眼睛散发的光芒,幽幽如狼。

    风间枝子一直没有搭话,不过她的唇角,悄悄地浮现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林东和福克斯几乎同时转头过来看了她一眼,风间枝子的脸立即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刚才唇角那抹微笑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