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闭嘴!
    现场非常尴尬,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刚才笑得最大声最嚣张的大白鲨鲍威尔和怪兽尼斯等等几个,脸上感觉火辣辣的,就像挨了一巴掌似的。

    血腥玛丽立即俯下身,抄出小腿的匕首,在地面翻找起来。河滩上,只剩下一滩粘乎乎的粘液,那些貌似地衣的‘虫子’,则消失得无踪无影。如果不是那么多人亲眼目睹看见,那么大家还不愿意相信这个是事实!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虫子?但假如不是虫子,是地衣或者真菌,又怎么可能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溜走?

    “真见鬼!”数十人将河滩的石头缝翻了个底朝天,一只虫子也没有找出来。

    不过。

    现在再没有人怀疑林东了。

    有些佣兵甚至觉得这个木头先生神秘得可怕。

    明明从来没有进来过,但他竟然认得铺满河滩表面的怪物是虫子,最古怪的是那种不屑争辩的神态,简直让人无力。

    “哈哈哈哈哈!”狮鹫仰天狂笑,在痛快的笑声中尽情渲泄刚才被人嘲讽的郁闷。

    “那些也不一定就是虫子,说不定是别的生物!”快枪手杜克还死鸡撑饭盖地死撑到底。

    “我不想跟智力在水平线以下的人说话!”狮鹫掉头就走。

    “你说什么?”杜克火得想拔枪。

    “再见!”狮鹫已经无视这种智力连五都没有的渣渣了,别说挑战天神大人。就是挑战自己也不够资格!

    经过虫子事件后。

    金雀花王朝、上帝之眼和圣殿骑士团等势力的人,士气为之一挫。

    他们开始意识到一点,在木头先生的专业上,想挑衅他那就是自己找虐。此前的杰弗里教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杰弗里教授其实也是个杰出人物,是五月花组的科研首脑,只是因为挑战了一个更加专业完全无法抗衡的对手,才显得自己像个小丑。

    这个道理。人们开始并没有意识到。

    直到被事实重重打脸。

    方明白杰弗里教授扑得很冤,要没有叫战木头先生,他根本不会被全球人嘲笑成傻|逼。

    “啧,黑暗殿的人果然有眼光啊!”大审判长托马斯口中啧啧叹息:“难怪五月花组的爱德华二世和约西亚那么反对我们的行动,可惜当时没人能够听进去!”

    “世间的合作,无非利益,只要我们能够许出足够的条件。木头先生还是可以争取过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个真正的聪明人,他不会轻易将注押在任何一方。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之前跟他合作得不错,但他也没有真正表态要联盟。我觉得他会先观察一段时间,在拥有了自保的实力,又确定了最好的目标,才会进一步行动。甚至,我怀疑他不会跟任何人合作,一直拿基因药剂作为诱饵。将自己置身在更安全的高度,坐看我们各大势力争斗!”伯德很有想法。

    “也许吧,不过药剂的配方在他的手,他掌握着主动权,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托马斯毫不怀疑这一点。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以后说不定也有机会!”伯德看了黑暗殿那边一眼:“不得不说,相比起心急的金雀花王朝,黑暗殿要更加聪明些!”

    休息完。

    一行人继续上路。

    血腥玛丽注意到一点,那个风间枝子不知什么时候抓到了一只带点透明的古怪虫子。用小玻璃瓶子装着,悄悄地递给了那个木头先生。因为速度太快。血腥玛丽没有看清楚虫子的外貌,但她肯定是虫子没错。因为即使有瓶子装着,里面那个小东西也张牙舞爪的,凶得不行。

    她看了看身边的科学狂人帕森斯,帕森斯同样拿个瓶子向她晃晃,表示已经完成了任务。

    虫子没逮到,但帕森斯用密封瓶装了一小瓶粘液。

    以便回去研究。

    探险队伍又前进了一天一夜。

    无尽的地下通道让人崩溃,要不是半途中经常有临时歇息点以供休息,那么说不定有人要掉队了。

    “见鬼,前面又是两条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两条岔道,我真怀疑我们是不是在兜圈子!”重装骑士安德烈的脾气很急躁,还好有大团长雷纳德压着,他不至于提出跟黑暗殿的人各分东西,分头探险。

