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质疑?打脸!
    “砰砰!”测试的枪声自远处传过来。

    过了一会儿,跑去围观获得第一手信息的唐吉诃德和潘沙赶回来跟林东汇报:“木头先生,雷纳德他们测试结果出来了,在第一扎营点这里,枪支的威力比地面弱化了百分之三十。”

    林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不熟悉枪支。

    但能够感应到这里面的异常,一种无形的力量笼罩着整个空间,如果用天目能力去看,会发现进来的所有人都沾染了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红光。自进入那道金属大门开始,这种红光就沾染上了,只有林东一个人例外。而且林东之所以不受影响,那是因为他用纯净灵气驱散的,身体原来并非绝对免疫。

    比起拉美地底的死亡峡谷,这个所谓的‘圣地’更加危险!

    “进来的那道金属大门可以开启多久?”林东问。

    “持续时间只有半小时,我们后面还会有一批人员进入,他们将带进来更多的物资。”菲利普看林东询问,也不隐瞒了:“圣地里非常的广阔,除了我们这组人,上面可能还会派遣另一组接应我们。我不知道另外那组带队的会是谁,也许是‘巨人’,也许是‘金枪’,也许是最有经验的‘巫师’。虽然金雀花王朝和上帝之眼的来人,暂时没有表现出恶意,但我们不可能完全信任他们,同时乔纳森、雷米伽他们都是我们未来的接班人,我们可以不计较利益得失。但希望他们安全返回地面,当然,还有木头先生你的安全,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谢谢,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发生,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虽然林东有足够的自保力量,但表面上也不抗拒对方的示好。

    “这里安全吗?”福克斯将周围打量了一番,她发现了许多奇怪的痕迹。

    “第一宿营地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菲利普低声微叹:“但是如你们所见。我们曾经不下十次,不息重金地在这里打造防御基地,结果呢?只要我们离开,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不明力量清空。要不是还有痕迹,我们简直怀疑这里是不是被时空力量重置了!”

    有位黑暗殿的影子武士跑过来。

    他将挖掘到的一个盒子。

    递给菲利普。

    菲利普拿着这个不锈钢做的行子朝林东示意一下:“这是我们去年埋下来的秘密标记之一,我们一共埋下了十个秘密标记。只剩下它没有被挖走。”

    “挖走?”福克斯听了一愕:“难道有人来过?”

    “我也不知道!”菲利普摇了摇头:“这是一个不解之谜!我们曾经在这里构建了一个钢铁做的小堡垒。并且用电焊将它牢牢地固死。钢铁堡垒是我们费尽心血做的,我们自己清拆它也得费极大的气力,但是,当我们离开之后,一年后重返,整座钢铁堡垒完全消失,现场就连一颗螺丝钉都没有留下,我们甚至无法想像它到底是怎么被人弄走的!如果说有人来这里清拆。那这里又没有其它生物活动的痕迹,除了我们留下的,再没有别的印记,所以我说这是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

    “埋下的秘密标记,也会因为不明的力量消失吗?”风间枝子的表情似乎想说这可能是‘鬼’做的。

    “有时候会全部消失,有时候会漏下一两个!金属的,塑料的,木头的,石头的。各种不同质地的秘密标记我们都留过。塑料的和木头的最容易发现,从来就没有留下过。无论掩饰得多么秘密。金属和石头的好一点,但被挖走的机率也很高。”菲利普将手中的不锈钢行子递给林东。希望他可以通过这个了解更多的信息。

    “有挖走的痕迹?”林东看了看,又把行子还给菲利普。

    “泥土好像是内部翻出来的,类似中世纪传说中死人复活的那种形式!”福克斯将林东带到一堆泥土前面。

    “金属盒子,又不是死人,怎么复活?”风间枝子对这个荒谬的说法嗤之以鼻。

    “咦?”

    林东俯首一看。

    感应到了某种古怪的气息。

    这是一种带有微弱放射性的负能量,因为时间已经超过半年了,存在负能量的几乎消失,如果不是林东的感应超强,那么根本不可能发现它的存在。

    “真的有人来过?”菲利普一惊。

    “是不是人,我还不敢肯定!但我肯定的是,的确有某种东西来过这里。”林东摇头,线索太少,无法准确判断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这种负能量的形式,他已经仔细记忆下来了,假如在接下来的探索中再有线索出现,必能顺藤摸瓜。

    圣殿骑士团那边的人试完枪回来了,菲利普立即结束刚才的话题。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因为时间还早。

    各方一商量,决定留下足够的人手在这里搭建大本营,然后精英队伍继续探索。

    黑暗殿和东欧大联盟两方留下的人最多,有些佣兵实力不足,强行上路探险就是出去送死,留下来做个大本营的守卫更好,最少这样性命无忧,又可以获得一份巨额佣金。

    金雀花王朝和上帝之眼等势力也留了一些人手。

    共同防御。

    枪支大部分留了下来,只有快枪手杜克等特别依赖枪支的人才继续佩戴。

    一行人背着沉甸甸的包袱,打着手电,沿着通道一步步向前,遥遥自背后看起来,感觉就像一条遍体生光的百足蜈蚣,在黑暗中蜿蜒蛇行。

    在无尽的通道中,足足走了五小时。

    如果不是菲利普再三强调没有错。那么大家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绕圈子。

    “我们行走的速度不是很快,基本是步行,但也已经走出了三十公里。”身为cia的詹姆斯身上,有不少先进的科技产品。比如他装在双腿之间的电子测距仪,可以通过步行测出速度和行程的多少。他身上还有更加先进的地形3d扫瞄测绘器,可惜这个东东一进金属大门就莫明其妙地坏了,一点作用也没有,颇有份量的它还成了詹姆斯的累赘。

    “才三十公里?”有个别的人一听。顿时大声叫苦:“我怎么感觉已经走了三百公里?好累啊!”

