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钓鱼
    “她们在干什么?练功还是揍人?”鱼丰胖子开车来可字大屋,本来是想跟林东汇报下挥墨园和外婆纪念馆的建造进度,顺便刷个脸,但他还没进屋,猛然发现,十二个女兵抄着齐眉棍,狠命地往千郡身上招呼。

    要不是千郡正稳稳当当地站在中间没有倒下,一边喊着继续,他都会误会女兵在报复她。

    看了半天。

    鱼丰胖子忍不住问刚刚出来的侄女:“这不会闹出人命吧?”

    他的话还没落,队长手中的棍子竟然打断了,鱼丰胖子心里一哆嗦,就算是在练功,肯定也有报复的成分。

    “再来!”湖边的千郡却示意继续,而且尤嫌力度不够:“你们早上没吃饭吗?再大力一点,小圆脸,你和奶牛的力度明显偏小,训练都不忍心,你们怎么上战场?”

    “我的乖乖!”鱼丰胖子吓得下巴掉地,现在他再不怀疑女兵们在报复了。

    三天后。

    鱼丰胖子和鲁国强、陈长风他们再来。

    女兵们正拿着臂粗的铁棍,劈头盖脸地往队长的身上砸。

    鲁国强和陈长风他们两个大老爷们看得牙根发酸,手指抖抖地指着队长那边问鱼丰胖子:“她们这样不会闹出人命吧?”

    “别大惊小怪,她们这样好几天了!”鱼丰胖子无比淡定地回道:“之前是用木棍,但木棍容易打折,你看那边打折的棍子一大堆。她们两天前就改用铁棍了,这是在练功,据说是百炼成钢,可以练出铜皮铁骨。当然,你得吃颗丹药,没吃丹药这样玩多少条命也不够死!”

    “丹药?”鲁国强和陈长风听出了重点。

    “好像叫天莲铁心丹!”鱼丰胖子连丹药的名字都打听出来了。

    “多少钱一颗?”鲁国强还以为这是林东新研究出来的东西,跟基因药剂和强化药剂那些一样。

    “这个丹药多少钱也不好使,只供给女兵。彤彤和灵儿她们想吃还没有办法呢!”鱼丰胖子表示这种丹药超级珍贵,不过,在鲁国强他们准备绝望之前,他又加了一句:“我听说还有种叫做强筋通脉丸,效果稍微差点,如果你们这些练武的吃了,强筋通脉。就算铜皮铁骨达不到。身体强个几倍等于练个铁布衫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哎,你们别说这个是我说的啊,我可是答应了彤彤要保守秘密的!”

    “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出卖你的!”陈长风一拍鱼丰胖子的肩膀。

    进屋见了林东。

    鲁国强还没坐下来,开口第一句就是:“我们想要那个可以练铁布衫的强筋通脉丸?”

    林东奇了:“你们哪里打听的?消息可真灵通,这强筋通脉丸我都还没有炼出来,谁告诉你们的?”

    答应绝对不出卖兄弟的鲁国强和陈长风把眼睛看向鱼丰胖子,端起茶杯的鱼丰胖子差点没有一口热茶喷死这两个损友。你们这还叫不出卖兄弟?坑爹也没有你们这样坑法!

    “首先,这事不能往外说。”林东瞪了鱼丰胖子一眼:“好药材有限,而且我也没时间大量弄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给她们练功用的,你们要把事情传得满天飞,到时怎么收拾?丹药是无价的,要一亿也不过分,但因为大家是朋友,你们捐一千万到希望之星。最好亲手做几件好事,做出表率。我才好给你们丹药!”

    “我们马上就去,一下山就去捐款!”鲁国强大喜过望。他决定让公司的人全部出做,这年头有钱想做好事还不容易。

    “我也想要!”鱼丰胖子这人啥都喜欢吃,但就是不吃亏。

    “你就别糟蹋好东西了!”陈长风觉得你又不武人,一个中年胖子还吃什么丹药,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你们吃不是糟蹋,我吃就是糟蹋?这丹药要不都别吃,要吃都得吃,凭什么只许你们吃?我身体差不是更要强筋通脉吗?”鱼丰胖子一看林东并不反对,语气马上坚定起来,你们两个损友,说啥也不让你们!

    “如果吃了要挨打一段时间来消化药力,你们确定没问题吗?”林东笑问。

    “我们两个肯定没问题!”鲁国强和陈长风的眼睛看向鱼丰胖子。

    “不就是挨打吧,我肉厚,没事!”鱼丰胖子一咬牙。

    “过几天再来!”林东一挥手打发他们走。

    又过了两天。

    这回再来就不是他们三个了。

    李青松、沈长鸣他们几个老头一大早就来了,他们既要丹药,还顺便来蹭灵茶。

    林东跟他们没有多话,反正指望这几个老家伙长命百岁而且强身健体来吸引武人的信仰,区区几颗强筋通脉丸不算啥,这可以说是未来徒子徒孙信仰之力的前期投资。

    几个老家伙丹药入手,没有立即吃掉,而是放在掌心细细观赏一番。

    金灿灿的丹药馋得一大群徒子徒孙几乎要掉口水。

    但他们辈份低。

    好东西暂时还轮不到他们。

    更惨的是,师父丹药的钱还得他们来付,不付钱白拿林东的东西,李青松他们的脸皮再厚也做不出。非但捐款一千万,他们还命令徒子徒孙以后多做好事,并根据鱼彤彤的提议搞了个门下积分制度,以后谁的积分高,秘传丹药这些优先供应,懒鬼直接赶出师门!