    “往左走的那条通道,我们损失了五十多位兄弟,三支探索队伍全军覆没,我们不会继续派人去送死,所以你们有谁愿意尝试,我们绝不反对。往右边这条通道,同样也是我们用鲜血和人命探索出来的,它虽然很危险,但可以通向我们的第二扎营点。”菲利普如此介绍道。

    “菲利普,我们当然还是听你的,不过你确定再走一天就可以到达第二扎营点了?”伊甸军团的旗手阿里乌斯提出这个问题。

    “再走一天一夜,我们现在的速度比原来计划的要慢。”菲利普点头。

    “接下来会有危险?”大审判长托马斯问。

    “可能有,我们探索过数次,并非每次都能遇上通道里的怪物,但也有过全军覆没的记录。在里面,有数十种不同的怪物,无论哪一种,大家都要小心谨慎地处理。对了,也许你们已经注意到,枪支的威力,会在这里开始衰减,等到了第三扎营点,火器的作用将会完全消失!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说出经验和事实,如果你们喜欢一直带着枪支,不怕麻烦,那么随便你们!”菲利普看了杜克一眼,这个快枪手是此前嚷嚷得最厉害的一个,而且更讨厌的是,他每走一段距离就测试一下他的手枪威力。

    这样做,尽可能引来地底通道里的怪物。

    菲利普劝了好几次。

    但杜克充耳不闻。执意试枪。

    几声枪声响起,杜克又一次测试他手中双枪的威力:“狗屎,现在只剩一半的威力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影响,这还是地球吗?我觉得就是地狱,也不应该对火器有所排斥才对!”

    通道远处。

    有几个眼睛冒着幽光的小动物在探头探脑,它们似乎是被人类的气味和测试的枪声吸引而来。

    “杜克。如果你还继续测试手枪的话,老子就把你的脑袋摘下来,再塞进你的菊花里去!我有时觉得,带上一头猪做队友,也比你这个白痴要强!你看那边,又有怪物让你的枪声吸引来了!要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地狱里的魔鬼都会让你给吵醒了!”狮鹫很恼火。

    “几只地老鼠罢了。我几枪解决掉它们不就得了吗?”杜克冷哼一声。

    他上去。

    掏出双枪砰砰砰连开五枪。

    将黑暗中的小动物统统放倒在地。每只小动物的脑袋中央,都准确地挨了一发子弹,脑浆涌流的它们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毙命。

    杜克吹着枪口的硝烟,得意地扬扬眉,向狮鹫炫耀一下,表示这些地底怪物不过是小儿科。

    “小心后面!”影魔女阿曼达忽然发出警报:“后面还有影子,而且很巨大!”

    “让我来!”大白鲨鲍威尔抄起一支雷明顿m870式霰弹枪冲了上去。

    轰轰轰!

    威力巨大的霰弹正面命中缓缓爬来的黑影。

    大白鲨鲍威尔脸露得色。就算只剩下一半的威力,雷明顿m870也不是普通的生物可以抵御的,别说几只地底大老鼠,就是一头大象,也会在它的轰击下重创。

    “小心!”影魔女阿曼达的警告却没有因此停止,相反,她的声音显得更加尖锐了。

    “什、什么?”大白鲨鲍威尔定睛一看,发现缓缓而来的黑影根本没有倒下,它甚至连停滞都没有。继续向面前的鲍威尔迫近过来。鲍威尔大怒,手中的雷明顿霰弹枪连继喷射。子弹打光了,立即快速换上。他存心要将面前这个怪物轰成烂渣,否则都无法发泄心头的火气。

    轰轰轰轰轰轰……

    鲍威尔一连轰出了十六枪,但硝烟中,对面那个巨大的黑影越来越近。

    它根本没有受伤的痕迹,鲍威尔每轰出一枪,它就稍微顿一顿,然后继续向前,最后在鲍威尔绝望地停止射击时,它已经距离鲍威尔不足五米。

    “去死吧,怪物!”鲍威尔还想继续开枪,但杜克赶紧拉着急怒攻心的他向后撤退。

    一道墨绿色的液体。

    自怪物的口腔中喷射出来。

    形成一道长长的抛物线,落在鲍威尔原来站立的位置上。

    地面的岩石,就像被强酸腐蚀了似的,滋滋滋地冒起了白烟,岩石表面很快就融化了一层……看见这种恐怖的强酸,探险队伍人人感到头皮发麻,如果让这种强酸溅到身体,那么估计整个身子都会融成一滩水!