    “的确没有走出很远,中间绕来绕去的地方很多,直线距离,我估计距离第一扎营点还没有二十公里!”圣殿骑士团的大团长雷纳德忽然上前,找到菲利普询问:“菲利普,我们距离第二扎营点还有多远呢?”

    “还有三天!”菲利普的回答,简直让人崩溃。

    “……”雷纳德呆了半晌。又问:“那中间有没有安全的休息地点?”

    “我建议在前面五十公里的一条杏边休息。但我不保证那里很安全。在以前的探索中,我们有数位成员在那里失踪!”菲利普说话的重点大家都听到了,是失踪,而不是被袭击。

    不过,有时失踪比袭击更可怕。

    毕竟袭击还可以提防。

    出人意料的失踪则有点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当来到菲利普所说的地底暗河边上,几乎所有人都累坏了,八十公里一口气走下来。可不是简单的,更何况探险队的成员还背负着沉重的包袱。

    地底暗河并不大,最宽不过五米,河流最狭隘的地方只有两三米。

    水流也不湍急。

    很平缓的河水慢慢的流,在最平缓的地方,看起来就像一面能够倒映人脸的镜子。各方派出人员,测量水质是否可以饮用,其中以詹姆斯的装备最夸张,各种试管测定。结果让狮鹫狂笑的是,这条杏的水质竟然好得让人难以相信。是优质的矿泉水。

    “还有鱼!”福克斯敏锐地发现了一种身体近乎透明的小鱼。

    “这些是地衣吗?怎么粘乎乎的?”有人在杏边发现了一种古怪的东西,看起来有点透明。它一大片地铺在河滩上,身体弯弯曲曲地蔓延几十米外。

    “地衣?”科学狂人帕森斯听了一个劲地摇头:“应该不是地衣,地衣需要光合作用才能很好地生长,这里哪有光源?这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真菌,它依靠湿润的环境生存,只要有足够的水分和无机盐,它们就能活得很好!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我暂时无法确定是什么,总之,这是一种有趣的新物种!”

    “木头先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对吧?”女公爵血腥玛丽忽然把矛头指向林东。

    “这应该是一种虫子!”林东点点头。

    “虫子?”所有人听呆了。

    无论什么答案。

    也及不上虫子这个答案更让人感觉荒诞无稽。

    在河滩上一大片都是,长度超过几十米,就像植物般,看见人也完全不动,这竟然是一种虫子?

    圣殿骑士团的安德烈和杰拉德,还有伊甸军团的守护骑士克雷和维克托等人狂笑起来,有的人甚至连泪花都笑出来了。

    “你真幽默,木头先生,如果这个是虫子,那我就把它给吃了!”上帝之眼的大白鲨鲍威尔他想讽刺林东好久了,之前林东跟五月花组进入地底,各种无以伦比的言行举止将身为专家教授的杰弗里打脸得够呛,让他们上帝之眼在同行间沦为笑柄,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他当然要狠狠反击!

    “或许,木头先生只是将这种真菌命名为虫子,想不到木头先生还有跟杰弗里教授一样的命名爱好!”伊甸军团的旗手阿里乌斯抓住这一点开火。

    “话不投机半句多!”林东扭头就走。

    “愚蠢的家伙,你们会后悔的!”绝对相信林东的只有狮鹫这个铁杆脑残粉。

    他虽然看不出来是虫子还是真菌,但他从不怀疑林东的话。

    在那么多人面前。

    天神大人会像杰弗里一样胡说八道不懂装懂吗?

    不可能!他肯定是对的,只是这种见鬼的虫子长得很像真菌罢了!

    快枪手杜克冷笑道:“我们不想跟一个脑残粉争辩,地上这东西是虫子还是真菌,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它是什么东西!不要因为研究了一点药剂,就可以事事充当权威,一个从来没有进来过的人,应该做的就是多看多听多想,而不是信口开河!”

    “闭嘴吧杜克,你不开口还好,一张嘴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傻逼!”狮鹫火了,敢攻击天神大人,你丫的再敢说一句,老子就揍你。

    “福克斯,你也认为你想抱大腿的木头先生是对的?”血腥玛丽将眼睛瞄向福克斯。

    “是,我觉得他是对的,而且永远都对!”福克斯嘻嘻一笑。

    “你的智力已经退化了吗?”怪兽尼斯大声嘲讽。

    “再退化也比你强上一万倍!想叫战我吗?你还不够资格!等于进化成人再有想这种想法吧怪兽尼斯,现在还太早!”福克斯毫不客气地来个反讽。

    “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地上的虫子,不是别的!”大白鲨鲍威尔哈哈大笑。

    “快抓起来吃掉吧,虫子都已经跑光了!”福克斯忽然一指地面,众人彻底惊呆掉,原地在地面就像地衣那般铺满河滩蔓延几十米的‘古怪真菌’,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它们真是虫子?

    但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跑掉的呢?

    不可能,在场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那明明是不会动的真菌啊,怎么忽然间会变成虫子跑掉呢?(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