    几个老家伙吃了这个强筋通脉丸,立时觉得体内气血翻腾,有一股用不完的力气在经脉流传。

    他们在湖边练了几个套路。

    站好桩。

    让徒子徒孙们上来打。

    一开始都不敢用力,但雷六斤这老家伙脾气急。立即怒斥自己的徒弟:“你师父我还没有老到这个程度,娘们似的还练什么武功,给我用力打,小姑娘都直接上铁棍,你们用木棍还缩手缩脚,一点出息都没有!”

    旁边的石清平脾气很好,示意小辈们放开打,现在正是身体散发药力的好时候。

    徒弟们有了底。这才敢认真的发力。

    啪、啪、啪!

    还没打几分钟时间,一个徒弟的木棍打折了,当时唬得他脸皮一白。

    李青松还没说话,雷六斤却大叫痛快:“对,就是阿明这样打,你们都得向他学习,我现在感觉很好。身体外面有点痛。但内部的气像股热流,在经脉中迅速流传……照这样下去,今天练完功,我就得突破,哇哈哈哈,痛快痛快!”

    他是痛快了,可怜些一大群基因士兵在旁边看得眼巴巴的。

    严老和赵歆他们不顾价钱。

    一千万不是问题。

    只想要这个吃了不怕挨揍的丹药。

    林东却摇头又摆手:“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是没有。我没有那么多丹药!它不是想有就有的,炼制这个需要药材,更需要时间!几百个基因士兵人人都吃,哪有这么多,这又不是糖豆!”

    “药材你想要什么我们来准备,不要多,一人一颗就行!”赵歆知道这个一定要拿下。

    “时间不着急,你慢慢炼,有空再弄。我们只要个名额就行了!”严老头也意识到不怕挨揍的士兵,尤其是基因士兵。会有多么的强大。所以他今天来,就是不息一切代价拿下这种丹药。女兵们吃的那个。他不去想,但李青松他们吃的这个,必须拿下。

    “我看看有多少颗……”林东不知道这几天小丹炉炼了多少,但回房以意识一探,发现勤奋的小丹炉竟然炼了两百多颗,不禁狂汗,这种精神不表扬是不行了。

    他马上给小丹炉输送点灵气。

    再许诺炼足一千颗,就给它一份幻神宝石的能量作奖励。

    小丹炉差点没有让林东这个无良的主人忽悠瘸了,激动得盖子直哆嗦。

    林东下楼,可没有立即将两百颗丹药拿出来,他知道这个丹药一旦面世,后面肯定还有人来找:“先给你们一百颗吧,这东西不好弄,剩下的我看什么时候有空再炼制。钱我不要了,你们想办法给我一点带能量的东西,尤其是以前那种小石头,要是还能弄到,一人一颗丹药不是问题!”

    严老头很欢喜,第一批就有一百颗入手,基因士兵的战力又可以进一步提升了。

    他马上打电话给程明歌妈妈,悄悄的跟她商量。

    就算是打劫。

    也要把林东他要的东西弄到手。

    另一边,赵大财神也赶紧给上面打电话:“我记得国安以前没收过不少这一类的东西,也许我们可以在那边想想办法。不同部门?我知道国安那群家伙是蛮子,但现在谁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能跟我们比吗?咱们代表就是国体和国力啊,他们应该有这个觉悟,对,他们不拿出来,我们就派人过去跟他们讲讲道理……现在我们不动手,以后再想动手就晚了,你不知道,严老他满世界的翻找,如果让他知道有,肯定亲自杀过去讨要!对对,您老亲自出马最好了,我们得抢先一步,再说国安那群蛮子也保不住东西,小明歌她妈妈要杀上门,他们连渣也剩不下来,我们不同,我们到时还可以分他们一点……对,领导英明,我在这边等您的好消息!”

    基因士兵们打发走了。

    又一群人来了,这群家伙比赵歆他们更加厚脸皮,别说骂人,就是用机枪扫射也赶不出门口。

    “天神大人,我是你的忠实信徒,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以后还要在外面宣扬你的光辉,没有一点强力的丹药辅助怎么行!就一颗,我就要一颗!我出一千万美元,只要一颗!”狮鹫这家伙表示不拿到丹药他打死也不走。

    “你一千万很大吗?我可以出两千万,不,我出三千万!”财大气粗说的就是侯赛因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你又不练武!”就连菲利普也看不下去了。

    “我现在对武术非常感兴趣,我已经拜师,鲁和陈就是我的师父,还有最重要的,我可是木头兄弟最亲密的兄弟,他的丹药我一定要支持!”侯赛因王子殿下念念不忘这一点。

    “要不我们先买,以后有剩下的再给你一颗?”福克斯觉得土豪王子完全可以等以后,不着急跟大家抢。

    “不,我最少要十颗!”土豪王子表示自己的家族很大,十颗已经是最低要求。

    “尼玛!”狮鹫禁不住骂粗口了,你们这群骆驼能再壕一点不?

    又不能当饭吃,买那么多干嘛?

    有了土豪王子竞价,本来一千万美元的‘强筋通脉丸’直飙三千万,这钱让狮鹫等人心头滴血。不过再贵也得咬牙购买,现在林东被缠得没办法,总算给大家一点面子,用钱可以买几颗,再迟些就难说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任何药材都有用完的时候。一旦这个丹药的材料耗尽,那么再多的钱也没用!

    狮鹫和土豪王子他们打发了,福克斯和菲利普,却留了下来。

    两个人坐了很久。

    看见对方没有离开的意思,都有点意识到自己准备跟林东所说的‘东西’,就是秘之之秘的那一个!

    “别打哑谜了,你们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不如,由福克斯你先说吧?”林东一直在放长线钓大鱼,此刻,耐心十足的他感觉似乎可以收线了。(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