    让杜克强行拉走,死里逃生的鲍威尔差点吓尿了。

    还好有同伴出手救援。

    否则。

    性命不保。

    “这个怪物应该是掘地虫!它拥有厚厚的外骨骼皮肤外壳,像蚂蚁那样,所以根本不怕子弹攻击。”菲利普让手下打出强光手电,众人一看,发现面前的怪物高近一米五,体长四五米,头胸部巨大,尾部逐渐的收细,没有翅膀,但背后有厚厚的护甲以及刺针状的利棘。它恐怖的双腭就像挖掘机,在锯齿般的牙齿里面,是一张不时开合血盆大口。

    “怎么对付它?”詹姆斯赶紧求教,有这种懂得喷射强酸又不怕子弹的怪物在,还怎么向前走?

    “我不知道,我们遇上它是强行冲过去的!如果不激怒它的话,掘地虫一般没有危险,这是第二扎营点周围出现危险程度最低的几种生物了,如果被它难倒了,那别想什么探索了,趁早回家吧!”菲利普摇头,他表示没有任何办法。

    “它能喷射强酸多少次?”雷纳德又问。

    “不知道,只要人挨近了,它就会一直喷个不停,我不知道它的极限是多少。”菲利普的话让人感到头疼,假如真是这样,那么呆会强行冲过去说不定会有危险。

    “把它引出来,找个宽敞的地方,我们派几个灵活的人牵制它,然后大部队迅速通过!”血腥玛丽制订了计划。

    “木头先生怎么看?”大审判长托马斯忽然看向林东。

    “我觉得不需要那么麻烦!”林东伸手向福克斯:“把你的枪借我一下。”

    福克斯将腰间的手枪抽出来递给他。

    林东接过枪。

    向那个掘地虫走过去。

    所有人都莫明其妙,鲍威尔用霰弹枪都破不了这个怪物一块皮,他拿把威力减了五成的小手枪要干嘛?给掘地虫挠痒痒?

    “小心,五米距离是危险线!”菲利普吓了一跳,赶紧提醒林东别太近。

    只要接近五六米距离,掘地虫就会喷吐强酸。

    林东听了摆摆手。

    他很淡定地走向那个样子古怪的掘地虫。

    也不开枪,直接将手枪扔到掘地虫的面前,众人一看差点没有晕死,这是手滑了吗?

    那个掘地虫忽然俯下巨大的头颅,贪婪地用一条骨舌将地上的手枪卷入嘴巴里,然后大嚼起来。这一幕让后面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尼玛,这家伙原来喜欢吃手枪啊!不对,它喜欢吃的应该不是手枪,而是金属才对!

    “真乖!”林东上前摸了摸掘地虫头顶上的盔甲,那副模样就像爱|抚自家养的小猫小狗。

    “……”血腥玛丽等人一阵狂汗。

    “真不愧是天神大人!”狮鹫眼睛里尽是崇拜的小星星。

    虽说一支手枪就把贪吃的掘地虫给摆平了,但除了林东之外,谁也不敢上前摸下进食中的掘地虫,所有人都远远的绕着它走,深怕打扰了它的进食,张嘴来一个强酸喷吐。

    快枪手杜克,因为林东抢走了所有的风头而不爽,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还好。

    他还有自知之名,没敢开口拉仇恨,否则狮鹫和唐吉诃德他们真会动手揍人。而另一边,乔纳森和雷米伽等黑暗殿的精英,也极度不爽这个杜克,祸是你们给闯的,解决办法却是木头先生出的,你们不感激也就罢了,还有胆量在这里吱吱歪歪?

    怪兽尼斯想帮下两位老友,鸡蛋里挑骨头地说:“其实那个掘地虫随便给块废铁打发就行了,根本不需要拿手枪出去装|逼!”

    这下,他上面的老大血腥玛丽都火大了,冲他吼了声:“闭嘴!”(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